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六十九章 何須道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三個彈指!

  滅殺對方所有人!

  此話一出,茶肆中的葉天渠等人都不禁倒吸涼氣。

  黑裙少女笑起來。

  她沒有廢話,只揮了揮手。

  在她身后,十九位早已蓄勢待發的靈輪境人物,于此刻悍然出擊。

  每個身上,皆沖出滔天的氣焰,有的紫霞蒸騰、有的操縱雷霆、有的運轉風火、有的劍氣沖霄……

  在幽冥天下,皇者是最巔峰的戰力,足以叱咤四方。

  但尋常時候,極少會有皇者親自摻合到世俗的紛爭中,除非是碰到大勢力之間的爭霸,才能見到皇者的身影出沒。

  像萬燈節之夜發生在紫羅城的大戰,牽扯到古族崔氏這等頂級勢力的生死存亡,這等情況下,皇者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

  簡而言之,皇者不出的情況下,靈輪境存在,無疑是最強橫的力量!

  就如此時,足足十九位靈輪境人物一起出動,僅僅是那等威勢,便讓云樓寶船產生劇烈震動。

  船上所有人驚慌失措,惶恐不安。

  謝魁舉這等靈輪境存在,都驚得亡魂大冒。

  他倒不擔心自己,而是擔心身旁那些毫無修為的孩子遭受到波及!

  “涂鏞,一起出手!”

  葉天渠眸子中冷芒一閃,暴沖出去。

  幾乎同時,涂鏞拔出背后戰刀,隨之沖出。

  黑裙少女等人,分明是沖著他們而來。

  這等情況下,無論是葉天渠,還是涂鏞,自不會冷眼旁觀。

  “父親……”

  葉伯恒頓時慌了,又是焦灼,又是擔憂。

  這一切,看似緩慢,實則幾乎在電光石火之間發生。

  而蘇奕,也幾乎在同一時間出手。

  如長江大河般的澎湃力量,在他峻拔的軀體中轟然運轉,每一寸肌膚泛起晶瑩的道光,一對黑眸變得深邃而淡漠。

  第一個彈指。

  蘇奕右手揚起,于虛空揚起。

  五座劍山橫空,接天通地,巍峨無量。

  寶船眾人皆憑生渺小如螻蟻般的感覺。

  大五行鎮域劍!

  五座劍山皆縈繞元極道意,當出現時,這片虛空宛如被牢牢鎮壓禁錮。

  而后,一幕不可思議的奇觀出現人們視野中——

  道印、寶瓶、拂塵、飛劍、短戟……足足十九位靈輪境人物祭出的寶物,皆停滯虛空中,靜止不動。

  如被牢牢禁錮,釘在了虛空!

  與此同時,一種種由十九位靈輪境人物所施展的道法力量,則如泡影一般,在五座劍山壓迫之下,潰散如潮。

  “這……”

  剛從遠處茶肆沖過來的葉天渠、涂鏞皆錯愕,被震撼到。

  “這是何等劍道力量?”

  黑裙少女俏臉微變。

  五座劍山橫空,釋放出的鎮壓氣息,直似能把天地寰宇皆鎮壓禁錮,巍巍然如撐起天地的遠古神山,威能恐怖無邊!

  僅僅只看著,就讓人憑生難以撼動的無力之感。

  “好強!!!”

  謝魁舉震顫,驚得眼睛瞪大,無法想象,這是蘇奕隨手之間,就動用出的恐怖神通。

  “不好!”

  那些靈輪境人物齊齊色變。

  他們動用全部力量,可卻無法讓各自的寶物脫困,這讓他們一個個心神一顫,暗呼不妙。

  “撤!”

  有人大吼,從那五座封鎖鎮壓這片虛空的五座劍山上,察覺到致命的威脅。

  “去!”

  黑裙少女毫不猶豫祭出一枚青色簪子,簪子僅四寸,簪首銘刻一只妖異的血色花蕾,花蕾內是一只猩紅的豎瞳。

  當此寶掠出,當即爆綻出刺目的血光,隱約間,似有一掛滔天血河席卷,有遮天蔽日之勢。

  血冥花簪!

  一件皇級秘寶!

  足可輕松轟殺當世絕大多數靈輪境存在。

  蘇奕卻看也不看,視若無睹。

  第二彈指。

  蘇奕揚起的右手在虛空一按。

  沉悶的轟鳴如九天驚雷炸響人間。

  虛空寸寸塌陷,亂流如飛絮。

  伴隨五座巍峨壯闊的劍山隆隆碾壓而下,那些靈輪境人物祭出的寶物,無論是飛劍、玉瓶、短戟,還是其他道兵,皆在這種鎮壓之下,齊齊如紙糊般炸碎。

  砰砰砰!

  密集的爆碎巨響不絕于耳。

  血冥花簪掀起一片血河席卷而來時,就如驚濤拍岸,卻沒能撼動那五座劍山分毫。

  反倒是那一柄簪子,被鎮壓得哀鳴顫抖,不斷下沉。

  “快逃!!”

  黑裙少女厲聲長嘯。

  可她的聲音,卻被震天動地的劍吟轟鳴淹沒。

  事實上,哪怕她提醒都沒用,因為那十九個靈輪境人物的道行,早已被大五行劍山的力量牢牢禁錮壓制。

  任憑他們如何拼命掙扎,也無濟于事。

  最終,只能眼睜睜看著五座劍山鎮壓而下。

  “不——!”

  “救我!!”

