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五十九章 老公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在亙古時期,有五方鬼帝,各鎮守一處鬼門關。

  東方鬼帝鎮守桃都山。

  北方鬼帝鎮守羅酆山。

  南方鬼帝鎮守羅浮山。

  西方鎮守鎮守幡冢山。

  中央鬼帝鎮守抱犢山。

  傳聞中,五座神山各有一條通往陽間的通道,凡陽世死亡者,皆會經由鬼門關,引渡到幽冥之地。

  不過,這些都是亙古時期的傳聞。

  在當今幽冥界,五方鬼帝早已不存,鬼門關也早已消失在歷史長河中。

  就連桃都山,也僅僅只是六道王域中的一座極有名氣的靈山罷了。

  很久以前,曾有一位修為通天的妖道大能占據此山,世人皆稱之為“桃都山君”。

  不過,蘇奕更寧愿稱呼對方為“老公雞”。

  前世的時候,他為了橫渡苦海,曾前來桃都山,與桃都山君對弈,贏了一截桃都神木的本源樹心,由此煉制了一艘“不溺舟”。

  這件寶物在當初他橫渡苦海時,多次起到了逢兇化吉的妙用。

  而此次蘇奕前來,一是順路,二也是想著順便再取一截桃都神木的樹心,煉制不溺舟,為以后前往苦海做準備。

  夜色快要來臨,天邊浮現一抹彎鉤似的紫色月亮。

  蘇奕負手于背,邁步朝遠處桃都山掠去。

  “嗯?此地怎會變得如此烏煙瘴氣?”

  蘇奕眉頭微挑。

  在他視野中,雄渾壯闊的桃都山上,兇煞氣息如若滾滾狼煙,籠罩天宇,到處彌漫著污濁邪祟的血色煞霧。

  印象中,桃都山如若一方名山福地,山清水秀,處處流泉飛瀑,古木參差,直似世外凈土。

  可如今,卻像化作一方兇惡之地!

  “這是發生了什么?憑那老公雞的道行,怎可能會讓桃都山變成這樣子?”

  蘇奕思忖時,繼續邁步前行。

  直至快要來到山腳處的時候,一陣窸窸窣窣的交談聲在風中傳來,斷斷續續。

  有人?

  蘇奕想了想,沒有遮掩身影,徑直朝聲音傳出的方向行去。

  很快,蘇奕視野中看到了一群修士。

  攏共七人,有男有女,皆身著墨青色玄袍,肩膀處繡著“青鳥展翅”圖案。

  他們明顯來自同一個勢力。

  為首的,是一個身材挺拔傲人的高挑女子,墨青色玄袍襯得她身影愈發卓然,鴉青色的秀發用一根金絲帶束縛腦后,斜背一柄黑色帶鞘道劍。

  她正在和一名身影瘦小的老者交談什么。

  當蘇奕從遠處走來,頓時引起這些修士注意。

  “誰!?”

  一個身影昂藏高大的男子低喝開口。

  眾人目光紛紛看了過去。

  當看到只是一個形單影只的少年時,他們皆是一怔,眉梢間浮現一抹警惕之色。

  桃都山乃是遠近聞名的兇惡之地,尤其是夜晚,便是驍勇善戰的修士,輕易也不敢前來。

  可此時,一個孤零零的少年卻優哉游哉地走來,這無疑顯得太反常了。

  那為首的負劍女子當先開口,道:“我名謝韻顏,青霄劍門修士,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聲音叮咚悅耳,干脆利索。

  青霄劍門?

  蘇奕思忖片刻,終究沒想出這是哪個修行勢力。

  這也正常,幽冥界有六域十三界,且不提其他,僅僅是在這六道王域,除了那些頂級道統之外,還分布在諸多大大小小的修行勢力。

  無疑,青霄劍門就是其中之一。

  “我不過是此間一過客,名字不提也罷。”

  思忖時,蘇奕隨口道,“之所以主動前來,是想跟諸位請教一個問題。”

  請教問題?

  眾人對視一眼,皆愈發感到奇怪。

  “閣下但講無妨。”

  自稱謝韻顏的負劍女子脆聲道。

  蘇奕目光看向桃都山,道:“這桃都山是何時變成這般模樣的?”

  這家伙,竟連這個也不知道?

  眾人皆是一怔。

  謝韻顏心中雖奇怪,但還是耐心解釋道:“大概是十八年前,桃都山發生了一場劇變,山中涌出滾滾污濁煞氣,常常有邪祟鬼物出沒于其中。”

  “短短十八年間,此地便淪為遠近聞名的兇惡之地。”

  “尤其是近段時間,每當夜晚來臨,山中常有血煞之氣沖霄,化作諸般詭異滲人的景象。”

  頓了頓,謝韻顏繼續道:“這些年來,也有許多修士前來查探,可要么丟掉了性命,要么倉惶而逃,說此山已化作一方鬼域,盤踞著諸多古老的厲鬼兇魂。”

  蘇奕聽罷,不由愈發奇怪。

  以老公雞嫉惡如仇的秉性,怎可能會讓自家老巢變成一方烏煙瘴氣的鬼域?

  想了想,蘇奕問道:“那你們可知道,以前居住在此山中的‘桃都山君’如今在何處?”

  桃都山君!

