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零八章 牽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路上,鬼火幽幽,亡靈四下游蕩,寂靜而陰森。

  這些亡靈奇形怪狀,一個個氣息陰邪兇厲,最弱都都堪比靈輪境角色。

  而一些強大的,都足以去媲美玄照境皇者!

  這也讓元琳寧深刻意識到,作為枉死城最兇險的九大禁地之一,這小冥都是何等恐怖。

  若非這次是和蘇奕一起同行,她斷不會前來冒險了。

  不過,讓元琳寧安心的是,隨著她跟著隨意前行,一路上那些亡靈似感到畏懼般,紛紛退避,根本不敢靠近。

  “這黑獄法則的力量,原來如此奇妙。”

  元琳寧暗道。

  很快,兩人抵達小冥都那古老巍峨的城門前。

  城門足有百尺高,兩側各矗立著一座黑色石像,左邊是生有九顆頭顱的地獄魔犬、右邊是一只巨大的三足蟾蜍。

  僅僅那等猙獰的形象,就令人不寒而栗。

  “小冥都出事了。”

  蘇奕忽地出聲。

  他目光掃視那兩座石像,眉頭皺起。

  地獄魔犬那九顆頭顱眉心之地,皆出現一道裂痕。

  三最蟾蜍的一對眼眸,則完全崩碎。

  這兩座石像,溝通著小冥都地下的本源規則之力,能夠化作森嚴的防御禁陣,阻止外人進入。

  可現在,兩座石像皆被人破壞!

  換而言之,在這等時候,沒有這兩座石像坐鎮,隨便誰都能出入小冥都。

  “看來,在我們之前,有人已經提前闖入小冥都,一般的玄幽境皇者,可都無法破開此地覆蓋的規則力量,除非……動用極為強大的秘寶。”

  蘇奕眸光閃動,“奇怪,這究竟是誰做的?”

  元琳寧聞言,也驚疑不已。

  “走,進去看看。”

  蘇奕說著,徑自進入城門。

  元琳寧一怔,明知道此地有變故發生,怎么還要前往?

  這家伙,難道就不知道什么叫畏懼?

  踟躕了一下,元琳寧還是一咬貝齒,跟了過去。

  小冥都內,到處是坍圮傾塌的古老建筑,荒無人煙,黑色的陰煞霧靄繚繞,平添一份詭異神秘的氛圍。

  “果然和當年不一樣了。”

  蘇奕喃喃。

  遙想當初,小冥都匯聚著諸多擁有智慧的恐怖邪靈,每一個恐怖邪靈麾下,還附庸著規模龐大的妖邪之輩。

  諸如亡靈、妖魂、魔靈等等。

  這小冥都,也極為熱鬧,就如一方真正的鬼域。

  那時候,凡是進入枉死城闖蕩的皇者,幾乎無人敢來小冥都。

  因為此地匯聚的恐怖邪靈,實在太多,且實力一個比一個強大。

  后來,蘇奕在闖蕩小冥都時,也僅僅只斬了三十三頭皇階邪靈,幫那一株通天妖藤霸占了此城的核心重地“望天樓”。

  自此以后,通天妖藤便成為這小冥都的主宰。

  可如今再來,小冥都內卻是滿目凄涼的景象!

  別說那些恐怖邪靈了,連一只小鬼都見不到。

  蘇奕沒有停留,徑直朝小冥都深處掠去。

  很快,一座足有百丈高的樓閣出現在視野中。

樓閣呈八角,通體漆黑如墨,在這小冥都  內,直似鶴立雞群般。

  望天樓。

  小冥都的核心腹地。

  這座樓閣地下,勾連枉死城的一部分本源規則力量,常年受到九幽寒煞力量的浸潤。

  以至于這座樓閣,也成為邪修眼中第一流的“洞天福地”!

  當年,蘇奕就是在此地斬殺了一尊被稱作“血魂之主”的恐怖邪靈,幫通天妖藤奪得望天樓。

  可當如今抵達此地,蘇奕猛地發現,百丈高的望天樓表面,竟出現許多觸目驚心的裂痕,就仿佛曾遭受到嚴重的轟擊。

  而在望天樓之下,百丈范圍之地,大地龜裂,散落著許許多多碎裂的尸骸,血漬到處都是。

  蘇奕凝視那些碎裂尸骸片刻,眉頭皺得愈發厲害。

  他一眼看出,那些尸骸來自皇階層次的邪修!

  并且,看那地上血漬的色澤和氣息,這些邪修明顯是在昨晚才死去。

  而后,蘇奕目光重新看向望天樓,很快便有了新發現——

  這座古老的樓閣,被一股無形的法則力量封印了起來!

  “焚寂法則,這是冥王九禁之一‘焚寂尺’所蘊生的大道之力……”

  蘇奕眸光微凝,“難道說,是玄冥神庭的力量,在昨夜殺入了此地?”

  思忖時,他已邁步朝望天樓走去。

  望天樓底部,一座陰暗的殿宇中。

  一盞青銅燈獨照,灑下昏暗的光。

  地面血水彌漫,大殿內的各種擺設早已被破壞,化作滿地狼藉。

  一個身上染血的清秀少年跪伏在地,悲慟淚流,道:“師尊,我一定幫您奪回道軀和道行,一定!我還要殺了那些混賬,一個也不留!”

