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七十六章 幫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看著對面微笑的少年,祥云樓老板卻無法淡定。

  他胸腔一陣起伏,似是在壓制內心翻騰的情緒。

  直至半響,他一屁股坐回座椅上,拎著酒壇,猛地狂飲了一大通。

  而后,他才長吐一口濁氣,喃喃道:“也對,這世間也只有你蘇老怪才知道,我道心有樊籠,久困其中,無法掙脫……”

  說著,他眸子重新看向蘇奕,神色復雜道:“五百年前,世間傳出你的死訊,我還曾為之狂喜,大醉一場,誰曾想,你蘇老怪卻偏偏沒死……”

  蘇奕笑了笑,淡然道:“我就是死了,憑你的才情,也打不破道心中的壁障。到最后,還是得求我。”

  眼前的老者,名喚“商天闕”,來自魔猿族,有“血屠靈皇”的封號。

  但蘇奕卻更習慣稱呼對方老屠夫。

  數萬年前,商天闕就已經是縱橫苦海深處多年的老家伙,性情乖戾殘暴,名列“苦海七魔”之一。

  直至遇到了當初前往苦海深處闖蕩的蘇奕,商天闕徹底栽了個大跟頭。

  當時,商天闕視蘇奕為肥羊,拋出一樁根本不存在的機緣為誘餌,主動邀請蘇奕合作,去探尋機緣。

  蘇奕痛快答應。

  結果,在商天闕精心準備好的一個埋伏地點,蘇奕反手就把商天闕打劫了……

  這就是他和老屠夫相識的經過。

  “求你?”

  老屠夫沉默片刻,旋即輕嘆道,“不錯,我雖然巴不得你蘇老怪死掉,可也清楚,你若死了,我這輩子怕是再無法打破道心中那一道樊籠。”

  當年,他以玄幽境中期的道行,慘敗在蘇奕手底下之后,道心就出現了一道揮之不去的陰影。

  這也導致他的修為,在這足足三萬六千余年的時間里,無法寸進分毫!

  他也曾不止一次試圖打破這一道陰影,可最終也沒能如愿以償。

  直至后來,老屠夫徹底想明白,解鈴還須系鈴人,除非玄鈞劍主主動出手幫忙。

  否則,他這輩子的道行都將困在這一抹陰影下,再無望更進一步!

  “恨我嗎?”

  蘇奕問道。

  老屠夫神色一陣明滅不定,咬牙說道,“恨!!”

  蘇奕不由笑起來,道:“放心吧,我當初曾答應,遲早有一天,會還你自由,自不會食言。”

  老屠夫冷哼道:“若非知道你蘇老怪言而有信,我怎可能會在此苦苦消磨數萬年光陰?又怎可能眼巴巴一直等著你蘇老怪來見我?”

  那聲音中,盡是掩不住的怨氣。

  蘇奕拿起酒壺,為自己斟了一杯,道:“行了,牢騷也宣泄完了,該談正事了。”

  老屠夫怒氣沖沖道:“我還沒開始宣泄呢!三萬六千年了,你可知道我怎么過的?我……”

  蘇奕眉頭微挑,道:“嗯?”

  老屠夫語塞,神色一陣明滅不定,最終把滿腔的牢騷按捺住,悻悻冷哼道:“說吧,談什么正事?”

  蘇奕思忖道:“你剛才也看到了,如今的鬼蛇族,發生了一些動蕩……”

  不等蘇奕說完,老屠夫已經說道:“我當初只答應,暗中守護羽落靈皇,并且你也說了,不讓我摻合鬼蛇族的事情。我今晚所作所為,可挑不出任何毛病。”

  這番話,

  就像唯恐蘇奕會在這件事上挑刺般,故而搶先解釋了一番。

  由此可見,蘇奕當年留給老屠夫的內心陰影是何等之大……

  蘇奕笑了笑,道:“我可沒說你做錯了。”

  老屠夫明顯輕松一些,冷硬的神色也緩和不少,道:“那我就放心了。”

  “長話短說,我需要一個幫手,去平息鬼蛇族的風波。”

  蘇奕目光看著老屠夫,“你愿不愿幫忙?”

  老屠夫嘀咕道:“你蘇老怪開口了,我敢不幫嗎?”

  旋即,他似意識到什么,目光看向蘇奕,道:“憑你的手段,輕松便可蕩平整個鬼蛇族,怎會忽然需要我來幫忙?難道說……”

  蘇奕坦然點了點頭,道:“你也看到了,如今的我,只有靈輪境修為,遠不是前世可比。”

  “是么……”

  老屠夫眼神閃動,道,“這豈不是說……我只需動動手指頭,就能把你蘇老怪……弄死?”

  氣氛微妙地有些沉悶起來。

  蘇奕拎著酒壺,為自己斟了一杯,而后把玩著酒杯,淡然道:“你為何不敢試試?”

  老屠夫遲疑,瘦削的面頰一陣明滅不定。

  換做任何靈輪境修士,面對一位恐怖無比的老怪物,怕都早已膽顫心驚,惶恐不安。

  但蘇奕沒有。

  他的神色、舉止、乃至于細微的眼神,都不曾發生任何變化。

  反倒是唇邊,泛起一抹濃濃的不屑,狀似挑釁。

  老屠夫猛地深呼吸一口氣,冷笑道:“當年在苦海深處,你就裝作一副弱小的樣子,讓我以為碰到了個大肥羊,結果呢,反倒被你這黑心腸的家伙給打劫了,丟掉了一身的寶物不說,還被你打得心境出現陰影,到現在還沒有驅除!”

