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六十四章 云樓寶船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許久,接天通地的桃樹虛影,才漸漸散去。

  漫天金色神焰消弭。

  三千里桃都山,重新籠罩于夜色之中。

  只不過,卻再沒有了那滔天般的血煞氣息。

  甚至已經能夠清楚看到,那湛然空曠的夜空上,一輪紫色殘月皎潔若彎弓。

  山野間,清風徐徐,萬籟俱靜。

  昊日峰之巔。

  謝韻顏身心皆顫,眼神呆滯,如視神跡。

  翻手之間,桃都神木接天通地,煌煌神焰照亮山河。

  伴隨雄雞一唱,魑魅魍魎灰飛煙滅!

  這般手段,神乎其神!

  黑袍少女怔然不語,眼神恍惚。

  她想起師尊曾自豪地說過的一句話,“我本桃都活閻王,天教分付與疏狂,天禁鎮山三千里,鬼神見我也彷徨!”

  那所謂的“天禁”,便是覆蓋在桃都山三千里之地的一座禁陣。

  以山脈、地勢為引,以桃都神木為源,一經動用,滅厄殺邪,可屠世間一切鬼物!

  此陣,也被稱作鬼門天禁!

  而今,師尊雖然不在,可這座沉寂不知多少歲月的大陣,卻在今晚被人運轉,一舉逆轉乾坤,掃蕩桃都山一切魑魅魍魎。

  玉宇澄清萬里埃!

  “此人是誰?為何不止可掌控昴日真意,還能掌控師尊所布設的鬼門天禁?”

  黑袍少女腦袋發懵。

  因為就是作為傳人的她,都無法動用此陣……

  “現在,你總該相信我并非壞人了吧。”

  蘇奕峻拔的身影飄然落在地面,看著黑袍少女那震撼無言的模樣,不由調侃了一句。

  黑袍少女如夢初醒般,抬起淡藍色的眼眸,禁不住道:“你……究竟是誰?”

  蘇奕把昴日靈杖還給黑袍少女,道:“待會再聊。”

  說著,他目光看向謝韻顏,道:“如今這桃都山中,已沒有任何危險,快帶著你那些同門離開吧。”

  說著,他邁步朝遠處的殘破大殿行去。

  謝韻顏怔了怔,連忙追上去。

  黑袍少女遲疑了一下,也轉身追過去。

  殘破大殿內。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

  當蘇奕剛走進來,那些青霄劍門的修士皆紛紛行禮,誠惶誠恐,感激涕零。

  就是那位斷了一條腿的岳師弟,也掙扎起身,低頭見禮。

  見識了蘇奕那堪稱恐怖的手段,誰還敢還把他當做一個年輕人對待?

  在這些青霄劍門修士眼中,都無比懷疑,蘇奕是否就是傳聞中的仙人下凡。

  蘇奕嗯了一聲,道:“你們可以離開了。”

  謝韻顏禁不住低聲道:“前輩,若是可以,能否將您的名諱告訴我等,以后若有機會,我等定會報答今日救命之恩。”

  在場其他人紛紛點頭。

  “我只不過是此間過客罷了,之前出手,也并非只為了救你們的性命,倒不必對我感恩戴德。”

  蘇奕隨口道,“快走吧。”

  見此,謝韻顏內心不由失落,不敢再強求,當即帶著其他人離開了這座破敗殿宇。

  “丫頭,我們去桃都秘境聊一聊如何?”

  蘇奕目光看向黑袍少女。

  這一次,黑袍少女沒有再倔強地保持沉默,微微頷首,“嗯。”

  桃都秘境。

  桃都神木下,蘇奕愜意地坐在一截隆起的樹根上,一邊飲酒,一邊問詢黑袍少女事情。

  黑袍少女并攏雙膝,斂衽坐在不遠處。

  她似乎已不再戒備蘇奕,摘掉了黑色斗篷帽,露出一頭秀麗柔順的火紅長發,五官精致,清稚無邪,肌膚像細膩的白瓷般光潔。

  尤其一對淡藍色的眸,清澈中帶著一絲妖魅的氣息。

  她雙手交錯于雙膝前,嬌小的身影纖秀美麗,楚楚動人。

  在交談中,黑袍少女不再像最初時那般抵觸和抗拒。

  很快,蘇奕便了解到了一些事情。

  少女名喚靈蓁,名字是由其師尊所取,很久以前便誕生于桃都神木的本源中。

  不過,當時的靈蓁僅僅只有一縷靈性意識。

  也是在三十三年前的時候,才終于蛻化出真正的先天靈體和完整的神智。

  也在當年,她成為桃都山君的關門弟子。

  可僅僅不到三個月,桃都山君接到了一封密信,而后便倉促離開了桃都山。

  這也是為何靈蓁對“昴日真意”掌握那般弱的原因,甚至都沒來得及獲得“昴日神印法”的傳承。

  蘇奕恍然之余,不由奇怪道:“你可知道,你師尊所得到的那一封密信,出自誰人之手?”

  靈蓁搖了搖頭,道:“師尊離開時,什么也沒告訴我,只叮囑我,在他沒有返回前,一直守在桃都神木身邊。”

  蘇奕不由皺眉,這老公雞怎會離開的如此倉促?

  “對了。”

  靈蓁忽地想起什么,道,“我記得師尊臨離開時,曾帶走了一艘由桃都神木樹心煉制的‘不溺船’。”

  蘇奕眼眸微凝,這老公雞,難道去了苦海?

