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一十八章 適逢其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地肅殺壓抑。

  唯有釋厄僧那溫醇的聲音在回蕩。

  風羽芝、云松子等人神色變幻不定。

  “我輩修士,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要想我們低頭,你怕是想多了。”

  風羽芝聲音冰冷開口。

  釋厄僧微微一笑,道:“不,你們不會死,我們玄冥神庭費盡心血布下這般殺局,為的乃是活擒爾等,若你們死了,于我們而言,反倒沒有任何好處。”

  風羽芝等人皆皺眉。

  雖猜不透釋厄僧話中的意思,可想起之前戰斗中那些被活擒的皇者,他們心中皆一陣發寒。

  僅僅只為活擒他們,這無疑意味著,玄冥神庭另有圖謀!

  “事已至此,老朽也不瞞各位,這兩儀身上的規則力量,或許能夠克制那些邪靈,但對我們玄冥神庭的皇者而言,卻沒有任何威脅。”

  釋厄僧再次笑著開口,“而我們之所以僅僅只圍困此地,無非是給各位留下一線活路,避免各位退無可退,赴死而戰罷了。”

  “換而言之,若各位冥頑不靈,依舊打算負隅頑抗,老朽敢保證,不出片刻,必可攻陷兩儀神山,將各位一一擊潰!”

  一番話,如洪鐘大呂般響徹天地間。

  風羽芝等人神色變得愈發陰沉。

  “可你們只要這么做,注定將付出慘重的代價。”

  風羽芝言辭冰冷,殺意沖霄。

  釋厄僧眉頭微皺。

  這時候,一直坐鎮邪靈大軍后方的九幽冥鴉忽地冷冷開口:“本座給你們半刻鐘時間考慮,時間一過,你們若依舊冥頑不靈,別怪本座不客氣。”

  充斥威嚴的話語,隆隆響徹天地。

  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邪靈大軍蓄勢待發。

  天穹之下,一眾來自玄冥神庭的皇者,遠遠駐守在兩儀神山四周的虛空中,殺氣騰騰。

  釋厄僧雙手合十,不再言語。

  天地死寂,可那種壓抑的氛圍卻讓人直喘不過氣。

  兩儀神山上。

  風羽芝等人彼此對視,神色陰晴不定。

  “各位,根本無須考慮,我敢肯定,若被活擒,我們注定生不如死。”

  風羽芝握緊手中的道劍,眸光懾人,“依我看,各位和我一起赴死一戰,若能殺出一條血路,自然更好,若殺不出去,多拉幾個墊背的便是!”

  這位火照神宮的“璇琉劍尊”,視生死如無物,氣魄十足。

  “好!就這么辦!”

  云松子痛快回應。

  其他人皆隨之答應。

  每個人都清楚,這次怕是沒有多說活命的機會。

  可誰都不會就這般放棄了。

  正如風羽芝所言,就是死,也要拉幾個墊背的!

  遠處虛空,釋厄僧不禁喟嘆出聲,“各位,何苦來哉?”

  “你們想赴死,可本座偏偏不讓你們稱心如意!”

  九幽冥鴉發出一聲冷哼,殺氣騰騰,“大祭司,你……”

  剛說到這。

  忽地一道驚天般的慘叫聲從遠處響起。

  那是一位玄冥神庭的護法人物,有著玄照境中期修為,之前一直鎮守在這片戰場外圍地帶。

  可此時,這位皇者的軀體四分五裂,被一片幽暗火光焚滅一空。

  就連他佇足附近區域的上百個邪靈,皆遭受到波及,軀體皆化作漫天灰燼飄灑。

  這一幕,當即引發一場騷亂。

  無數目光,齊刷刷看了過來。

  就見一行人從遠處夜色中掠來。

  為首的,是一名青袍少年,負手于背,行走在這規模浩大的戰場中,面對那密密麻麻的邪靈大軍,卻似閑庭信步。

  “是他!”

  “蘇道友!”

  “他……他怎地來了?”

  兩儀神山上,盧長明、云松子等老怪物,皆不禁吃驚。

  之前,他們都已做好赴死而戰的準備。

  誰曾想,就在大戰一觸即發之際,蘇奕帶著一行人來了!

  這完全出乎盧長明他們想象。

  須知,面對這等規模龐大恐怖的殺局,別說是一般修士,便是換做當世的皇境存在,怕是早已遠遠避開,無人敢摻合進來。

  可偏偏地,此時蘇奕這樣一個靈輪境少年卻來了!

  “這和自投羅網……有何區別……”

  有老怪物搖頭嘆息。

  蘇奕的膽魄,讓人動容和驚詫。

  可他這番行動,卻不被人看好,認為和送死也沒區別。

  畢竟,這片規模浩大的戰場中,邪靈大軍無數,更有來自玄冥神庭的九幽冥鴉、五位祭祀、十多位護法、以及三個實力恐怖無邊的暗夜冥侍!

  除此,還不乏一些在枉死城一部分禁地中,堪稱主宰的恐怖邪靈!

  那等陣容,讓風羽芝等玄幽境人物都被困于此,看不到多少突圍的希望,只能選擇赴死而戰。

  更何況是一個靈輪境少年?