  少年聲音沙啞,眼眶紅腫,滿臉的憤怒和擔憂,淚水不爭氣地奪眶而出。

  在他面前,是一截焦糊破損的青藤。

  青藤之上,幻化出一道虛幻的男子身影。

  男子模樣清瘦,虛幻般的身影劇烈變幻,似隨時都會支離破碎,煙消云散。

  “都這么大人了,哭什么。”

  男子有些無奈似的搖頭,眼神則泛起傷感之色。

  少年狠狠擦掉眼淚,可當看到男子那接近崩潰的殘魂時,他悲從心來,眼眶又紅了。

  男子深呼吸一口氣,道:“暮兒,時間不多,你且聽好了,待會我會拼盡最后的力量,送你從這望天樓逃走,等脫困之后,你帶著我所留的這一截藤條盡快離開小冥都,越快越好。”

  少年搖頭道:“我不走!我要守在師尊身邊!”

  “這是命令!”

  男子聲音變得嚴厲起來,“你活著,我才能死得安心一些,最近這段時間,外界進來了許多強大的修士,你若能見到他們,便求他們帶你從這枉死城離開,以后若不證道成皇,不許再踏入枉死城一步!”

  少年神色變幻,眼神惘然,道:“可我走了,師尊您怎么辦?”

  看著眼前這個由自己一手帶大的徒兒,男子眼神變得柔和起來,道:“暮兒,你從小不是希望去枉死城外的世界看一看么?”

“這些年來,我已經幫你煉化了體內的‘邪祟’力量,再也不受枉死城規則力量的羈絆,以后去了外界,憑你的底蘊,足可以拜入  一個強大的修行勢力中修行。”

  “若是沒有哪個門派收你為徒,你就去鬼蛇族,就說你是‘青藤’的弟子,他們肯定會收留你的。”

  男子溫聲叮囑,聲音越來與虛弱,“還有,千萬不要想著為我報仇,你便是證道為皇,也注定不是那些家伙的對手,除非……”

  少年聽到這,焦急問道:“師尊,除非什么?”

  男子眼神復雜,喟嘆道:“除非,玄鈞劍主大人還活著,或許才有機會阻止冥王重現世間。”

  少年頓時失望,滿臉黯然。

  前些年的時候,他就曾聽一些進入枉死城內闖蕩的強者說起過,那位在師尊心中宛如無上神明般的玄鈞劍主,早在五百年前就已經離世。

  當初得知這個消息時,師尊都差點瘋掉,焦躁如狂,悲慟如瘋,也曾獨自枯坐了整整十天十夜,魂不守舍,一語不發。

  沒有人知道,師尊當初是何等悲慟。

  但從那一段時間開始,少年就發現師尊變了,變得喜歡喝酒,喜歡默默發呆,有時候還會莫名其妙地大發雷霆。

  也是從那時候,少年才知道,在師尊的心中,那位玄鈞劍主如師如父!

  可他依舊不明白,當初師尊為何會悲慟成那般模樣,生死之事,不是很正常嗎?

  而現在,當看到師尊遭難,即將離自己而去,少年忽地懂得了師尊當初得知玄鈞劍主噩耗時的心情。

  悲慟、焦灼、憤恨、狂躁……

  就如內心被撕扯成無數塊,痛苦到崩潰的邊緣。

  少年穩了穩心神,忽地想起什么,道:“師尊,那些玄冥神庭的混賬昨夜忽然殺來,非要逼迫您說出,當年究竟是誰幫您占據了這小冥都,您說……他們會否是打探到了和玄鈞劍主大人有關的消息,卻不敢確定真假,才會在昨夜突然殺來,逼迫您說出當年的事情?”

  男子沉默片刻,長嘆道:“現在說這些,又有什么意思?暮兒,莫要再耽擱了,拿起那一截藤條,我送你離開。”

  少年滿臉悲慟,很是不舍。

  就在此時,一道輕嘆聲在這幽暗血腥的大殿內響起:

  “小青藤,是我牽累了你。”

  少年渾身一僵,露出警惕之色,猛地起身,厲聲道:“誰!?”

  男子則如遭雷擊般,神色恍惚,小青藤……這世上,只有蘇大人才會這般稱呼自己啊!

  難道說……

  男子渾身顫抖,艱難地抬頭,望向大殿入口。

  就見青銅燈的光影映照下,一道峻拔的身影走進了這滿地狼藉的陰暗大殿。

  這是個陌生的青袍少年,面容清俊,氣質淡然。

  男子呆了呆,滿腔的激動化作烏有,頹然低頭,內心自嘲道,莫非自己即將逝去,也不可避免出現了幻覺嗎?

  “站住!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而眼見蘇奕徑自邁步朝師尊走去,那少年不由厲聲喝斥,蓄勢待發。

  蘇奕看著少年眉梢間的英勇之氣,不禁有些感慨,道:“這是你收的徒弟?這般性格,倒是和你當年很相似。”

  一句話,讓男子不禁怔然,重新抬頭看向蘇奕,疑惑道:“你……究竟是誰?”

ps:照舊2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