  不溺船這種寶貝,也只有在橫渡苦海的時候,才能發揮不可思議的妙用!

  蘇奕沉吟道:“你是否還能想起其他的事情,比如在你師尊接到這封密信之前,可有其他反常的舉動?”

  靈蓁冥思片刻,搖頭道:“沒有。”

  蘇奕內心雖然有些失望,但也知道,再問不出什么了。

  “你……你呢,究竟是誰?”

  靈蓁禁不住問道。

  “你只要知道,我姓蘇,是你師尊的好友便可。”

  蘇奕說道。

  “我師尊的好友?”

  靈蓁愕然,在她看來,蘇奕才不過十八九歲的年齡而已,卻自稱是師尊的好友,不免太奇怪。

  并且,她也從不曾聽師尊說過,在這世上還有一個姓蘇的朋友。

  看著少女那迷惑的眼神,蘇奕不禁笑了笑,道:“等你師尊回來,自然會告訴你答案。”

  接下來,蘇奕又問詢了一些桃都山劇變的事情。

  按照靈蓁的說法,古來至今的歲月中,桃都山之下,本就鎮壓著一方“鬼域”,堪比一方陰間世界,分布著浩如煙海的各種鬼物。

  自從她師尊離開之后,那一方鬼域中的妖邪鬼物就變得不安分起來。

  以至于在十八年前的時候,一些極為兇厲的鬼物從鎮壓中逃脫了出來。

  桃都山的劇變,也是從那時候開始。

靈蓁低著頭,俏臉慚愧,吶吶道:“其實,也怪我沒本事,無法動用‘鬼門天禁’的力量,才讓得那些鬼物逃了出來。這些年來,我  時常感到內心不安,每當有修士闖入桃都山,眼見他們落難時,就會盡自己所能進行搭救,這才稍稍彌補我內心的愧意……”

  蘇奕內心暗自感慨,這丫頭或許正因涉世未深,至今還保留著一股純凈的善良天性。

  “這怎能怪你,是你師尊沒有傳授你這些秘術罷了。”

  蘇奕略一沉吟,道,“我會把修煉‘昴日神印法’的傳承交給你,以后,你就可以掌控覆蓋在這桃都山中的‘鬼門天禁’。”

  靈蓁眼眸明亮,泛起喜色,聲音清脆道:“多謝前輩!”

  蘇奕笑起來,打趣道:“現在,你怎么改變對我的稱呼了?”

  靈蓁有些窘然,訕訕道:“我只是忽然想明白一件事,前輩能夠掌控昴日真意和鬼門天禁的力量,肯定和我師尊關系匪淺,稱呼您一聲前輩,本就是應當的。”

  蘇奕笑了笑,道:“我此來也是要煉制不溺舟,需要取走一截桃都神木的樹心,你可答應?”

  靈蓁猶豫了一下,低聲道:“前輩,那……您能否留下一個憑證,等我師尊回來后,方便有個交代。”

  蘇奕點頭答應。

  翌日一早。

  天光大亮,綿延起伏的桃都山,籠罩在絢麗的朝霞中,云海蒸騰,萬象生機盎然。

  再不見一絲兇煞氣息。

  當蘇奕離開時,身上已多出一塊丈許長的桃都神木樹心。

  而在昨夜,他則分別將掌控昴日真意的法門,以及動用鬼門天禁的秘訣,留給了靈蓁。

  如此一來,以后桃都山所鎮壓的那一方鬼域中,哪怕再有鬼物逃出來,也會被靈蓁輕松鎮壓滅除。

  并且,臨走時,蘇奕給靈蓁留了一個憑證。

  憑證上寫著:蘇某人借桃都神木樹心一丈三尺,若有機會,也不歸還。

  蘇奕還記得,當看到憑證上的字跡時,靈蓁直接怔住,粉潤的唇張成“O”形。

  當蘇奕的身影,遠遠地就要離開時,似有感應般,扭頭望去。

  便見昊日峰之巔,一道倩影佇足遠眺,一襲黑袍飄曳,如火般的赤色長發,在天光下泛起耀眼的光澤。

  “前輩保重。”

  靈蓁遙遙揮手,聲音婉轉清甜。

  “小丫頭,你也保重。”

  蘇奕笑了笑,轉身而去。

  直至目送蘇奕的身影徹底消失在天邊。

  靈蓁淡藍色的眸泛起一抹悵然之意,旋即,少女抿了抿粉潤的唇,折身返回那殘破的昊日神廟。

  三天后。

  蘇奕抵達幽冥界六域之一的“鬼方域”境內。

  云歌城。

  位于鬼方域東南邊陲的一座古老巨城,和六道王域接壤,繁華鼎盛。

  云歌城外。

  一座渡口前。

  停泊著一艘巨大如山嶺似的寶船,其上樓閣殿宇林立。

  這是一艘用來載客的“云樓寶船”,可遁空飛馳,很快就將啟程前往‘天琊城’。

  天琊城,便是幽冥九大王族之一的“鬼蛇一族”盤踞之地!

  蘇奕此時就坐在商船頂部開設的一座酒樓內。

  一個人臨窗而坐,要了一碗熱騰騰的素面。

ps:今天二月二,龍抬頭,媳婦提醒我說是蘇姨生日,所以,這章末尾給蘇奕來碗面吧,哈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