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九十六章 打鐵鋪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是個灰袍女子,長發盤髻,姿容出眾,素凈脫俗。

  只是氣質太過冷峭冰冷。

  就是幽雪也察覺到,那灰袍女子神色有些不自在,不由奇怪。

  不過,還不等她反應,那灰袍女子已折身匆匆而去。

  “道友,這女人是誰?”

  幽雪疑惑道。

  換做一般角色,她斷不會在意了。

  可這灰袍女子明顯認得蘇奕,這由不得幽雪不上心。

  “孟婆殿的三祭祀,名叫元琳寧。”

  蘇奕隨口道,“也是我轉世至今,擊敗的第一個皇者。”

  幽雪怔了一下,不由笑起來,“這么說的話,她應該感到榮幸才對,畢竟,這世上的皇者,可不是隨便誰都有機會敗在道友手底下的。”

  蘇奕則皺了皺眉,孟婆殿的人也來天雪城,難道說,他們宗門也有人被困在幽都不成?

  旋即,他就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一座閣樓中。

  盧長明眉頭緊鎖,怔怔不語。

  “師伯。”

  元琳寧走了進來。

  盧長明精神一振,道:“琳寧,事情如何?”

  元琳寧憂心忡忡道:“之前我前往拜訪黃泉殿的‘云松子’前輩,按對方所言,最近一段時間,的確有不少皇者離奇失蹤,疑似和玄冥神庭有關。”

  玄冥神庭!

  盧長明臉色微變,道:“這么說,二祭祀的失蹤,也可能和玄冥神庭有關?”

  元琳寧點了點頭,道:“應當如此。”

  “這玄冥神庭究竟想做什么?”

  盧長明眸光閃爍不定。

  前不久,他帶著孟婆殿二祭祀蕭北野、三祭祀元琳寧一起,啟程前來冥河域,打算進入枉死城查探幽都劇變的情況。

  可在抵達天雪城不久,外出打探消息的二祭祀蕭北野卻離奇失蹤了!

  至今已過去三天時間,蕭北野至今未歸!

  而現在,按照元琳寧的說法,蕭北野極可能是遭受了玄冥神庭的毒手,這讓盧長明焉能不驚?

  “師伯,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

  元琳寧問道。

  盧長明沉默了。

  從進入冥河域之后,他就不止一次聽說和“玄冥神庭”有關的消息。

  也很清楚,這個在最近一段時間強勢崛起的神秘勢力,底蘊是何等恐怖。

  據傳時至如今,冥河域境內分布的那些一流的邪道勢力,幾乎都已臣服在玄冥神庭麾下!

  這就太可怕了。

  半響,盧長明輕嘆道:“若二祭祀的失蹤,真的和玄冥神庭有關,那以你我的力量,怕是根本救不回二祭祀。”

  元琳寧不禁道:“師伯,要不我們向宗門求援吧。”

  盧長明搖頭道:“不妥,現在我們還無法確定,二祭祀的失蹤,是否真的和玄冥神庭有關。”

  “另外,我們此行的目的,乃是前往枉死城打探幽都劇變的狀況。這等時候,還不適合勞師動眾。”

  說到這,他做出決斷,“明天晚上,猩紅之月就會出現在天穹之上,屆時,位于倒懸嶺深處的‘枉死城’大門,就會顯現于世間,若是錯過,下次要進入枉死城,起碼還要再等待半個月左右的時間。”

  元琳寧道:“師伯,您打算先去枉死城?”

  盧長明點頭:“不錯,渡河使‘莫衡’大人被困幽都,至今生死不知,無論如何,我們也必須先打探清楚幽都的狀況。”

  渡河使莫衡,一位孟婆殿的老古董,早在數千年前,就進入幽都闖蕩。

  這次幽都發生劇變,讓孟婆殿上下也擔憂“莫衡”發生危險,故而才會讓盧長明、元琳寧、蕭北野一起前來打探狀況。

  盧長明繼續道:“至于二祭祀的事情,等我們從枉死城返回之后,再進行進一步的查探也不遲。”

  元琳寧擔憂道:“師伯,我心中不知為何,有一陣不好的預感,總感覺如今的枉死城,就如同一個風暴漩渦,還不知藏著多少可怕的事情,我們……”

  不等說完,盧長明打斷道:“琳寧,莫要擔心,這次因為幽都發生劇變,不知多少大勢力和我們一樣,派遣高手前來查探情況。”

  “而我已經和黃泉殿、火照神宮等勢力的老家伙碰過面,決定在進入枉死城之后一起行動,路上也會有個照應。”

  說罷,盧長明拿起茶水喝了一口。

  元琳寧心中稍安,道:“若如此,的確要安全許多。”

  枉死城,是一個足以令皇者忌憚三分的禁忌之地。

  不過,有一眾頂級勢力的老輩人物帶隊一起行動,想來也不會發生多少波折。

  “師伯。”

  元琳寧忽地想起一件事來。

  “還有事?”

  盧長明問道。

  元琳寧遲疑了一下,這才低聲道:“我剛才在回來的路上,見到了那個從蒼青大陸而來的蘇奕。”

  蘇奕!!

  聽到這個名字,盧長明呆了一下,眉梢浮現一抹復雜之色,他又怎可能會忘了那個青袍少年?

