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九十一章 偏要強求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三寸天心乃是先天神物。

    所謂“先天神物”,誕生之時,擁有天生的大道本源和先天道韻,玄妙莫測。

    像大荒九州佛門圣地“小西天”內,所栽種的那一株“婆娑世界樹”,便是一個先天神物。

    此樹“滿枝皆道痕,一葉一菩提”,被譽為佛門第一神木,在“大荒神物榜”中,名列第七!

    若追溯本源,先天神物,實則是由先天道種所化,誕生于世界本源,可遇不可求。

    先天道種,除了能生長出像“婆娑世界樹”這等神物,還能衍化為先天神兵。

    在大荒九州最有名的,便是蘇奕前世的佩劍“三寸天心”。

    此劍原本也是一枚“先天道種”,經由蘇奕以諸般秘法和神料栽培和蘊養,漸漸生根發芽,最終長成了一株葫蘆藤。

    三千年一開花,三千年一結果,才結出了一個青玉葫蘆。

    葫蘆內先天道氣彌漫,其大道本源凝結為一口三寸道劍,空靈如縹緲天穹,天生與蘇奕道心契合。

    故而被蘇奕取名為“三寸天心”。

    蘇奕還清楚記得,當初為了孕養那一枚凝結出三寸天心的青葫蘆,他搜集了不知多少天材地寶,耗費了不知多少的心血和時間,才終于等來了開花結果之時。

    “道友,以你如今的修為,怕是很難駕馭此寶吧?”

    幽雪問道。

    蘇奕點頭道:“的確如此。”

    三寸天心乃是最頂級的先天神物,別說他現在無法發揮出此劍威能,就是踏入玄照境,最多也只能施展出此寶的一半威力。

    “可惜了,當初你若是給予此寶蛻變出劍靈的契機,憑借器靈之力,便可御用此寶,陪伴你身邊,護你周全。”

    幽雪輕嘆道。

    她自身就是器靈,自然最清楚這一點。

    蘇奕淡然道:“我的劍途,從來不需要劍靈來守護,也無須他來幫我征戰。”

    說話時,他將三寸青葫蘆系在了腰畔。

    僅從外表來看,此時的青葫蘆,就如一個點綴的飾品,古意盎然,卻渾沒有任何靈性氣息。

    這便是“神物自晦”。

    幽雪想了想,道:“你現在就帶走此寶,就不擔心被人搶了?”

    無疑,在她眼中,此刻僅僅只擁有靈輪境修為的蘇奕,無疑太弱了。

    蘇奕笑了笑,抬眼看向幽雪,道:“要不你試試?”

    “你確定?”

    幽雪那深邃的明眸泛起一絲躍躍欲試之色。

    蘇奕哂笑道:“我保證不傷你便是。”

    少年從容自若,談笑風生,非但無懼,反倒有著一種由內而外的睥睨風采。

    這讓幽雪不由遲疑,最終搖頭道:“算了,你蘇玄鈞哪怕是轉世之身,可手中必有足以威脅到我的底牌,我可不會上當。”

    唯有見識過蘇玄鈞實力的人,才會深刻明白,這位曾劍壓諸天,橫絕一個時代的玄鈞劍主,手段是何等恐怖。

    而恰好,幽雪竟曾見識過。

    這讓她哪怕面對的是轉世歸來的玄鈞劍主,內心也不敢稍有一絲的輕慢。

    想了想,幽雪提醒道:“不過,正如我之前所言,你現在把三寸天心帶在身上,一旦被人識破,怕是會招惹不必要的麻煩,懷璧其罪的道理,

    你應該比我更懂。”

    蘇奕拍了拍腰畔的三寸青葫蘆,道,“能認出此劍者,自然會掂量掂量,能否承受此劍之威。”

    幽雪怔了怔,感慨道:“我本以為轉世重修,且修為弱小時,你的性情會內斂許多,可現在看來,還是一如從前。”

    蘇奕笑道:“心境若變了,我就不再是我了。”

    幽雪若有所思,點了點頭。

    “對了,幫我一個忙。”

    蘇奕想起一件事來,道,“等候在庭院外的老屠夫,道心被魔障所困,而據我所知,天琊燭幽燈的力量,足可以燭照修士心境,驅魔破障。”

    幽雪唇邊泛起一絲笑意,道:“蘇玄鈞,你竟會主動求我幫忙,可著實出乎我意料。”

    眼見蘇奕要說什么,幽雪搶先道:“這個忙我幫了,哪怕你反悔,我也要幫,不管如何,也得讓你記住我的情分才行。”

    蘇奕:“……”

    最終,他點了點頭,把老屠夫叫了進來。

    而他則來到庭院外,拿出一個空白玉簡,以神念為刀,在其中鐫刻起來。

    片刻后,他將玉簡遞給葉清河,道:“拿去吧。”

    葉清河欣喜若狂,激動見禮道:“多謝前輩!”

    他自然清楚,那玉簡中所記載的奧秘,足可以對他勘破生死玄關起到關鍵作用!

    “那其中僅僅只是一些心得和體會,最終能否踏破生死玄關,凝結玄幽道臺,還要看你自己。”

    蘇奕叮囑道。

    葉清河肅然點頭,道:“晚輩定不忘前輩教誨!”

