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一十九章 此間看客 姑且一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適逢其會?

  盧長明等人皆怔了怔。

  這才意識到,剛才蘇奕似乎并非開玩笑,他們此來,好像真的是要前往幽都九大煉獄!

  “小家伙,焚寂尺可曾帶來?”

  遠處,九幽冥鴉已按捺不住內心殺機,冷冷出聲。

  蘇奕沒有理會,負手于背,打量兩儀神山四周。

  很快,就捕捉到了那一條“陰陽路”的氣息。

  這條路,原本就是由枉死城的本源力量所締結,會顯化于兩儀神山之巔。

  可如今,卻遭受到嚴重破壞,沉寂于兩儀神山的規則力量之中,再不可能讓人穿行其中,進入幽都九大煉獄。

  這讓蘇奕眉頭微皺。

  而他此刻展露出的無視態度,則引來那些玄冥神庭老怪物的不悅。

  “道友,黑鴉大人在問你話呢!”

  釋厄僧沉聲開口,聲如悶雷,響徹夜空。

  “真是聒噪。”

  蘇奕轉身,黑眸深邃,遙遙望向釋厄僧,道,“幽雪,你去送這妖僧上路,就有焚寂尺為其超度。”

  說著,蘇奕拎出藤椅,懶洋洋坐在其中,“今晚,我就姑且做個看客。”

  之前一路奔波于各大禁忌之地,到如今,總算可以歇息一下了。

  眾人:“……”

  打破腦袋都沒人想到,在這等殺機四伏的局勢之下,蘇奕會拎出一把隨身攜帶的藤椅,愜意地坐在其中。

  那架勢,不要太放松。

  也讓人感覺太突兀,腦袋都有些不夠使了。

  可無論是幽雪,還是青藤,皆習之以常。

  這樣的場面,或許唬得住這天下間的皇者,但怎可能會放在堂堂玄鈞劍主眼中?

  這不是不屑。

  而是一種源自骨子里的睥睨風范!

  本當如此。

  也自當如此!

  這便是幽雪和青藤的看法。

  而遠處戰場中,九幽冥鴉和玄冥神庭那些老怪物都不禁愣了一下。

  他們活了不知多少歲月,可還是頭一次見到如此狂妄的一個少年!

  “好的。”

  幽雪沒有遲疑,邁步虛空而起。

  在她綽約的身影周身,涌現出如若花雨般的幽暗光雨,她一身的氣息隨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星眸若夜空,威儀如神!

  一柄火紅如燃的焚寂尺,出現在她纖細白皙的掌間,直似燭照萬古的火炬,照亮這片山河。

  在場所有目光都齊齊望向幽雪。

  “就是此女殺了三祭祀,奪走焚寂尺?”

  “不錯!”

  那些玄冥神庭的老怪物,皆露出驚疑之色。

  幽雪身上的氣息,太過恐怖強盛,遠比一般的玄幽境存在更為可怕。

  就是盧長明、風羽芝他們都不禁動容。

  在前來枉死城時,他們也曾見過幽雪,可誰也沒想到,那乖巧溫順如侍女的少女,原來是如此強大的一位存在。

  這讓他們不禁多看了蘇奕一眼。

  這靈輪境少年,又究竟是何方神圣,能讓這般強大的女子對其俯首帖耳,任憑差遣?

  “原來是鬼蛇族天琊燭幽燈的器靈!”

  遠處,九幽冥鴉認出幽雪身份,殺氣騰騰道,“可就憑你一個器靈,也休想保住那小東西!”

  說著,它厲聲下令:“二祭祀、四祭祀,你們兩個去和大祭司一起,擒下此女,奪回焚寂尺!”

  “喏!”

  戰場中,兩道聲音齊齊響起。

  緊跟著,一個身影高大偉岸的戰袍男子,和一個身著青色甲胄的高挑女子一起掠出。

  兩者分別是玄冥神庭的二祭祀和四祭祀,皆有著玄幽境層次的道行!

  他們和大祭司釋厄僧匯合,三股滔天的氣息交匯,令得那片天地翻騰,虛空紊亂。

  聲勢之盛,驚天動地!

  可幽雪神色恬淡清冷,不退不避,催動焚寂尺,直接迎了上去。

  大戰爆發,那片山河震顫,日月無光。

  令人震撼的是,縱使獨自一人對戰三位玄幽境存在,幽雪卻渾不落下風!

  那曠世風華,也是引起場中一陣陣驚呼。

  “我去幫忙!”

  風羽芝第一個站出來,聲音還在回蕩,她身影已化作一道神虹,破空殺入戰場。

  道劍煌煌,如天火掠空。

  這位璇琉劍尊甫一出場,便展露不遜色于幽雪的絕世戰力!

  “五祭祀、六祭祀,你們一起去!”

  九幽冥鴉冷哼一聲,下達命令。

  “是!”

  當即,一個矮胖黃袍男子、一個須發灰白的紫袍老人一起出動,加入戰局。

  這兩人,皆是玄幽境初期修為,雖遜色于大祭司、二祭祀這等玄幽境中期的角色,但卻足以和四祭祀媲美。

  隨著兩人加入,這一場戰斗變得愈發激烈起來。

  幽雪和風羽芝聯手,以二對五,雖沒有占到任何便宜,但在廝殺之中,對方也奈何不得她們二人。

  而在他們征戰廝殺時,僅僅那等戰斗余波,便攪亂乾坤,十方皆顫。

  這是玄幽境皇者的大戰,曠世罕見,直似天上神祇在爭鋒,遠不是玄照境皇者能夠摻合。

  “我們也去!”

