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零九章 皇者授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昏暗的殿宇中。

  蘇奕看著男子那即將崩潰般的魂體,指了指腰畔的三寸青玉葫蘆,道:“還認得它么。”

  男子眼眸驟然睜大,失聲道:“此寶……怎會在你手中?!難道說,你……你是蘇大人?”

  不遠處,一直警惕的少年也如遭雷擊,蘇大人?

  蘇奕輕嘆道:“都被傷成這樣,也不怪你認不出我來。”

  眼前這男子,正是通天妖藤的一縷殘魂所化,名青藤!

  男子猛地激動起來,道:“蘇大人,原來真的是您,我就知道您不會無緣無故離世的!太好了,太好了!”

  這一刻,他欣喜若狂,直似孩童般不掩飾內心的喜悅和激動。

  少年則傻眼了,喃喃道:“玄鈞劍主大人怎會……怎會才只靈輪境修為……”

  “暮兒,你又懂什么!”

  青藤呵斥,“這僅僅只不過是蘇大人的障眼法罷了。”

  障眼法?

  少年揉了揉眼睛,兀自滿臉疑惑。

  蘇奕可沒心思解釋這些,他走上前,掌指一翻,蒼青之種浮現而出,溫聲道:“你先進去,鞏固魂體。”

  青藤毫不猶豫點頭,一躍進入蒼青之種。

  頓時,他那即將支離破碎的魂體,被暖洋洋的世界本源力量籠罩,得到快速修復。

  “蘇大人,您怎會來了?”

  青藤問道。

  他實在太激動,滿懷喜悅,之前的頹靡和絕望,早已一掃而空。

  就仿佛又回到了數萬年前,那時候的他,縱使已經證道皇境,可在玄鈞劍主面前,依舊和一個小輩般忐忑和敬畏。

  “我來找葉妤。”

  蘇奕說著,拎出藤椅坐了下來,“不過,這些事情都和你無關,你且跟我說說,昨晚發生的事情。”

  青藤深呼吸幾口氣,穩住心神,這才娓娓道來。

  事情的原委很簡單,昨晚時候,一支由玄冥神庭三祭祀“鐵道人”率領的皇者力量,突然殺入小冥都。

  鐵道人一行人此來,僅僅只為問詢青藤一個問題:

  當年,究竟是誰幫他占據了小冥都望天樓!

  青藤拒絕回答,以至于爆發沖突。

  在激烈的廝殺戰斗中,鐵道人手持“冥王九禁”之一的神器“焚寂尺”,一舉壓制小冥都內覆蓋的本源規則,滅殺青藤的九名皇階收下。

  連青藤自身,也遭受重創,一身道行和道軀,皆被剝奪帶走。

  原本分布在小冥都內的無數邪修,盡數向玄冥神庭投誠,被帶往大兇禁地混亂大墟效命。

  聽罷,蘇奕不禁輕嘆,道:“你就是告訴他答案又何妨?”

  青藤抿著唇,道:“不行!牽扯到蘇大人的事情,我寧死也不會說出一個字!”

  蘇奕頓時默然,內心被觸動。

  他大概已經想明白了。

  歸根到底,青藤這次遭受的禍患,的確和他有關。

  因為當初,他曾在紫羅城外,親口和九幽冥鴉談起過幫助通天妖藤占據小冥都的事情。

  無疑,九幽冥鴉必然是從那“釋厄僧”口中得知,自己這次要前來枉死城,故而才會在昨晚時候,派遣玄冥神庭的力量,殺入小冥都。

  為的,便是要辨認出自己的身份。

  而這一切,則給青藤帶來了一場大禍!

  想到這,蘇奕內心已抑制不住地泛起一抹殺機。

  “你且放心,你的道軀和道行,我會幫你帶回來,這個仇,也當由我來報。”

  蘇奕語氣淡漠。

  凡是了解玄鈞劍主秉性的人都清楚,當他說出這樣的話時,必將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青藤嘴唇微顫,正要說什么,忽地意識到什么,焦急道:“蘇大人,您在進入此地時,可曾破了封印在望天樓上的焚寂法則力量?”

  蘇奕點了點頭,語氣隨意道:“不必擔心,從進入此地見到你那一刻,我就已猜到,玄冥神庭的人之所以留你一道殘魂在此,就是為了等我到來。”

  頓了頓,他繼續道:“不出意外,他們應該已經察覺到焚寂法則被破掉,正在趕來的路上。”

  青藤頓時釋然。

  曾劍壓諸天的蘇大人,焉可能看不出這點事情?

  青藤深呼吸一口氣,期盼道:“蘇大人,若有可能,我希望能夠親眼看著您去滅殺那些混賬。”

  蘇奕怔了一下,道:“好。”

  “蘇大人,我……我能跟著一起嗎?”

