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六十八章 三個彈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寶船頂層開設的一間茶肆內。

  臨窗位置,能夠清楚看到遠處觀景臺上的景象。

  “那黑衣女子是誰?”

  清瘦男子輕聲道。

  由于是清晨,茶肆內的客人并不多。

  除了清瘦男子、戰袍中年涂鏞、紫衣少年葉伯恒三人之外,只有茶館老板、一名小廝、以及零散的三位客人。

  “那女子是昨天登船,身上氣息晦澀,應該是用秘寶進行了遮掩,和她同行的有四人,但自從登上寶船之后,那四人就一直呆在房間內,不曾出現過。”

  涂鏞看了看茶肆內的而其他人,傳音給清瘦男子和葉伯恒。

  葉伯恒眼皮跳了跳,默不作聲。

  清瘦男子皺眉道:“那青袍少年和我們一樣,是在三天前登船,而這黑衣女子則是在今天登船,可看起來,他們好像很早就認識。”

  涂鏞點頭道:“我現在已經敢斷定,這一男一女的身上,皆有蹊蹺之處,甚至不排除是一伙的。”

  葉伯恒神色微微有些異樣,欲言又止。

  “希望不是沖著我們來的。”

  清瘦男子輕語。

  這時候,葉伯恒再忍不住道:“父親,我們……我們為何非要把那件寶物帶回天琊城?咱們這一脈僅僅只是鬼蛇族分支,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和主脈族人分開。”

  “而今,主脈遭逢大變,處境不妙,其他兩個支脈的族人,都已經明確表態,要推選新的族長,并且也曾傳信給我們,希望我們莫要插手進來,可是您……為何偏偏還要這么做?”

  少年滿臉的不解,甚至有些不滿。

  清瘦男子沉默片刻,道:“我們和主脈之間,就如大樹的枝椏和軀干的關系,軀干出現了變故,枝椏又怎能不受沖擊?”

  “這便是所謂的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說到這,清瘦男子看向少年,溫聲道:“你年齡還小,不明白這些也很正常。”

  頓了頓,他神色變得平靜而堅定,“身為鬼蛇族后裔,為了宗族,我也必須將寶物帶回天琊城,去阻止最壞的事情發生!”

  葉伯恒呆了呆。

  半響,他忽地咬牙,說了一句奇怪的話,道:“父親,不管如何,我是絕不會看著你和鏞叔出事的!”

  言辭擲地有聲。

  清瘦男子不由露出一抹欣慰笑容,道:“孩子,你有這份孝心,為父已經很高興了。”

  涂鏞卻感覺有些不對勁,忍不住多看了葉伯恒一眼,道:“公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隱瞞我們?”

  葉伯恒心臟猛地一抽搐,正要說什么——

  清瘦男子驚詫道:“那一男一女,似是要發生沖突!”

  頓時,葉伯恒和涂鏞的目光都看了過去。

  遠處觀景臺上。

  氣氛壓抑。

  黑裙少女凝視蘇奕片刻,忽地說道:“我昨晚問過葉伯恒,他說不認得你是誰,我本以為,公子只是適逢其會的一個過客,只要好好聊一聊,便可以各走各道,井水不犯河水。可現在看來,公子你……果然有古怪!”

  蘇奕沒有理會她,揉了揉羊角辮少女的腦袋,對謝魁舉道:“帶著他們去一邊玩吧。”

  謝魁舉點了點頭。

  他拽著羊角辮小女孩的胳膊,匆匆來到不遠處,又將那些正在玩樂的小孩子叫到一邊。

  自始至終,黑裙少女沒有阻攔,她笑了笑,道:“你保不住他們的,這艘寶船上的人,注定將無一生還。”

  隨意平靜的話語,卻令人不寒而栗。

  蘇奕卻似并不在意這些,問道:“昨晚時候,你為何要在那小女孩身上種下‘鎖靈毒蠱’?”

  黑裙少女怔了怔,旋即抿嘴笑道:“那小丫頭的神魂不錯,是煉制蠱靈的上好材料,我見獵心喜,自然不想錯過。”

  “反正,這艘船的人都要死,她的神魂能成為蠱靈,等于撿回了一條命,這可是好事,不是嗎?”

  蠱靈!

  以歹毒秘法煉制的神魂靈魄,極為殘忍陰損。

  在黑裙少女口中,分明沒把那羊角辮小女孩當做人看,而是當做了一味材料!

  那種淡漠的姿態,讓蘇奕眉頭不易察覺地皺了皺。

  他看了看手中那顆青棗,旋即抬眼看向黑裙少女,淡然道:“讓你的本尊出來吧,否則,我立刻殺了你。”