  “好!”

  云松子和盧長明皆一咬牙,騰空而起,加入戰局。

  在他們這僅剩下的七位皇者中,除了風羽芝,只有他們兩個是玄幽境層次的修為。

  在這等時候,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觀。

  對此,蘇奕沒有阻止。

  他好整以暇地坐在那,拎著酒壺暢飲起來。

  “呵,一場大戰而已,若比拼皇者數目,本座還從沒怕過!!”

  遠處,九幽冥鴉不屑出聲。

  為了營救被困混亂大墟中的冥王,這些年來,它以玄冥神庭的名義,收攏和降服了不知多少麾下。

  其中更不乏道行恐怖的皇境存在!

  否則,在今晚的大戰中,他們也斷不可能那般輕松,就陸續擒下對方的十多個皇者。

  “三位冥侍大人,煩勞你們出手,讓他們見識見識,什么叫絕望和無助!”

  九幽冥鴉悠然開口。

  轟!轟!轟!

  頓時,三道詭異恐怖的氣息沖霄而起。

  那是三個渾身籠罩在黑色甲胄中,只露出一對冰冷眼眸的恐怖邪靈,周身煞霧如龍,威勢滔天。

  暗夜冥侍!

  傳聞中早在亙古時期就追隨在冥王身邊的仆從,每一個皆有著強橫無匹的可怕戰力,遠勝這世間一般玄幽境角色。

便是大祭司釋厄僧,也都稍遜  一籌!

  而此時,隨著三位暗夜冥侍一起出動,正自激烈廝殺征戰的風羽芝、盧長明等人,皆感受到極大的威脅。

  之前的突圍戰斗中,他們就見識過暗夜冥侍的實力,哪會不清楚,這種恐怖邪靈是何等強大?

  “猿魔皇,你帶著其他皇者一起,殺上那兩儀神山,活擒那些皇者,記住,把那小東西的腦袋給本座摘回來!”

  九幽冥鴉再次下達命令。

  說罷,它愜意地用鳥喙梳理著毛羽,猩紅的眸中,盡顯從容。

  這是一種運籌帷幄,穩操勝券的姿態。

  一頭數百丈高的猿魔,肩膀扛著一根如若山嶺般的白骨巨棍,大步朝兩儀神山沖去。

  每一步邁出,天搖地晃,殺氣沖霄。

  猿魔皇!

  一頭玄幽境老妖!

  而在他身后,跟跟著一眾玄冥神庭的護法和執事,皆是玄照境層次的皇者。

  當跟隨在猿魔皇身后一起行動,那等陣容,令得正在戰斗的盧長明、風羽芝等人無不色變。

  無疑,從這一刻起,由九幽冥鴉率領的大軍,已全面發起攻勢!

  可任憑盧長明他們再著急,也無力去阻止。

  他們各有各的對手,根本無法抽身!

  “小東西,你還有什么花樣,盡管使出來便是!本座若接不住,腦袋擰下來給你當球踢!”

  遠處,九幽冥鴉傲然出聲。

  它內心暢快無比。

  上次在紫羅城,被蘇奕借用前世道行殺得潰不成軍,一直令它懷恨在心,耿耿于懷。

  而今,總算等來了洗刷恥辱的機會!

  兩儀神山之巔。

  除了青藤、青暮、元琳寧三人相對很淡定,其他皇者,無不心中發寒。

  可沒有人退避,皆神色發狠,祭出寶物,就要殺出去。

  “你們就不要添亂了。”

  躺坐在藤椅中的蘇奕忽地出聲,“且待在那看戲就是。”

  那些皇者一愣。

  就見隨著蘇奕袖袍一揮。

  一個身負殘破甲胄的白骨骷髏橫空出現。

  骷髏眼瞳若一對燦爛金燈,剛一出現,身上便沖出滔天的耀眼血光,貫沖山河之間。

  夜空都被染成一種詭異的紅色。

  那一瞬,整個戰場皆被驚動。

  “白骨皇!?”

  九幽冥鴉錯愕,猩紅的眸瞪大,顧不得再用鳥喙梳理毛羽。

  在枉死城上百個禁地中,誰不清楚,白骨皇絕對是佇足最頂端的恐怖存在?

  正自和幽雪等人廝殺的釋厄僧等祭祀人物,也都臉色微變。

  白骨皇這般存在,怎會聽命于一個少年?

  “該死,怎會是你這老妖物!!?”

  正向兩儀神山沖來的猿魔皇,猛地發出一聲驚叫,數百丈高的身影猛地停頓虛空,一對湖泊似的眼眸露出驚駭之色。

  而此時,白骨皇已邁步虛空殺來。

  他渾身骨骼晶瑩璀璨,流淌著血紅的神秘道紋,一股凌厲霸道的肅殺之意,遙遙鎖定在猿魔皇身上。

  猿魔皇渾身一僵,大喝道:“你白骨皇也是枉死城一尊霸主,怎會屈尊受一個靈輪境少年驅遣?”

  聲音還在回蕩。

  白骨皇的身影已憑空出現在猿魔皇身前十丈之地,一拳砸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