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一十二章 鎮守枉死城的墓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鐵道人斷斷續續的聲音還在回蕩。

  他軀體忽地冒出陣陣青煙,軀體和神魂皆被一縷縷幽冷的光焰焚化。

  灰飛煙滅。

  任誰都能看出,鐵道人臨死前是何等不甘。

  甚至,不認為是敗在了幽雪的手中。

  但幽雪內心一點都不在意這些。

  她同樣認為,鐵道人的死,蘇奕居功至偉……

  被遺落在虛空中的焚寂尺忽地一顫,化作一道光破空而去。

  作為幽冥九禁之一的神器,這件寶物雖沒有器靈,但卻靈性十足,趁此機會,打算逃遁!

  不過,蘇奕怎可能讓其逃了。

  “鎮!”

  這一瞬,他探手隔空一按。

  識海中,沉寂已久的九獄劍忽然猛地一顫,彌漫出一股難以形容的晦澀力量波動,而后透過蘇奕這一掌之力,隔空鎮壓而下。

  在外人看來,這一擊尋常無奇。

  可身為器靈的幽雪,嬌軀卻猛地一顫,身心如墜深淵,憑生一股說不出的恐懼。

  就如被無上神祇的目光掃過。

  那一瞬所帶來的威壓,讓她都有絕望崩潰之感。

  但還好,這等力量并非針對她而來。

  也僅僅只是一瞬,幽雪渾身上下的不適就消散無蹤,身心就如從無盡黑暗大淵中掙脫,重見光明。

  那剎那間如在生死邊緣走一遭的感覺,讓幽雪不由恍惚。

  而早已遠遁到數百丈外的焚寂尺忽地發出一道驚天般的悲鳴。

  而后,這件冥王九禁之一的神器劇烈一晃,倏爾倒射回來,輕飄飄落入蘇奕掌中。

  它微微顫抖嗡鳴,似驚恐的顫栗。

  “本源力量都已破損成這樣,竟還有這般神威,著實出人意料……”

  蘇奕端詳著這把焚寂尺,一眼看出,這件寶物的本源力量,應該在很久以前遭受過重創,至今不曾恢復。

  可即便如此,此寶的威能依舊超乎想象的強大。

  無可置疑,這是一件先天神物,其內天然蘊生著最為原始完整的焚寂法則力量,絕對稱得上是世間一等一的頂級大道法則,極為罕見。

  像之前的戰斗中,鐵道人的實力遠不如幽雪,可憑借這把焚寂尺,卻能和幽雪殺得旗鼓相當。

  可想而知,這焚寂尺何等了不得。

  當然,以蘇奕的目光審視,同為先天神物,焚寂尺的本源力量哪怕不曾受損,但也遜色諦聽之書一籌,更別提去和三寸天心比較。

  若不是受制于修為太弱,剛才根本無須動要九獄劍的力量,僅僅諦聽之書,就能輕松壓制焚寂尺。

  思忖是,蘇奕抬手將焚寂尺拋給了幽雪,“喏,這寶貝給你用了。”

  幽雪怔了一下,旋即那清美如少女似的玉容泛起甜甜的笑意,嗯了一聲,抬手接過。

  蘇奕則轉身回到了望天樓頂部露臺上。

  “找個地方,我們單獨聊聊,我有話問你。”

  蘇奕目光看向青藤。

  青藤早憋了一肚子疑惑,聞言痛快答應。

  當即,蘇奕帶著寄身在蒼青之種內的青藤離開。

  幽雪見此,一個閃身,便來到元琳寧身前。

  她深邃若夜空般的眸上下打量了元琳寧一番,道:“我知道你曾敗在蘇道友手底下,只是,你又怎會和他出現在了一起?”

  面對威儀如神般的幽雪,元琳寧感到撲面的壓迫,她下意識低下螓首,避開幽雪的目光,低聲道:“前輩有所不知。”

  說著,她將自己是如何獲救,又如何與蘇奕一起行動的事情娓娓道來。

  聽罷,幽雪眼神古怪,紅潤的唇泛起一抹玩味的弧度,道:“你解釋這么清楚,是怕我誤會么?”

  元琳寧正要說什么。

  幽雪輕聲一嘆,悵然道:“放心,你就是和蘇道友有什么,我也不在意,我了解他的性情,能被他喜歡的,誰也替代不了,若不被他喜歡……就是這諸天上下第一流的仙子佳人,也走不進他心中。”

  說著,她微微搖頭,似懶得再說,折身來到遠處憑欄旁,手中輕輕摩挲著焚寂尺,怔怔不語。

  正如她自己所言,她根本不在乎元琳寧和蘇奕有什么。

  她在乎的是,自己和蘇奕之間有什么!

  遠處。

  不必再面對幽雪,元琳寧明顯輕松不少,只是一想到幽雪的話,她心中不免有些異樣。

  這樣一個宛如神祇般威儀懾人的絕美女人,卻似乎鐘情于蘇奕這樣一個靈輪境少年!

  這反差也太大了。

  放眼這世上,哪個驚采絕艷的女皇,會垂青于一個靈道修士?

