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零五章 皇者不渡斷魂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元琳寧內心又是一陣羞憤。

  從證道皇者至今,她還從不曾被人這般訓斥過。

  就如長輩斥責小輩愚鈍,言辭中盡是無奈和失望。

  可鬼使神差地,元琳寧還是照做了。

  她催動道劍,斬向躲藏在冥尸蟲大軍深處的一個僅僅只銅錢大小的蟲子。

  這蟲子看起來很不起眼。

  可它體表卻蘊生著金色的道紋,一對眸閃爍著智慧般的光澤,遠勝其他冥尸蟲。

  這便是冥尸蟲王。

  每十萬只冥尸蟲,才能誕生出的蟲王。

  當察覺到劍氣斬來,這冥尸蟲王眸子不禁露出一絲不屑。

  它根本不曾閃避,自有一群冥尸蟲前赴后繼般,擋在它前方,硬生生將這一道劍氣磨滅。

  而此時,那煉星天鬼也反應過來,朝元琳寧暴殺而去。

  這恐怖邪靈明顯變得警惕,欲速戰速決。

  見到這一幕,蘇奕不禁揉了揉眉宇,一時無語。

  雖然他不曾開口。

  可元琳俏臉已浮現一抹羞愧之色。

  如此絕佳時機,就此錯失,的確……太丟臉了。

  “還是讓我來吧。”

  蘇奕一聲輕嘆。

  聲音還在天地間回蕩,他已大步走了過去。

  嘩啦!

  冥尸蟲大軍被驚動,直似一片接天通地的血色風暴般,朝蘇奕撲殺而來,迅疾如電,攻勢如雷霆突進。

  讓人遠遠一望,便談而色變。

  蘇奕卻似渾然不覺,袖袍一揮。

  轟——!!!

  一掛劍氣席卷而起,浩蕩如九天星河,釋放出煌煌無量的光明神焰。

  那一瞬,這片灰暗的天地都被照亮。

  而肉眼可見,那由無數密密麻麻的冥尸蟲所化的風暴,轟然被劈成兩半。

  潰散的冥尸蟲來不及閃避,便被浩蕩的光明神焰焚化。

  而蘇奕那峻拔的身影,已突兀地殺入戰場,探手一抓。

  千百只冥尸蟲爆碎,焚化為灰燼。

  而原本被這些冥尸蟲團團保護著的冥尸蟲王,則驚得亡魂大冒,瘋狂拍動翅膀,轉身就逃。

  可終究晚了一步。

  在蘇奕這一掌之下,之前還威風凜凜不把元琳寧這等皇者放在眼中的冥尸蟲王,此刻被隔空抓到蘇奕掌心。

  隨著他指尖一抹。

  冥尸蟲王的神魂被抹殺,只剩下一具銅錢大小的軀殼,被蘇奕抬手收起。

  這是難得的一種神料,可用來淬煉皇境道兵。

  而隨著冥尸蟲王一死,場中的冥尸蟲大軍頓時變得混亂起來,像沒頭蒼蠅似的,威脅大減。

  不遠處,正在和煉星天鬼廝殺的元琳寧將這一切盡收眼底,心神不由一陣震撼。

  她這才意識到,剛才斥責自己“太笨”,而在此時如天神下凡般殺入場中的強者,原來是蘇奕!

  那個曾在靈相境時,就擊敗自己的神秘少年!

  “那煉星天鬼就交給你了,等殺死這鬼物之后,他所留的‘血靈珠’歸我。”

  說著,蘇奕轉身離開了這片戰場。

  元琳寧:“……”

  原本,她還對蘇奕仗義出手心存感激。

  可蘇奕這番話,則讓她內心一陣郁悶,這才意識到,對方之所以救自己,原來是奔著戰利品來的。

  深呼吸一口氣,元琳寧不敢多想,力出手。

  遠遠地,蘇奕一邊觀望著元琳寧和那煉星天鬼的戰斗,一邊愜意地飲酒。

  不出他所料,經由自己指點后,元琳寧已清楚該如何收拾煉星天鬼,在廝殺戰斗中,已穩居上風。

  僅僅片刻,煉星天鬼就被擊殺當場,形神俱滅。

  再看元琳寧,除了體力消耗極大,俏臉蒼白了一些之外,并沒有受到多少傷害。

  “多謝道友出手相助,這是血靈珠。”

  很快,元琳寧走過來,低著螓首,將一顆鴿蛋大小的鮮紅珠子遞給蘇奕。

  蘇奕自然不會客氣,直接探手拿過來,放在眼前端詳起來。

  元琳寧那清美的俏臉則有些復雜。

  不管蘇奕是出于什么目的才出手的,畢竟幫她化解了一場殺身之禍,稱得上是救命之恩。

  “可惜,這血靈珠才只有九千年左右的火候,僅僅只蘊生出一部分血煞法則的力量,于我而言,與雞肋無異。”

  蘇奕輕聲一嘆,有點失望。

  真正絕佳的血靈珠,能夠蘊生出完整的血煞法則,那才堪稱是稀世之寶。

  至于眼前這顆血靈珠,只能算一般貨色,哪能入得了蘇奕法眼?

