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六十三章 雄雞一唱天下白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獨目鬼君凄厲的慘叫還在夜色中回蕩。

  一股無形的震撼力量,隨之彌漫全場,沖擊每個人心頭。

  “這……”

  殘破大殿內,岳師弟驚得差點蹦起來。

  其他青霄劍門修士也無不瞠目結舌。

  之前,他們內心皆埋怨那言辭夸夸其談的青袍少年橫插一手,極可能會害了他們。

  誰能想到,那青袍少年卻能夠在輕描淡寫之間,滅殺獨目鬼君!?

  “好強!”

  謝韻顏心中顫栗。

  由于距離極近,她能夠清楚感受到,蘇奕那看似隨意的一擊,所蘊積的力量是何等恐怖。

  這,就是他說的“昴日真意”的力量?

  同一時間,黑袍少女也晃了一下神,淡藍的眸浮現一抹震撼。

  此人是誰?

  為何能夠掌控昴日靈杖?

  遠處虛空中,碧血鬼王、血妖夫人等恐怖鬼物,也都驚駭,一個個臉色大變,戒備起來。

  這少年,有問題!

  “昴日真意乃是一種古老的天火之道,上映二十八星宿之一的昴宿,執昊日神火,司晨啼曉。”

  蘇奕淡然出聲,“亙古時期,這桃都山之所以能夠成為東方鬼門關,威懾世間鬼物,便在桃都神木所蘊生的昴日真意上。”

  這一刻,他完全不理會四周那漫天妖鬼,自顧自指點黑袍少女,顯得無比從容和自若。

  “而要真正釋放出此道的全部威能,關鍵在于神魂,神魂締結大光明法相,如大日獨懸青冥,光徹寰宇。”

  說到這,蘇奕道:“你師尊可傳授你‘昴日神印法’?”

  黑袍少女下意識搖了搖頭。

  旋即,她才猛地反應過來,這家伙怎么連師尊秘而不傳的神魂傳承都知道!?

  “怪不得你這般弱。”

  蘇奕一聲輕嘆。

  黑袍少女頓感窘迫,抿著唇,低著頭,清澈明眸泛起一絲羞惱。

  一側的謝韻顏都不由倒吸涼氣,蘇奕那番話,她雖聽不懂,但卻愈發意識到,這青袍少年不簡單!

  而在遠處虛空,碧血鬼王、血妖夫人等恐怖鬼物,一個個也驚疑不定。

  “等滅了這些鬼物,我再跟你聊。”

  蘇奕有些無奈。

  他這才意識到,剛才那番話,恰似對牛彈琴。

  黑袍少女根本不懂“昴日神印法”,說再多也沒用。

  “且慢動手!”

  而此時,血妖夫人忍不住開口,“敢問閣下是何方神圣,為何……為何要與我等為敵?”

  其他恐怖鬼物也驚疑。

  “些許孽障,焉有資格與我為敵?”

  蘇奕一聲哂笑,邁步虛空,手中黑色木杖一抖。

  嘩啦!

  萬千金色火霞浮現,耀眼的光驅散黑暗,照亮山河,一股焚天滅地般的威能隨之擴散而開。

  沒有人會坐以待斃。

  這一刻,碧血鬼王、血妖夫人、古尸書生、嗜血蝠王皆毫不猶豫聯手出擊,顯露出滔天的兇性。

  “殺!”

  碧血鬼王聲音沙啞,念誦咒語,催動手中那血淋淋的青銅短戟,隔空斬向蘇奕。

青銅短戟涌現出萬千鬼影,遮天蔽日,血煞滔滔  ,直似要一擊之間,把整座昊日峰轟碎。

  “去!”

  古尸書生袖袍一揮,滾滾灰白尸煞力量化作陰森的雷霆,橫空籠罩向蘇奕。

  同一時間,血妖夫人身影倏爾化作無數道血影,有的成群沖向蘇奕,有的成群沖向謝韻顏,有的沖向黑袍少女……

  密密麻麻的血影,皆幻化成血妖夫人的模樣,氣息陰戾,似無數的分身在一起作戰。

  而嗜血蝠王,則徑直展開腐爛的翅膀,在高空中一個盤轉,俯沖向那一座破敗大殿。

  剎那間,天地動蕩,殺伐氣通天蓋地。

  以謝韻顏那靈輪境的修為,早被那恐怖的威能壓制一身氣機,別說出手,都興不起抵抗的念頭。

  黑袍少女素手揚起,淡金色的神焰流轉,將她和謝韻顏遮掩其中。

  而她的眼眸,則望向蘇奕。

  就見——

  蘇奕手中木杖如劍橫空,猛地一挑。

  劍挑日月,諸天光明入我懷!

  轟!!!

  那一瞬,似真有一輪耀眼煌煌的金色大日橫空而起,爆綻出萬丈神焰,席卷十方。

  光焰所及,萬千鬼影如泡影般爆碎,煙消云散。

  一把當空斬來的血色短戟,尚在半空,就被一點點熔煉,發出嗤嗤的哀鳴之音,最終堪堪抵達蘇奕一丈之地時,再撐不住,砰的一聲爆碎,被徹底焚化一空。

  遠處的碧血鬼王猛地咳血,發出慘叫。

  他這全力催動的一擊,非但如紙糊般消散,還讓他遭受到嚴重反噬!

  轟隆!

