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二十三章 只配跪著聽話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刑者、獄卒!

  僅僅聽到這個稱謂,就知道這是一種身份,或者是一種職務。

  黑衣男子自然不叫刑者。

  連蘇奕也沒想到,執掌“暗古之禁”這等大道災劫力量,疑似自稱為“天道門”的這個神秘勢力中的強者,會出現在幽冥天下。

  并且,出動的是“刑者”這個身份的強者!

  這頓時引起了蘇奕的興趣。

  “你想談什么?”

  蘇奕問道。

  黑衣男子微笑道:“談一談這塊墓碑,據我所知,這座墓碑是亙古時期,執掌陰曹地府的最后一任幽冥帝君所留,其中極可能藏著和輪回有關的一些秘密,故而,想跟道友討教一二。”

  這番話,也引起白眉老妖和九幽冥鴉的注意。

  這天下間,誰能不對輪回之秘好奇?

  蘇奕沒有回答,道:“你還知道些什么?”

  黑衣男子斟酌道:“見到道友之后,我總算敢確信,輪回是真實存在的,并且,就在這幽冥天下。”

  蘇奕哦了一聲,道:“這么說,你從星空深處前來幽冥天下,是為了探尋輪回之秘?”

  黑衣男子眼眸閃動,道:“不錯。”

  蘇奕哦了一聲,道:“你和獄卒又是什么關系?”

  黑衣男子一怔,眉頭一點點皺起。

  這樣的對談,話語一直被蘇奕掌控,讓他頗有些抵觸。

  旋即,他笑道:“若道友能回答我的問題,我自不介意和你聊一聊這些事情。”

  蘇奕不以為意道:“那座墓碑中,的確藏著和輪回有關的一篇大道寶經,名喚‘六道轉生經’,乃是亙古時的幽冥帝君傾盡心血,鐫刻于墓碑之內。”

  黑衣男子眼眸發亮。

  白眉老妖和九幽冥鴉也都心中一震。

  他們皆被困枉死城不知多少歲月,可還是頭一次知道,鎮壓枉死城中的這座墓碑,竟還藏有如此驚世的一個秘密!

  “這么說,道友前世的時候,就是參透了這座墓碑內的大道寶經,從而感悟到了輪回的奧義?”

  黑衣男子問道。

  蘇奕笑起來,拎出酒壺,暢飲了一番,這才說道:“先回答我的問題,當然,最好先說說你所在的勢力。”

  黑衣男子胸口一陣發悶。

  他已經意識到,想要從蘇奕口中套話,必須得拿出一些秘辛進行交換才行。

  若有可能,他真恨不得立刻出手,將蘇奕擒下,動用秘術進行搜魂,將其所了解的有關輪回的奧秘全部獲取。

  可最終,他忍住了。

  過往九年歲月,他一步步走進這片禁區,終于在今日抵達那座神秘的墓碑七丈之地,為此所付出的,不僅僅是時間,還有心血和一顆顆堪稱五無價的“逆生神元丹”。

  這等時候,他怎甘心就此放棄?

  半響,黑衣男子穩住內心的情緒,道:“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我來自‘九天閣’,身份是刑者,你所說的獄卒,同樣來自九天閣。其他的事情,恕我不能再說。”

  九天閣?

蘇奕怔了一下,哂笑道:“之前我還以為,你所在的勢力名喚天道門,看來是我想多了,畢竟,這世上還沒有哪個勢力  敢狂妄到以‘天道’二字自居。”

  黑衣男子明顯有些意外,道:“蘇道友為何會有這般認知?”

  蘇奕眼神深邃,要要望著黑衣男子,道:“我曾聽聞一句話,叫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之道,損不足而奉有余。以前我曾見過一個獄卒,自稱替天行道,故而會有如此推測。”

  這番話,同樣是在進行試探。

  黑衣男子沉默片刻,點頭道:“看得出來,道友知道的事情可不少,不過,我勸道友還是莫要打探我派的事情,小心惹禍上身。”

  頓了頓,他目光看向蘇奕,“該你回答我的問題了。”

  蘇奕坦然道:“那座墓碑內的六道轉世經,的確記載著和輪回有關的一些線索,但也僅僅只是線索,而非輪回奧義。”

  “是么,這么說的話,輪回之秘,藏在這幽冥天下的其他地方?”

  黑衣男子若有所思。

  “不錯。”

  蘇奕點頭。

  “在哪里?”

  黑衣男子明顯有些激動,進行追問。

  蘇奕這一刻顯得很有耐心,慢吞吞說道:“你先跟我說說,你為何又成了冥王故友。”

  黑衣男子額頭青筋微微凸顯,內心明顯有些不耐了。

  可最終,他還是忍住,道:“小烏鴉,你來告訴蘇道友。”

  蘇奕搖頭道:“還是你來說為好。”

  黑衣男子深深看了蘇奕一眼,道:“也罷,我就直言無妨,亙古時期,冥王原本就是從我九天閣走出的一位大能者,當初前來這幽冥天下,就是要探尋輪回之秘,這也是為何他會和陰曹地府為敵的緣由所在。”

  此話一出,白眉老妖都不禁吃驚。

  亙古時的冥王,強大到足以令幽冥天下震顫,據傳當初為了鎮壓冥王,如若幽冥主宰的陰曹地府,都付出了極嚴重的代價。

  誰能想象,冥王會是來自星空深處一個名叫“九天閣”的門派?

