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九十章 三寸天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吟響起的同時,燭幽山上,幽暗的大道力量如潮起伏。

  就仿佛這座由燭龍軀體所化的大山,從萬古的沉寂中蘇醒過來。

  葉清河和葉遜他們還好。

  唯有老屠夫感到一股撲面而來的壓迫,臉色不由微變,正欲運轉修為去抵擋化解,蘇奕的聲音響起:

  “莫要對抗,否則,此山的燭幽法則一旦真正爆發,你可扛不住。”

  老屠夫眼眸收縮,不敢亂動。

  而蘇奕則凌空邁步,望向半山腰處的崖坪上,唇泛一絲笑意,“幽雪仙子,好久不見。”

  嘩啦!

  一句話而已,那如潮般涌動的幽暗力量,忽地收斂消褪。

  燭幽山半山腰處,一道白茫茫的光影沖霄而起,幻化成一道如若虛幻般的綽約身影。

  她如墨般的秀發高高挽起,身著古意盎然的素色寬袖霓裳,看起來像個十六七歲的少女,眉眼清靈,肌膚如雪。

  一縷縷幽暗的道光凝結為花雨,從其挺拔纖秀的身影上飄落,也讓她的氣質和神韻變得幽冷而孤傲。

  而那一對眼眸,則似永夜天穹般深邃浩渺,讓人遠遠一望,便心生顫栗之感,如凡夫俗子仰望幽暗夜空。

  她憑虛立著,卻似執掌燭幽山的神祇,有一股睥睨眾生的威儀。

  葉遜和葉清河渾身一震,躬身行禮:“鬼蛇族后裔,拜見幽雪大人!”

  幽雪。

  鬼蛇族鎮族神器“天琊燭幽燈”的器靈。

  早在亙古歲月時,幽雪就已是鬼蛇族的“守護者”,輩分高的嚇人。

  老屠夫也不到倒吸涼氣。

  一道器靈而已,可那等威儀和氣勢,卻仿若此間主宰!

  老屠夫這等久經殺伐,見慣血腥與風浪的老家伙,都感到一種壓迫之力!

  “蘇玄鈞?”

  虛空中,被尊稱做“幽雪大人”的少女訝然,那一對幽冷深邃若夜空的眸泛起懾人的神采,道,“你果然沒死。”

  蘇奕揉了揉脖子,道:“我可不習慣仰著頭說話。”

  少女袖袍一揮。

  覆蓋在燭幽山上的灰暗霧靄,忽地朝兩側分開,顯露出一條通往半山腰處的路徑。

  “請。”

  少女做出一個請的動作,而后身影一閃,飄然落在半山腰處。

  自始至終,她都沒看葉遜、葉清河等人一眼。

  可沒有人敢說什么。

  在當今鬼蛇族,或許有不少存世多年的老古董,可在幽雪面前,全都是晚輩……

  蘇奕沒有客氣,率先朝燭幽山上行去。

  其他人跟隨其后。

  半山腰處的崖坪極為廣袤,足有千丈方圓,堪比一座巨型道場。

  幽暗的霧靄彌漫中,可以看到在崖坪上修建著一座庭院,庭院四周由黑色石塊堆砌成矮墻。

  庭院內有石屋、池塘、蒼梧樹,臨近院墻處,還栽種著一片火紅如燃的彼岸花,似火紅的玉帶般絢爛。

  庭院內,蒼梧樹下,擺設著桌椅。

  桌上已擺著一壺酒,兩只酒杯、一碟火棗。

  少女幽雪坐在石桌一側,渾身繚繞著淡淡的幽暗光雨,如若隱世于此的仙子般,遺世獨立。

“你們三個在外邊  等著。”

  當看到蘇奕一行人走來,少女淡然開口,聲音幽冷。

  根本不必問詢,葉遜他們就識趣地留在了庭院外。

  蘇奕哪會在意這些,徑自走進庭院。

  他目光一掃庭院,落在池塘處。

  池塘僅九丈范圍,中央處是一座黑色蓮臺,一盞青銅燈擺放在其上,燈盞四周,浮現在奇異如蚯蚓般的大道紋理,形似盤繞長龍的燈芯搖曳,飄灑出陣陣幽暗晦澀的光雨。

  一股神秘古老的大道力量也隨之彌漫而開。

  天琊燭幽燈!

  由燭龍口銜的天火之精所煉制,威能莫測,十足十的先天神物!

  蘇奕目光凝視此寶片刻,就挪移向下,看向池塘水面深處,道:“用‘燭幽本源’之力來封存三寸天心,倒是別出心裁,這樣的話,無論誰闖到此地,不經由你的允許,也無法盜走我的佩劍。”

  說著,蘇奕已轉身,走到那蒼梧樹下,在石桌另一側落座。

  “這是葉妤的主意,她前往幽都時,最放心不下的,便是你的這把佩劍,所以才請我出手,將此劍藏于池塘底部。”

  石桌對面,幽雪語聲嚦嚦,清冷婉轉。

  她深邃明秀的眸上下打量了蘇奕一番,美麗絕俗的俏臉浮現一抹異色,道:“沒想到,道友真的探尋到輪回之秘,擁有了轉世重修的造化。”

  蘇奕笑了笑,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飲而盡,品咂著那甘醇濃烈的味道。

  半響他才說道:“看得出來,你對輪回很感興趣,不過,在這件事上,我可沒辦法告訴你多少東西。”

  幽雪一怔,道:“這是為何?”

