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九十八章 酆都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夜色中。

    云松子佇足許久。

    一想到那一男一女僅僅憑借一句“晚來天欲雪”,就能夠去和鐵匠鋪的主人見面,云松子內心也不由感慨不已。

    這天雪城,果然不簡單!

    鐵匠鋪后方的庭院內。

    燈籠高掛,燈影在夜色中搖曳。

    當看到如閑庭信步般走進來的那一個青袍少年時,布袍男子怔了一下,眼神微微有些異樣。

    至于跟隨在蘇奕身后的幽雪,反倒沒有讓布袍男子太在意。

    “這地方,還是和以前一樣,壓抑、沉悶、無趣。”

    蘇奕目光一掃四周,看向布袍男子。

    布袍男子那不茍言笑的冷峻面龐上破天荒地浮現一絲笑意,道:“以不變應萬變,總比隨波逐流更好。”

    說著,他作出一個請的動作,“坐。”

    蘇奕很自然地坐在布袍男子對面。

    幽雪則立在所以一側,這性情幽冷孤傲的少女,此時罕見地微微有些拘謹。

    因為從進入這座陳舊的庭院那一瞬,她就感到一種說不出的壓抑感。

    揮之不去,驅之不散。

    而帶來這一股無形壓抑感的,便是那布袍男子!

    他身影瘦削,坐姿筆直,氣質如沉凝寒鐵,有一股萬古不移般的無形神韻。

    讓人第一眼看到他,就如面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座屹立在蒼茫天地間的一座孤峭山峰,淡看歲月流轉,無畏世事浮沉。

    幽雪本身乃是器靈所化,對氣機的感覺最為敏銳。

    她第一時間就意識到,這布袍中年是一個極可怕的角色!

    蘇奕敲了敲木桌:“酒呢?”

    眼見蘇奕這般不客氣,同樣已經進入庭院的魁梧青年忍不住道:“我師尊從不喝酒,哪可能會有酒?”

    布袍男子擺手道:“阿城,你錯了,我只和可堪入眼者對酌。”

    說著,他翻手之間,取出一壇酒、兩只酒杯,道:“你可還記得這壇酒?”

    蘇奕笑起來,露出緬懷之色,道:“原來你還留著。”

    當年,他闖蕩枉死城歸來時,曾和布袍男子痛飲一場,也曾感慨,人生如逆旅,且開懷,一飲盡千鐘!

    而這壇酒,便是蘇奕當初所留。

    布袍男子打開塵封多年的酒壇,為蘇奕和自己各斟一杯,這才說道:“我知道你會再回來的,所以便一直留著。”

    他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蘇奕笑了笑,也將杯中酒飲盡。

    兩人對談對酌,平淡隨意,可給人的感覺,則像一對久別重逢的老友重聚,毫無隔閡與疏離。

    幽雪怔怔,她愈發好奇,這能夠和玄鈞劍主平坐對飲的布袍男子是誰了。

    而魁梧青年則愣在那。

    他無法想象,一個青袍少年,怎會和師尊成了故友。

    更不可思議的是,師尊看起來雖然一如從前那般不茍言笑,可誰都能感受到,他心中很高興!

    “我記得你曾說過,此生此世,不會收徒,可怎會食言了?”

    蘇奕道。

    這句話,讓魁梧青年心中發緊。

  卻見布袍男子道:“這    大概就是緣法,過往歲月中,我在這天雪城見過不知多少形形色色的奇才、天才,可唯獨阿城身上,有著能夠繼承我這一脈傳承的根骨。”

    頓了頓,他繼續道:“若僅僅如此,倒也罷了,還不至于讓我動了收徒的念頭。關鍵就在,阿城這小子,和我年輕時候很像。”

    蘇奕重新打量了體格魁梧高大的阿城一番,皺眉道:“哪里像了?”

    阿城則有些不自在,撓頭不已。

    布袍男子道:“你不覺得,他很老實?”

    老實?

    蘇奕一怔,不由大笑起來,“你說你年輕的時候很老實?”

    阿城面頰漲紅,道:“客人,這有什么可笑的。”

    布袍男子不以為意道:“我說的,是在道途上老實,大巧不工,大智若愚,唯有這般秉性,才能繼承我的衣缽。”

    蘇奕點了點頭,他在看到阿城的第一眼,也看出這青年看似淳樸憨厚,但神華內蘊,道行扎實,的確遠非尋常可比。

    他隨口問道:“對了,剛才那妖僧是誰?”

    布袍男子道:“很久以前,他是伽藍寺的護教長老,而今則是玄冥神庭的大祭司,可視作是‘冥王’門下的信徒。”

    蘇奕一怔,道:“怎會有如此轉變?”

    他清楚記得,很久以前,伽藍寺乃是冥河域的頂級道統,以掃蕩天下妖邪為己任,有匡扶蒼生之宏愿。

    并且,傳聞中當初毀掉伽藍寺的,正是來自枉死城中的詭異力量!

    可如今,伽藍寺的護教長老,卻成了冥王信眾,這轉變就太大了。

    幽雪心中也一震。

    按布袍男子的話說,這玄冥神庭,果然和那被困在枉死城中的冥王有關!

