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二十二章 原來是你蘇玄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九百二十二章原來是你蘇玄鈞!唰!

  白眉老妖身影一晃,化作一頭數丈長的巨獸,頭顱似獅,碧眼金須,四蹄如柱,軀體則如瘦長的蛟龍,覆蓋著晶瑩如雪的鱗片。

  明空獸!

  這是白眉老妖的本體,一種天生掌控空間法則的古老生靈。

  “還請大人移步,容許小老馱著大人趕路。”

  白眉老妖恭聲開口。

  蘇奕哪會客氣,當即邁步,乘坐白眉老妖所化的明空獸背上。

  “大人坐穩了。”

  白眉老妖說著,邁步前行。

  前方虛空如流水般掀起波浪。

  載著蘇奕的明空獸憑空消失不見。

  這神奇的一幕,看得在場那些皇者都驚嘆不已。

  “在這枉死城,白眉老兒天不怕地不怕,敢和任何老家伙叫板,可誰能想象,在蘇大人面前,它卻甘愿為坐騎?”

  青藤感慨。

  白眉老妖的天賦太過逆天,他或許不是最強的,但若想逃遁,誰也阻攔不住。

  “這位道友,你們口中這位蘇大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一個來自黃泉殿的皇者禁不住問道。

  元琳寧也豎起耳朵。

  她之前曾問過青暮,可對方卻不肯多言。

  “既然你們不知道,證明蘇大人并不想讓你們知道,還是不說為好。”

  青藤搖了搖頭。

  眾人:“……”

  可越是如此,越讓人好奇蘇奕的來歷了。

  該有著何等特殊的來歷,才能讓那些恐怖存在奉之若神,任憑驅使?

  人們的目光,重新望向遠處戰場。

  隨著幽雪、白骨皇、落星神君返回,加入戰場之后,三個暗夜冥侍的處境愈發不堪起來。

  任誰都清楚,這三個曾追隨在冥王身邊的仆從,注定在劫難逃。

  換而言之,在這一場大戰中,玄冥神庭已經敗了!

  那一片冷寂荒涼的天地間。

  古老的墓碑屹立,似萬古不移,巋然不動。

  七丈外。

  黑衣男子皺眉,遙遙望著遠處,輕聲開口:“小烏鴉,發生了何事,竟讓你捏碎我贈予你的秘符?”

  九幽冥鴉立足在虛空中,猩紅的眸變幻不定。

  半響,它頹然道:“不瞞刑者大人,我們今夜的行動失敗了。”

  黑衣男子眼眸微凝,道:“你仔細說說。”

  九幽冥鴉深呼吸一口氣,當即把發生在幽都禁地的那一場大戰和盤托出。

  聽罷,黑衣男子都不禁怔住,“一個靈輪境少年,卻能讓白骨皇等恐怖生靈俯首帖耳,任憑差遣?”

  無疑,他也感到匪夷所思。

  “不錯,此子來自古族崔氏,當初在紫羅城,就是此子借用蘇玄鈞前世的道行力量,破壞了我們的行動。”

  談起蘇奕,九幽冥鴉恨得咬牙切齒。

  “來自崔氏?”

  黑衣男子瘦削的臉龐一陣明滅不定。

  半響,他搖頭道:“崔家之人可沒有這么大的能耐,也根本不可能做到這一步。”

  九幽冥鴉詫異道:“大人懷疑,那小子并非崔家族人?”

  黑衣男子點了點頭,神色平淡道:“我了解過玄鈞劍主的一些過往事跡,此人曾稱尊于大荒九州,冠蓋諸天上下,的確稱得上是皇極境中的第一人。”

  “似這般人物所留的道行力量,絕不是一個靈輪境的角色可以動用。”

  “可按照你所言,那少年的確是靈輪境修為無疑,這也就意味著……”

  說到這,黑衣男子臉色微變,似猜出什么,“小烏鴉,傳聞中,當初玄鈞劍主闖蕩幽冥天下時,是為了探尋輪回之秘,對否?”

  九幽冥鴉點頭,道:“的確有這樣的傳聞。”

  黑衣男子目光望著七丈外的墓碑,神色罕見地有些激動,“當初,他也曾闖蕩過這枉死城,對否?”

  九幽冥鴉不假思索回答道:“不錯,那是三萬六千年前的事情了,當初我沉寂于災厄天嶺,還不曾真正的覺醒,也是后來才知道,玄鈞劍主曾來過枉死城。”

  說到這,它疑惑道:“刑者大人,您怎么忽然問起蘇玄鈞的事情了?”

  黑衣男子眼神已帶上一抹狂熱之色。

  他沒有理會九幽冥鴉,凝視著七丈外的墓碑,喃喃道:“這么說的話,蘇玄鈞當年,定然來過此地,或許,他已經參悟出了這座墓碑中那一絲和輪回有關的奧秘!”

  輪回!

  九幽冥鴉軀體一僵,難道說,在刑者眼中,五百年前的蘇玄鈞并沒有死,而是輪回了?

  便在此時,黑衣男子笑起來,眼神燦若火炬,道:“我之前還在困惑,一個靈輪境少年,如何能夠動用蘇玄鈞前世所留的道行力量,又憑什么能夠驅使白骨皇等恐怖生靈,現在,我大概已經明白了。”

  說到這,他發出一聲驚嘆,“原來,在這幽冥天下,那如若虛無縹緲傳說的輪回之秘,真的存在……”

  這番話一出,九幽冥鴉如遭雷擊,瞠目結舌道:“刑者大人是說,那崔家的小家伙,實則是蘇玄鈞的轉世之身!?”