  蘇奕放下酒杯,直視著少女那幽邃若夜空般的明眸,道:“并非我隱瞞,而是此中之秘,莫可名狀,不可言說,唯有真正去走一遭,才能真正體會到其中玄機。”

  幽雪思忖片刻,忽地嫣然笑起來,道:“我是器靈,與天琊燭幽燈共存亡,縱使輪回在我面前,怕也無法讓我真正實現轉世之路。不過,能夠見到道友于輪回中轉世歸來,我已經很高興。”

  少女不笑的時候,氣息清冷如冰,威儀若神。

  可當笑起來時,就如春日湖面映起的天光般絢爛和明媚,美麗得令人心顫。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書app,書源多,書籍全,更新快!

  蘇奕卻敲了敲石桌,皺眉道:“你若再這樣,我可就生氣了。”

  幽雪不解道:“什么叫再這樣?”

  她明眸如水,粉潤的唇輕抿,唇角翹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蘇奕輕嘆道:“我這次來,僅僅只是要帶走三寸天心,但絕對不會帶你走。”

  幽雪哦了一聲。

  少女俏臉上的笑容也不見了,一身氣息也重新變得幽冷。

  “早料到你會這般絕情,倒也沒讓我感到太意外。”

  幽雪伸出玉手,拎起酒壺為蘇奕斟了一杯,“不過,你當年曾答應過我的事情,你可還記得?”

  蘇奕一怔,疑惑道:“何事?”

  幽雪明眸閃動,臉上的神色意味莫名,“罷了,等會再說也不遲。”

  蘇奕凝視幽雪片刻,道:“也好。”

  只是心中兀自奇怪,當年自己何曾答應過什么事情?

  幽雪長身而起,來到池塘一側,玉手探出。

嗖的一聲,天琊燭幽  燈已落入她掌中。

  頓時,池塘原本平靜的湖面沸騰,一陣激昂如潮的劍吟,在這一剎轟然響徹。

  庭院外,葉遜等人心中一震,齊齊扭頭,抬眼望去。

  就見池塘上方的虛空,直似布帛把裂開無數到觸目驚心的裂痕,蔓延向四面八方。

  一道青燦燦的劍光,則沖霄而起,劃破長空,沖破燭幽山上覆蓋的晦澀大道規則,扶搖而上天穹!

  這座古老的洞天世界都猛地一震,灰暗陰沉的天地山河,都被那一抹劍光照亮,明耀十方!

  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劍威,也隨之彌漫而開。

  就仿佛塵封萬古歲月的一抹鋒芒,于這一刻問世,顯露出足以令天下皆顫的威能!

  葉遜臉色驟變,他渾身哆嗦,肌膚、眼眸、心境、神魂皆刺痛難當,下意識低下頭,再不敢去看一眼。

  葉清河背脊直冒冷汗,那劍光透發出的凌厲之意,讓他那玄幽境層次的道心都一陣心悸,感到徹骨般的冷意。

  “當初蘇老怪若用此劍捅我一下,我怕是根本活不到現在了……”

  老屠夫倒吸涼氣,震撼不已。

  三人都沒有看到玄鈞劍主那一把最得意的佩劍,可卻清楚,那把曾壓蓋諸天的神兵,已然橫空出世!

  庭院內。

  幽雪星眸虛幻縹緲,輕語呢喃,“三寸天心,劍心即天心,劍承萬古道,可一直不懂,為何此劍有‘三寸’之名?”

  蘇奕坐在那,拿起一顆火棗吃了一口,隨意道:“三者,化生萬物、萬象、萬道、萬法,寓意無窮、無盡、無極、無漏之意。”

  “佛門眼中,須彌納芥子,一沙一石,皆成一界,道門眼中,也有大小如意,掌指山河之秘。”

  “世間修行之路,到最后,皆要以自身之‘小’,去搏大道之‘大’。”

  蘇奕笑了笑,道:“當然,這把劍自誕生時,便僅僅只有三寸長。”

  聲音還在回蕩,他長身而起,目光看向池塘處,輕輕一招手。

  池塘深處,一道青光乍現,破水面而出,仿若如燕歸巢般,沖入蘇奕的掌指之間。

  青光璀璨,光耀長天,讓人不敢逼視。

  “收斂點。”

  蘇奕輕語。

  頓時,青光微微一顫。

  那照亮灰暗天地山河的青色劍光,無所不在的徹骨鋒芒、以及回蕩于天地間的激昂劍吟,皆隨之消失不見。

  庭院外的葉遜等三人,皆暗松一口氣,如釋重負。

  之前那等劍威,簡直太過恐怖!

  而在蘇奕掌間,則浮現在一個僅僅三寸高的青皮葫蘆,晶瑩剔透,圓潤明凈,似最青色的神玉打磨而成般,古意盎然。

  這是劍葫蘆。

  當初,三寸天心就是從這青色的劍葫蘆內誕生!

  看著此寶,蘇奕深邃的眸泛起一抹久別重逢般的欣慰,輕聲道:“老伙計,讓你久等了。”

  青色劍葫蘆微微一顫,響起淺淺的劍吟,如在回應蘇奕。

  不遠處,幽雪看到這一幕,眼神微妙。

  三寸天心沒有器靈。

  但僅僅是那等靈性,已堪稱驚世駭俗!

ps:照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