  謝韻顏搖頭道:“不清楚。”

  在她旁邊,一個瘦小的老者說道:“

  桃都山君大人極可能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離開,否自,斷不會眼睜睜讓桃都山淪落成這般模樣。”

  蘇奕點了點頭,道:“多謝。”

  說罷,邁步朝桃都山行去。

  他要親自去查探一下。

  見此,這些來自青霄劍門的修士這才稍稍放松戒備,意識到那青袍少年,并非什么歹人。

  “閣下稍等。”

  謝韻顏忽地出聲。

  蘇奕頓足,頭也不回道:“有事?”

  謝韻顏猶豫了一下,道:“夜晚的桃都山,最為兇險,不乏一些有著千年道行的鬼物藏匿其中,閣下孤身一人前往,未免太冒險,依我看,閣下若想查探桃都山的情況,最好還是等天亮之后再來。”

  這是善意的提醒。

  蘇奕笑了笑,反問道:“明知危險,你們為何要在這夜色將臨的時候前來此地?”

  早在剛見面時,他就一眼看出,這些青霄劍門的修士中,只有為首的負劍女子和那矮小老者是靈輪境修為。

  其他人等,皆是靈相境道行。

  這樣的陣容,在靈道層次中也算不錯。

  但若要闖蕩這烏煙瘴氣的桃都山,終究顯得有些單薄。

  “這……”

  謝韻顏不由遲疑。

  蘇奕見此,不再追問,道:“依我看,不管你們此來是什么目的,最好還是莫要進入此山。”

  聲音還在飄蕩,他人已經走遠。

  夜色來臨,黑暗如潮水來襲,淹沒天地,也將蘇奕那峻拔的身影和桃都山籠罩其中。

  唯有一輪皎潔的紫色彎月,在天穹黑暗中若隱若現,灑下瀲滟輕淡的光,根本無法驅散黑暗。

  “謝師姐,你好心提醒那家伙,他非但不聽,還大言不慚勸我們莫要進山,真是不識好人心。”

  一個英武青年嘀咕出聲。

  瘦小老者沉吟道:“依我看,那年輕人絕非尋常之輩了。”

  “柳師叔說的不錯,那位公子看似年少,但氣韻卻極不俗,的確不可能是尋常人,不過,這些都和我們無關。”

  謝韻顏說著,朝前行去,“走吧,我們也該行動了,今夜紫月當空,于我們而言,正是探尋桃都神木的絕佳時機。”

  其他人紛紛跟隨其后。

  桃都山極為廣袤,若探尋其山脈范圍,足可覆蓋三千里之地。

  山中群峰林立,峽谷眾多。

  黑暗的夜色中,血煞霧靄在群峰之間彌漫,偶爾會有尖銳怪異的鬼物嘶叫聲響起,讓整座大山籠罩在一股令人心悸的危險氣息中。

  蘇奕步履悠閑,邁步前行,看似緩慢,實則一步邁出,便有數十丈距離。

  一路上,足以讓靈道修士都忌憚三分的血煞霧靄,卻還不等沾染蘇奕身影分毫,便被一道淡淡的金色光影震散。

  那是天諭蓮燈的氣息。

  這件來自小西天藏葉佛主的佛門重寶,本就有滅厄驅邪的妙用。

  此時根本不必蘇奕催動,僅憑寶物自身的氣息,就能驅散這一路上的血煞力量。

  偶爾會有一些鬼影在路途上出沒,可當遠遠地察覺到蘇奕身上那一抹金色光影時,皆轟然逃竄。

  蘇奕對此視若無睹。

  他自然不會理會這些不成氣候的魑魅魍魎。

  一路上,蘇奕也見到許多尸骸和枯骨,明顯都是修士所留,死狀凄慘。

  無疑,這些都是以前時候,前來桃都山探尋機緣的角色。

  一刻鐘后。

  蘇奕來到一座孤峭陡峻的山峰之前。

  這里的血煞氣息濃郁如幕般,遮天蔽日,隱約可見,一條山道從山峰底部蜿蜒而上。

  山上修建著諸多古老的建筑,但都早已傾塌為廢墟。

  讓人遠遠一看,便觸目驚心。

  “連老公雞的老巢,都徹底廢棄了……”

  當看到這一幕,蘇奕眉頭皺起。

  這座山峰,名喚昊日峰,是桃都山君隱居避世之地,在以前時候,此地神曦千條,瑞霞萬丈,是一等一的寶地。

  可如今,滿目盡是烏煙瘴氣!

  不過,蘇奕很快發現了蹊蹺。

  昊日峰上下,雖然覆蓋著濃稠的血色霧靄,但卻連一個鬼影都沒有,死寂一片。

  就仿佛,這里是一片禁地,便是兇厲的鬼物也不敢靠近過來。

  當然,也有另一種可能。

  那就是此地盤踞在一個極為強大的鬼物,讓得其他鬼物皆不敢來犯!

  蘇奕自然不懼這些。

  他身影一閃,便飄然來到昊日峰山巔處。

  這里有著一座坍圮殘破的古老廟宇,一座座殿堂建筑都已傾塌,只有中央處的大殿還立著,但也已破損嚴重。

  蘇奕徑直邁步走進廟宇。

  以前,這里是老公雞打坐潛修的地方,覆蓋著諸般神妙禁陣。

  可現在,都早已不復存在。

  這一切變故,看得蘇奕眉頭緊鎖。

直至正要進入那一座殘破殿宇大門時,忽地一道慘白的鋒芒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