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七十四章 祥云樓老板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兩天后。

  暮色時分。

  天琊城巍峨高聳的城門外。

  蘇奕負手于背,遠遠凝視著那古老的城墻,腦海中情不自禁地浮現出一道女子的倩影。

  女子眉眼彎彎,頭戴蓮冠,身披鶴氅,手握一盞蓮燈,獨自立于幽暗之中,兀自有掩不住的絕代風華。

  半響后,蘇奕搖了搖頭。

  “道友打算何時前往我族?”

  一側,葉天渠禁不住問道。

  “等時機合適的時候。”

  蘇奕隨口道。

  再過十天,鬼蛇族的宗族大會才會拉開帷幕,蘇奕打算在此之前,先了解一些消息,再擇機前往鬼蛇族。

  “你們此次返回,可要當心一些。”

  蘇奕提醒道。

  葉天渠笑了笑,道:“在我鬼蛇族,同族相殘是大忌,只要進了天琊城,就沒人敢害死我。”

  蘇奕淡然道:“殺不死你,也可以把你視作罪徒關起來。”

  葉天渠眼眸微凝,旋即深呼吸一口氣,道:“便是把我關起來,我也斷不會支持推選新的族長!”

  蘇奕想了想,道:“這些天,我會住在城西‘祥云樓’,若你遇到麻煩,可以來找我。”

  葉天渠將祖傳玉璽交給他這個陌生人,是對他的信任。

  他自不會辜負了這份信任。

  說罷,蘇奕已邁步朝城中行去,峻拔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大人,您……真的放心讓那位蘇奕公子保管祖傳玉璽嗎?”

  涂鏞低聲說道。

  葉天渠沉默片刻,反問道:“沒有蘇道友,我們能活著抵達天琊城嗎?”

  涂鏞一怔。

  葉天渠已邁步朝城中行去。

  城西。

  祥云樓是一家客棧。

  很久以前,祥云樓就扎根在天琊城內。

  據傳祥云樓老板的祖上,曾出過一位在皇境路上極為了不得的劍修,一手劍道造詣通天徹地,屠戮過諸多妖魔鬼怪。

  無論傳聞真假,祥云樓的確稱得上是一座古老之極的客棧。

  古老到一些老輩人物都想不起,這座客棧時何年何月出現在天琊城的。

  而在當今,祥云樓又被視作天琊城中最安全的客棧。

  便是惹出滔天禍患,只要進了祥云樓的大門,能夠在祥云樓擁有一間客房,便不必擔心遭受任何危險。

  以前時候,曾有一個氣焰兇橫的大妖招惹了鬼蛇族,被全城通緝,但在進入祥云樓之后,鬼蛇族的力量便撤離了。

  不過,這個大妖最終還是被鬼蛇族抓走了。

  原因很簡單,客棧的客房太貴了。

  這位大妖躲藏在祥云樓半個月之后,最終因為付不起房費,而被祥云樓給轟了出去……

  祥云樓的房費,也很邪乎。

  老板若心情好,分文不取。

  老板若心情很壞,張口便是天價。

  當然,尋常時候的房費價格,也不是一般修士能付得起。

  因為一座尋常客房,都需要付出八百八十八塊八品靈石!

  這是一個足以讓家底殷實的靈輪境人物都感到肉疼的價格。

  故而,過往這些年來,祥云樓的生意一直很冷清。

  此時,夜色快要來臨,華燈初上。

  祥云樓老板獨自坐在柜臺后,拎著一壺酒,一口一口地抿著。

  他中等身材,穿著一身陳舊的灰色布袍,臉頰消瘦蒼老,神色淡漠,沒有任何表情。

  一樓寬敞的廳堂內,只坐著兩個客人。

  這是一個少女和一個中年,皆衣飾華美,一看便知身世不凡。

  中年猶豫許久,最終咬牙起身,來到柜臺前。

  他神色莊肅中透著敬色,朝祥云樓老板抱拳見禮道:“鬼蛇族主脈長老‘葉紫山’,見過前輩。”

  祥云樓老板漠然坐在那,眼皮都沒抬一下,道:“你們宗族的麻煩事,就不要說了。”

  聲音也淡漠得毫無情緒波動。

  名叫葉紫山的中年臉色微變,可還是硬著頭皮道:“前輩,縱使惹您不快,我還是想請您出手,幫幫我族!”

  祥云樓老板眉頭微皺,他抿了一口酒,道:“這是你們宗族自己的事情,又非遭遇外敵入侵,自當由你們自己來解決。”

  葉紫山面容變幻,苦澀道:“前輩有所不知,我族太上三長老,已和毗摩傳人江映柳聯合一起,欲在八月十五當天推舉新的族長,意圖甚大,若讓他們得逞,后果著實不堪設想。”

  “毗摩傳人……”

  祥云樓老板自語。

  半響,他微微搖頭道:“我說了,這件事,我不會插手。”

  語氣淡漠冷硬。

  葉紫山神色黯然,似一下子失去精氣神般,勉強說道:“叨擾前輩了。”

  說罷,他折身返回坐席處,和那少女低聲交談起來。

  很快,那少女也露出頹然之色。

  “是誰讓你們來求我出手的?”