  當初在孟婆殿,大祭司要奪取蘇奕身上的蒼青之種,就因為他作為太上長老,沒有去干預和阻止這件事,被渡河使“墨無痕”剝奪了太上長老的身份!

  時至今日,盧長明也沒想明白,渡河使墨無痕為何會那般看重一個來自蒼青大陸的年輕人。

  他也曾主動去問詢,可墨無痕卻沒有給予明確的答復,只說這蘇奕來歷極大,孟婆殿上下無論是誰,都不能去得罪。

  這也讓盧長明內心愈發疑惑。

  但不管如何,他敢肯定的是,一個能讓渡河使“墨無痕”這等老古董都敬重之極的少年,絕非尋常人物了。

  穩了穩心神,盧長明道:“他……怎會來到這天雪城了?”

  元琳寧搖頭:“不清楚,我只遠遠瞥了他一眼,便折身而去。”

  談起蘇奕,她內心也很復雜。

  那個少年,曾以靈相境修為,一舉將她這等玄照境皇者擊敗。

  也曾因為那個少年,讓她這位孟婆殿的三祭祀,被懲罰前往“煉心崖”禁足。

  這一切,在當時帶給她沉重無比的打擊。

  到如今,每當想起蘇奕,元琳寧內心就有一種說不出的苦澀和不甘。

  盧長明暗松口氣,道:“還好,你沒有動手去對付那姓蘇的家伙,否則,還不知會釀成何等大禍。”

  元琳寧一怔,道:“師伯,您這是何意?”

  盧長明喟嘆道:“琳寧,你難道忘了墨無痕老祖當時的態度?這姓蘇的……招惹不得!”

  元琳寧頓時默然。

  早在很久以前,墨無痕曾當過孟婆殿的掌教。

  直至后來退隱后,墨無痕一直在孟婆殿的“忘川神窟”內閉關,輩分崇高,地位超然。

  可在當初,就因為蘇奕這樣一個年輕人,墨無痕曾大發雷霆,分別懲治了剝奪了盧長明太上長老的身份,將大祭司打入黑水洞思過,連她這個三祭祀,也被禁足于煉心崖。

  這一切,讓元琳寧自然很清楚,蘇奕的身份應當極為特殊和非凡,否則,墨無痕老祖斷不可能那般震怒。

  半響后,元琳寧道:“師伯,若是有機會,我倒是想和那蘇奕再切磋一場,不為報復和出氣,僅僅只想分出個高低。”

  盧長明皺眉,旋即一聲輕嘆,道:“有機會再說吧。”

  他哪會看不出,元琳寧對于當初敗在蘇奕手底下,至今還耿耿于懷?

  天雪城,東北角。

  這里分布著許多殘破陳舊的古老建筑,相比其他區域的繁華和熱鬧,這片區域明顯冷清許多。

  夜色降臨,街巷上燈火搖曳。

  遠遠地,一陣叮叮當當的打鐵聲傳來。

  蘇奕帶著幽雪,徑自朝打鐵聲傳來的地方行去。

  很快,一座鐵匠鋪出現在視野中。

  鐵匠鋪極為簡陋,也很不起眼。

  一個身影魁梧,肌膚呈古銅色的高大青年,正揮動著一柄巨錘,在火爐旁鍛造一柄黑色飛劍。

  巨錘每一次砸下,叮當作響,火花四濺。

  而在鐵匠鋪一側,立著一個身著玄袍的瘦削男子,他明顯是一位客人,眼眸一直盯著那一柄正在被錘煉的黑色飛劍,神色專注。

  遠遠地,當看到這一幕,幽雪不由輕聲道:“道友,你要找的打鐵匠,該不會就是那青年吧?”

  少女有些困惑。

  因為那身材魁梧高大的青年,看起來很年輕,最多不超過三十歲,修為也談不上多厲害,僅僅只靈輪境中期的道行而已。

  “不是他。”

  蘇奕微微搖頭。

  不過,當看到魁梧青年的鍛造劍胚時所用的手法時,蘇奕道,“那小子應該是老鐵匠的傳人。”

  正自交談。

  遠處鐵匠鋪前的玄袍男子似有察覺,忽地抬眼看過來。

  當目光掃過蘇奕,直接就被玄袍男子忽略掉,而當看到幽雪時,他則明顯怔了一下,眸子泛起一抹異色。

  旋即,玄袍男子笑了笑,收回目光。

  蘇奕神色淡然,沒有在意。

  幽雪則微微蹙起秀眉,一個玄幽境的老家伙,如此看來,這不起眼的鐵匠鋪果然不簡單!

  “客人,你的飛劍已經淬煉好了。”

  這時候,魁梧青年忽地開口,朝玄袍男子露出一個憨厚的笑容。

  玄袍男子笑容溫和,朝魁梧青年拱手道:“多謝小友,若是可以,還請小友見到你師尊時,代我向他老人家請安。”

  言辭和神態,皆很客氣和鄭重。

  這讓幽雪不由訝然。

  一位玄幽境皇者,卻把姿態擺的這般低,可想而知,那魁梧青年的師尊,定然極為了不得!

ps:今天還是照舊,金魚下午到家,休整一下,會盡快給大家補個5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