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九十二章 啟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眉頭微挑。

  他凝視幽雪那美麗絕俗的俏臉片刻,道:“你之前不敢嘗試,為何現在改變主意了?”

  幽雪迎著蘇奕的目光,毫不退讓,道:“因為我忽然發現,現在是打敗你的最佳時機,若是等你證道為皇,以后我注定再不可能有任何機會。”

  蘇奕有些無奈,道:“至于嗎?”

  幽雪也抿嘴笑起來,漂亮的明眸泛著異色,道:“你越拒絕,我越感覺你是心虛了。”

  蘇奕登時沉默了。

  幽雪是天琊燭幽燈的器靈,在這覆蓋著燭幽法則的燭幽山上,近乎于主宰般的存在。

  就是強大如老屠夫這等玄幽境人物,也斷不可能是幽雪的對手。

  不過,若是要贏,蘇奕自然有辦法,只不過要付出一些代價罷了。

  只是,蘇奕很擔心若自己贏了,還不知會對幽雪造成何等嚴重的打擊。

  蘇奕輕嘆道:“世俗之輩還知道,強扭的瓜不甜,你這般強求,又能得到什么?”

  幽雪認真說道:“先得到你的人,再得到你的認可,若萬一時來運轉,還能得到你的心,那自然再好不過。”

  蘇奕:“……”

  這語氣,可比那些霸道強勢的男人更男人。

  “可你若輸了呢?”

  蘇奕道。

  幽雪滿不在乎道:“輸了就輸了,你放心,我可不會死纏爛打,以免讓你厭煩,那也不是我愿意見到的。我也不屑這般做。”

  蘇奕暗松口氣,道:“那就動手吧。”

  聽到此話,幽雪卻怔了一下,眼神復雜,悵然道:“蘇玄鈞,我可真沒想到,你寧可和我動手,也不愿帶我走……”

  少女絕美的容顏上,盡是幽怨。

  蘇奕:“?”

  這大概就是女人的心思,所在意和在乎的,和男人完全不一樣。

  思忖片刻,蘇奕直接道:“我可以答應帶你前往幽都,但也僅僅這一次,當救回小葉子之后,你必須返回此地,否則……”

  不等說完,幽雪已心花怒放,俏臉上笑容明麗,道:“不用說那些威脅的話語,我知道你冷酷無情的時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我也斷不會去嘗試碰觸這個底線。”

  少女的聲音都變得甜潤輕快。

  那笑容令這灰暗的天地都仿似一下子煥發出別樣的光彩。

  蘇奕:“……”

  他很想問一問,什么叫冷酷無情的時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

  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你走了,誰來盯著葉遜?”

  蘇奕問。

  幽雪眨了眨眼,語聲嚦嚦道:“這個簡單,我把他關在這座庭院,以天琊燭幽燈的力量,將庭院封禁起來便可。”

  蘇奕還能說什么?

  當然是答應帶幽雪離開了。

  當來到庭院外的時候,幽雪臉上的笑容已不見。

  她又恢復那種威儀如神祇般的氣質。

  “我要和蘇道友一起,前往幽都營救葉妤,這件事,你知道就好,莫要泄露出去。”

  幽雪聲音恬靜平淡。

  葉清河心中一震,肅然領命:“是!”

  “至于你……”

  幽雪目光看向葉遜,指了指庭院,“姑且在其中閉關修煉吧,記得幫我照看著墻角栽種的彼岸花,若有枯萎的跡象,就取池塘中的燭幽之水來澆灌。”

  葉遜呆了呆,似霜打茄子似的,垂頭喪氣道:“是。”

  他知道,從今以后,若不恢復巔峰時的道行,注定再不可能外出一步了。

  蘇奕強忍著笑意,道:“愣著干什么,快進去。”

  葉遜哀嘆道:“就讓再多看這天地一眼吧。”

  幽雪都懶得廢話,直接一拂袖,葉遜身影就直接飛進了庭院中。

  而后,漫天燭幽大道規則涌現,將整座庭院覆蓋。

  “道友,走吧。”

  幽雪看著蘇奕。

  “走。”

  蘇奕當先大步而去。

  外界夜色深沉,蓮臺峰上空,一輪銀色殘月高懸,灑下如夢似幻的銀色月光。

  蘇奕、幽雪和老屠夫一起,悄無聲息地離開了。

  除了葉清河之外,自始至終,沒有驚動任何人。

  半山腰處,祖祠大殿。

  葉清河召集葉紫山、墨裙少女、以及鬼蛇族主脈的一些老人來見。

  “從今天開始,我會坐鎮在宗族,直至葉妤老祖歸來。”

  葉清河道,“至于今天發生在宗族的事情,無須隱瞞,相反,還要宣揚出去。”

  “不過,在宣揚的時候,要讓世人知道,是葉遜老祖重歸宗族,鎮平了這一場發生在我族的內亂。”

  頓了頓,他繼續道,“并且,要把玄黃劍閣長老黃源修被殺的事情好好宣揚一番,如此,足可起到殺雞儆猴,敲山震虎的目的。”

  葉紫山等人略一思忖,頓時都恍然過來。

  世人皆知,黃源修乃是玄黃劍閣長老,而玄黃劍閣則歸順于大荒玄鈞盟麾下。在整個幽冥天下,也沒誰敢輕易招惹。

  而今,鬼蛇族連黃源修都殺了,誰還有膽敢來找鬼蛇族麻煩?