  古尸書生施展的那一片由灰白尸煞之氣匯聚而成的雷霆,在和昴日神焰對抗中,幾乎呈一邊倒般的頹勢轟然潰散。

  而隨著金色光焰擴散,古尸書生雖然第一時間進行閃避。

  可他的雙臂、胸膛、雙腿處,皆燃起桃花似的火光,燒得他血肉一塊塊焚化,唇中發出凄厲吃痛的慘叫。

  同一時間,由血妖夫人所化的無數血影,就像置身烈日火爐中的飛蟲似的,眨眼間便灰飛煙滅。

  “可惡!!”

  遠處虛空,衍化出血妖夫人的本尊,便見她渾身焦糊,狼狽凄慘。

  而俯沖向遠處殘破大殿的嗜血蝠王,則僥幸避開蘇奕這一擊的殺伐,隨著它雙翼拍打,漫天濃稠的污濁血光傾瀉而下。

  那污濁血光極端可怕,只要被沾染,縱使有靈輪境修為,也會瞬息之間被腐蝕軀殼神魂,暴斃而亡!

  “不好!!”

  躲藏在殘破大殿內的岳師弟等人,無不色變,嚇得魂兒差點冒出來,第一時間就要逃走。

  在這間不容發之際,一掛金燦燦的神焰橫空席卷而開。

  轟隆!

  漫天污濁血光炸開。

  嗜血蝠王那龐大的軀體,都被浩浩蕩蕩的神焰覆蓋,每一寸地方皆燃燒起來。

  “不——!!!”

  嗜血蝠王發出凄厲驚恐的慘叫,試圖掙扎。

  可眨眼間而已,其身影就被徹底焚化,魂飛魄散。

  殘破大殿內,僥幸撿回一命的青霄劍門修士,無不驚出一身冷汗,神色慘白,內心后怕。

  而那位岳師弟則踉蹌跌坐在地,嘴里發出慘叫:“我的腿!我的腿!!”

原來,之前有一  道污濁血光垂落,恰好落在了岳師弟剛邁出的一條右腿上,而后,整條右腿皆血肉腐爛,化作膿液灑落。

  這一幕,讓眾人心中皆是一揪。

  而殘破大殿遠處,蘇奕也收回目光。

  岳師弟的遭遇,自然不是巧合。

  蘇奕雖大度,不屑和岳師弟這等角色計較,可也不會一味地讓對方蹬鼻子上臉。

  “這人莫不是某位皇境大能喬裝打扮的么?”

  謝韻顏雙目失神。

  她看的真切,蘇奕那一擊之間,四位恐怖鬼物的聯手,潰不成軍,嗜血蝠王更是被煉得魂飛魄散!

  這無疑太強橫了!

  黑袍少女抿著唇,眼神呆呆的,心中也無法淡定。

  “逃!”

  “快走!”

  夜空中,響起一陣驚慌的大叫。

  碧血鬼王、血妖夫人和古尸書生倉惶逃竄。

  到了此時,誰還能不清楚,就是他們聯手,也斷不可能是那神秘青袍少年的對手?

  蘇奕沒有理會。

  他目光一掃四周。

  黑魆魆的天地山河間,到處是影影幢幢的鬼物,密密麻麻,漫無邊際,多到數不勝數的地步。

  “也罷,就當是取走一截桃木的報酬就是。”

  蘇奕輕語。

  而后,他憑虛而立,青袍獵獵,左手掐訣,右手則徐徐將那昴日靈杖揚起。

  這一刻,昊日峰猛地巨震,眾人皆驚疑,不明所以。

  唯有黑袍少女似察覺到什么,蔚藍的眸瞪的滾圓。

  桃都秘境內。

  百尺高的桃都神木忽地搖晃起來,一簇簇如若火霞般的桃花似從沉寂中醒來,噴薄出耀眼的光焰。

  那原本被污濁邪祟氣息腐蝕的軀干、根須皆蘊生出澎湃如潮的生機。

  而后,桃都山三千里山河之下,地勢與山脈之上所盤根錯節的根須,皆燦然發光,涌現出瑰麗神秘的禁制波動。

  天搖地晃。

  在眾人不可思議目光注視下,桃都山四面八方之地,皆暴沖出一道道煌煌如日的神焰,在虛空中不斷交匯凝聚,化作一株接天通地的桃樹虛影。

  這一剎,如墨般的黑暗夜色被驅散,天地明亮如晝,無數仿似桃花般的金色光焰,似傾盆之雨。

  分布在桃都山三千里之地的邪祟鬼物,皆在惶恐絕望中魂飛魄散。

  “是那老公雞親手布置的鬼門天禁——!”

  “可惡!!”

  這一剎,逃亡的碧血鬼王、血妖夫人、古尸書生皆徹底膽寒,驚恐大叫,瘋狂逃竄。

  可這桃都山四面八方,皆覆蓋在煌煌如日的神焰之下,讓得這三個恐怖鬼物無處可逃,身影一個個在漫天金色光焰中化作飛灰,消亡一空。

  這一剎,那出現在桃都山天地間的那一株桃樹虛影之巔,隱約間,似有一只神駿無比的五彩公雞立在最高處的枝椏上,仰天啼鳴。

  聲傳九天十地。

  整座桃都山上下,便是潛藏在暗中的鬼物,皆灰飛煙滅!

  古籍《述異志》記載,亙古時,東方鬼門有桃都山,上有大樹名曰桃都,枝相去三千里,上有天雞,司晨啼曉,鬼神辟易。

  此所謂,雄雞一唱天下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