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七十八章 丟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面對突兀出現的老屠夫,十三毛骨悚然。

  肉眼可見,十三身上的皇境威勢如潮水般褪去,原本籠罩在這片長街四周,牢牢鎖定在蘇奕身上的殺機,也隨之消散。

  涂鏞敏銳感受到了這種變化。

  他不由暗驚。

  之前,他本以為憑蘇奕的力量,足可抗衡十三。

  誰曾想,根本不必蘇奕出手,祥云樓的老板便突兀地出現,輕蔑十三為不知死活的阿貓阿狗!

  便見十三深呼吸一口氣,朝近在三尺之地的老屠夫稽首抱拳,道:“道兄,我奉主上之命而來,只為討回我族的祖傳玉璽,若有得罪之處,還望道兄見諒。”

  這位有著皇境修為的老仆,之前陰氣森森,強勢之極。

  可此刻,面對老屠夫時,也不得不斂眉低目!

  “見諒?”

  老屠夫面無表情道,“可以,先卸掉自己一條胳膊,老子再考慮是否要殺你。”

  淡漠冷硬的話語,沒有任何情緒波動。

  卻聽得涂鏞膽顫心驚,完全沒想到,這位祥云樓老板為了替蘇奕出頭,不惜去收拾鬼蛇族太上三長老身邊的老仆!

  涂鏞下意識把目光看向不遠處的蘇奕。

  卻見這來歷神秘的青袍少年一手負背,一手拎著酒壺,立在祥云樓大門一側的斑駁燈影下,愜意從容,一副好整以暇的姿態。

  而聽到老屠夫的話,十三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他同樣沒想到,這個天琊城幾乎人人皆知的祥云樓老板,會在此刻強勢出頭!

  并且,似乎根本不打算給他們鬼蛇族面子!

  這無疑顯得很不可思議。

  須知,在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天琊城一直是鬼蛇族的地盤。

  在這古老的巨城中,就是皇者,也不敢輕易開罪他們鬼蛇族!

  “道兄……”

  十三穩了穩心神,剛要開口。

  老屠夫冷哼一聲,右手忽地探出。

  十三來不及閃避,直接被抓住左臂。

  隨著老屠夫一抓一扯。

  一條血淋淋的胳膊,就被硬生生撕扯下來,落入老屠夫手中,鮮血隨之灑落一地。

  十三身影一個踉蹌,倒退數步,臉色煞白透明,滿臉驚怒和駭然。

  之前老屠夫出手,看似簡單的一抓之力,卻充斥恐怖無邊的大道力量,根本不是他能夠閃避和抵擋!

  十三根本不用想就知道,若對方真下狠手,這一擊都能輕松要了自己的命!

  “好強!!”

  涂鏞身心皆顫。

  一位皇者,卻如待宰羔羊般,被硬生生卸掉一條胳膊,這畫面無疑太震撼人心。

  老屠夫掌指間浮現猩紅火焰,瞬息之間,那一條斷臂就化作灰燼飄灑一空。

  火焰映在老屠夫消瘦淡漠的臉龐上,顯得格外瘆人。

  不過,就在此時,一直冷眼旁觀的蘇奕淡然開口:“回去告訴葉東河,八月十五當天,我會帶著你們鬼蛇族的祖傳玉璽前往登門拜訪。”

  聞言,十三卻并不理會,他強忍著痛苦,目光看向老屠夫,似要聽老屠夫如何決斷。

  無疑,他到現在也沒把蘇奕這也一個靈輪境人物放在眼中。

  老屠夫面無表情,唇中輕吐一個字:

  “滾。”

  十三深呼吸一口氣,一語不發,轉身而去。

  “你也回去吧。”

  蘇奕目光看向涂鏞,“鬼蛇族,變不了天。”

  說罷,他折身走進祥云樓。

  老屠夫默默跟隨其后。

  涂鏞怔怔許久,強忍著內心的震撼情緒,匆匆離開。

  夜色越來越深。

  鬼蛇族,燈火通明的古老殿宇中。

  燭火映得在座那些主脈大人物的神色陰晴不定。

  每個人皆心情沉重。

  隨著時間點滴推移,葉紫山和墨裙少女內心也有些緊張。

  他們已經可以斷定,太上三長老口中那個蘇奕,就是他們曾見過的青袍少年。

  但卻不敢肯定,在十三出動的情況下,那蘇奕能否保住那一塊祖傳玉璽。

  偌大的殿宇中,只有葉東河最悠閑。

  他拿著茶盞,時不時輕啜一口,偶爾會抬起眼眸,掃視大殿眾人那陰沉難看的神色。

  “主上,十三請見!”

  大殿外,忽地響起一道聲音。

  一句話,就如驚雷,讓大殿眾人皆從沉默中醒來,紛紛抬起眼眸,望向大殿外。

  眾人的心皆懸起來。

  葉紫山和墨裙少女也如此。

  葉東河笑了笑,端著茶盞輕抿了一口,這才淡淡道:“進來吧。”

  而后,在眾人目光注視下,十三那蒼老的身影走進大殿,暴露在通明的燭火燈影下。

  “這……”

  當看清其模樣,眾人皆露出驚色,騷動起來。

  葉紫山和墨裙少女也不由倒吸涼氣。

  而葉東河則愣住。

  視野中,十三臉色煞白,失去左臂,血染衣袍,傷口處哪怕已經止血,可殘碎的骨骼和斷裂的血肉,依舊顯得觸目驚心。

  久經廝殺戰斗的角色更是一眼就看出,十三的左臂,是被人硬生生撕掉的!

