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七十一章 擒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鏘鏘劍吟響徹,激蕩虛空。

    蘇奕凌空邁步,如若謫仙扶搖周虛,執劍朝黑裙女子殺去。

    也是此刻,葉天渠等人才見識到,這個氣質淡然若流云般的青袍少年,真正殺敵時,是何等恐怖。

    他峻拔的身影,直似一柄撕裂長穹的長劍。

    渾身彌漫著淡淡的金色道光,分明是靈輪境修為,可那等威勢,卻遠遠凌駕于當世靈輪境之上!

    僅僅遠遠望著,就讓葉天渠等人心神刺痛,驚悸壓抑。

    唰!

    而隨著蘇奕出手,劍氣交錯,化作漫天流光,光耀山河,撕裂附近虛空。

    那般風采,直似仙人舞劍,威動寰宇!

    “哼!”

    黑裙女子眼神冰冷如電,屈指如刀,橫空連斬。

    一道道妖異猩紅的刀氣,帶著玄道法則的力量波動,和斬來的密集劍氣硬撼在一起。

    轟!

    那片虛空動蕩,山河轟震。

    毀滅般的洪流肆虐時,令天地為之黯然。

    剎那間,蘇奕和黑裙女子激烈征戰在一起。

    一者劍氣縱橫,恣肆如仙。

    一者渾身充斥皇者威能,舉手投足之間,便有毀天滅地般的道法施展而開。

    出乎人們意料,在這等對戰中,僅僅只有靈輪境修為的蘇奕,竟渾然不落下風!

    “這世間,何時出了這樣一個逆天人物?”

    葉天渠心中震動,都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這……的確就像一個亙古未有的奇跡……”

    涂鏞失神喃喃。

    越是道行精深的修行者,越清楚靈輪境和皇者之間的差距,是何等之大。

    看似相差只是一個大境界,實則相差的,是整整一條道途!

    那之間的差距,如若橫亙萬古修行路上的天塹,幾乎無人能逾越和打破!

    可此時,這樣一場宛如神跡般的戰斗,卻發生了,這讓葉天渠和涂鏞誰能不驚?

    那少年是誰?

    他又是何等來歷?

    ……一個個疑惑涌上兩者心頭。

    而在戰場中,蘇奕眸光睥睨,廝殺正酣。

    他出劍的速度并不快,卻充盈著一股天馬行空,巧奪造化般的玄妙神韻,看似輕描淡寫,威能卻堪稱恐怖。

    在這等殺伐之下,黑裙女子的攻勢,根本無法傷到蘇奕分毫,反倒是她所施展的諸般秘法,一一被蘇奕擊潰崩散!

    黑裙女子的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她不清楚蘇奕來歷,也不清楚蘇奕這樣的靈輪境角色,怎會擁有這般恐怖的道行。

    但她清楚,必須得動用全力了!

    鏘!

    黑裙女子祭出自己的道兵,那是一柄銀色短戟,泛著白茫茫的耀眼雷霆電光,毀滅波動滔天。

    每一次打出,直似萬雷迸發,轟震人間,密密麻麻的銀色電光,如瀑似的迸濺飛舞。

    那散落的余波擴散,都能輕易轟塌山河。

    葉天渠和涂鏞皆遠遠避開,唯恐被波及到。

    因為這等層次的力量,哪怕是被掃中一下,都足以將他們重創,甚至是滅殺!

    而在戰場之中,蘇奕卻不曾閃避,神勇蓋世,揮劍征伐。

    鐺!鐺!鐺!

  玄吾劍和銀色短戟激烈征伐,劍氣和雷霆隨之不斷涌現和破敗,潰散的毀滅力量,令得萬丈山河破敗,草木巖    石盡數成灰。

    那虛空中,都呈現出一種崩壞的跡象,觸目驚心。

    遠遠一望,直似兩尊神祇,在這山河間激戰!

    但,更讓人驚悚駭然的是,便是在這等激烈的廝殺中,蘇奕非但沒有被鎮壓,反倒是愈戰愈勇,一點點將黑裙女子的攻勢壓下去!

    “該死!”

    黑裙女子都不禁驚怒,內心掀起驚濤駭浪。

    她是玄照境初期皇者,只差一步,便可邁入玄照境中期,且掌握一條和雷霆有關的完整的玄道法則,擱在同境人物中,也是堪稱一流的角色。

    更遠不是那些沒能掌握玄道法則的皇者可比。

    然而此時,任憑她動用全身道行,施展出渾身解數,卻無法奈何一個靈輪境初期的少年!!

    修行至今八千多年,黑裙女子歷經不知多少惡戰,斗戰經驗何等豐富,可還是頭一遭遇到這般匪夷所思的對手。

    尤其當在戰斗中被蘇奕的劍道力量一點點壓制,黑裙女子心中都感到一陣不安。

    “我記得,你們血雉妖族最強大的傳承,名喚‘千瞳冥雷引’,再不動用,你必敗無疑。”

    廝殺中,蘇奕忽地出聲。

    黑裙女子眼眸收縮,旋即冷冷道:“那就試試!”

    蘇奕哂笑一聲,攻勢驟然一變。

    唰!唰!唰!

    他身影忽地恣肆如烈火,迅疾如閃電,無匹的劍氣也隨之呈現出一種狂暴、毀滅的態勢。

    由元始、渾虛、太微三種至高大道奧義融合而成的元極道意,便如朝霞流金,耀眼璀璨,充盈于每一道劍氣之中。

    那等威勢,也比剛才強大了不知多少!

