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八十九章 且聽這劍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姐夫?

  聽到葉遜的稱呼,老屠夫眼神變得怪異起來。

  蘇奕則早已習慣,當即從藤椅中起身,道:“事不宜遲,我們去你們鬼蛇族的祖庭禁地。”

  葉遜連忙道:“姐夫,我那清河侄兒想見您一面。”

  蘇奕一怔,道:“為何?”

  葉遜有些心虛道:“我之前跟他談話時,說了一些恭維姐夫的話,似乎……被他識破了您的身份……”

  蘇奕唇角抽搐了一下。

  他就知道,按葉遜這廝的秉性,根本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他在哪里?”

  蘇奕問道。

  “姐夫稍等。”

  葉遜說著,捏碎一塊秘符。

  很快,頭戴鐵冠,背負道劍的葉清河匆匆而來。

  這位鬼蛇族的太上二長老甫一進入大殿,便神色一肅,恭恭敬敬上前,朝蘇奕稽首見禮,道:

  “晚輩葉清河,拜見蘇前輩,之前在祖祠大殿時,若冒犯之處,還望前輩寬恕!”

  那態度,簡直謙恭到極致。

  也不怪葉清河會如此,當年蘇奕在闖蕩幽冥時,曾因為小葉子的緣故,給予鬼蛇族諸多照顧。

  也讓鬼蛇族穩穩躋身在了“幽冥九大王族”的行列中。

  甚至,就連這蓮臺峰上的諸般禁陣力量,也曾被蘇奕進行過重塑!

  不夸張的說,在鬼蛇族的老一輩眼中,玄鈞劍主儼然和神明也沒有區別,備受推崇和仰慕。

  “是他告訴你的?”

  蘇奕揉了揉眉宇。

  葉清河遲疑了一下,低聲道:“不瞞前輩,在問詢葉遜叔父前,晚輩心中已有懷疑。”

  蘇奕饒有興趣道:“哦,你來說說。”

  葉清河清了清嗓子,道:“很久以前,前輩曾說過,經由您重新布設的‘萬星戮天陣’,足可以威脅到玄幽境強者的性命,就是禁陣宗師來了,一時半刻也難以破陣。”

  “可今日在祖祠大殿的時候,您卻在翻手之間,化解此陣的力量,這便是蹊蹺之一。”

  說到這,葉清河目光看向不遠處的老屠夫,“其二,在鬼蛇族內,只有寥寥數人知道,那位商前輩的身份,以及他為何會守護在天琊城中,當我看到這位前輩出現,心中已有所懷疑。”

  頓了頓,他繼續道:“其三,就是和葉遜叔父有關了,在我們鬼蛇族,誰都清楚,在當今世上,能讓葉遜叔父恭維和敬重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前輩您。”

  說到最后,葉清河激動且欣喜道:“事實證明,晚輩的揣測并沒有錯。”

  蘇奕聽罷,問道:“除了你,是否還有其他人知道?”

  葉清河搖頭道:“沒有了。”

  蘇奕點了點頭,道:“我也不是擔心身份泄露,而是不想因為我的出現,讓你們鬼蛇族卷入不必要的風波中罷了。”

  葉清河肅然道:“前輩,無論何等風波,我鬼蛇族皆不會畏懼!不過,有關您的身份,晚輩自會為您保密!”

  蘇奕嗯了一聲,沒有再多說。

  葉清河識趣地說道:“前輩,不如由我來帶您前往‘祖庭禁地’吧?”

  葉遜眉頭一挑,道:“你小子行啊,竟學會搶著獻殷勤了!都已經是玄幽境皇者了,還學人拍馬屁,你是不是有什么別的想法?”

  葉清河有些尷尬道:“叔父,我也是一心想著為蘇前輩做事,絕沒有其他想法。”

  老屠夫冷不丁說道:“他遇到了從玄幽境初期突破的壁障,邁過去,自然可以凝練出‘玄幽道臺’,邁步過去,自身道行則會遭受自身玄幽法則的侵蝕,這便是玄幽境的‘生死玄關’。”

  葉遜恍然道:“怪不得你小子非得前來拜見,原來,是想趁機向我姐夫討教破劫之法!”

  葉清河神色頓時有些不自在。

  內心的秘密被人這般揭穿,自然難免尷尬。

  蘇奕倒是不在意這些,道:“在玄幽境,要突破生死玄關,外人根本無法幫忙,需要靠自身的毅力和氣魄,去熔煉自身大道法則。”

  頓了頓,他說道,“不過,等從你們鬼蛇族祖庭禁地回來后,我倒是可以給你一些心得體會,或許能幫到你。”

  葉清河渾身一顫,欣喜若狂,行禮道:“多謝前輩!”

  他踏入玄幽境至今,已有一萬余年,可為了勘破這個生死玄關,卻足足閉關三千年之久,可時至今日,也無法邁出這一步。

  蘇奕的答復,對他而言,簡直就是久旱逢甘霖,不亞于獲得一樁天大的造化!

  老屠夫心中感慨,在當今世上,也只有蘇老怪有資格也有能耐辦到這一步了。

  世人皆尊稱其玄鈞劍主。

  可在諸天上下,他還有另一個美譽——萬道之師!

