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一十三章 刑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身為通天妖藤,青藤本身乃是枉死城內的妖邪靈體所化,對那座墓碑自然忌憚厭憎之極。

    可他同樣清楚,若沒有那座墓碑鎮守,以枉死城內分布的那些邪靈力量,只要沖出枉死城,勢必引發天下大亂!

    這絕非夸張。

    須知,從亙古時期至今,無盡歲月中,枉死城內被鎮壓了不知多少恐怖邪靈。

    諸如暗夜冥侍、九幽冥鴉、孽魔鬼僧、罪業童子這等極端強大的邪靈,都足以去威脅玄幽境人物的性命。

    若任由他們闖出枉死城,這世間哪個頂級道統能抵擋?

    “這枉死城內各大禁地內的邪靈,是否歸順在玄冥神庭麾下?”

    蘇奕忽地問道。

    青藤怔了一下,搖頭道:“回稟蘇大人,目前僅僅只有一小部分禁地的主宰者歸順,其他大多禁區的主宰者,皆在冷眼觀望。”

    頓了頓,他繼續道:“九幽冥鴉也不敢去威迫他們,畢竟,這枉死城上百個禁地內,并不缺能夠和九幽冥鴉掰手腕的狠角色。”

    蘇奕點了點頭,道:“這就好辦了。”

    接下來,蘇奕又問起幽都劇變的事情。

    按照青藤的說法,通往幽都的陰陽路的確遭受到嚴重的破壞,被困幽都九大煉獄世界的修士,至今還不曾有一人從中走出。

    “亂空血湖的‘白眉老妖’是否還在?”

    蘇奕問道。

    青藤想了想,道:“那老妖已經很久不曾露面,這些年來,也一直沒有聽說過和他有關的消息。”

    蘇奕眉頭微皺,道:“罷了,找個機會,我去亂空血湖走一遭便是。”

    白眉老妖乃是一頭‘明空獸’,天生掌控空間法則,能夠在界域之間隨意穿梭游走。

    蘇奕前世在枉死城闖蕩時,曾和白眉老妖發生過沖突,當時,這老妖物倉惶逃竄,根本沒有經過“陰陽路”,就直接逃進了幽都之內!

    而今,陰陽路被破壞嚴重,要想前往幽都去救葉妤,或許可以找白眉老妖幫忙。

    “蘇大人,您莫非真的找到輪回之秘了?”

    青藤禁不住問。

    蘇奕沒有否認,道:“這件事,至今還極少有人知道,不過既然已經被你看出一些端倪,我自不會隱瞞。”

    得到蘇奕肯定的答復,青藤不由倒吸涼氣,心生震撼。

    許久,青藤才回過神,認真說道:“蘇大人放心,這件事我斷不會泄露分毫,如有違逆……”

    蘇奕打斷道:“行了,些許小事,何須立誓。等我準備妥當,就去幫你找回被奪走的道軀和道行。”

    接下來,蘇奕不再多言,靜心修煉。

    混亂大墟外。

    一座怪石嶙峋的黑色大山之巔。

    九幽冥鴉立在一株光禿禿的大樹枝椏上,猩紅的眼眸俯瞰遠方。

    混亂大墟的入口,是一個常年籠罩在黑色霧靄中的巨大深淵,古來至今的歲月中,葬滅了不知多少試圖前來探尋機緣的強者。

    而今,在混亂大墟入口附近,則布設著一座巨型道場,道場呈九宮之狀,矗立著九十九座百丈高的青銅柱。

    這是血祭之陣!

  “黑鴉大人,二祭祀剛傳來消息,目前已經有    七位皇者抵達幽都禁地,其中僅有一人是玄幽境角色。”

    一個血袍男子忽地憑空出現,朝九幽冥鴉行禮,“二祭祀向您請示,是否要現在動手。”

    九幽冥鴉收回望向遠處的目光,道:“告訴二祭祀,讓他莫慌,讓他們在暗中等著,今夜進入枉死城的皇者,足有二十三人,其中僅僅玄幽境角色,便有五人,斷不能讓他們逃走一個了。”

    血袍男子肅然領命:“是!”

    “另外,那自稱‘刑者’的老家伙那邊,可有什么消息嗎?”

    九幽冥鴉忽地問道。

    刑者!

    一個來歷蹊蹺神秘的老人。

    九年前的時候,此人忽然出現在枉死城,找到九幽冥鴉,自稱是冥王的故友,可以幫他們搬走鎮壓在枉死城內的那座墓碑。

    并且,為了證明他的身份和能耐,刑者曾獨自進入混亂大墟,從被困的冥王手中,帶回了屬于冥王的一樣信物!

    至此,九幽冥鴉對這位“刑者”深信不疑,并按照刑者的吩咐,在混亂大墟一側布設血祭之陣,抓捕進入枉死城的皇者。

    這九年來,刑者一直呆在那一座墓碑附近區域,據說是在推演搬走墓碑的秘法。

    “回稟大人,那位刑者前輩至今沒有任何動靜。”

    血袍男子肅然回應道。

    “是嗎……”

    九幽冥鴉血色瞳孔閃動,道,“罷了,等抓不到足夠的祭品,我去親自見一見他。”

    剛說到這,一道急促的破空聲響起。

    唰!

