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九十三章 雨夜伽藍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冥河域。

  幽冥六域十三界之一。

  古來至今被視作大兇禁地的罪愆血河、枉死城,皆分布在這片浩瀚廣袤的疆域中。

  冥河域的氣候極為惡劣,天地靈氣駁雜混亂,也被視作“罪愆之域”。

  原因就是,這片浩瀚的疆域內,妖魔橫行,邪道力量昌盛。

  冥河域東南,千蛇山。

  臨近夜晚時,天穹陰云密布,雷霆動蕩,俄而一場滂沱大雨傾盆而下。

  雨勢迅疾,夾雜著淡淡的陰煞氣息。

  千蛇山半山腰,有著一座廟宇,早已荒廢,野草叢生。

  此時,大殿內卻燃著一堆篝火。

  火光驅散黑暗,映照在大殿兩側墻壁上,清晰可見那墻壁上原本描繪著一幅幅佛陀畫像。

  但或許是年代久遠的緣故,那些墻畫都已殘破褪色。

  大殿中央處,供奉著一座泥塑佛像。

  佛像三頭六臂,跏趺坐于蓮臺,寶相莊嚴。

  只是,佛像也早已破損嚴重,連一些臂膀都斷掉。

  篝火旁,蘇奕坐在藤椅中,目光望著大殿外。

  荒野古剎,夜雨滂沱,偶爾有沉悶的驚雷響徹,令天地皆震,山河簌簌。

  暴雨打在屋檐上,響起密集的嘩嘩聲,陣陣山風吹來,吹得大殿窗欞吱呀作響。

  幽雪則佇足在大殿一側,凝視那些坍圮褪色的佛陀壁畫。

  少女發髻松散,儀態閑適,纖腰秀項,身著素凈長裙,五官輪廓靈秀清麗,眉眼顧盼時,則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威儀。

  半響,幽雪收回目光,輕聲道:“道友,這些畫像上的佛陀,應該就是傳聞中的‘十八伽藍護法神’吧?”

  說話時,她徑自來到蘇奕一側的篝火旁,隨意坐在一個蒲團上。

  “不錯。”

  蘇奕點頭,“在冥河域,每三百里之地,必有一座伽藍寺,寺廟內供奉著佛門的伽藍佛像。”

  “在很久以前,伽藍寺這個佛門勢力是名副其實的頂級道統,那些佛修在進入伽藍寺修行時,皆曾立下大宏愿,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立志要鏟平這冥河域的妖魔鬼怪,還天下一個朗朗乾坤。”

  “可惜,早在我當年闖蕩幽冥天下時,就聽說伽藍寺遭遇了一場彌天大禍,就此消失于世上。”

  說到這,蘇奕喝了一口酒,“沒有伽藍寺之后的歲月中,冥河域漸漸淪為邪道勢力的盤踞之地,成為妖邪之輩的天下,直至如今,這等狀況也沒有改變過。”

  幽雪不由訝然,“伽藍寺既然是頂級道統,該遭受何等災禍,才會覆滅于世上?”

  蘇奕道:“據說伽藍寺當初打算毀掉枉死城,結果在一個萬燈節之夜,遭受到了諸般詭異恐怖力量的打擊,就此覆滅。”

  幽雪怔了怔,道:“枉死城那地方,早在亙古時期,就是幽冥天下最兇惡的禁地之一,伽藍寺竟試圖滅掉枉死城,這可真是……”

  一時間,她有些不知該說什么是好了。

蘇奕道:“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成則謂之勇,敗則稱其愚。不管怎么說,伽藍寺雖然  早已覆滅,可他們曾立誓鏟除世間邪祟,并且為之付諸行動,僅憑這一點,還是值得欽佩的。”

  幽雪點了點頭。

  一方佛門,以鏟除邪祟為己任,匡扶天下蒼生,這的確由不得人不欽佩。

  “不過,伽藍寺這個勢力雖然早已覆滅,但他們當初修建在這冥河域天下的寺廟,至今猶庇佑著世間各地的生靈。”

  蘇奕道,“過往歲月中,每當深夜來臨,若遇到災厄不祥的兇險,只需躲入伽藍寺中,往往可以逢兇化吉。”

  幽雪訝然:“這是為何?”

  蘇奕笑了笑,道:“這就是眾生愿力的妙用,在很久以前,伽藍寺得到冥河域天下生靈的敬畏和推崇,世俗之輩,皆視伽藍寺為救災救難的在世菩薩,日夜焚香祈禱,虔誠膜拜。”

  “當千千萬萬的信念匯聚在一起,歷經歲月的沉淀,就會化作眾生愿力,加持于這天下間分布的伽藍寺當中。”

  “這等眾生愿力看似無形,毫無威懾,便是修士也很難感受到,但卻能夠對邪祟鬼物起到震懾克制之用。”

  聽罷,幽雪恍然之余,不由感慨,“怪不得今夜我們在此避雨歇息,沒有遇到任何鬼物來犯。”

  寺廟外,是荒山野嶺,陰煞氣息濃郁,似此等地方,最容易成為魑魅魍魎的老窩。

  而今夜更為特別,因為天上沒有月亮!