  換做其他人,哪可能有資格去指點一位玄幽境大能的修行?

  “走吧。”

  蘇奕邁步朝大殿外行去。

  蓮臺峰底部,位于地下深處三千丈之地,分布著一個洞天秘境。

  這里便是鬼蛇族的“祖庭禁地”!

  傳聞,這座秘境是由鬼蛇族的始祖所開辟,內藏大玄機,牽扯到鬼蛇族的起源之秘。

  就連鬼蛇族的鎮族神器“天琊燭幽燈”,也藏于其中!

  按照葉清河的說法,數百年前,當葉妤前往幽都闖蕩時,才把三寸天心藏在了祖庭禁地內。

  而在前世的時候,蘇奕就曾在小葉子的帶領下,進入過這座洞天秘境。

  這座秘境天穹晦暗,大地蒼茫,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荒涼、古老的原始氣息。

  開啟這座秘境的關鍵,就在四塊祖傳玉璽上。

  不過,這一點對蘇奕而言,已不是阻礙。

  蒼茫的天地間,泛起一陣空間漣漪波動。

  蘇奕一行人的身影憑空出現。

  “這就是你們鬼蛇族的祖庭禁地?果然不簡單,這天地間的氣息,有著一股原始古老的混沌力量。”

  老屠夫動容。

  這一次,他也算沾了蘇奕的光,有機會來到這座屬于鬼蛇族的神秘禁地中。

  蘇奕心中一動,道:“這一次,倒是可以借助天琊燭幽燈的力量,來幫你驅散道心中的陰影。”

  老屠夫一呆,激動道:“蘇老怪,此話當真?”

  蘇奕淡然道:“你有什么值得我騙的?”

  老屠夫頓時訕訕。

  就在此時,一縷仿似來自九霄之外的劍吟,忽地在這蒼茫的晦暗天地間響起。

  那劍吟直似大道倫音,有震撼心魂般的無上偉力。

  老屠夫、葉清河、葉遜三者皆渾身一僵,心境顫抖,憑生一股如芒在背般的危險感,頓時渾身汗毛都倒豎起來。

  僅僅一縷劍吟而已,看不見,摸不著,可卻讓三者感受到一股徹骨般的寒意!

  而蘇奕眼神則變得恍惚起來。

  時隔數萬載,此劍,竟一瞬就認出了轉世歸來的自己……

  他甚至能感受到,劍吟中蘊藏著的喜悅和激動,仿似孩子般在歡呼,在雀躍!

  但旋即,一股恐怖幽冷的氣息,便傳遍天地,將那一抹劍吟壓住。

  整座秘境世界,都仿佛一下子墜入幽暗之中!

  蘇奕眼眸瞇了瞇,旋即笑道:“天琊燭幽燈的器靈,倒還是一如從前那般警惕。”

  “走,我們去燭幽山。”

  說著,他邁步朝遠處行去。

  其他人跟隨其后。

  很快,遠處天地間,出現一座蒼茫綿延的大山,接天連地,一眼望去,仿似一條巨大的蒼龍軀體,橫亙在天地間。

  晦暗幽冷的霧靄,籠罩在那座大山上下,平添一份神秘之感。

  事實上,那座大山的確是由一具真正的龍軀所化!

  那條龍誕生于先天混沌,生于幽暗,口銜天火之精,目照十方之地,眼睛睜開時,可驅天地晦暗,如若白晝降臨。

  眼睛閉上時,幽暗若永夜,覆蓋四方。

  此,謂之燭龍!

  一種極罕見的先天真靈!

  同樣,也被視作是鬼蛇族的始祖,像鬼蛇族的至高道法,冥蛇之禁,就是由燭龍的天賦神通衍化而來。

  “遠處大山之上,竟分布一股原始般的大道規則力量!”

  老屠夫吃驚,“這和傳聞中的‘本源道山’也沒區別。”

  葉遜唇角微翹,道:“那座大山,乃是我族始祖所留的一具軀殼所化,天然蘊生著‘燭幽大道’的規則力量,的確可以稱作是本源道山。”

  聲音中,透著一抹驕傲。

  交談時,一行人已經抵達燭幽山的山腳下。

  從山腳望去,那高聳入云的古老大山,恰是“龍首”的位置。

  半山腰處的地方,是一個巨大的崖坪,形似龍的嘴巴。

  整座燭幽山,皆覆蓋在幽暗如夜般的神秘大道力量之下,根本看不到山上的景象。

  唯有在半山腰的崖坪之地,亮著一片柔和瑰麗的光影,顯得尤為醒目。

  蘇奕一眼看出,那就是鬼蛇族的鎮族神器——“天琊燭幽燈”!

  所謂燭龍,生于幽暗,口銜天火之精。

  此山是燭龍之軀所化,那崖坪處的“天琊燭幽燈”,則是由燭龍曾銜在嘴中的“天火之精”所煉制而成!

  那一縷熟悉的劍吟,再次響起。

  燭幽山上涌現出陣陣晦暗光雨,仿佛在壓制那劍吟的力量。

  眾人心顫之余,第一時間就察覺到,那劍吟是從那半山腰處的崖坪上傳來!

  無疑,蘇奕當年留給小葉子保管的佩劍三寸天心,被小葉子藏在了天琊燭幽燈的旁邊。

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