    “原來,之前的廝殺之中,那位道友竟……竟還保留有實力……”

    當察覺到這個事實,葉天渠、涂鏞皆徹底呆滯在那,內心震撼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想一想,靈輪境和皇者對抗,本就已堪稱亙古未有的神跡。

    而如今,在這樣一場戰斗中,蘇奕竟還保留有實力,直至此刻才真正施展出來,這若非親眼所見,誰敢信?

    黑裙女子也察覺到這一點,驚得徹底色變,這究竟是哪里冒出來的逆天怪物!?

    可根本不等她多想,隨著蘇奕劍道威勢暴漲,一舉將黑裙女子逼迫得處境兇險。

    僅僅幾個眨眼間。

    噗!

    一道血淋淋的劍痕,撕破黑裙女子左臂肌膚,鮮血飛灑,若不是她閃避及時,這一劍就能斷其臂膀!

    黑裙女子又驚又怒,厲聲道:“也罷,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真正的手段!!”

    聲音剛響起,她渾身忽地涌起滔天的血色光影,將附近山河皆染成刺目的紅色。

    轟!

    虛空猛地一顫。

    就見千百道玄道法則,橫空擴散,倏爾間便化作千百只豎瞳。

    每只豎瞳,皆有拳頭大小,妖異冰冷,繚繞著一縷縷銀燦燦的雷芒。

    當千百只豎瞳出現,偌大天空中,就如睜開了一只只遠古神魔的眼眸,在俯視人間。

    遠處。

    葉天渠猛地咳血,閉上眼睛。

    涂鏞臉色煞白,身軀搖搖欲墜,同樣第一時間閉上眼睛。

    在那千百只豎瞳出現的一瞬,兩者的神魂齊齊遭受到一股詭異毀滅力量的鎮壓,當即遭受重創!

    而這,便是“千瞳冥雷引”的恐怖之處。

  這    門傳承自血雉妖族的至高秘法,傳聞是由先天妖魔“千瞳血雉”的天賦神通演變而來。

    一經施展,千百道豎瞳,皆會釋放出無形的神魂秘力,凡是被豎瞳盯到的角色,會遭受到千百重神魂冥雷的轟擊,動輒便是魂飛魄散的下場。

    “去!”

    黑裙女子清叱。

    轟隆!轟隆!

    千百只豎瞳齊齊看向蘇奕一人。

    那一瞬,滾滾神魂冥雷的力量,仿似排山倒海般,從四面八方朝蘇奕狠狠轟去。

    黑裙女子確信,哪怕是和自己同等層次的角色,在這一擊之下,也必將遭受重創!

    至于一個靈輪境少年,戰力再逆天,可面對神魂層面的碾壓,注定回天乏術!

    “小東西,我看你如何擋!”

    黑裙女子眼神冰冷。

    腦海中,她仿佛已經看到,蘇奕神魂被轟殺成齏粉的一幕。

    可突兀地,就見遠處的蘇奕笑了笑,道:“我剛才忘了告訴你,神魂力量的攻伐,對我沒用。”

    黑裙女子一怔。

    還不等她回過神。

    便見蘇奕縱劍長空,隨著劍鋒一掃。

    轟!

    虛空中那千百只豎瞳,一一炸開,恰似秋風掃落葉,被一劍破殺得干干凈凈。

    噗!

    黑裙女子俏臉蒼白,唇中咳血,曼妙的嬌軀都猛地顫抖起來。

    秘術被破,讓她這等皇者也遭受到反噬!

    事實上,蘇奕并未撒謊。

    有九獄劍鎮壓在識海,這世間任何的魂修秘術,都很難在突然之間殺他一個措手不及。

    “混賬!!”

    黑裙女子眼眸充血,似被徹底激怒,揮動銀色短戟殺伐,狀若瘋狂,強大恐怖的皇者威能,令山河動蕩不安。

    蘇奕沒有再留情。

    在之前的廝殺戰斗中,早讓他摸清楚黑裙女子的底細,充其量也就比毗摩的第七傳人陶千秋稍強一線。

    而要知道,當初在紫羅城外,蘇奕曾以一對四,擊敗陶千秋在內的四位皇者!

    三個彈指后。

    黑裙女子渾身出現十三道血淋淋的劍痕,其披頭散發,臉色慘白。

    十個彈指后。

    黑裙女子遭受重創,被一劍震飛出去,銀色短戟脫手而飛,唇中咳血不斷,一身氣機都有紊亂的跡象。

    而蘇奕自始至終毫發無損!

    也是此時,黑裙女子徹底意識到不妙般,第一時間選擇逃遁。

    世間眾生雖形容“皇者如神”,但畢竟不是真正的神,自不可能會在明知必敗的情況下赴死而戰。

    可惜,蘇奕根本就沒有打算給黑裙女子逃脫的機會。

    “咄!”

    隨著蘇奕唇中發出雷霆般的道音。

    正自逃遁的黑裙女子身上,那一道道血淋淋的劍痕傷口處,忽地有一縷縷劍氣乍現,在其軀體上縱橫交錯。

    噗噗噗!

    剎那間,黑裙女子身上有密集的血雨飛灑,唇中發出痛苦的尖叫,身影一個踉蹌。

    還不等她站穩,那纖秀雪白的脖頸,就被蘇奕一把攥住。

    如拎起一件足以轟動天下的珍貴戰利品。

    這一刻,少年當空而立,青衫磊落,如神似仙!

  ps:第五更送上!兄弟萌,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