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八十五章 兇橫無忌老屠夫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葉東河渾身一個激靈。

  老屠夫的殺機如山崩海嘯般,將他牢牢鎖定。

  那一瞬,他頭皮發麻,肌膚刺痛,感到到一股致命般的危險。

  “斬!”

  葉東河一聲大喝,一口銀色道劍乍現,如若夭矯冰龍,帶著沛然的玄道法則,破空怒斬而下。

  一位玄幽境存在出手,那等威勢何等恐怖?

  在座那些皇境之下的角色,無不駭然退避,躲藏于祖祠大殿的禁陣力量之下。

  而那些皇者,則無不催動自身道行,才抵消掉那等恐怖威勢的影響。

  可老屠夫不閃不避,一聲冷哼,一巴掌拍出去。

  鐺!!!

  銀色道劍劇烈哀鳴,被狠狠砸飛出去,在虛空中搖搖晃晃,如喝醉酒似的,震耳欲聾的爆鳴回蕩不休。

  葉東河臉色驟變。

  還不等他再變招,老屠夫的身影已帶著滔天般兇狂的殺意沖來。

  “跪下!”

  老屠夫掌指揚起,爆綻可怖的血色神芒。

  如一位魔尊掄起一道血色大日,狠狠砸下。

  那等霸道兇狂的氣焰,讓遠處的江映柳、黃源修、岳石等人也都暗自震撼。

  在他們眼中,這位蟄伏在祥云樓不知多少歲月的老人,此刻簡直像亂世魔尊般恐怖,一舉一動,殺機盈野,狂霸無邊!

  唯有蘇奕很淡定。

  三萬多年前的時候,老屠夫便是縱橫在苦海深處的“血屠靈皇”,是令世間許多皇者皆忌憚重重的“苦海七魔”之一!

  一般的玄幽境角色,根本就不夠看的。

  “開!”

  葉東河目眥欲裂,厲聲長嘯。

  在這間不容發之際,他施展了一門至高秘術,身影上下爆綻紫色霞光,無匹的玄道法則,凝結為一座紫色煉獄。

  煉獄內,一盞虛幻般的蓮燈獨照,幻化出一尊呈蛇形的鬼神虛影。

  冥蛇之禁!

  鬼蛇族鎮族傳承,傳聞是由亙古時的真靈神獸“燭龍”的天賦之力所化,一經施展,可囚禁大道,鎮壓神魂,強橫無比。

  那紫色煉獄內的蓮燈,便代表著“燭龍之瞳”!

  若非察覺到致命危險,葉東河輕易也不會動用此法,因為這等神通秘法,對自身神魂的消耗太大了。

  說時遲那時快。

  轟!!!

  老屠夫掄起的大手,已狠狠砸下。

  那一瞬,恰似一輪血色大日和一座紫色煉獄發生碰撞,掀起恐怖無邊的毀滅洪流。

  整座祖祠大殿猛地震動。

  大殿內的坐席、桌椅、擺設等等物品,皆轟然爆碎湮滅。

  就連覆蓋在大殿四周的禁制力量,都猛地產生劇烈的波動,驚得那些被庇護在禁制下的人們,無不駭然色變,背脊直冒冷汗。

  在那些皇者人物眼中,就見——

  血色大日隆隆碾壓而下,橫亙在葉東河身前的紫色煉獄寸寸塌陷,到最后,那一盞蓮燈和幻化出的蛇形虛影,也似承受不住那等恐怖威能的鎮壓,轟然爆碎。

  而在光雨迸濺中,逃無可逃的葉東河,直接被鎮壓在地。

  地面震顫,葉東河雙膝砸地,唇中咳血。

  他那一張老臉都一下子變得煞白透明,目眥欲裂。

  煙塵彌漫,大殿一片狼藉。

  氛卻死寂無比!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瞠目結舌,肝膽震顫。

  一擊之間,便鎮壓玄幽境初期的葉東河!!!

  這是之前誰都沒想到的事情。

  “此人究竟是誰?為何強大到這等地步?”

  岳石臉色變幻。

  他是火照神宮首席長老,自身也是玄幽境修為,歷經過不知多少大戰,可眼前這一幕,讓他也被驚到,難以淡定。

  再看江映柳、黃源修等人,也無不色變。

  在他們眼中,此刻的老屠夫,簡直就是一個混世魔尊,身上彌漫出的兇厲殺氣,比大荒魔道中的頂級大能都不逞多讓!

  “那位前輩他……他原來這般強大么……”

  墨裙少女心中喃喃。

  再看那些鬼蛇族的老人,無論是來自主脈,還是來自支脈,一個個震駭失神,呆滯在那。

  這是他們的地盤,是他們宗族禁地,覆蓋著“萬星戮天陣”!

  可太上三長老葉東河,還是敗了。

  敗在一掌之間!

  這樣的結果,無疑太瘆人。

  “老子雖說三萬六千年不曾破境,也不曾真正出手,但……也不是你這般的老雜毛可以抗衡。”

  老屠夫冷冷開口,“若不是公子叮囑要活擒你,老子何須這般費事,這一巴掌就能弄死你。”

  那輕蔑的姿態,讓場中眾人內心又是一陣翻騰。

  而跪在地上的葉東河,已是羞憤欲死。

  身為鬼蛇族太上長老,而今卻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人一掌鎮壓跪地,這無疑太過恥辱!

