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六十二章 蚍蜉撼樹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揉了揉眉宇,卻無法生氣。

  黑袍少女涉世未深,看似不聽自己的提醒,一意孤行,可難得的是有一顆善良之心。

  就如她此刻站出,明明和送死沒區別,卻不忍讓那些素不相識的修士遭難。

  黑袍少女一個邁步,就走出了大殿。

  也是此時,謝韻顏等人才如夢初醒般,明白過來。

  “那位姑娘……該不會就是那些恐怖鬼物口中的‘靈蓁’吧?”

  “肯定是的!”

  “這么說,我們豈不是有救了?”

  這些青霄劍門的修士,一個個如將要溺死之人抓住了獲救的希望,激動起來。

  “有什么值得高興的,我可沒辦法眼睜睜看著那位姑娘去獨自面對兇險!”

  謝韻顏冷冷出聲。

  說著,她探手拔出背后長劍,轉身走出大殿。

  其他人面面相覷。

  可卻沒人敢站出來,去和謝韻顏一起去面對兇險。

  蘇奕將這一切盡收眼底,沒有說什么。

  人性如此。

  他從藤椅上起身,負手于背,朝大殿外行去。

  之前,他曾分別提醒黑袍少女和謝韻顏莫要插手,只需旁觀便可。

  但到頭來,卻偏偏是這兩人毅然站出,選擇與敵搏命。

  這讓蘇奕哪可能為此生氣?

  他也斷不可能袖手旁觀了。

  “你去做什么?添亂嗎!”

  眼見蘇奕也朝外行去,那位岳師弟不禁不悅出聲。

  蘇奕沒有理會。

  他也懶得和這等不堪入眼的角色計較。

  大殿外。

  黑袍少女嬌小的身影憑虛而起,渾身泛起淡淡的金色霞光。

  在她旁邊,謝韻顏持劍,嚴陣以待,眉梢眼角,盡是凝重。

  而在遠處,山河搖晃,血霧翻滾。

  碧血鬼王、血妖夫人、獨目鬼君、古尸書生、嗜血蝠王五位恐怖鬼物憑虛而立,將昊日峰四周虛空封鎖。

  更在以昊日峰為中心的四面八方,到處是密密麻麻如若潮水般的兇魂厲鬼,遮天蔽日!

  壓抑肅殺的氛圍,在天地間彌漫而開。

  當蘇奕走出來時,就看到了這樣一幕。

  他神色自若地立在那,心中也有些疑惑,這些鬼物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靈蓁妹妹,這些年來,你一直躲藏在桃都秘境不敢出來,可你應該也已察覺,沒有你師尊坐鎮,桃都神木的力量已經遭受腐蝕,這昊日峰上下的禁陣,也早已殘破不全。”

  遠處,血妖夫人嬌滴滴開口,“現在,只要你把桃都神木交出來,姐姐我可以保證,斷不會有誰會傷害你分毫。”

  頓了頓,她笑吟吟道,“若不然,可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其他鬼物,皆將目光鎖定在黑袍少女身上,有貪婪、有熾熱、有冷意、有殺機。

  至于蘇奕和謝韻顏兩人,直接被他們忽略了。

  黑袍少女明眸冰冷,道:“我便是和你們同歸于盡,也斷不會交出桃都神木!”

  說著,她揚起手中木杖,一字一頓道,“我就不信,以付出性命為代價,奈何不了你們這些混賬!”

  少女黑袍飄曳,纖秀的玉足立在虛空,

  淡藍的眸盡是決然之意。

  此話一出,血妖夫人臉上的笑容凝固。

  其他恐怖鬼物皆皺起眉頭。

  碧血鬼王冷冷道,“這些年來,凡是進入桃都山的修士,不少人逃到昊日峰之后,便能夠得到你的幫助,從而換來生機。可今夜你若敢拼命……”

  說著,他目光一掃蘇奕和謝韻顏,語氣森然道:“我們便殺了這些不相干的角色,再搗毀昊日峰!”

  “到那時,你便是和我們同歸于盡,沒有了你靈蓁守護,桃都神木必將被徹底毀掉!”

  這同樣是威脅,并且毫不掩飾,強勢無比。

  黑袍少女俏臉煞白,死死咬著粉唇。

  無疑,碧血鬼王的話,擊中她的要害!

  血妖夫人柔聲道:“靈蓁妹妹,你看這樣如何,只要你愿意退讓一步,讓我等帶走一部分桃都神木的樹心,我們立刻就走,斷不會再為難你半分。”

  “不錯,我等皆可以保證!”

  其他恐怖鬼物紛紛出聲。

  黑袍少女登時遲疑起來。

  見此,蘇奕不禁一陣搖頭,黑袍少女還是太嫩了,不懂世事險惡,這種事情還用想嗎?

  一旦退讓,對方必得寸進尺。

  更何況,一些鬼物的保證,和茅坑擦完就扔的廁紙也沒區別,用完就扔,誰信誰白癡。

  想到這,蘇奕也懶得再觀望,當即邁步虛空,淡淡道:“她就是答應,我也不答應。”

  一句話,讓全場目光都全部看過來。

  “這家伙,簡直存心要害死我們!!”