  月亮不亮,人心惶惶。

  在幽冥天下,沒有月亮的夜晚,也是最危險的時候,

  這樣的夜晚,會出現一些匪夷所思的詭異事情,有百鬼夜行于荒野之中、有碧綠的磷火冥燈點綴在黑暗虛空、也有亡魂游弋在河流之上……

  而在像鬼門關、罪愆血河、苦海這等大兇禁地,更會涌現出諸多詭異的事物,足以讓修士喪命。

  可直至現在,幽雪也沒有察覺到任何詭異危險的氣息。

  這也讓她意識到,蘇奕說的并不錯,藏身在這座伽藍寺所遺留的廟宇中,是可以逢兇化吉的。

  剛想到這,幽雪似有察覺,抬眼望向大殿外,“道友,有人來了。”

  蘇奕怔了一下,眉頭微皺,“也可能是麻煩來了。”

  今夜無月,大雨滂沱,又是荒郊野嶺之地,卻有人前來,必然非尋常之輩。

  幽雪若有所思道:“要不,我去將對方擋在外邊?”

  蘇奕微微搖頭,道:“這地方是伽藍寺所留,我們也終究只是此間過客,焉有拒絕他人進入的道理。”

  正自交談時,大殿外一道炫亮閃電撕裂長空。

  這一瞬,能夠清晰看到那天地間的雨幕中,一道瘦削身影極速掠來。

  這是一個儒袍男子,面頰清瘦。

  當進入伽藍寺大門后,他明顯松一口氣。

  不過,當看到殿宇內的篝火,以及一男一女的身影時,儒袍男子不由皺眉,有些踟躕。

  就在他遲疑時,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

  “這寺廟是無主之地,朋友盡可以自便。”

  聞言,儒袍男子在雨幕中抱了抱拳,道:“叨擾兩位了。”

而后,他這  才邁步走進大殿。

  當看清蘇奕和幽雪的面容,儒袍男子怔了一下,這才說道:“不瞞兩位,我身上沾有大麻煩,不過,若是麻煩上門,我自會離去,斷不會牽累兩位。”

  說罷,他徑自來到大殿一處角落,盤膝而坐,而后拿出一瓶丹藥,一邊吞服,一邊打坐。

  “有意思,深更半夜的,竟碰到一個玄照境初期皇者,并且看情況,負傷很嚴重。”

  幽雪傳音道。

  她一眼就看出,這儒袍男子的道行!

  “修為高低不重要,難得的是,此人倒也坦蕩磊落,明明麻煩纏身,卻有不牽累他人的心思,不容易。”

  蘇奕輕聲道。

  他不怕麻煩,但從不喜歡被麻煩找上門。

  這等情況下,一個能考慮不為別人添麻煩的陌生人出現,倒是給蘇奕留下不少好感。

  不過,對蘇奕而言,那儒袍男子雖然面孔陌生,但在剛才看到對方的第一眼時,他就大致看出了對方的來歷。

  也正因如此,之前才會主動出聲,讓對方進入大殿。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

  蘇奕懶洋洋躺在藤椅中,閉目養神。

  幽雪則坐在一側篝火旁,偶爾會凝視一下蘇奕的側臉。

  殿宇外大風大雨,夜色凄涼,雷霆轟鳴之音時不時會響起。

  幽雪根本不在意這些。

  哪怕天塌地陷,只要陪伴在她喜歡的人身邊,內心就會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寧和滿足。

  在很久以前,她就喜歡身旁那個孤傲不可一世的劍修。

  她也從沒有掩藏過這份心思。

  蘇玄鈞知道,葉妤也知道。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當年的蘇玄鈞,從來都沒把她的喜歡放在心中過。

  哪怕如此,幽雪并未就此罷休。

  她也清楚,自己這輩子極可能不會得到蘇玄鈞的回應。

  但這些都改變不了她的心思。

  當喜歡一個人的時候,總是這般不講道理。

  當在鬼蛇族的祖庭禁地再次見到蘇奕那一刻,葉妤就知道,哪怕歷經數萬年歲月,自己也從來就沒有放下過心底深處那份喜歡。

  有時候,幽雪也經常會想,若此生注定求而不得,又當如何?

  會否就此孤苦一生?

  會否郁郁寡歡而終?

  她想不出答案。

  但幽雪可以肯定,在喜歡蘇玄鈞這件事上,她從沒有后悔過,也沒有改變過。

  飛蛾撲火,明知必死,也義無反顧。

  在喜歡蘇玄鈞這件事上,幽雪感覺自己就像一只撲火飛蛾,完全不計所有,不顧一切。

  就在幽雪思緒如飛時,她忽地皺了皺眉,一對深邃明眸望向大殿外,傳音道:

  “道友,又有人來了。”

  正自假寐的蘇奕嗯了一聲,再沒有其他反應。

  很快,在墻角處打坐的儒袍男子似也察覺到了,忽地睜開眸子。

  幾乎同一時間,在這座寺廟遠處的大門外,暴雨傾盆的夜色中,響起一陣破空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