  想了想,葉紫山問道:“老祖,今天在祖祠大殿,那些賓客將今日事情盡收眼底,若他們泄露今日之事,又當如何?”

  葉清河不以為意道:“這是好事,他們正因為清楚今日之事,當把消息傳出去之后,也會讓那些大勢力更重視。”

  “老祖,蘇公子他們是否已經離開了?”

  墨裙少女忍不住道。

  葉清河一怔,道:“不錯。”

  墨裙少女頓時有些失落。

  “若溪,莫非你有事要見蘇公子?”

  葉清河問道。

  墨裙少女低著螓首,道:“我還想著要當面謝謝他呢,并且,也想跟他道歉。”

  “道歉?”

  葉清河有些疑惑,“這是何意?”

  墨裙少女有些赧然道:“之前……我根本不認為他能幫著我們平息宗族內亂,以至于在言辭和態度上,多有敷衍之處。”

  此話一出,葉紫山也不由慚愧,道:“的確,之前是我等眼拙,神人在前,猶不自知,以至于在不少地方怠慢了蘇公子。現在想來,心中著實感覺愧疚和不安。”

  葉清河笑了笑,擺手道:“你們不必為此內疚,以我對蘇……蘇公子的了解,他根本就不會在意這些小事。”

  玄鈞劍主那等存在,如若天上神祇,怎會在乎這點瑣屑小事?

  墨裙少女聞言,心中稍安之余,卻暗自一嘆,可我還沒告訴蘇公子我的名字呢。

  “老祖,您可看出,那位蘇公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一位老人問道。

  頓時,所有目光都齊齊看向葉清河。

  葉清河眼皮一跳,不動神色道:“那是葉遜老祖在外界闖蕩時,所結識的一位奇人,來歷神秘莫測,神通廣大,便是我也欽佩不已,以后若你們再見到,定要好生對待。”

  眾人心中齊齊一震,點了點頭。

  “老祖,您可知道蘇公子離開之后,要去何方?”

  墨裙少女忍不住問道。

  葉清河搖頭道:“不清楚。”

  這一次,玄鈞劍主和幽雪大人一起聯手,前往幽都營救葉妤老祖,這等大事,他自不能泄露。

  深夜。

  祥云樓。

  “老屠夫,能否再答應我一件事。”

  蘇奕坐在酒桌前,輕聲道。

  老屠夫咧嘴笑道:“蘇大人,你何時變得這般客氣了?盡管說便是。”

  之前時候,他還一口一個“蘇老怪”稱呼蘇奕。

  而如今,隨著心境中的陰影徹底打碎驅散,老屠夫在對待蘇奕時,態度明顯發生了一些變化。

  原因很簡單,今天葉清河虛心請教蘇奕該如何勘破生死玄關的那一幕幕,讓老屠夫受到了啟發,猛地意識到一件事。

  哪怕自己曾被蘇玄鈞狠狠收拾過一頓,也曾因為這件事,讓自己被困頓在這祥云樓中數萬年之久。

  可也因此,讓他和蘇玄鈞建立了一層關系!

  以后他在修行路上,難免會遇到許許多多的磕磕絆絆,甚至可能會遇到邁步過去的檻。

  可若有蘇玄鈞的指點和幫忙,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說是喪事喜辦也好,因禍得福也罷,只要能和蘇玄鈞保持一種友誼,這絕對是足以讓世上其他皇者艷羨嫉恨的天大幸事!

  正因為想明白了這些,老屠夫的態度才會發生微妙的變化。

  再不像以前那般,對以前的事情耿耿于懷。

  蘇奕可不知道,老屠夫的心思發生了這么多變化。

  哪怕知道,他也不會在意。

  “事情很簡單,在小葉子回來之前,你依舊守在這天琊城中。”

  蘇奕說道。

  老屠夫本以為是什么大事,聞言不由笑道:“我已守在此地三萬六千年之久,也不差再多守一段時間,蘇大人放心便是。”

  一直安靜地坐在一側的幽雪,不由多看了蘇奕一眼。

  她知道,正因為自己今天非要一起前往幽都,才會讓蘇奕擔心,鬼蛇族的安危。

  畢竟,若有她在,自然無須老屠夫來幫忙。

  想到這,幽雪內心不禁有些羨慕葉妤。

  她清楚,似蘇奕這般性情孤傲之人,若非念在葉妤的情面上,根本不會考慮得這般周全。

  翌日一早,八月十六。

  秋意漸濃。

  蘇奕和幽雪一起,離開天琊城,啟程前往枉死城!

  ps:照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