    一個身著銀袍的老者憑空出現。

    他神色驚慌,朝九幽冥鴉行禮道:“大人,大事不妙!三祭祀鐵道人一行人,都死在了小冥都!”

    九幽冥鴉軀體一僵,眼眸瞪大:“當真!?”

    銀袍老者深呼吸一口氣,道:“屬下斷不敢妄言,之前,三祭祀他們行動時,屬下一直等候在小冥都外,當戰斗爆發時,曾親眼見到,三祭祀他們一一遭難,無一生還。”

    說著,他把所見所知一一道來。

    聽罷,九幽冥鴉渾身氣息翻騰,憤怒道:“本座早說過,那來自崔家的小東西身份有問題,不容小覷,讓他們小心一些,可他們卻偏偏不聽!”

    說到這,九幽冥鴉想起一件事,道:“焚寂尺呢?”

    銀袍老者低著頭,顫聲道:“回稟大人,焚寂尺也被……也被鎮壓了……”

    九幽冥鴉頓時氣急敗壞,“該死!!怎么會這樣?那可是冥王的寶物,怎容有失?”

    這黑鴉顯得很失態。

    血袍男子和銀袍老者皆噤若寒蟬。

    許久,九幽冥鴉才穩住心神,漸漸從狂怒中冷靜下來。

    它問道:“大祭司如今在何處?”

    血袍男子連忙道:“回稟大人,大祭司正在趕來的路上,不出意外,半個時辰內,就能抵達。”

    “傳信給他,讓他前往小冥都走一遭,告訴那來自崔氏古族的小東西,本座給他一個做交易的機會,只要他帶著焚寂尺前往幽都入口處,本座不介意把那通天妖藤的道軀和道行還回去。”

    血袍男子道:“大人,可那小東西拒絕呢?”

    九幽冥鴉頓時沉默了。

    這次,它的目的是活擒那些闖入枉死城內的皇者。

    可偏偏地,在這節骨眼上,焚寂尺卻被弄丟了。

    這讓九幽冥鴉不免左右為難。

    若帶人殺往小冥都,勢必會影響活擒那些皇者的行動。

    可若不這么做,一時半刻卻奪不會焚寂尺。

    半響,九幽冥鴉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下內心的郁悶,道:“此子這次前來枉死城,應該也和探尋幽都之秘有關,既然如此,我相信他不可能會這般拒絕了。”

    說到這,它眸子泛起一抹決然,“就按我說的去做,記住,千萬不要再讓大祭司招惹對方,那小東西太過棘手,必須當做頭號大敵對待!”

    “是!”

    血袍男子領命匆匆而去。

    小冥都。

    望天樓。

    蘇奕從打坐醒來時,青藤第一時間說道:“蘇大人,玄冥神庭的大祭司來了,說要和您談一談,如今正在小冥都外等候。”

    蘇奕不免意外,道:“只他一人?”

    青藤點頭道:“不錯。”

    蘇奕長身而起,朝外行去。

    小冥都外。

    釋厄僧靜默等候在那,蒼老的面容一片平靜。

    當看到蘇奕的身影出現在小冥都城門內時,釋厄僧雙手合十,頷首笑道:“道友,我們又見面了。”

    蘇奕眼神玩味道:“你這是來給我超度的?”

    在進入枉死城前,釋厄僧曾言,下次見面時,要為他超度。

    釋厄僧頓時微微有些不自在,旋即肅然道:“若道友愿意交還焚寂尺,老朽愿向道友致歉謝罪,化干戈為玉帛。”

    頓了頓,他繼續道:“并且,我玄冥神庭還會交還青藤道友的道軀和道行。”

    蘇奕哦了一聲,道:“若我不答應呢。”

    釋厄僧沉默片刻,嘆息道:“那恐怕道友這次再沒有機會活著從枉死城離開了。”

    蘇奕笑了笑,道:“你回去告訴那只小烏鴉,待會我將前往幽都,它若想要焚寂尺,就洗干凈脖子在幽都入口處等著。”

    釋厄僧眼眸頓時瞇起來,似無比驚詫,道:“當真?”

    蘇奕淡然道:“信與不信,全在你們。”

    釋厄僧試探道:“道友既然見過守夜人,自然清楚,那幽都禁地是何等兇險,道友此次前往,就不擔心……遭難?”

    蘇奕隨口道:“我覺得,該擔心的是你們才對。”

    釋厄僧一怔,旋即深深看了蘇奕一眼,道:“也罷,老朽自會把道友的決定,如實告訴黑鴉大人。”

    說著,他轉身而去。

    “道友,為何不把他留下來?”

    幽雪的身影憑空出現。

    蘇奕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道:“他在我眼中,早已和死人沒區別,無非是什么時候送他上路罷了。”

    幽雪也不由莞爾,抿嘴淺笑。

    “你去叫上其他人,我們先去墮神谷走一遭。”

    蘇奕吩咐道。

    “嗯!”

    幽雪折身而去。

    只要是蘇奕的吩咐,她從不問為什么,也不關心為何要去墮神谷。

  ps:第二更晚上6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