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百章 三個彈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九百章三個彈指深夜長街,本就冷清蕭瑟,卻有人提著白紙燈籠,踽踽獨行。

  這一幕,本就顯得很詭異。

  而當蘇奕目光看過去那一剎。

  一縷縷灰暗扭曲的光影,從蘇奕和幽雪所佇足的街巷兩側無聲無息地出現。

  頓時,蘇奕和幽雪眼前仿似斗轉星移,景象陡然悄然一變,化作一方灰暗死寂的天地。

  蘇奕神色淡然如舊。

  幽雪皺了皺眉,一座禁陣!

  不過,蘇奕沒有開口,她也不好擅自出手。

  這灰暗的天地中,一盞燈籠獨照,灑下慘白的光影。

  拎著燈籠的身影憑空出現。

  這是一個面容蠟黃,頭發稀疏的灰衣老人,空洞的眼眶內,各蹲著一只豌豆大小的蟾蜍,一黑一白。

  “兩位莫慌,我家主上有請,希望兩位朋友前往城外‘倒懸嶺’一見。”

  灰衣老者開口,聲音沙啞如鋸齒摩擦般。

  “你家主上是誰?”

  幽雪星眸深邃,清冷如冰。

  “等兩位到了,自然知曉。”

  灰衣老人道,“若兩位拒絕,別怪老朽出手請兩位前往。”

  他手握白紙燈籠,身影似霧靄般模糊虛幻,極為古怪。

  蘇奕哦了一聲,道:“這可是天雪城,你不怕死?”

  灰衣老人怔了一下,旋即似想明白般,臉上露出一個滲人的笑容,道:“在當前局勢下,守夜人也不敢得罪我們,否則,守夜人必將承受不住那等后果。”

  蘇奕不禁笑起來,目光環顧四周,調侃道:“道友,此話當真?”

  灰衣老人一怔。

  而后,就見一個布袍中年憑空出現在這灰暗死寂的天地中。

  一襲陳舊布袍,臉龐清瘦,不茍言笑,一身氣息沉凝如萬古不移的孤峭山峰。

  正是守夜人。

  灰衣老人臉色驟變,但旋即就恢復鎮定,道:“老朽此來,乃是奉主人之命,邀請這兩位朋友前往城外倒懸嶺一敘,還請大人行個方便。”

  雖尊稱布袍中年“大人”,但舉止言行卻毫無敬色。

  布袍中年沒有在意這些。

  他看著蘇奕,道:“讓你見笑了。”

  蘇奕輕嘆一聲,同情似的說道:“看得出來,這段時間玄冥神庭的確給你帶來了不少壓力,以至于如今,連一只癩蛤蟆,都敢在這城中耀武揚威了。”

  不遠處的灰衣老人不由一聲冷哼,道:“朋友,說話客氣一些!”

  布袍中年依舊沒有理會。

  他沉默片刻,道:“還好你來了,從今夜開始,我已無須再容忍。”

  灰衣老人臉色微變,似意識到不對勁,道:“大人,您這話……是何意?”

  布袍中年靜默不語,邁步朝灰衣老人走去。

  輕輕一步。

  無聲無息地,這片灰暗死寂的天地頓時如泡影般崩碎,那一盞白紙燈籠隨之破碎熄滅,一切回歸于現實。

  灰衣老人徹底色變。

  在他空洞的眼眶中,一黑一白兩只蟾蜍忽地發光,激射出兩道如鋒刃般的神虹。

  一黑一白,交錯成“乂”字,撕裂夜色虛空,朝布袍中年斬去!

  布袍中年神色平靜如萬年不化的冰川,隨意一抬手。

  黑白兩道神虹崩碎。

  而灰衣老人的身影,則被隔空抓到了布袍中年面前。

  “大人,你可知道這么做……”

  灰衣老人驚恐尖叫。

  可他的話還沒說完,隨著布袍中年掌指發力,他的頭顱之下,軀體頓時爆碎成無數碎片,當墜落地面時,那些血肉碎片則化作一片灰燼,隨風飄散。

  只剩下一顆頭顱,被拎在布袍中年手中。

  自始至終,布袍中年一語不發,連出手也隨意而平淡,毫無威勢。

  但一位有著玄照境中期修為的邪道妖修,卻像蒼蠅似的,被輕描淡寫之間擊潰!

  這一幕,讓幽雪都不由吃驚,想起蘇奕之前說的話——

  在這天雪城,守夜人近乎于無敵!

  “回去告訴釋厄僧,今夜之后,玄冥神庭的人只要進入天雪城,必是挫骨揚灰的下場。”

  布袍中年抬手一拋。

  嗖的一聲,那灰衣老人的腦袋像個皮球似的拋空而起,劃破夜空,遠遠地消失不見。

  蘇奕道:“如今這城中,應該還有不少玄冥神庭的角色吧?”

  布袍中年點了點頭,道:“今夜,他們都會死。”

  很平淡的一句話。

  就在幽雪還在思忖,今晚這位守夜人該掀起怎樣一場腥風血雨時。

  就見蘇奕饒有興趣道:“要多久?”

  布袍中年道:“你為何關心這個?”

