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一十四章 墓碑之秘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九百一十四章墓碑之秘釋厄僧離開小冥都沒多久,便將蘇奕的答復第一時間傳信給九幽冥鴉。

  “讓本座洗干凈脖子在幽都禁地等著?”

  九幽冥鴉得知消息,差點被氣笑。

  這可是枉死城!

  是他們玄冥神庭的老巢!

  “小東西,這次在枉死城,可再沒有蘇玄鈞的道行可以讓你利用了!”

  九幽冥鴉血眸森然,殺機沸騰。

  墮神谷。

  枉死城內最兇險的九大禁地之一。

  一個足以去和混亂大墟、災厄天嶺媲美的禁忌區域。

  傳聞中,墮神谷充斥著一股和拘禁魂魄有關的規則力量,名喚“陰蝕”,常年幻化為黑色霧靄,籠罩在墮神谷四周。

  以往歲月中,不乏道行傲世的皇境人物闖入其中,試圖推演和參悟墮神谷內的“陰蝕”規則奧秘。

  可無一例外,皆不幸遭難。

  這些皇者的神魂,被陰蝕之力侵襲,化作惡靈,常年盤踞于墮神谷內,生生世世無法脫困。

  而他們的道軀,則被徹底腐蝕消散,化作墮神谷內一種名喚‘夜啼花’的養料。

  在幽冥天下,一直流傳著一句話:

  便是神靈邁入墮神谷,也會墮落于其中,無法脫困!

  當然,蘇奕很清楚,這個傳言并不靠譜。

  因為他當年就曾闖過墮神谷,哪可能會不了解這片兇惡禁地的底細?

  此時。

  蘇奕一行人正穿行在墮神谷內。

  諦聽之書氤氳著玄妙的灰青色道光,化作漣漪般的光影,繚繞在蘇奕等人四周。

  一路上,由陰蝕力量所化的黑色霧靄,在碰到諦聽之書的力量時,皆如潮般退散。

  元琳寧縱使早見識過蘇奕展現出的諸般不可思議手段,可當看到那足以威脅到玄幽境皇者性命的“陰蝕力量”被輕而易舉地化解,內心依舊難免吃驚。

  但很快,元琳寧就察覺到,無論是幽雪,還是青藤和青暮師徒二人,一路上都很淡定。

  似乎在他們看來,這本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一點吃驚都沒有。

  “看來,他們都早已知道蘇道友是何等了不得,唯獨我自己,像個初出茅廬的雛鳥似的,一驚一乍……”

  元琳寧內心自嘲。

  猛地,遠處黑霧翻滾,一道兇惡恐怖的身影沖出。

  這是一頭惡靈所化的白袍男子,手握一桿染血的斑駁骨矛,一對眸充斥暴戾之氣。

  隨著他揮動骨矛,一道充斥陰蝕氣息的黑色鋒芒隔空斬來。

  那等威勢,比之前蘇奕所降服的吞魂鳥都要強盛一大截,足以讓任何玄照境人物膽寒。

  這一瞬,幽雪出手了。

  火紅如燃的焚寂尺浮空而起,掀起的滔天火焰光雨,輕松擊潰迎面斬來的黑色鋒芒。

  而隨著焚寂尺鎮壓而下,遠處的白袍男子完全來不及閃避,軀體就轟然焚化一空。

  元琳寧和青暮皆驚嘆。

  青藤眼神則有些復雜,這把焚寂尺,乃是冥王九禁之一的神器,在昨天時候,鐵道人曾執掌此寶,一舉將他重創,連他的道軀和一身道行,都被剝奪!

而今,此寶用在幽雪手中,那等威能遠  比用在鐵道人手中時更強大!

  唯有蘇奕神色淡然如常,繼續朝前行去。

  那白袍男子生前,應該是一個在墮神谷遭難的玄照境后期皇者,其道軀早已磨滅,而其神魂則遭受陰蝕力量的侵蝕,徹底淪為了一頭惡靈。

  若非這家伙能夠動用“陰蝕力量”,幽雪根本無須祭出焚寂尺,都能輕松將其鎮殺。

  一行人前行沒多久,蘇奕忽地頓足,抬頭望向一側山體高處。

  那是一片料峭崖壁,一株雪白如玉的靈花扎根其中,花瓣分作十二片,花蕊則似燈籠般,彌散出一縷縷黑色光霞。

  花如白玉,噴薄黑光。

  隱隱約約,還有陣陣瘆人的啼哭之聲響起。

  夜啼花!

  一種誕生于陰蝕力量中的妖花,凡是喪命在墮神谷的強者,其軀體血肉在被磨碎后,化作夜啼花的養料。

  “花瓣十二片,花蕊生陰蝕,這株夜啼花已有一萬兩千年火候。”

  青藤眼神發亮,道,“這可是遍尋諸天上下,只有墮神谷中才誕生出的稀罕神藥。”

  隕落在墮神谷的修士中,不乏皇者存在,他們的血肉體魄蘊含著極澎湃的血氣和大道力量。

  而夜啼花長年累月汲取這等養料,每千年才會誕生出一片花瓣。

  當凝結出九片花瓣時,夜啼花就會產生質的蛻變,在其花蕊中蘊生出陰蝕規則的氣息!