  頓了頓,他一字一頓道:“你覺得……現在我還會上你的當?”

  說罷,拿起酒杯,狠狠一口悶了。

  蘇奕坦然道:“我現在真的只有靈輪境修為,否則,也不會來找你幫忙了。”

  老屠夫呵呵笑起來,道:“你蘇玄鈞的靈輪境,怕是比這世上的皇境都厲害!這種明知找死的蠢事,我商天闕可斷不會做!”

  蘇奕輕聲道:“等解決了鬼蛇族的風波,我幫你解決道心中的陰影,還你自由。”

  此話一出,老屠夫登時沉默了。

  燈影下,他消瘦的臉頰變幻不定,似激動、似喜悅、似期待、又似難以置信。

  許久。

  他低頭盯著酒杯,道:“好!”

  拿起酒杯,一飲而盡,壓抑三萬六千年的苦悶,于此刻總算得以釋懷!

  同樣的夜色。

  鬼蛇族。

  一座燈火通明的古老殿宇中。

  葉東河坐在那,臉色陰沉冰冷,道:“這么說,你真的把祖傳玉璽,交給了一個外人保管?”

  他身著古服,鬢角霜白,一對眸犀利如鷹隼。

  作為鬼蛇族太上三長老,葉東河有著玄照境大圓滿修為,只差一個契機,便可邁入玄幽境中。

  “不錯。”

  大殿一側座椅上,葉天渠神色平靜地點了點頭。

  從返回鬼蛇族不久,還不等他向主脈族人打探消息,就接到命令,說太上三長老要他前往一見。

  于是,就有了此時上演的一幕。

  交談中,葉天渠已經表明,祖傳玉璽并不在他身上,而是交給了一個朋友保管。

  其他的,并未多說。

  葉東河一巴掌狠狠拍在案牘上,厲聲道:“葉天渠,你膽子未免也太大!祖傳玉璽乃是咱們鬼蛇族鎮族重物,怎能隨隨便便交由他人保管?”

  聲震大殿,可怖的威勢如潮洶涌。

  葉天渠壓力驟增,都有窒息般的感覺。

  但他卻夷然不懼,平靜道:“葉妤老祖僅僅只是被困在幽都,太上大長老也已前往幽都去打探情況,我不認為,現在需要推舉新的族長。”

  葉東河臉色愈發冰冷,道:“我只問你,祖傳玉璽如今在誰人手中?那外人如今又在哪里?”

  葉天渠深呼吸一口氣,長身而起,道:“無可奉告!”

  他轉身正要離去。

  葉東河眼神幽幽道:“不說清楚,你今天不許走!”

  大殿四周,禁陣涌現,將大門處封死。

  葉天渠臉色驟變。

  旋即,他就恢復平靜,道:“如今,主脈的老人都已知道我前來見您的事情,我若發生什么意外,您那怕是不好交差吧?”

  葉東河淡漠道:“私自將祖傳玉璽交給外人,這已違逆宗族規矩,我便是將你關押起來,誰人敢說我做錯了?”

  葉天渠心中暗嘆,在進入天琊城的時候,蘇奕那句提醒,簡直和未卜先知般。

  誠然,在鬼蛇族禁止同族相殘。

  可要想收拾他葉天渠,只需找個理由把他關押起來便可!

  深呼吸一口氣,葉天渠斬釘截鐵道:“就是把我關押起來,我也不會說出祖傳玉璽的下落。”

  葉東河冷哼一聲,道:“你不說,自會有人說,來人,將葉天渠關進地牢!!”

  葉天渠心中震動,終于色變。

  他不是擔心自己的處境,而是擔心涂鏞、葉伯恒把和祖傳玉璽有關的消息泄露出去!

  當晚。

  有關葉天渠擅自將祖傳玉璽交給外人保管,而被太上三長老關押進地牢的事情,傳遍了整個鬼蛇族,引發一場軒然大波。

  而涂鏞、葉伯恒二人,才剛得知消息,就被太上三長老的人直接帶走。

  “孩子別怕,僅僅只是搜魂而已,當我找到答案,自會放你離開。”

  葉東河神色溫和慈祥,眼睛看著葉伯恒。

  葉伯恒臉色煞白,顫聲道:“老祖,我……”

  話沒說完,他猛地發出一聲痛苦的悶哼,失去意識。

  半響后。

  葉東河收起神念,眉頭一點點皺起,蘇奕?祥云樓?

  在葉伯恒的記憶中,并沒有和蘇奕有關的其他消息。

  原因很簡單,當初在云樓寶船上的時候,隨著黑裙女子項恬的本尊出現后,他就一直陷入昏迷中,根本不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這也讓葉東河僅僅只知道,那個青袍少年叫蘇奕,在進入天琊城之后,徑直去了祥云樓!

  “祥云樓的老板,可不是個簡單人物……”

  葉東河神色陰晴不定。

  忽地,他目光看向另一側的涂鏞,道:“待會,我需要你去祥云樓做一件事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