  “閣下這般欺辱我鬼蛇族,未免也太過分!”

  一個鬼蛇族老人憤然出聲。

  老屠夫眸子冷芒一閃,道:“我認得你,之前曾大放厥詞,詆毀公子,現在竟還敢口舌招搖,狺狺狂吠,著實找死!”

  聲音還在回蕩,他隔空一掌拍出。

  那鬼蛇族老人軀體炸開,血肉橫飛,形神俱滅。

  這一擊,嚇得那些鬼蛇族支脈老人面如土色,惶惶不安。

  “行了,冤有頭債有主,殺那些不堪入眼之輩,于事無補。”

  蘇奕淡然出聲。

  老屠夫點了點頭,道:“公子怎么說,就怎么辦便是。”

  一句話,讓在場人們心緒皆變得復雜無比。

  老屠夫何等兇狂恐怖的一位存在,可誰能想象,他卻對一位靈輪境少年畢恭畢敬?

  也是此刻,葉紫山和墨裙少女才終于深刻意識到,蘇奕的底氣從何來來!

  岳石內心很復雜。

  他之前曾不忍蘇奕遭受迫害,勸蘇奕低頭。

  可他現在才意識到,自己當時的舉動……何等可笑。

  “現在,該你們了。”

  蘇奕目光忽地看向江映柳、黃源修等人,“這次鬼蛇族內亂,和你們可分不開干系,到了此時,不妨說一說,你們究竟是要圖謀什么?”

  江映柳神色明滅不定。

  局勢發展到這等地步,讓她也意識到不妙。

  關鍵是,葉東河敗得太慘了,連鬼蛇族的護族禁陣,都在蘇奕和老屠夫面前形同虛設。

  這一切,讓江映柳也不由憑生“大勢已去”的沮喪之感。

  誰能想象,本來穩操勝券的一樁事,卻在最后關頭,被一個青袍少年一舉攪亂?

  “哼!我等今日是受邀前來觀禮,怎可能還想圖謀什么?年輕人,你此話可就血口噴人了!”

  黃源修冷哼。

  到了此時,他兀自很鎮定,有恃無恐。

  因為他背后站著玄黃劍閣,再上邊還有玄鈞盟!

  “血口噴人?”

  蘇奕笑了笑,對老屠夫道,“交給你了,這個……就不必活擒了。”

  “好。”

  老屠夫答應得干脆利索,收拾一個玄照境后期的角色而已,根本不放在他眼中。

  黃源修一呆,難以置信道:“你可知道這么做的后果!?”

  老屠夫根本就懶得理會,橫空一掌拍去。

  黃源修徹底色變。

  打破腦袋他都沒想到,這世上有人敢不把玄黃劍閣、以及玄鈞盟放在眼中!

  遺憾的是,他明白這一點時已經晚了。

  面對這一掌,擁有玄照境后期修為的黃源修,明顯顯得很不堪,剎那間而已,軀體爆碎,形神俱滅。

  這是修為境界和實力上的絕對碾壓!

  畢竟,玄幽境中期和玄照境后期之間,差距實在太大。

  連玄幽境初期的葉東河,都被一掌鎮壓,更何況是黃源修?

  血雨飛灑。

  大殿死寂,所有人傻眼,遍體生寒。

  玄黃劍閣的一位長老人物,就被這般滅殺,這也讓人徹底意識到,什么滔天的背景、超然的身份,在此時此刻的蘇奕和老屠夫面前,根本就是形同虛設!

  換而言之,無論玄黃劍閣,還是玄鈞盟,根本起不到任何威脅作用!

  被鎮壓在地的葉東河,也被深深刺激到,面如土色。

  原本,他還寄希望江映柳和黃源修出面,可以幫他力挽狂瀾。

  可現在,隨著黃源修被殺,葉東河內心只剩下濃濃的絕望和無助。

  同樣也是在此時,江映柳俏臉煞白,失神落魄。

  她也意識到這一點。

  在以前,哪怕她只有玄照境中期修為,可憑借毗摩弟子的身份,無論走到哪里,都備受尊重,便是幽冥天下那些頂級勢力,也對其禮讓三分,輕易不敢招惹。

  正因如此,她之前才那般底氣十足,有恃無恐。

  然而,在蘇奕和老屠夫面前,她賴以依仗的身份和背景,都統統沒用了!

  “現在,是否可以說出你的意圖了?”

  蘇奕目光看向江映柳。

  最初抵達祖祠大殿時,蘇奕的神色很淡然,縱使被不知多少人看輕,也不曾改變。

  而如今,隨著局勢發生逆轉,他神色依舊平淡如舊,不驕不躁,從容自若。

  只是此時此刻,滿座大人物,再沒有一個敢小覷他這個靈輪境少年!

  江映柳深呼吸一口氣,秀眸如電,看向蘇奕,道:“太玄洞天門下,從沒有貪生怕死之輩,以前沒有,現在和以后也不會有!”

  蘇奕一怔,心中泛起一抹漣漪。

  江映柳的聲音還在回蕩,而她的倩影忽地一閃,如若瞬息般,朝蘇奕殺來。

  她和蘇奕之間,僅不到十丈距離,自信足可以將其一舉擒下!

ps:到今天為止,第一仙已經連載一周年了,心中唯一想說的,便是感恩各位衣食父母的一路支持和陪伴!么么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