  像眼前這株已有一萬兩千年火候的夜啼花,已堪稱是大道寶藥,足以讓玄幽境存在搶破腦袋。

  “幽雪,你來出手,將其摘下。”

  蘇奕吩咐道。

  “好。”

  幽雪隔空一抓。

  遠處崖壁上,那一株夜啼花被連根拔起。

  可幾乎同時,一群氣息恐怖的惡靈忽地從高處的黑色霧靄中掠出,一起朝蘇奕他們撲殺而來。

  幽雪星眸冷冽,神色恬靜,直接祭出焚寂尺當空一打。

  漫天神焰如若風暴般席卷長空,恰似火煉天穹,那足足十余道惡靈身影,皆發出凄厲痛苦的慘叫,魂飛魄散。

  而夜啼花則輕飄飄落入幽雪手中。

  目睹這一幕,元琳寧不由心生敬慕之意,暗道,也不知自己此生,是否有機會擁有這等恐怖滔天的實力了……

  被元琳寧敬慕的幽雪,此刻卻眼神柔潤地看著蘇奕,道:“道友,是否要把此花封印起來?”

  蘇奕微微搖頭,道:“交給青藤吧。”

  青藤頓時措手不及,正要拒絕。

  幽雪已經不由分說地將夜啼花遞過去,道:“你也清楚,蘇道友送出的東西,最不喜被別人推辭。”

  青藤怔了一下,最終收起夜啼花,感激道:“多謝蘇大人!”

  蘇奕隨口道:“我只不過是在彌補內心的愧意罷了。”

  這一幕,看得元琳寧又是一陣感慨。

  過往歲月中,她也曾聽聞,小冥都之主“通天妖藤”是何等恐怖的一位妖異存在,只要前往枉死城闖蕩的老輩人物,都會下意識避開小冥都,不敢越雷池一步。

  因為,那是“通天妖藤”的地盤!

  可此時,被外界諸多皇者都忌憚不已的“通天妖藤”,卻對蘇奕這樣的少年敬之如神!

這讓誰能不  為之震驚?

  蘇奕可沒有理會這些。

  他自顧自在前輩帶路,一路上又碰到了許多藏匿在黑霧中的惡靈,但無一例外,皆被幽雪輕松鎮殺。

  遺憾的是,這一路上再沒有碰到夜啼花這等神物。

  半刻鐘后。

  峽谷盡頭的地面上,忽地出現一個通往地下深處的洞窟。

  洞窟附近區域中,寸草不生,連那由陰蝕力量所化的黑色霧靄都消失不見,更沒有任何惡靈的蹤跡。

  死寂一片。

  一股壓抑人心的無形力量,也隨之蔓延上眾人心頭。

  眾人軀體發僵,感到一種莫名的驚悸之感。

  就仿佛那座地下洞窟內,藏著某種未知的致命危險般。

  幽雪都不由蹙起秀眉,清冷如冰的俏臉罕見地浮現出一抹凝重之色。

  這地下洞窟內,藏有大兇險!

  蘇奕神色淡然如舊,吩咐道:“青藤,你和其他人留在此地等候,切記莫要去感知這座洞窟。幽雪,你和我一起去這洞窟之下走一遭。”

  青藤肅然點頭答應。

  當即,蘇奕和幽雪一起,走進洞窟。

  洞窟下方,一片幽暗。

  由陰蝕大道所化的規則力量,分布在通往洞窟下方的每一寸空間。

  幽雪都暗自心驚不已,那等規則力量明顯誕生于枉死城的本源力量中,充斥著難以形容的威壓。

  捫心自問,換做這次不是蘇奕動用諦聽之書在前帶路,連她都不敢冒然闖入此地。

  不過,也正是這時候,幽雪意識到一件事,忍不住問道:“道友,這守夜人一脈的諦聽之書,莫非天生克制枉死城的本源之力?”

  蘇奕點了點頭,道:“諦聽之書是陰曹地府守護神獸‘諦聽’的伴生物,而那神獸諦聽,最初是從幽冥界的本源中誕生。”

  “嚴格而言,枉死城內的本源規則,同屬于幽冥界本源力量的一部分,能夠被諦聽之書的力量壓制,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說到這,蘇奕想了想,補充道:“當然,正如你所言,諦聽之書最大的妙用,就在于鎮殺邪祟、滅厄消災。”

  幽雪道:“諦聽之書和那座鎮壓枉死城內的墓碑相比,誰更勝一籌?”

  蘇奕想了想,眼神微微有些異樣,道:“據我所知,那塊墓碑的確出自陰曹地府最后一任‘幽冥帝君’之手,為的是祭奠‘殺身祭道,永鎮酆都’的諦聽神獸。”

  幽雪頓時吃驚。

  在亙古時,曾被視作陰曹地府守護神獸的“諦聽”,曾殺身祭道,永鎮酆都?

  這秘辛實在駭人聽聞!

  就見蘇奕繼續道:“那塊墓碑雖非先天神物,但卻是由三種堪稱至高的力量鑄造而成。”

  “一者是神獸諦聽所遺留的本命骨。”

  “一者是誕生于往生池內的先天神物‘孽鏡臺’。”

  “一者是幽冥帝君傾盡心血,不惜自損道行,鐫刻于墓碑內的一篇大道寶經。這篇大道寶經名喚‘六道輪轉經’,來自陰曹地府至高神器之一‘幽冥錄’,牽扯到幽冥界的本源奧秘。”

  說罷,蘇奕眼神愈發微妙。

  因為傳聞中,若能參透《六道輪轉經》的奧秘,可得到有關輪回的一絲真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