  驚恐絕望的大叫聲響起。

  在一眾震駭目光注視下,那十九位靈輪境人物的身影,被活生生磨碎成碎爛的血肉飛灑,神魂都來不及逃脫,被鎮殺當場。

  一擊,滅十九位靈輪境!!

  那血腥霸道的一幕,讓葉天渠、涂鏞都驚到,為之震顫。

  須知,靈輪境存在,已是皇境之下最強大的存在,便是在世間的大勢力中,也是中流砥柱般的角色。

  而此時,那些個靈輪境人物,自始至終就如土雞瓦狗般,完全沒有任何抵抗力,直接被鎮殺!

  “可惡——!”

  黑裙少女俏臉鐵青陰沉,眸子中殺機暴涌,揚出一道秘符,而她自身則朝遠處掠去。

  秘符炸開,化作萬千血色雷霆,朝云樓寶船轟去。

  無疑,黑裙少女這一擊,是要徹底毀了云樓寶船,以此來牽制蘇奕。

  蘇奕冷哼,袖袍一拂,掌指一劃。

  虛空之中,涌現一場肆虐的劍氣風暴,轟然席卷而去,所過之處,萬千血色雷霆還未轟在云樓寶船上,就被滌蕩一空。

  而隨著蘇奕掌指一劃。

  千丈外的虛空中,黑裙少女背脊生寒,霍然抬頭。

  就見頭頂虛空中,忽地有一抹劍氣乍現,燦若神金澆筑,劍鋒帶著耀眼奪目的玄奧道光,橫空斬下。

  那劍氣中彌漫的恐怖殺伐氣息,刺激得黑裙少女頭皮發麻。

  “凝!”

  黑裙少女一聲清斥。

  一面雕刻著花鳥蟲魚圖案的銅鑒滴溜溜懸浮而出,光滑可鑒的鏡面爆綻出一重重漣漪般的血色波動。

  可她終究還是低估了蘇奕這一劍的可怕。

  須知,以蘇奕如今的道行施展的必殺一劍,就是換做玄照境初期皇者,都不見得能硬撼此擊!

  驚天動地的碰撞聲響徹。

  那片虛空直似炸開,掀起滔天毀滅洪流。

  肉眼可見,伴隨著蘇奕那一劍斬下,刺目的劍光如刀切豆腐般,破開重重血色漣漪,碾碎銅鑒!

  “你……”

  黑裙少女轉身,望向蘇奕,俏臉滿是愕然。

  她剛要說什么,一抹血線從她額頭出現,順著鼻梁、嘴唇、下巴、咽喉、胸膛一直往下。

  她曼妙的嬌軀悄然分作兩半,鮮血隨之如瀑般傾瀉而下,染紅那片虛空。

  而此時,恰好是三個彈指!

  在這極短的時間中,蘇奕在輕描淡寫之間,一鼓作氣斬十九位靈輪境,誅黑裙少女!

  虛空兀自在動蕩,血腥尚且在彌漫。

  葉天渠、涂鏞皆相顧駭然,內心翻江倒海。

  三個彈指,屠戮一切敵!

  那血腥的一幕,任誰能不驚,誰能不懼?

  “這少年……莫不是一位擁有通天徹地威能的老古董?否則,怎可能強橫到這般地步?”

  謝魁舉雙目失神。

  之前,他緊張得心都懸在嗓子眼,都不忍看下去,因為根本不認為蘇奕能活下來。

  可誰曾想,僅僅三個彈指,群敵皆滅,勝負已分!

  “怎會這樣……”

  遠處茶肆中,葉伯恒失魂落魄。

  在場之中,唯有他內心最是惶恐和彷徨。

  而此時,蘇奕撣了撣衣衫,就像做了一件再隨意不過的小事,折身看向謝魁舉,道:“帶著那些孩子離開吧,這艘寶已經不安全。”

  謝魁舉渾身一個激靈,連忙點頭答應。

  在云樓寶船上發生這等事情,他早就不想待下去了。

  “大哥哥,原來是你贏了!”

  羊角辮小女孩眼眸亮晶晶的,激動歡呼。

  蘇奕笑了笑,道:“那顆青棗的味道很不錯。”

  “前輩,那我等就先告辭了!”

  謝魁舉拱手見禮。

  蘇奕頷首。

  當即,謝魁舉帶著那些小孩子一起,騰空而去。

  臨走時,名叫月蓉的羊角辮小女孩還不斷向蘇奕揮手。

  怕是連這小女孩也沒想到,在很久以后,當她在修行路上已名震天下時,最難忘懷的畫面,卻是小時候在這艘寶船上,所經歷的一幕幕,以及那一位曾吃了自己一顆青棗的大哥哥。

  寶船上的動蕩漸漸平息。

  但發生這樣一場血腥的驚變后,那些僥幸撿回一命的乘客,皆忙不迭第一時間匆匆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逃也似的飛遁而去。

  寶船頂層。

  “鬼蛇族后裔葉天渠,見過道友!”

  葉天渠匆匆上前,向蘇奕稽首見禮,“不瞞道友,這次那些人是沖著我等前來,不曾想,卻讓道友卷了進來,葉某心中著實過意不去。”

  說著,他眉梢間浮現一抹慚愧之色。

  “父親,這可怪不得我們,您何須為此道歉,更何況,哪怕今日沒有此人摻合進來,我們也不會遇到任何危險!”

  遠處,紫衣少年葉伯恒走來,臉色陰沉如水。

  另外,感謝鵬城兄又一次盟主賞!

今天開始雙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