  更別提,這靈道修士還僅僅只是個少年。

  當然,元琳寧也清楚,蘇奕非尋常之輩,其身份神秘,所掌握的手段更堪稱匪夷所思。

  可終究想不出,幽雪這般風華絕代的恐怖存在,為何會鐘情于蘇奕。

  半響,元琳寧心中忽地一動。

  她邁步來到青暮身前,有些心虛似的先看了一眼遠處的幽雪,見后者沒有留意這邊,她這才說道:“敢問道友尊姓大名?”

  青暮連忙拱手見禮道:“回稟前輩,我名青暮,‘道友’之稱可愧不敢當。”

  元琳寧踟躕了一下,這才傳音道:“青暮小友,你能否跟我說說,你師尊和蘇道友的關系?”

  她這是打算旁敲側擊,看能否了解一些蘇奕的身份。

  青暮驚訝道:“蘇大人沒有和前輩談起過么?”

  元琳寧搖了搖頭。

  青暮哦了一聲,搖頭道:“那我也不能說。”

  元琳寧:“……”

  她本以為能套出青暮的話,誰曾想,這看起來耿直的少年,根本不吃這一套!

  這時候,遠處的幽雪忽地扭頭,語氣淡然道:“姑娘,有關蘇道友的事情,你還是莫要打探為好。”

  元琳寧心中一凜,點了點頭。

  望天樓,一座大殿內。

  蘇奕盤膝打坐。

  之前動用九獄劍的一股氣息,一下子就耗掉他三成左右的道行,眼下自然得抓緊時間恢復。

  “我這次前來小冥都,是想跟你打探一下枉死城內的狀況,以及幽都劇變的事情。”

蘇奕一邊打坐,一邊和青藤  交談。

  青藤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很快,蘇奕就了解到許多事情。

  和當年他闖蕩枉死城相比,如今的枉死城,的確發生了諸多變化。

  諸如原本被困在混亂大墟的九幽冥鴉,是在十年前橫空出世。

  這只不祥之鳥,率領一眾原本效忠于冥王麾下的“暗夜冥侍“,在枉死城內建立了玄冥神庭。

  在這十年中,玄冥神庭的力量趁著每一次腥紅之月的來臨,走出枉死城,陸續攻克了分布在冥河域內的諸多修行勢力。

  直至如今,玄冥神庭儼然已成為冥河域境內最恐怖的一股勢力。

  在玄冥神庭,九幽冥鴉自封‘冥王使者’,麾下有四位暗夜冥侍追隨、另設有六大祭祀、十八護法、三十三執事等等職務。

  除此,還有諸多歸順在玄冥神庭麾下的邪道勢力。

  這等力量,完全足以讓幽冥天下那些頂級道統為之震顫!

  而九幽冥鴉建立玄冥神庭,最終目的便是為了救出被困在混亂大墟之下的冥王!

  并且,他們早在一個月前的萬燈節之夜已經開始付諸行動。

  幽都劇變,的確是一個精心準備的陷阱。

  為的就是引誘天下皇者前來,收集眾皇之血、剝奪眾皇之道、收割眾皇之魂,向冥王獻祭!

  “九幽冥鴉依照冥王的旨意,在混亂大墟的入口,布設了一座血祭之陣,凡是被抓的皇者,皆會被送往那里,如若祭品般,獻祭給冥王。”

  青藤說道,“而據我所知,在之前的短短一個月里,已經有十多位皇者被玄冥神庭的力量活擒,至于究竟有幾人已經被獻祭,我就不清楚了。”

  蘇奕思忖道:“我倒是能猜得出,獻祭皇者,是為了讓冥王恢復力量,可僅憑這等手段,恐怕還無法讓冥王從混亂大墟中脫困。別忘了,還有那座墓碑在。”

  枉死城內,鎮著一座墓碑!

  有這座墓碑在,便足以鎮守枉死城,冥王縱使恢復力量,也休想從混亂大墟內脫困。

  除非,有人能搬走這塊墓碑。

  之前,那“釋厄僧”前往拜會守夜人,就是試圖威脅守夜人低頭,去搬走那塊墓碑。

  這也就意味著,九幽冥鴉目前還沒辦法對付那塊墓碑,否則,根本不必讓釋厄僧去見守夜人。

  正是基于這個判斷,讓蘇奕意識到,九幽冥鴉要想幫冥王脫困,僅憑獻祭,很難辦得到。

  而聽蘇奕談起那座墓碑,則讓青藤臉色一變,忌憚有之,厭憎有之,敬畏有之。

  那座墓碑,早在亙古時,就鎮壓在枉死城。

  也正是有那座墓碑在,讓得凡是被困在枉死城內的邪靈,幾乎都無法真正從此地擺脫。

  誠然,猩紅之月降臨時,諸如九幽冥鴉這等角色,能夠沖出枉死城,為禍天下。

  可他們若不及時返回枉死城,就會在紫月當空的夜晚,暴斃而亡!

  原因就和那座墓碑有關!

  據傳,那座墓碑是亙古時期“陰曹地府”最后一任幽冥帝君所留,與枉死城的本源規則徹底融合。

  為的,便是鎮壓枉死城內的一切邪惡力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