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八十章 蓮臺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老屠夫尷尬地干咳一聲,道:“好奇而已,蘇老怪你可別想多!”

  蘇奕笑了笑,道:“什么時候你想試一試,都可以,我保證不傷你性命便是。”

  說罷,他邁步返回房間。

  江映柳的到來,壞了他出門閑逛的興致,決定繼續修行。

  對蘇奕而言,沒了興致去做一件事,寧可把時間和精力花費在修行上。

  柜臺后方,老屠夫默默坐在那,背脊隱隱生寒。

  他知道,蘇奕臨離開前那句話,是對他的警告!

  若再有下次,蘇奕怕是根本不會給他解釋的機會,便會直接大打出手!

  而一想到當初慘敗在蘇奕手底下那一幕幕,老屠夫的心臟就不爭氣地抽搐起來。

  那一戰,實在被虐的太慘了,慘到直至如今,他的道心都有著一抹揮之不去的陰影。

  “無論如何,再不能試探那家伙了,否則,以那家伙的性子,縱使不殺了自己,也絕對能讓自己生不如死……”

  老屠夫暗道。

  時間一天又一天過去。

  蘇奕除了修煉,偶爾也會走出祥云樓,在天琊城中閑逛一番。

  自始至終,沒有再發生什么意外。

  八月十五,清晨。

  天剛破曉,一輛華麗的青銅寶輦出現在祥云樓外。

  墨裙少女從寶輦上走下,當走進祥云樓時,就看見蘇奕孤零零一個人坐在一張酒桌前,正在吃早餐。

  那些早餐兀自還冒著熱氣。

  這一幕,讓墨裙少女一怔。

  這些天,因為要推選新族長的事情,他們鬼蛇族內部暗流洶涌,動蕩不安,所有人都緊繃心弦,寢食不安。

  便是墨裙少女,這些天也食不知味,清瘦了少許。

  而此時,當看到蘇奕卻在優哉游哉地享用早點時,心中莫名地涌起一陣復雜的情緒。

  這家伙,是渾沒把他們鬼蛇族的事情當回事嗎?

  “蘇道友,我叔父讓我來接您。”

  墨裙少女深呼吸一口氣,按捺內心失望的情緒,輕聲開口,“當然,您若感覺危險,也可以不去的。”

  蘇奕抬眼看了看墨裙少女,笑道:“不慌,等我吃完。”

  墨裙少女點了點頭,心中暗道,這家伙沒有臨陣脫逃,倒也難得,換做其他人,哪還敢摻合到我族的風波中來。

  如此一想,她內心的失望頓時消散少許。

  直至把早點一一吃完,蘇奕這才滿足地吐了口氣,長身而起,朝祥云樓外行去。

  “走吧。”

  蘇奕說道。

  “蘇道友,你自己一人么?”

  墨裙少女有些遲疑,說話時,目光看了一眼坐在柜臺后方的老屠夫。

  蘇奕察覺到了這一點,不由啞然。

  之前他還挺意外,沒想到那葉紫山會主動派墨裙少女來接自己。

  可現在看來,對方接的可不僅僅只是自己,更重要的是接老屠夫!

  “若需要殺人時,他自會出現。”

  蘇奕說著,已走出祥云樓大門。

  墨裙少女呆了一下,這才匆匆追上去。

  很快,那青銅寶輦載著兩人朝鬼蛇族飛馳而去。

  寶輦上。

  墨裙少女忍不住道:“蘇道友,哪怕今天局勢變得再壞,畢竟是我鬼蛇族內部的事情,哪可能會發生流血沖突。”

  “可你若就這般獨自一人前往,又該如何平息今日之風波?甚至,若讓我族太上三長老見到你,非借機對付你不可。”

  少女憂心忡忡,坐臥難安。

  言外之意就是,沒有老屠夫,僅僅蘇奕一人前往鬼蛇族,非但辦不成事,還可能送命。

  蘇奕懶洋洋躺靠在那,看著少女那秀美的側臉輪廓,道:“你叫什么名字?”

  墨裙少女一呆,氣惱地蹙起柳眉,都什么時候了,這家伙還有閑心問這個?

  她抿著唇,只當沒聽到,不理睬蘇奕。

  蘇奕不由笑起來,道:“放心吧,有我在,你們鬼蛇族的天……塌不下來。”

  墨裙少女怔了怔,幽幽嘆了口氣,道:“希望如此吧。”

  她目光望向寶輦外,一副徹底失望,懶得再搭理蘇奕的樣子。

  蘇奕自不會和一個少女計較。

  不過,他也沒再說什么。

  有些事情,做了才會讓人相信。

  至于那些話語,說再多也是徒勞。

  墨裙少女顯然早已認定,只有憑老屠夫的力量,才能幫鬼蛇族化解風波,這時候無論他說什么,都沒用。

  直至快抵達鬼蛇族的時候,墨裙少女終究還是沒忍住,道:“蘇道友,你可要想清楚了,一旦進了我鬼蛇族,若你沒有足夠的把握化解風波,極可能會遭受到我族太上三長老的打擊,到那時,極可能會出現性命之憂……”

  不等說完,蘇奕已說道:“那我也不妨告訴你,今天我來你們宗族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收拾葉東河。”

  墨裙少女錯愕。

  就在此時,寶輦在鬼蛇族山門外停下。

  “小姐,到了。”

  駕馭寶輦的侍從開口。

  墨裙少女深呼吸一口氣,飛快提醒道:“待會你可千萬莫要說這等胡話,否則,可就真危險了!”