  遠處殘破大殿內,那位岳師弟氣急敗壞。

  其他人神色也陰晴不定,若答應那些恐怖鬼物的條件,就能換來活命的機會,那自然是最好的。

  可偏偏地,蘇奕卻在此時橫插一腳!

  黑袍少女呆了呆,似也沒想到,蘇奕這個陌生的家伙,敢于在此刻站出來。

  “他……真的不是壞人么?”

  黑袍少女心中喃喃。

  謝韻顏也感到很詫異,這青袍少年哪里來的勇氣,在這等情況下,還敢站出來?

  他不擔心被那些鬼物殺了泄憤?

  果然,謝韻顏剛想到這,就察覺到那些恐怖鬼物的目光,都鎖定在蘇奕身上,毫不掩飾殺機。

  “小東西,你是嫌活得不耐煩了嗎!”

  足有百丈高的獨目鬼君大喝,聲音如雷,隆隆響徹天地。

  他渾身纏繞的骷髏鎖鏈都隨之嘩嘩作響,傳出一陣凄厲刺耳的鬼哭狼嚎聲。

  威勢之盛,驚天動地!

  黑袍少女眸子泛起一抹焦急,對蘇奕說道:“快讓開,莫要再逞強了!否則,我也保不住你!”

  蘇奕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道:“但我能保住你。”

  說著,他探出右手一抓。

  原本被黑袍少女緊緊攥在手中的黑色木杖,登時脫手而飛,落入蘇奕掌間。

  “你要做什么?”

  黑袍少女大驚失色,正欲奪回。

  就見蘇奕抬手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放在自己背后,輕聲道:“你且看好了,真正的昴日真意,究竟該如何動用。”

  黑袍少女一怔。

  謝韻顏眸子也浮現一抹疑惑。

就見蘇奕一手握著  黑色木杖,已邁步向前,青袍飄曳,大袖翩翩,大有蔑視一切的傲然之意。

  “這小東西,可真是……找死啊!”

  碧血鬼王輕語。

  “那就送他去死!”

  如雷霆的暴喝聲響起,獨目鬼君揚起手中那一柄足有房屋大小的血色巨斧,朝蘇奕劈來。

  轟!!!

  血斧帶起滔天的兇煞血光,撕裂長空,那恐怖的威能,震得附近虛空隆隆哀鳴。

  黑袍少女毫不猶豫揚起右手,正欲施救。

  謝韻顏持劍在手,蓄勢以待。

  碧血鬼王等恐怖鬼物皆冷笑觀望,視蘇奕如死物。

  而在遠處殘破大殿內,那岳師弟則恨不得蘇奕直接被劈死!

  就在此時,蘇奕動手了。

  他揚起手中黑色木杖,在虛空中輕輕一點。

  一抹如若烈日般耀眼的火光,透過黑色木杖,在虛空中綻放。

  那一瞬,這如墨般黑暗的天地之間,那被滾滾血煞淹沒的虛空之中,似有一輪昊日升起。

  其光煌煌,照亮十方。

  光焰所過,血煞氣息潰散蒸發,黑暗夜色如潮退散。

  而那一柄迎面劈向蘇奕的血色巨斧,在浩蕩耀眼的光焰焚燒之下,直接熔煉成汁液,滴落虛空時,蒸發成滾滾白煙消散一空。

  原本手握巨斧的獨目鬼君,發出一道震天的慘叫聲。

  就見他那百丈高的巨大身影上,沾滿一朵朵似桃花般的金色光焰,透發出恐怖的焚化氣息。

  眨眼間,獨目鬼君的軀體就被焚燒得處處裂開,冒出陣陣污濁焦糊的煙氣。

  全場死寂。

  所有人皆被驚到。

  碧血鬼王等恐怖鬼物,無不第一時間運轉道行,避開了被這一擊波及的危險。

  可即便如此,當看到獨目鬼君的慘狀,依舊驚得他們色變!

  “他……竟能夠動用師尊為我所鑄的‘昴日靈杖’……”

  黑袍少女幽藍的眸睜大,眉梢間盡是難以置信。

  昴日靈杖,由桃都神木的樹心煉制,內蘊天然的昴日真意,更是動用桃都神木力量的一把鑰匙。

  一般人就是得到此寶,若不懂運轉昴日真意的秘法,也無法發揮出此寶的威能。

  讓黑袍少女沒想到的是,由蘇奕所動用的昴日靈杖,比她動用時所釋放出的威能,強大了不知多少!

  “可惡!!!”

  凄厲的怒吼響徹,遭受重創的獨目鬼君,竟是不退避,直接朝蘇奕暴沖殺來。

  “蚍蜉撼樹。”

  蘇奕微微搖頭,手中木杖橫空一掃。

  一道火焰金霞化作凌厲的匹練,在虛空中一閃。

  獨目鬼君百丈高的身影,忽地從腰部分成兩截,上半身還在前沖,下半身則似失控般朝大地墜去。

  而后,兩截分開的軀體上,皆冒出一層耀眼奪目的金光,似洶洶昊日真火。

  瞬息間而已,便把兩截軀體焚化一空。

  獨目鬼君,就此斃命。

  虛空中,只有一道筆直足有百丈長的金色裂痕橫亙在那,忽明忽滅。

  那是蘇奕手中木杖一掃之力所留下的痕跡。

  久久不散。

  凡看到這一幕者,皆齊齊色變,震撼失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