  “若非如此,他焉可能有資格動用蘇玄鈞前世所留的道行力量?又焉可能驅使那些恐怖生靈出戰?”

  黑衣男子悠然開口,滿臉笑意,就如發現了一樁驚世秘密,整個人顯得亢奮激動。

  “這……”

  九幽冥鴉內心翻江倒海,徹底無法淡定。

  它忽地想起了很多事情。

  傳聞中,崔家老祖崔龍象,曾是蘇玄鈞的故友。

  鬼蛇族的羽落靈皇葉妤,則和蘇玄鈞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親密關系。

  同樣,也曾有傳言當初蘇玄鈞在闖蕩枉死城時,曾鎮壓和擊潰一個個不世大敵!

  而現在,一個靈輪境少年,曾在崔家的地盤上,動用蘇玄鈞前世所留的道行,如今身邊還跟隨著鬼蛇族鎮族神器“天琊燭幽燈”的器靈。就連白骨皇等盤踞在各大禁地中的主宰,都被他一一收攏到麾下!

  更重要的是,這一切,都和蘇玄鈞能夠牽扯上關系!

  想到這,九幽冥鴉頭皮發麻,身心顫栗,喃喃道:“怪不得那小子如此囂張,怪不得能屢屢壞了我的大事,若他是當初那個劍壓諸天的蘇老怪,自然就不奇怪了……”

  這一刻,九幽冥鴉失神落魄。

“小烏鴉,現在才明白過來,不覺得太晚  了?”

  忽地,一道淡然的聲音在遠處響起。

  伴隨聲音,蘇奕乘坐著明空獸憑空出現在遠處天地間。

  九幽冥鴉神色驟變。

  它猩紅的眸直勾勾地看著蘇奕,語氣復雜道:“你……真的是蘇玄鈞?”

  化作明空獸的白眉老妖不禁冷笑起來,道:“有眼無珠,連蘇大人都不認得,虧你還自封冥王神使,依我看,和一頭蠢豬也不如。”

  被這般諷刺喝罵,九幽冥鴉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之前時候,它的確沒想到,對手會是那個曾制霸一個時代,如大日獨照諸天的無上傳奇。

  “你留在此地別動,否則,必被那座墓碑的規則力量鎮殺。”

  蘇奕的身影從明空獸背上飄然落地。

  “謹遵大人之命!”

  白眉老妖恭恭敬敬回應。

  這一幕,讓九幽冥鴉內心那最后一絲僥幸也消散,終于敢確定,那青袍少年,的確是蘇玄鈞。

  因為在過往歲月中,只有蘇玄鈞一人曾擊敗白眉老妖,將其收拾得服服帖帖。

  白眉老妖此刻的態度,已足以證明這一點!

  但旋即,九幽冥鴉就大笑起來,道:“蘇老怪,當初的你何等風光,諸天上下無人敢對你不敬,可現在的你,卻僅僅只有靈輪境修為,終究太弱了!!”

  最后一句話,被它加重了語氣,一副輕蔑不屑的姿態。

  “轉世又如何?如今的你,弱得像只螻蟻般,只能讓其他人幫忙,僅憑你自身的實力,本座一根手指頭都能將你碾死!”

  九幽冥鴉仰天狂笑,似在宣泄內心的怒和恨,盡顯張狂。

  蘇笑了笑,道:“我修為的確很弱,可在這片禁區,要收拾你小烏鴉,則易如反掌,并且我可以保證,這次你就是動用宿命之輪,也救不了你。”

  輕飄飄一句話,讓九幽冥鴉的笑聲戛然而止。

  蘇奕太淡定了,縱使身邊只有一個白眉老妖,可那種有恃無恐的姿態,依舊令人心中發毛。

  事實上,九幽冥鴉自從確定蘇奕身份那一刻起,就早已不敢再把這個靈輪境少年當做尋常之輩看待。

  之前那番輕蔑和諷刺的言辭,也僅僅只不過是在宣泄它內心的憤怒罷了。

  “小烏鴉,且讓我和蘇道友對談一二。”

  一直冷眼旁觀的黑衣男子,此刻忽地開口。

  他轉過身,一對灰褐色的眸泛起漩渦似的神芒,遙遙看向遠處的蘇奕。

  “和蘇大人對談,你配嗎?”

  白眉老妖冷哼。

  九幽冥鴉怒極而笑,道:“白眉老兒,你可知道在和誰人說話?本座也不怕告訴你,這位乃是我家主上‘冥王’的故友,刑者大人!一位來自星空深處的大能!要滅殺你這等角色,和殺雞宰猴也沒什么區別!”

  明空獸一呆,星空深處?冥王故友?這究竟是何方神圣?

  蘇奕也不由微微挑眉,眼神泛起一抹異色。

  事實上,從抵達這片天地,當看到那黑衣男子的第一眼,蘇奕就感到一絲熟悉的感覺。

  直至此刻,才總算確認,對方身上,彌漫著和獄卒一樣的氣息。

  那是屬于暗古之禁的力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