  蘇奕抬手把血靈珠拋給了元琳寧,“還是你收著吧。”

  說罷,他轉身而去。

  元琳寧一呆,完猝不及防。

  到手的寶物,就這般又丟給自己了?

  更重要的是,血靈珠對玄照境皇者淬煉意志法能夠起到不可思議的助益之用。

  而在元琳寧看來,這血靈珠的品相并不差,擱在外界的話,足以讓玄照境皇者搶破頭!

  可在蘇奕這靈輪境少年那,卻成了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很是嫌棄地又丟給了自己……

  這讓元琳寧都有點懵。

  “難道……自己真的太笨了?否則,為何都看不懂這家伙的一舉一動?”

  元琳寧胸口一陣發悶。

  旋即,她就不敢多想,有些緊張地看了看四周,灰暗的天地間,冥尸蟲肆虐飛舞,四野茫茫,霧靄繚繞。

  讓人根本無法辨認方向。

  而元琳寧是第一次前來枉死城闖蕩,雖然從天穹上那高懸的九顆血色妖星中判斷出,此時置身之地,乃是“血星荒原”。

  可真正佇足在這片禁地之上,元琳寧卻發現,自己迷路了……

  根本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行動!

  抿了抿唇,元琳寧一咬貝齒,朝遠處掠去。

  正在天地間獨自跋涉的蘇奕忽地挑眉,察覺到從后方追過來的元琳寧。

  “你若要感謝我,大可不用,我救你無非是順路而已。”

  蘇奕頭也不回道。

  話語隨意,不冷不淡。

  在距離蘇奕背后三丈之地,元琳寧放緩腳步,低聲道:“蘇道友,今夜的事情,對道友你而言,或許是舉手之勞,但對我來說,則是救命之恩。”

  蘇奕道:“行了,你已經謝過我了,還有其他事情嗎?”

  “呃……”

  元琳寧神色變得不自然起來,顯得很踟躕。

  蘇奕一怔,察覺到元琳寧的舉動有點反常,當即頓足止步,扭頭看向后方的元琳寧,試探道:“你……該不會想和我一起行動吧?”

  元琳寧堂堂皇者,可此時面對蘇奕的目光,卻窘迫地低下螓首,吶吶道:“不瞞道友,我……迷路了……”

  說到迷路二字,她俏臉發燙,霞飛雙頰。

  蘇奕:“……”

  他都差點忍不住笑出來。

  這女人,看著孤峭如冰雪,且擁有著玄照境初期的道行,可怎地就這么糊涂?

  似乎承受不住這種尷尬氛圍,元琳寧支支吾吾解釋道:“在進入枉死城時,盧師伯曾交給我一塊秘圖,其上繪制著枉死城各大禁忌之地的位置,讓我在進入枉死城后,徑直前往幽都。”

  “可我看了看,這血星荒原和幽都之間,相隔十多個大兇禁地,并沒有具體的路線,所以,一時不知該如何前往了……”

  說到最后,她聲音越來越弱,螓首恨不得貼到高聳的胸脯上。

  那無地自容般的窘迫樣子,讓蘇奕終究還是沒忍住笑了起來。

  眼見蘇奕不語,元琳寧低聲道:“若……若道友覺得不妥,就算了,我自己行動也無妨。”

  聲音有些失落。

  蘇奕斂去臉上笑意,說道:“我的確也打算前往幽都,不過在此之前,要先去小冥都走一遭,你若不介意,可以跟我一起同行。”

  元琳寧明顯喜出望外,揚起俏臉,一對漂亮的眸都帶上明媚的光彩,道:“我自不會介意的。”

  蘇奕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么,轉身繼續行動。

  元琳寧則跟隨其后。

  灰暗的天地間,兩人一前一后,穿行于血星荒原之上。

  也不知為何,明明才剛經歷一場殺身之禍,明明是在這兇險四伏的枉死城兇惡禁地中,可當此時跟隨在蘇奕身邊,看著少年那峻拔出塵的背影,元琳寧內心一點也不感到緊張。

  相反,感到一種說不出的踏實。

  “靈輪境又如何,在云松子前輩眼中,他是守夜人的故友,而在墨無痕老祖那,他更是不容得罪的一位貴胄人物。”

  “而憑他之前點撥我施展‘夢魘飛光訣’的手段,定然是對我派至高傳承‘心魘通玄經’了如指掌。”

  “更何況,就以實力而論,如今凝練出玄道法則的我,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

  元琳寧想起蘇奕之前殺入冥尸蟲大軍,輕描淡寫之間滅殺冥尸蟲王的那一幕幕,內心兀自驚嘆不已。

  而現在,能夠跟隨著這位神秘超然的少年一起行動,元琳寧甚至有因禍得福之感。

  要知道,就在進入枉死城前,連火照神宮的“璇琉劍尊”風羽芝,都曾想邀請這位蘇公子一起行動!

  而在昨夜,盧長明師伯在發出邀請時,還曾被蘇公子拒絕!

  如此一想,元琳寧愈發感到慶幸。

  “再往前三十里之地,就是斷魂崖,到時候,聽我命令行事。”

  盞茶時間后,走在前方的蘇奕忽地提醒了一句。

  斷魂崖!

  元琳寧心中一震。

  枉死千劫不復生,皇者不渡斷魂崖。

  這可是枉死城中最兇險的禁地之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