  蘇奕一指身旁的幽雪,道:“她對你的實力很感興趣。”

  布袍中年一怔,道:“一些小魚小蝦罷了,沒什么可堪入眼的角色,充其量……三個彈指內,當可打掃干凈。”

  三個彈指……內?

  幽雪驚訝。

  天雪城之大,足可堪比世俗中的一個小國度了,這樣一座古老巨城,匯聚著的生靈數量,最少也在千萬以上。

  更何況,還要專門滅殺玄冥神庭的強者。

  這和大海撈針般,不是一般的困難。

  可布袍中年卻說,三個彈指內,就能將那分布在城中的玄冥神庭強者滅殺一空,這讓幽雪如何不驚?

  卻見布袍中年袖袍一拂。

  幽雪下意識望向高處。

  籠罩在天雪城上空的夜色中,那尋常修士難以察覺的虛無之地,隱隱有規則力量的氣息在這一刻動了。

  而在幽雪的眼眸中,則看得一道道無形的規則鎖鏈,掠向城中的不同地方,一閃即逝。

  那些規則鎖鏈,神秘晦澀,所縈繞的氣息冷寂如夜。

  讓幽雪僅僅看著,都感到一種撲面而來的壓迫之感,內心不由震撼。

  這般力量,分明是一種鎮壓于天雪城之下的規則之力!威能不弱于玄合境之威!

  “用酆都本源的‘湮滅規則’殺那些角色,可有些浪費了。”

  蘇奕輕語。

  布袍中年點了點頭,道:“雖然不值當,但唯有如此,才能殺得干凈,不留一個。”

  在他們交談時——

  天雪城一座富麗堂皇的宮殿內。

  美麗的舞姬翩躚起舞,那穿著紗裙的嬌軀若隱若現,悠揚的鼓樂聲此起彼伏。

  一眾魔修正在聚會宴飲,其樂融融。

  忽地,一道道鎖鏈憑空垂落,

  如若天降的審判之鏈。

  在座共計三十五位魔修,皆來不及反應,軀體便化作灰燼消散一空。

  喧囂的聲浪戛然而止。

  翩躚起舞的舞姬和奏樂的樂師皆嚇得面如土色,明顯懵了。

  半響,凄厲的尖叫聲轟然響起。

  一座覆蓋著禁陣的隱蔽洞窟內。

  一張床幃遮掩的床榻上,傳出陣陣銷魂蝕骨的呻吟聲。

  一個有著皇境修為的大妖正在修煉采陰補陽之術。

  忽地,一道灰濛濛的鎖鏈垂落。

  而后,一道凄厲驚恐的尖叫響起,床幃猛地被撕開,一個近乎于寸縷未掛的女子,從床榻上掙扎著要爬起身來,但或許是受驚過度,她雙膝一軟,跌坐在那。

  而沒有了床幃遮掩,就見床榻上,除了那驚恐國度的女子,只剩下一片灰燼。

  類似的一幕幕,幾乎同一時間發生在這被夜色籠罩的天雪城不同區域中。

  無論是修為強大的皇境妖修,還是其他修為的角色,皆在彈指之間,便化作灰燼,身隕道消。

  這就是湮滅法則的恐怖之處。

  被殺之人,連尸骸都不會留下!

  而湮滅規則引起的動靜,僅僅只被一些修為臻至玄幽境層次的皇者察覺到。

  像黃泉殿的云松子、孟婆殿的盧長明等等。

  但即便是他們這些老怪物,當要探尋這一場異變的緣由時,也都一無所獲。

  因為那等異變,并非針對他們,并且發生的快,結束的也快,僅僅不到三個彈指,就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行了。”

  那一條冷寂蕭瑟的長街上,布袍中年輕聲開口。

  “已經死完了?”

  幽雪忍不住問。

  布袍中年點了點頭,神色平淡,似都懶得談起這點微末小事。

  “要不要回去再喝一杯?”

  他目光看向蘇奕。

  蘇奕微微搖頭:“算了,你那地方太過枯寂和無趣,等我從幽都回來,再選個好地方聚飲也不遲。”

  布袍中年嗯了一聲,身影憑空消失不見。

  “這守夜人……可真是平靜得可怕,我都懷疑縱使天塌下來,也不會讓他的心境出現一絲波動。”

  幽雪輕聲感慨。

  蘇奕笑了笑,道:“走吧,我們去找一家客棧,好好歇息一下。”

  說著,已邁步朝前行去。

  幽雪跟隨其后,

  僅僅片刻,遠處虛空中,一道身影在夜色中飛掠而來。

  當遠遠地看到蘇奕和幽雪,那身影頓時止步。

  與此同時,蘇奕也看清了來人,不由有些意外。

  來人須發灰白,身著羽衣,面頰枯瘦,赫然是孟婆殿的太上三長老盧長明!

  而當認出蘇奕之后,盧長明明顯也很意外。

  他穩了穩心神,笑著主動上前,稽首見禮道:“人道是,天下何處不相逢,數月不見,蘇公子風采更勝往昔了。”

  蘇奕淡淡掃了盧長明一眼,道:“我今天進城時,剛巧遇到了元琳寧,不曾想,這時候又碰到了你,還真是巧得很。”

  盧長明心中很復雜,當初,就因為蘇奕的緣故,讓他被渡河使墨無痕撤掉了太上長老的身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