  不遠處,少年忍不住開口,忐忑中帶著敬畏。

  “可。”

  蘇奕點了點頭。

  從青藤剛才的話語中,他已經知道,少年是青藤的徒弟,原本是誕生于小冥都本源規則力量中的一株‘吞星草’,蘊生出靈魄后,被青藤點化,收為徒弟,取名青暮。

  百丈高的望天閣之巔,是一片巨大的露臺。

  佇足在此地,可遠眺到大半個小冥都。

  蘇奕負手于背,立在憑欄一側,自顧自飲酒。

  不遠處,少年青暮守在青藤所寄身的蒼青之種旁邊。

  元琳寧立在另一側。

  氣氛寂靜。

  元琳寧內心既有緊張,又有忐忑。

  之前,她一直等候在外邊,并不知道,蘇奕和那位只剩下一縷殘魂的通天妖藤談了什么。

  她只知道,蘇奕此刻心生殺機,要殺人!

  “來了。”

  忽地,蘇奕輕語。

  就見極遠處的小冥都城門處,忽地掠來一群身影,僅僅幾個呼吸之間,就來到這望天樓百丈外的虛空中。

  共有七人。

  為首的是一個身著道袍,頭戴鐵冠,膚色白皙的中年道人。

  他手握一柄火紅玉尺,腳踏一朵血云。一縷縷屬于玄幽境強者的火焰法則力量,在其周身繚繞。

  隱約可見,在其頭顱后方,有神秘的道臺虛影若隱若現。

  玄冥神庭三祭祀,鐵道人!

  一位凝結出玄幽道臺,擁有玄幽境中期修為的邪道皇者!

  這樣的角色,擱在當今幽冥天下,稱得上是數一數二的頂尖巨擘,足以威懾當世大多數一流勢力!

  而在鐵道人身后的六人,分別是四男二女,模樣各異,身上皆涌動著玄照境層次的氣息。

  最弱的也有玄照境中期的道行。

  而最強大的,更有著玄照境大圓滿的實力。

  這樣的陣容,都足以在冥河域內橫行!

  隨著他們一行人到來,一股恐怖肅殺的氣息,如若鋪天蓋地般,將這片區域籠罩。

  少年青暮軀體發僵,可兀自咬著牙,憤怒地瞪著鐵道人一行人。

  昨晚,就是這些家伙殺入小冥都,差點害死他的師尊!

  元琳寧的嬌軀也猛地繃緊,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威脅。

  不過,當看到蘇奕那峻拔從容的身影,元琳寧心中莫名地踏實不少。

  “黑鴉大人所料不錯,今日果然有人來了。”

  遠遠地,當看到蘇奕和元琳寧時,鐵道人不由露出一抹笑意。

  他淡淡開口道:“小家伙,你就是黑鴉大人所說的那個崔家族人吧?”

  青藤、青暮和元琳寧皆一怔,崔家族人?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他目光看向青藤,道:“昨晚,就是這七個孽障殺來的?”

  青藤眸泛恨意,點頭道:“正是!”

  這一幕,看得鐵道人等人直皺眉頭。

  “這小東西竟敢罵我們孽障,何其狂妄!”

  一個手握青銅戰矛,體格修長的黑袍男子冷冷開口,“祭祀大人,依我看,根本不必廢話,摘了此子人頭,回去向黑鴉大人交差便是。”

  他殺氣騰騰,眸子如鋒利冷電,遙遙鎖定蘇奕。

  “也好,你且去試一試這小子的能耐,記住,莫要大意,黑鴉大人說過,這小子來歷蹊蹺,極可能藏有強大的底牌,”

  鐵道人撫摸著下巴,眸光閃爍不定。

  “這是自然,祭祀大人是知道的,我霍征不出手則已,只要出手,不管對手是誰,必全力以赴!”

  自稱霍征的黑袍男子咧嘴笑起來。

  聲音還在回蕩,他身上爆綻出滔天的血色神輝,手中青銅戰矛揚起,倏爾凌空一個邁步,刺向蘇奕。

  血色神輝激蕩風云,青銅戰矛彌漫著霸烈的玄道法則,隨著刺出,虛空都被鑿開一道觸目驚心的裂縫。

  那恐怖的威勢,讓元琳寧美眸一縮,一眼看出這黑袍男子霍征,乃是一位玄照境中期的邪道皇者!

  面對這一擊,蘇奕眼眸泛起一抹不屑。

  他身影憑空一閃,縱身迎上去。

  當看到這一幕,遠處的鐵道人等六位皇者,無不感到意外,露出戲謔之色,一個靈輪境少年,竟敢主動去迎戰玄照境中期皇者?

  這和蚍蜉撼樹有何區別?

  然而,就在他們腦海中剛冒出這個念頭。

  一縷奇異如大道倫音的劍吟倏爾響徹,激蕩九天十地。

  那一剎,霍征軀體一僵,心境和神魂齊齊遭受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壓迫。

  他周身氣機隨之出現滯澀。

  一身血液似要被凍結。

  那感覺,簡直像被一尊無上神祇盯上!

  鐵道人和身旁的皇者心神也齊齊一顫,神魂如遭神錘轟砸,臉色齊齊變幻,

  蘇奕已憑空出現在霍征面前。

  右手抬起,輕輕一抹。

  白皙修長的指尖如劍鋒般劃過,帶起一抹凌厲玄奧的無匹劍芒。

  一顆血淋淋的頭顱拋空而起。

  而霍征那無頭軀體,則被劍氣迸發的恐怖力量碾碎,像一個血腥泡沫般砰的一聲炸開。

  形神俱滅。

  而他那拋起的頭顱,則被蘇奕拎在了手中。

  彈指之間,皇者授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