  說著,她已走下寶輦。

  “這丫頭,倒是和小葉子有些相似,有一副善良的心腸。”

  蘇奕暗道。

  他也起身走下寶輦。

  映入眼簾的,是一座恢弘的山門。

  在天琊城內,有數十座山峰,但若論最神秀的,當屬鬼蛇族所盤踞的“蓮臺峰”。

  這座山峰高聳入云,鐘靈毓秀,常年籠罩在瑞霞紫氣當中,其形狀像一座拔地而起的巨大蓮臺,故而被稱作蓮臺峰。

  它也是整個鬼方域赫赫有名的一等洞天福地。

  今天的蓮臺峰和以往不同,或許是要召開宗族大會的緣故,山門內外,皆駐守著鬼蛇族的精銳力量。

  “蘇道友,請跟我來。”

  墨裙少女帶著蘇奕,匆匆走進山門。

  一路上,無人阻止。

  “這次宗族大會,將在半山腰的‘祖祠大殿’召開,屆時,我鬼蛇族主脈和三大支脈的大人物,皆會悉數到場。”

  路上,墨裙少女飛快道,“而蘇道友你,則會被視作我主脈邀請的觀禮賓客參與其中。”

  蘇奕問道:“江映柳可在?”

  墨裙少女臉色微變,環顧四周一圈,這才低聲傳音道:“蘇道友,莫要妄議江映柳大人,若被聽到,會被視作不敬!”

  頓了頓,她這才憂心忡忡傳音道:“不止江映柳大人在,連玄黃劍閣的一些大人物,也跟著一起來了。而在我族主脈這邊,還好有火照神宮內閣首席長老岳石前輩在,否則,今日推舉新族長之事,怕是再沒有多少轉機了。”

  岳石?

  蘇奕凝神思忖,卻發現毫無印象。

  不過,看墨裙少女的態度,鬼蛇族主脈顯然是把這位來自火照神宮的岳石,當做了一個力挽狂瀾的角色。

  旋即,蘇奕就不再多想。

  走在通往山腰的路徑上,瀏覽著沿途風光,蘇奕眼神不由一陣恍惚。

  當年,他也曾陪著小葉子一起,在這條路上走過。

  時過境遷,彈指數萬年過去,物是人非。

  “這么多年過去,這蓮臺峰的景致倒也沒發生多少改變。”

  當看到路上一座修建在竹林中的樓閣時,蘇奕油然感慨了一聲。

  那座樓閣,是小葉子證道成皇之前的居所,至今還留著,沒有發生多少改變。

  墨裙少女不由疑惑,道:“蘇道友以前來過蓮臺峰?”

  蘇奕笑了笑,他何止是來過,還曾在此盤桓過一段時間!

  別說是蓮臺峰上那些亭臺樓閣之地,就連鬼蛇族的“祖庭禁地”,他也曾在小葉子的陪同下去過一次。

  對外人而言,蓮臺峰禁陣重重,是鬼蛇族世世代代居住修行之地,藏著不知多少玄機和秘密。

  可對蘇奕而言,這些皆早已了然于心。

  半山腰處。

  飛瀑流泉,松竹掩映。

  一座古老的宮殿,依山而建,直似仙人居住的行宮,在天光下泛著神圣莊肅的光澤。

  這就是鬼蛇族的祖祠大殿!

  當蘇奕和墨裙少女抵達時,就見大殿外,駐守著一眾強者,披堅執銳,氣息強盛。

  最弱的都有靈輪境修為。

  而強大的,更有著皇境道行!

  其中,赫然有涂鏞、以及那個名叫十三的老仆!

  這樣的陣容,擱在外界,都能讓世間大多數修行勢力膽寒。

  可在此時,只能駐守在這祖祠大殿外。

  由此可見,作為幽冥九大王族之一,鬼蛇族的底蘊何等之不俗。

  當看到蘇奕一人跟著墨裙少女前來時,涂鏞先是一怔,旋即臉色微變,眉梢間浮現深深的憂色。

  他自然清楚蘇奕的戰力何等逆天。

  可這里是鬼蛇族的核心重地,今日匯聚在此的,更有不少道行恐怖的老家伙!

  這等情況下,蘇奕卻一人前來,讓涂鏞如何不擔憂其安危?

  而當看到這一幕時,十三同樣很意外,同樣沒想到,蘇奕這樣一個靈輪境少年,竟然真的有膽赴約而來。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他雙手負背,徑自跟隨在墨裙少女身后,朝祖祠大殿行去。

  一路上,他的出現,不知引起多少目光注視。

  當路過十三身旁時,這膚色慘白,丟掉一臂的老者語氣森然道:

  “小家伙,你膽子倒是挺大的,不過,這里可不是祥云樓,那祥云樓的老板,也再護不住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