  忽地,遠處柜臺后方,祥云樓老板開口,眼神幽冷。

  那少女當即起身,連忙道:“小的時候,晚輩曾聽老祖宗說過,前輩乃是一位隱世高人,有通天徹地的手段,并且和我族之間有著特殊的關系,故而,我才擅自做主,請叔父和我一起前來,希望能夠得到前輩的幫助。”

  少女一襲墨色裙裳,面容清秀絕俗,嬌軀挺拔傲人,舉止落落大方。

  唯有眉宇間,有著一抹揮之不去的憂色。

  祥云樓老板再問道:“你口中的老祖宗是誰?”

  墨裙少女深呼吸一口氣,道:“我家老祖宗名諱葉妤,世人皆稱其羽落靈皇!”

  祥云樓老板淡漠幽冷的眼眸內,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恍惚。

  旋即,他淡漠道:“你家老祖宗不會死,等她歸來時,自會平定鬼蛇族這一場風波所引發的后果。”

  墨裙少女一怔,焦急道:“可一旦推舉新的族長,按照我族規矩,就是老祖宗回來了,也無法改變這個結果。”

  頓了頓,她繼續道:“并且,我們懷疑,這次的事情另有隱情,太上三長老和那江映柳明顯要圖謀什么,一旦發生什么不可預測的禍事,可就再無法彌補了。”

  聽罷,祥云樓老板卻不為所動,淡漠道:“你們若沒有其他事情,就離開吧。”

  他拿起酒壺,默默啜了一口。

見此,墨裙少  女呆了呆,失魂落魄。

  她身旁的葉紫山,也不由喟然一嘆。

  如今的鬼蛇族內,他們主脈的力量完全陷入被動中。

  可以肯定的是,八月十五當天的宗族會議上,就憑他們主脈的力量,根本無法阻止推舉新族長的事情發生!

  氣氛,一時變得很沉悶。

  這時候,一個身著青袍的少年走了進來。

  他負手于背,儀態悠閑,目光一掃坐在柜臺后方的祥云樓老板,而后看向了坐在不遠處的葉紫山和墨裙少女。

  而后,他徑直走過去,道:“葉妤是你家老祖宗?”

  一個陌生的少年,卻直呼“葉妤”之名,這讓葉紫山和墨裙少女眉頭皆微微一皺。

  “叔父,我們走吧。”

  墨裙少女懶得理會,起身打算離開。

  “也好。”

  葉紫山也長身而起。

  蘇奕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道:“回答我一些問題,或許我可以幫你們化解這一場風波。”

  此話一出,墨裙少女和葉紫山一愣。

  就是坐在柜臺后的祥云樓老板,也不由多看了蘇奕一眼,旋即就搖了搖頭,收回目光。

  一個靈輪境的小角色罷了,無論想作什么妖,都很難引起他這種老人的興趣。

  “你?”

  墨裙少女狐疑。

  葉紫山則冷哼一聲,道:“年輕人,就是皇者在此,也不敢說這般大話,還請你自重!”

  一個陌生的少年,忽然冒出來說,能幫他們鬼蛇族化解當前面臨的內患風波,這怎么看怎么像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無知小兒。

  卻見蘇奕想了想,道:“你們不相信,倒也在情理之中,稍等。”

  他折身走向柜臺處。

  葉紫山眉頭皺起,不知道這青袍少年想做什么,低聲傳音道:“若溪,且等等看。”

  墨裙少女傳音嘀咕道:“叔父,我看那家伙就是個瘋子,理會他作甚?”

  葉紫山眸光閃動,道:“姑且一看便是。”

  墨裙少女心不甘情不愿地點了點頭。

  柜臺后方,祥云樓老板自顧自抿了一口酒,看也沒看走過來的蘇奕,神色淡漠道:

  “小家伙,若你是來住店的,就交錢,若不是,就盡早離開。我現在心情不好,萬一厭煩了,別怪我把你丟出去。”

  蘇奕哦了一聲,拿起柜臺上的酒瓶,放在鼻端嗅了嗅,這才說道:“老屠夫,欠債還錢,欠命呢?”

  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可落入祥云樓老板耳中,卻仿似一道相隔無盡歲月之后,重新響徹于心田的一道驚雷。

  他那淡漠幽冷的眸,泛起懾人的光澤,死死盯著蘇奕,一言不發。

  這位祥云樓老板,之前一直是一副天塌地陷也面不改色的姿態,就像歷經歲月沖刷的磐石,又冷又硬,淡看一切。

  可此時,他明顯有些失態!

  這一幕,被葉紫山和墨裙少女捕捉到眼底,都不由頓感意外,意識到有些不對勁。

  老屠夫?

  那少年為何會如此稱呼祥云樓老板?

  還有,他那句話……又是什么意思,怎會讓得這位隱世于此的恐怖人物,一下子就坐不住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