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零二章 猩紅月現 枉死門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九百零二章猩紅月現枉死門前許久。

  九幽冥鴉似做出決斷,道:“不管如何,必須要提前做足準備,若那小子真的是沖著枉死城而來,這次……我叫他死無葬身之地!”

  說到最后,它猩紅的眼瞳泛起恐怖的血光。

  黑衣老僧道:“大人,守夜人那邊該當如何處置?”

  九幽冥鴉發出一聲譏諷般的冷笑,道:“本座從一開始,就沒想過那老東西會低頭,等明晚的狩獵行動開始,只要能夠搜集到足夠的力量獻祭,冥王大人自可以打破那自亙古延存至今的枷鎖,重臨世間!”

  黑衣老僧心中一震。

  冥王重現世間,是否還能如亙古時期那般,成為這幽冥天下主宰般的恐怖存在?

  翌日一早。

  天雪城一座客棧中。

  蘇奕一邊飲茶,一邊把一塊秘符遞給幽雪,道:“這是通玄敕令煉制的秘符,等進入枉死城之后,你手持此符,便可感應到我的位置。”

  他前世曾闖蕩過枉死城。

  看似是一座城,實則其中分布著諸多禁忌般的兇險之地,大到無法想象。

  像災厄天嶺、混亂大墟、幽都、小冥都等禁忌之地,甚至足以讓玄幽境存在喪命。

  而在進入枉死城時,由于空間規則的變化,每個修士皆會被挪移到不同的區域中。

  哪怕是皇者,也無力改變這一點。

  這才是最大的變數。

  在以往歲月中,不乏一些倒霉的修士,才剛進入枉死城,就被送到了像災厄天嶺這等最兇惡的禁忌之地,其下場可想而知會何等凄慘。

  不過,若有經驗豐富之輩指點,則可以挑選一些絕佳的時機進入枉死城,如此,則可避免大多數兇險。

  “嗯!”

  幽雪接過秘符,清冷如雪的俏臉浮現一抹發自內心的歡喜。

  對她而言,看似只是一個秘符,可起碼證明,蘇玄鈞這家伙還是很關心自己的!

  少女拎起茶壺,為蘇奕添茶,乖巧溫順。

  蘇奕想了想,又提醒道:“另外,這枉死城堪比一方浩瀚廣袤的世界,其內充斥不知多少兇險,你在沒有和我匯合之前,最好遮掩自身氣息,莫要驚動那些邪祟兇靈,也莫要節外生枝,以免在路途上發生波折。”

  “嗯!”

  幽雪星眸柔情似水,內心喜滋滋的,只覺得蘇奕這些叮囑,比世間任何情話都動聽,恨不得蘇奕再多說一些。

  可惜,蘇奕已經沒什么可叮囑的。

  “走,去城中逛一逛。”

  他長身而起。

  幽雪星眸發亮,起身跟上。

  任何女人,很少能抵擋住逛街的誘惑。

  尤其是這次能夠和蘇奕一起逛一逛,幽雪只覺這比在大道上突破了一個境界都更讓人激動和滿足。

  白天的天雪城,繁華如水,熱鬧喧囂。

  來自天南海北的修行之輩匯聚于此,也帶來了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奇珍異寶。

  對如今的蘇奕而言,身上雖然不缺修行資源,但既然來到了天雪城,他自不介意把身上用不到的寶物賣掉,全部換成能夠滿足以后修行的寶物。

  暮色時。

  蘇奕滿載而歸。

  今天逛街時,雖沒有發現多少可遇不可求的天材地寶,但也著實讓蘇奕見到了不少足以滿足自身修行的好寶貝。

  諸如九品靈髓、皇階神料、靈道頂級秘符材料等等。

  除此,還有一些其他的稀罕物品,如來自“黑潮界”的美酒千秋雪,來自云霧族親手采擷的“云絲霧茶”等等。

  這些物品,擱在其他地方幾乎很難見到。

  但在天雪城,則時時刻刻能給人帶來驚喜。

  幽雪也很滿足。

  她一路上也挑選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諸如簪子、手鐲、耳墜等等……

  晚霞如火,瑰麗繽紛。

  天雪城依舊熱鬧非凡,大街小巷,車水馬龍,人流如織。

  “若沒有世事紛爭,每天就這般逛街、吃茶、飲酒、做一些自己喜歡做的事情,那該多好。”

  幽雪有些感慨。

  她心中又補充了一句,當然,你蘇玄鈞必須也在,否則,這些都太無趣。

  “世事哪能盡如人意。”

  蘇奕隨口道,“縱使天上真有仙神,也必然各有各的不得已,這便是大道的羈絆,人世的紛攘,我輩修士,唯一能做的,便是執于道心,淡看浮華。”

  幽雪抿嘴笑起來。

  這就是蘇玄鈞,行走于紅塵萬丈,浮沉于世事流轉,那一顆向道之心,也斷不會為之羈縻。

  “天色快黑了,我們該去倒懸嶺了。”

  蘇奕抬眼看了看天穹。

  如火晚霞正在變得黯然,一輪淡淡的猩紅之月,在天邊的地方若隱若現。

  世人皆知,唯有猩紅之月映照于天穹時,枉死城的大門,才會在倒懸嶺深處開啟。

  當即,兩人朝城東行去。

  一路上,以兩人的修為,能夠敏銳察覺到,不少皇者人物的氣息,皆在朝城東掠去。

  無疑,這些天等候在天雪城內的皇者,早打定注意在今晚前往枉死城!