  黑裙少女瞳孔收縮如針,那絕美的臉龐也隨之變了。

  她驀地揚起左手。

  纖細雪白的手腕處,一串銅錢大小的銀色骷髏組成的鈴鐺,在這一刻忽地響起一道奇異的聲音。

  就如九幽鬼神的嘶鳴,倏爾間在寶船上空響徹。

  云樓寶船上下,頓時響起一陣嘈雜的聲音,有驚呼、有尖叫、有痛苦的嘶吼……

  整座寶船上一千多人,神魂皆如被刀鋸狠狠撕扯,痛苦抱頭,有的更是七竅淌血,跌坐在地。

  謝魁舉第一時間催動一面青銅戰盾,撐起一片金色光幕,將他和身邊的孩童防御其中。

  可遭受到那奇異音波的沖擊,卻震得謝魁舉這位冥靈宗的靈輪境老輩修士唇中咳血,手中青銅戰盾劇烈顫抖。

  茶肆中,清瘦男子等人第一時間防御起來,可依舊顯得很狼狽,臉色變幻不定。

  場面一時變得亂糟糟的。

  類似的景象,發生在寶船上下每一處,不乏一些實力弱小之輩,直接被那可怕的奇異鈴鐺聲震碎神魂,暴斃當場。

  而這,僅僅是一剎那間發生的事情。

  蘇奕眉頭微皺,屈指一彈。

  一抹淡金色劍氣破空激射而出。

  黑裙少女的倩影炸開,化作漫天光雨潰散。

  下一刻,她人已經出現在數十丈外,右手捂著左腕處,那里戴著的銀色骷髏鈴鐺,已爆碎飛灑,連腕部都被洞穿一個血窟窿,鮮血從指縫橫流。

  那可怕的鈴鐺聲也隨之消失不見。

  黑裙少女臉色陰沉,眉梢透著驚意:“好強的劍氣!”

  她敢肯定,若不是自己提前動用秘寶及時閃避,自己這道軀體必然承受不住這一劍的威能轟殺!

  嗖嗖嗖!

  與此同時,一道道身影從寶船四周掠來。

  有的是寶船上的婢女小廝,有的是混跡在寶船上的散修,有的是自從登上寶船,就不曾顯現蹤跡的角色。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可當他們掠來時,不止模樣發生變化,連身上的氣息,也一下子變得恐怖起來。

  一個個殺氣騰騰,擁簇在了那黑裙少女身邊。

  茶肆中的清瘦男子、涂鏞皆色變。

  他們甚至看到,茶肆中的老板和小廝,也暴沖了出去,化作一個背負戰矛的虬髯大漢和一個手握黑色長鞭的老者!

  這一幕,讓清瘦男子和涂鏞臉色都陰沉下來。

  他們可萬沒想到,這看似再尋常不過的云樓寶船上,竟藏著如此多高手!

  這何止是走眼了,簡直就像墜入一場精心準備的陷阱中!

  很快,黑裙少女身邊,就擁簇了足足十九位修士,每一個,皆有著靈輪境修為。

  有幾個強大的,甚至有靈輪境大圓滿層次的道行!

  而自始至終,蘇奕就站在那看著,神色淡然。

  他自不會阻撓敵人主動送上門來。

  “我這些屬下,原本是為抓捕葉天渠準備,可現在,只能先收拾你了。”

  黑裙少女幽幽出聲。

  她一身的氣息也變了,變得幽冷懾人,尤其是光潔的眉宇間,浮現出一抹奇異的金色花紋圖案。

  這樣的圖案,蘇奕在昨晚滅殺的粗壯男子身上見過,只不過粗壯男子的花紋圖案是血色。

  而黑裙少女的是金色。

  蘇奕自然清楚,黑裙少女也是來自血雉妖族,并且是此族的嫡系純血后裔。

  “果然有問題!”

  遠處茶肆中,清瘦男子臉色一沉。

  因為,他就是黑裙少女口中的葉天渠!

  來自鬼蛇族第二支脈!

  只是,讓葉天渠感到疑惑的是,這一場針對他而來的殺劫,此刻卻先發生在那青袍少年身上了。

  涂鏞也驚疑不定。

  葉伯恒則顯得極糾結,面頰陰晴不定,似是焦急,又似是驚怒。

  “大哥哥,你千萬要小心啊!”

  遠處,響起一道清脆的聲音,帶著顫抖。

  羊角辮小女孩雙手緊緊攥著衣襟,大眼睛里盡是擔憂。

  這聲音顯得很突兀。

  一個五六歲的孩子,卻在這等危險無比的時刻出聲,讓人禁不住替她捏一把汗。

  蘇奕卻笑了,溫聲道:“丫頭,閉上眼睛。”

  羊角辮小女孩呆了呆。

  還不等她反應,眼睛就被身旁的謝魁舉捂住。

  這位冥靈宗的長老,已驚得渾身衣衫被冷汗浸透,全靠一股毅力支撐著。

  他久經沙場,一眼看出,此刻的局勢對蘇奕太不利!

  “可笑,都什么時候了,還關心一個小丫頭的事情。”

  黑裙少女語氣淡漠,眼神冰冷,“不過,我不介意給你最后一個機會,現在就離開,我饒你不死。”

  從昨晚開始,直至現在,蘇奕的種種舉動,讓她意識到有些反常,所以才會按捺住內心沸騰的殺機,與之談判。

  卻見蘇奕若有所思道:“看來,你的本尊此刻并不在這船上。”

  黑裙少女一對柳眉頓時蹙起。

  蘇奕把手中那一顆青棗塞進嘴里吃掉,味道談不上多好,但他卻吃得有滋有味。

  而后,他目光一掃黑裙少女等人,漫不經心道:

  “三個彈指,滅不了爾等,算我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