    蘇奕目光則看向葉遜,道:“你們宗族的事情,差不多已經解決了,明天我就會啟程前往枉死城,以后你就留在此地閉關修煉。我會讓幽雪仙子看著你,等什么時候道行徹底恢復過來,再放你出去。”

    葉遜如遭雷擊,慌忙道:“姐夫,我可不想留在這地方,我就是在宗族內修煉,也比呆在這地方強啊。”

    蘇奕道:“這件事,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葉遜的性情太跳脫和跋扈,極容易惹事闖禍,若沒人壓住他的氣焰,以后還不知會惹出多少禍事。

    葉遜神色頹然,雙目失神。

    他本以為,返回鬼方域之后,恰似龍歸大海,可以痛痛快快地瀟灑放縱一段時間。

    可誰曾想,蘇奕完全就不給他機會!

    葉清河則暗松口氣,他可太清楚自己這個叔父的性情是何等跋扈和驕橫。

    若是能讓他在此潛心閉關,那自然是極好的。

    時間點滴流逝。

    半個時辰后,老屠夫從庭院中走了出來。

    這個面頰消瘦冷硬的老怪物,此刻喜上眉梢,渾身透著一股輕松激動之色。

    “蘇大人,多謝您了!”

    老屠夫朝蘇奕行禮。

    他心境中的那一道陰影,已徹底被打碎驅散。

    這就如同打破了捆縛他三萬六千年的一層枷鎖,身心皆有豁然開朗,如獲新生般的感覺。

    并且,老屠夫生出強烈的預感,用不了多久,自己便可一舉踏入玄幽境后期!

    “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蘇奕問道。

    老屠夫不假思索道:“我想回苦海走一遭。”

    很久以前,他就在苦海深處闖蕩,也曾在那片兇險莫測的海域定居。

    對世間修士而言,苦海如若大兇禁地,九死一生。

    可對老屠夫而言,那里才是他求索大道的絕佳舞臺。

    蘇奕沉吟道:“等你返回后,幫我查一查那一艘神秘黑色冥船的消息。”

    老屠夫眼眸微瞇,雖說過往那些年他一直呆在天琊城,可哪會沒聽說那艘黑色冥船的事情?

    “好,這件事交給我了。”

    老屠夫沒有拒絕。

    “另外,也幫我留意一下‘桃都山君’的消息,這老公雞數百年前接到一封密信后,就就帶著一艘不溺舟前往苦海,我有點擔心他的安危。”

    蘇奕道。

    “好!”

    老屠夫痛快答應。

    蘇奕沒有再多說。

    其實,從他進入幽冥至今,就發現有不少故人都已前往苦海。

    如崔龍象、如老公雞、如孟婆殿的掌教和太上大長老。

    就連曾獲贈十殿閻羅傳承玉牒的黑湮妖神和其徒弟王圖,也都早已啟程前往苦海,去探尋十殿閻羅遺址。

    再加上,最近這些年,苦海深處發生諸多未知的劇變,連“葬道冥土”那等古老的禁忌之地也橫空出世。

    這一切,讓蘇奕意識到,苦海中定有大變發生。

    哪怕僅僅只為查探崔龍象的下落,蘇奕以后也會親自去走一遭。

    更別說,早在前世的時候,他就是在苦海深處,探尋到了輪回之秘!

    不過,在此之前,他必須先去枉死城中的“幽都”走一遭。

    接下來,蘇奕重新進入庭院。

    “我該離開了。”

    蘇奕目光看向蒼梧樹下的幽雪,輕聲道,“以后,麻煩你盯著葉遜那小子,除非他修為恢復,否則,莫要讓他離開此地。”

    “一樁小事而已,你放心就是,我保證他無法離開燭幽山半步。”

    幽雪說著,忽地問道:“你這是打算去找葉妤?”

    少女眼神帶著一絲微妙的光澤。

    “不錯。”

    蘇奕點頭道,“前不久的時候,幽都劇變,進入幽都的陰陽路遭到嚴重破壞,小葉子也被困其中,我必須去把她帶回來。”

    “那……你能否帶我一起?”

    幽雪深邃若夜空般的明眸,帶著一絲期待,“你了解我的性情,我斷不會給你惹麻煩。”

    蘇奕搖了搖頭,道:“不行,現在的鬼蛇族,不能離開你。”

    幽雪怔了一下,眉梢眼角盡是掩不住的失落,輕嘆道:“蘇玄鈞啊蘇玄鈞,你明明知道我對你的心意,你卻一直不肯接納我,我很想知道,究竟是為什么。”

    少女美麗脫俗的俏臉上,泛起一抹幽怨。

    蘇奕淡淡的說道:“我早說了,有緣無分,不可強求。”

    幽雪咬了咬紅潤的唇,終究還是沒忍住,道:“可我偏要強求,之前你不是想知道,當初你曾答應的那件事么,我現在告訴你,三萬六千年前,你離開的時候,可親口說了,若朝一日我能打敗你,就答應帶我一起走。”

    說到這,這渾身縈繞著幽暗氣息,宛如仙子般的少女抬起漂亮的靈眸,盯著蘇奕言的眼睛,認真說道:

    “現在,我決定試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