  直至走出城門不久。

  蘇奕忽地回首。

  就見那巍峨古老的城墻之上,布袍中年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經立在那。

  “保重。”

  布袍中年輕語。

  蘇奕笑了笑,轉身而去。

  由天雪城向東三百里之地,便是“倒懸嶺”所在之地。

  這座古老的山嶺極為詭異,仿似一座陸地般,懸浮在虛空中,山峰倒懸,山體朝天。

  倒懸嶺之名,便由此而來。

  天色昏暝,晚霞殘褪,夜色就將來臨。

  那一輪猩紅之月漸漸從天邊升上天穹中央,猩紅如血的月光,令這昏暝的天地,蒙上一層壓抑人心的暗紅光影。

  而在倒懸嶺深處,則涌出一片遮天的黑色霧靄,霧靄翻騰蠕動,隱約間,構建出一座足有百丈高的虛幻門戶。

  直似通往地獄的大門,橫空出現!

  而在附近區域中,則早已佇足著許多氣息恐怖的皇者身影。

  其中最受矚目的,是由孟婆殿、黃泉殿、火照神宮這三大頂級道統組成的陣營。

  孟婆殿玄幽境老怪物盧長明、黃泉殿玄幽境太上長老云松子、火照神宮內閣接引使“風羽芝”皆在其中。

最受矚  目的,當屬風羽芝。

  這位女皇身著紫色羽裳,秀發如云霧般飄曳,修長的身影背負一口黑色劍匣,風姿絕代,威儀懾人。

  她是火照神宮的接引使,地位超然,堪比孟婆殿的渡河使。

  而在幽冥天下,她更被尊奉為“璇琉劍尊”,有著玄幽境中期的強大道行。

  一手“火照劍意”,通天徹地!

  事實上,在場之中,遠不止這三大頂級道統的皇者,在其他區域,同樣有許多皇者佇足。

  或獨自一人,或三五成群。

  放眼一望,山河之間,眾皇齊聚,僅僅那等景象,都堪稱世間少見。

  畢竟,皇者已佇足在幽冥天下的巔峰,尋常時候要么是在閉關,要么是在遠游,神龍見首不見尾。

  世間大多數修士,究其一生,怕都很難見到皇者一面。

  而此時,則有數十位皇者出現于這倒懸嶺深處,這等一幕若傳出去,怕是非引起天下轟動不可。

  “師伯,枉死城的大門已經出現,我們何時行動?”

  元琳寧躍躍欲試,她還是頭一次前來枉死城。

  “不著急,等月滿中天之時,枉死城大門附近的空間規則,就會變得相對穩固起來,到那時進入其中,才不必擔心被挪移到一些極端危險的禁地。”

  盧長明輕聲道。

  “各位切記,進入枉死城之后,第一時間與我匯合,切莫掉以輕心。”

  火照神宮的風羽芝徐徐出聲。

  眾人皆點了點頭。

  枉死城這等地方,古來至今便是天下皆知的禁忌之地,便是他們這些皇者,都不敢有任何大意。

  “嗯?怎么會有一個靈輪境的年輕人前來?”

  忽地,遠處響起一道驚異的聲音。

  頓時,許多目光紛紛望去。

  就見遠處山河上空,一男一女憑虛飛遁而行,男子青袍獵獵,女子素裙飄曳。

  赫然正是蘇奕和幽雪。

  而蘇奕的出現,讓場中不少皇者皆感到驚詫。

  須知,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幾乎很少見到靈道修士膽敢前來枉死城的。

  至于幽雪,則收斂了一身的威儀,且一身氣息盡數被遮掩,反倒讓人看不出深淺來。

  再加上幽雪一直跟隨在蘇奕身后,乖巧溫順如侍女,很容易被人忽略。

  “小友,莫非你也要前去枉死城?”

  一個火袍著身,身影偉岸的男子忍不住出聲。

  蘇奕瞥了對方一眼,道:“不錯。”

  這火袍男子不由好笑,揮手道:“聽本座一聲勸,你還是帶著你那位侍女快離開吧,那枉死城可不是隨便誰都能去的。你們若去了,怕是非落一個‘枉死’的下場不可。”

  不少皇者都不禁笑起來。

  這倒不是嚇唬人,而是實情。

  須知,連他們這些皇者在進入枉死城時,可都得萬分小心!

  一個靈輪境少年,卻帶著侍女要前往枉死城,這和送死有何區別?

  下意識里,他們把蘇奕和幽雪當做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輩對待,倒也沒多少惡意。

  以他們的身份,還不至于去嘲弄這樣一對小輩。

  可就在此時,人群一陣騷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