  這若傳出去,非引發天下轟動不可!

  蘇奕不解道:“既然早知道冥王被困,在過往歲月中,你們九天閣為何不來營救?”

  黑衣男子喟嘆道:“這其中的原因,一時半刻可說不清,道友若想聽,不妨先回答我的問題,再談這些也不遲。”

  蘇奕則笑了笑,道:“就這樣吧,我對你的事情,已經談不上多大興趣。便是想了解,待會只需將你擒下,進行審訊便是。”

  聞言,九幽冥鴉忍不住嗤笑起來,道:“蘇老怪,就憑你靈輪境的修為,還妄想擒下刑者大人?”

  黑衣男子眉頭皺起,神色也變得淡漠起來,道:“是嗎,那我可真想見識見識,曾獨尊諸天上下的玄鈞劍主,在轉世之后,又擁有著何等強大的手段。”

  聲音還在回蕩,他瘦削的身影上,已彌漫出一股沖霄般的殺意。

  白眉老妖渾身一哆嗦,臉色驟變。

  這被稱作刑者的黑衣男子,氣息之恐怖,簡直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哪怕是白骨皇、落星神君這些頂級老怪物,都要遜色許多!

  “蘇老怪,別愣著了,快動手吧,讓本座見識見識,你那靈輪境修為,究竟能蹦跶幾下。”

九幽冥鴉冷笑  起來,充滿輕蔑和挑釁。

  黑衣男子笑了笑,擺手道:“小烏鴉,別這么說,蘇道友畢竟曾輝煌過,縱使如今是轉世之身,修為不起眼,也不容小覷了。”

  話語隨意,卻透著居高臨下的味道。

  白眉老妖有些擔憂地看了蘇奕一眼。

  他如今也已明白,眼前的蘇玄鈞,早已不是當年那個能夠輕松將他鎮壓的無上傳奇。

  就在聲音回蕩時,黑衣男子似做出決斷,折身朝這邊走來。

  這九年,他費盡心血和時間,承受無法想象的壓力,才一步步來到墓碑七丈之地。

  不出意外,三個時辰內,定可以抵達墓碑之前!

  但現在,隨著了解到蘇奕轉世的一些事情,黑衣男子毅然放棄了這九年的努力。

  他清楚,只要擒下蘇奕,不止可以獲得那座石碑的秘密,還能打探到輪回之秘究竟藏于何地!

  隨著黑衣男子轉身,一步步遠離石碑所在的區域,那壓迫在他身上的無形規則力量,也隨之銳減。

  而他身上的威勢,則隨之一節節攀升!

  轟!轟!轟!

  黑衣男子負手于背,灰黑色的眼眸若漩渦般涌動,原本瘦削的軀體,彌漫出一股毀天滅地般的恐怖威勢。

  “原來,刑者大人只差一步就能沖擊玄合境了……”

  九幽冥鴉震撼,它這才知道,刑者的道行已經強大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須知,在當今幽冥天下,玄幽境大圓滿的角色,簡直就和真正的至高主宰也沒區別!

  白眉老妖艱難地吞了吞口水,軀體發僵。

  黑衣男子的威勢,強大到讓他遠遠望著,內心就生出抑制不住的恐慌和驚懼。

  并且,白眉老妖敏銳察覺到,這黑衣男子身上,還有著一股極為可怕的災劫氣息,那是一種難以形容的詭異力量,如若大道天劫,凜凜天威!

  唯有蘇奕神色淡然如舊。

  也是這一刻,他終于敢斷定,這九天閣“刑者”這種角色的地位,應該遠在獄卒之上!

  因為獄卒雖然恐怖,但修為卻在玄照境層次中。

  但刑者不一樣,應該是玄幽境人物才有資格擔任這種職務。

  直至距離石碑三十丈之地時,黑衣男子長長伸了個懶腰,似卸掉了壓迫在身上所有的力量般,一身威勢也隨之攀升到一種不可思議的恐怖地步。

  他唇角微翹,勾起一抹笑意,遠遠看著蘇奕,道:“蘇道友,還請顯露你的神通,容我一觀。”

  儀態從容,字字如雷,充斥莫大的威嚴,隆隆響徹在這片冷寂荒涼的天地間。

  九幽冥鴉渾身一哆嗦,猩紅的眸泛起一絲深深的忌憚。

  白眉老妖內心劇烈震蕩,都恨不得掉頭就逃。

  卻見蘇奕也笑了,道:“忘了告訴你,在這片禁區,我便是主宰。”

  “天地,為我所用,萬道,遵從我心。”

  “而你這般角色,只配跪著聽話。”

  淡然的聲音響起時,蘇奕抬起右手,輕輕一按。

  ps1:第二更晚上6點前。

  Ps2:感謝土匪哥又一次盟主賞!土匪哥榮登至尊!萬分感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