    這也正好印證了蘇奕之前的推斷,玄冥神庭這個最近一段時間,才在世間崛起的龐然大物,背后站著的實則是“冥王”!

    “說來復雜,實則簡單,他叛變了。”

    布袍男子神色平靜道,“當年,伽藍寺遭逢滅頂之災之前,門中的一種皇境佛主,曾聯袂殺入枉死城,結果無一歸還。一部分佛主赴死而戰,不幸罹難,法身被煉化為孽魔鬼僧。”

    “一部分佛主則選擇了背叛,成為冥王門徒。”

    “之前的黑衣老僧,佛號‘苦柳’,如今則是玄冥神庭的大祭司‘釋厄僧’。”

    蘇奕不由挑眉,“要讓道心堅毅的佛修叛變,這可是千難萬難的事情,這‘冥王’真有如此大能耐?”

    布袍男子微微搖頭,道:“不清楚,但我揣測,這應該和‘宿命之輪’分不開干系。”

    宿命之輪!

    蘇奕隱隱有些明白了。

    傳聞中,亙古時期的冥王,掌握著九件禁忌般的神器,被稱作是冥王九禁。

    其中有一件神器,形似神輪,外刻六道秘圖,內印九幽之相,被稱作是宿命之輪。

    據說此寶可未卜先知、可碾碎過往因果、也可化解今世災厄,神秘而強大。

    當初在紫羅城,蘇奕憑借前世道行擊殺九幽冥鴉時,就被后者憑借一股“宿命之輪”的力量逃出生天。

    想了想,蘇奕再問:“這妖僧來找你做什么?”

  布袍男子拿起酒壇,為蘇奕和自己斟    了一杯酒,這才說道:“玄冥神庭正在謀劃著一樁大事,試圖從枉死城內救出被困的冥王。”

    蘇奕頓時明白了,道:“他們想讓你搬走那塊墓碑?”

    布袍男子點頭:“不錯,只要那塊鎮壓在枉死城大門前的墓碑猶在,古來至今的歲月中,被困在枉死城內各大禁忌之地內的恐怖邪靈,就很難從中脫困。”

    頓了頓,他繼續道:“而他們已經清楚,我有能耐搬走這塊墓碑。”

    說到這,布袍男子想起什么,道:“前不久的萬燈節之夜,在紫羅城中擊潰九幽冥鴉的人,應該就是道友吧?”

    蘇奕笑了笑,沒有否認。

    布袍男子道:“那小烏鴉試圖搶奪崔家的鎮族神器‘判官筆’,用此寶來改變枉死城中的本源規則,從而達到讓冥王脫困的目的,可惜,最終功虧一簣。”

    蘇奕道:“所以,他們又打上了你的主意,試圖讓你去搬走那塊墓碑。”

    布袍男子道:“我沒有答應。”

    蘇奕若有所思,“他們應該不會就這般放棄了。”

    “不錯。”

    布袍男子點了點頭,他那不茍言笑的冷峻臉龐上,眉頭皺起,道,“不過,他們已經知道,過往歲月中,我為何會一直鎮守于此地的原因。”

    蘇奕眼眸微瞇,道:“他們拿你當初立下的誓言來威脅你?”

    布袍男子神色平靜道:“現在他們還不敢這么做,因為他們清楚,若惹惱了我,后果會有多嚴重。但以后……就不見得了。”

    蘇奕不由一聲輕嘆。

    這世上幾乎很少人知道,在亙古時期,天雪城還有另一個名字:

    酆都!

    陰曹地府的核心重地之一!

    而這鐵匠鋪的布袍男子,還有另一個身份,“酆都守夜人”!

    雖然,早在亙古時期,陰曹地府這個龐然大物已經覆滅,到如今,酆都也變成了眼前這繁華如水的天雪城。

    可布袍男子這一脈,一直還在默默守護著此城。

    不夸張的說,過往歲月中,若不是有布袍男子坐鎮,天雪城怕是早已被從世間抹去。

    按照守夜人一脈的規矩,每一代守夜人,皆需要立誓鎮守天雪城六萬年。

    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這是每個守夜人的大道誓言。

    若玄冥神庭用毀掉天雪城這個方式來威脅布袍男子,這麻煩就大了。

    不過,蘇奕也清楚,憑布袍男子的道行,玄冥神庭若真這么做,那等后果,也不是玄冥神庭可以承受的。

    甚至不夸張的說,若非受制于曾立下的大道誓言,以布袍男子的實力,這幽冥天下,怕是沒幾人敢威脅他!

    “不過還好,你這家伙回來了。”

    布袍男子冷峻的面容上浮現一抹笑意。

    蘇奕一怔,哭笑不得,“你沒看我現在只有靈道層次的修為?”

    布袍男子神色平靜道:“修為只是表象,在這幽冥天下,若說有人能幫到我,那這個人注定是你。”

    在聽兩人交談時,滿腦子犯糊涂的阿城,當聽到這整個人差點懵掉。

    他實在無法想象,師尊怎會如此看重這個看起來比自己還年輕一些的“故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