  “怎么回事?”

  葉東河臉色一沉。

  皇者一怒,天翻地覆。

  這一刻,葉東河神色雖然依舊平靜,可大殿燈火卻猛地劇烈搖曳,氣氛也隨之變得壓抑,空氣似凍結,讓人直喘不過氣。

  這位鬼蛇族的太上三長老,動怒了!

  十三走上前,低聲道:“屬下無能,被祥云樓老板廢掉了一臂,沒能討回祖傳玉璽。”

  此話一出,眾皆嘩然。

  都不敢相信,祥云樓老板,竟還敢不給葉東河面子,直接對十三動手了。

  葉紫山和墨裙少女則對視一眼,內心總算徹底輕松下來。

  果然,祥云樓老板不會眼睜睜看著那蘇奕出事的!

  啪!!

  葉東河猛地把手中茶盞狠狠摔在地上,碎屑迸濺,讓眾人皆噤若寒蟬。

  “這可是天琊城,是我們鬼蛇族的地盤,那祥云樓老板,未免也太不把我鬼蛇族放在眼中!!”

  葉東河臉色鐵青,殺氣騰騰。

  十三是他最得力的仆從,早在很久以前就跟隨在他身邊做事。

  可如今,卻被人廢了胳膊!

  “叔祖息怒。”

  葉紫山干咳一聲,道:“很久以前,祥云樓就有規矩,凡是祥云樓的客人,皆會得到庇護,這是天琊城人盡皆知的事情。”

  頓了頓,他繼續道:“更何況,當年無論是葉南征老祖,還是葉妤老祖,皆曾說過,那祥云樓老板乃是一位隱世高人,不容怠慢。”

  聽到這,葉東河皺眉打斷:“紫山,你的意思是,十三今夜做錯了?”

  葉紫山神色平靜道:“我只是認為,祥云樓老板斷不會無緣無故出手。”

  葉東河眉頭皺得愈發厲害。

  這時候,十三低聲道:“大人,我本來讓涂鏞把那蘇奕叫出了祥云樓,自忖是在祥云樓外動手,不至于招惹祥云樓的老板,誰曾想……”

  說到這,他不由一聲輕嘆,“不管如何,還請大人息怒,莫要因為屬下,而去敵視那祥云樓老板。”

  十三今夜在見識到老屠夫的手段后,焉可能不知道,和這樣的角色對敵,注定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葉東河一點點從怒火中冷靜下來,道:“那祥云樓老板可曾說什么?”

  十三低聲道:“在屬下返回時,那蘇奕曾言,八月十五當天,會帶著祖傳玉璽前來咱們鬼蛇族。”

  葉東河頓感意外:“此子這是何意?”

  十三搖頭,他也猜不透蘇奕想做什么。

  “罷了,我們走吧。”

  葉東河長身而起,大步而去。

  他已沒臉再待下去,原本是想等著十三帶回祖傳玉璽后,給葉家那些主脈的家伙一個教訓。

  哪曾想,到最后丟臉的卻是他自己!

  十三緊隨其后。

  直至兩人身影消失。

  大殿眾人皆不由松了口氣。

  “叔父,那蘇奕是天渠長老請來的救兵,并且他也曾對我們說過,會幫我們化解宗族風波,如今看來……他的確是有些能耐的!”

  墨裙少女傳音,顯得很激動。

  葉紫山微微搖頭道:“只要是祥云樓的客人,皆會受到庇護,可不僅僅只有蘇奕能享受這等待遇。”

  頓了頓,他思忖道:“我們可不能把一切希望寄托在他一人身上,等火照神宮內閣首席長老岳石來了,我才能真正的安心一些。”

  墨裙少女點了點頭。

  天琊城,地焰峰。

  已是后半夜,山巔那一座古老恢弘的大殿內,燈火搖曳。

  江映柳身著緋色襦裙,席地而坐,柔順的青絲高高挽起,以木簪束成一個髻,這襯得她鵝頸愈發纖秀。

  這個清雅絕俗的女子,正在端詳剛剛從鬼蛇族送來的一份密封玉簡。

  玉簡是葉東河傳來,將今夜發生的事情一一陳述。

  “那鬼蛇族最后一塊祖傳玉璽,落到了一個名叫蘇奕的少年手中……”

  收起玉簡,江映柳一對秀眉微皺。

  玉簡中,僅僅只說這蘇奕乃是一個靈輪境修士,疑似是葉天渠請來的幫手。

  至于蘇奕的來歷,卻只字未提。

  “罷了,等明天時候,我親自去祥云樓,去見一見那和蘇奕便是,一個靈輪境的小角色而已,也敢摻合到鬼蛇族的事情中,還真是……不怕死呢……”

  許久,江映柳做出決斷,她屈指一彈。

  大殿內的燈火齊齊熄滅,她美麗的倩影,頓時淹沒在黑暗之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