  “我可不這般認為,別忘了,蘇道友自身本就是戰力逆天之輩,連我派墨無痕老祖都敬重無比,并且,他還被天雪城守夜人視作‘故友’,豈可能是尋常之輩?”

  盧長明沉聲道,“更何況,蘇公子可絕非不知死活的莽夫,他既然敢來,必是底氣十足!”

  這番話一出,讓云松子、風羽芝皆若有所思。

  與此同時,在這規模浩大的戰場中,九幽冥鴉、大祭司等一眾玄冥神庭的老怪物,皆看到了蘇奕一行人。

  “崔家的小家伙,你可總算來了!本座已經在此等你很久!”

  九幽冥鴉猩紅的眼眸泛起滔天的恨意,殺機盈野。

  全場騷動。

  盧長明等人皆錯愕,那不祥之鳥明顯早已認識蘇奕,可卻稱呼蘇奕為崔家之人,這其中怕是另有誤會了。

  “就是那小子殺了三祭祀,奪了焚寂尺?”

  “不,是他身旁那女子!”

  “是么……”

  玄冥神庭的老怪物們,一個個神色不善,蠢蠢欲動。

  一時間,這片天地山河動蕩起來,一道道恐怖的神威攪亂風云,如潮水般,籠罩向蘇奕一行人。

  對此,蘇奕視若無睹,自顧自前行。

  “站住!”

  一群邪靈沖出,阻擋在前。

  幽雪星眸冷冽,素手一揮。

  一道長達千丈的幽暗刀氣掠出,撕裂長空,轟然斬下。

  天地如畫布,出現一道筆直的裂痕。

  裂痕所過,不知多少邪靈在瞬息間魂飛魄散。

  當刀氣斬落大地,硬生生切開一道千丈溝壑,塵土迸濺,溝壑兩側區域,再無一個邪靈。

  輕描淡寫一刀,輕而易舉破開一條路徑!

  那恐怖的戰力,讓不知多少老怪物眼皮直跳,驚疑不已。

  而蘇奕負手于背,在這一條路上繼續前行。

  “還真是不知死活!”

  一道冰冷陰沉的聲音響徹。

  那是一個身著金袍,枯瘦如竹的男子,一個邁步,就要殺來。

  “且慢!”

  猛地,九幽冥鴉出聲,“本座還從沒見過這等自投羅網的蠢貨,爾等都讓開,讓他們過去!”

  充斥威嚴的聲音,響徹天地。

  頓時,蘇奕前方的路途上,浩浩蕩蕩的邪靈大軍讓開一條路徑。

  那些原本蠢蠢欲動的玄冥神庭老怪物,也都冷眼旁觀,按捺住出手的從動。

  而此時,盧長明則無法淡定了,焦急出聲道:“道友,還請速速退避,莫要再靠近過來!”

  誰能不清楚,蘇奕只要抵達兩儀神山,注定將和他們這些人一樣,陷入重重圍困之中?

  這和自投羅網也沒區別。

  “此地又非龍潭虎穴,為何要退避?”

  蘇奕終于開口,語氣淡然道,“更何況,我這次前來,是要前往幽都之下的九大煉獄世界,必須先抵達兩儀神山才行。”

  眾人:“……”

  盧長明他們唇角抽搐,腦袋發懵。

  誰也沒想到,在這等兇惡的局勢之下,蘇奕竟還想著前往幽都九大煉獄中!

  這分明就是完全沒把玄冥神庭的力量放在眼中!

  九幽冥鴉也怔了一下,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

  旋即,它不禁仰天大笑,“各位可看到了,這小家伙今夜此來,還打算前往幽都!哈哈哈。”

  它捧腹大笑。

  那些玄冥神庭的老怪物,也都哄笑不已。

  就像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

  原本肅殺壓抑的氛圍,都彌漫上一股詭異的歡快氣息。

  蘇奕沒有笑,神色淡然如舊。

  幽雪蹙了蹙秀眉。

  青藤和青暮師徒對視一眼,再看向那些大笑的老怪物時,眉梢間皆浮現一抹憐憫之色。

  這些混賬,怕是還根本不清楚,他們所面對的,是何等恐怖的一位存在。

  元琳寧神色也微微有些異樣。

  此刻跟隨在蘇奕身后,穿行在這浩瀚的邪靈大軍中,可她內心卻一點也不驚慌。

  甚至,感覺那些正在哄笑的老怪物們,頗為滑稽可笑。

  直至蘇奕一行人抵達兩儀神山之巔,風羽芝、盧長明等人第一時間迎上來。

  “道友,多謝你們前來相助!”

  風羽芝穩了穩心神,稽首見禮。

  其他人也紛紛行禮。

  在這等局勢之下,蘇奕一行人還毅然而然地殺來,任誰能不動容?

  蘇奕微微頷首,道:“諸位無須客氣,我此來只不過適逢其會罷了。”

  他曾答應守夜人,要收拾玄冥神庭。

  也曾說過,要讓九幽冥鴉洗干凈脖子在此候著。

  至于救助風羽芝一行人,的確是適逢其會。

  因為在前來時,連他也沒想到,這些來自外界的皇者,處境會這般岌岌可危。

  ps:嗯,解釋一下吧,不是金魚不多更,是最近瑣屑事一籮筐,忙到爆炸,請諸君多擔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