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五十四章 跳梁小丑 滑稽可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寶船徐徐在紫羅城東城門前降落。

    紫袍中年當先走下了寶船。

    他目光看了看鎮守在城門兩側的獬豸、狴犴兩座石像,贊嘆道:

    “崔家無愧是從亙古延存至今的古族,底蘊超凡,這兩座石像,皆已經擁有神性氣息!”

    在紫袍中年身后,一眾強者皆含笑附和,神態之間,皆帶著一抹敬畏。

    “冉道友,我和其他道友皆是第一次前來紫羅城,接下來就有勞你來帶路了。”

    紫袍中年目光看向一人。

    這人身著玄袍,面如冠玉,手握玉簫。

    赫然是天冥教長老冉天風。

    那個曾敗在蘇奕手底下的煉體流皇者!

    “大人莫要客氣,這本就是冉某應當做的。”

    冉天風神色莊肅應承下來。

    而后,他徑直來到城門前。

    這里駐守著一支由崔家強者組成的力量。

    為首的,是一個身負重甲的威猛男子。

    “煩勞朋友向你家族長稟報一聲,就說天冥教冉天風,陪同一眾來自大荒玄鈞盟的貴客前來拜訪。”

    冉天風微微稽首,表明來意。

    威猛男子頓時一驚,不敢怠慢,抱拳見禮道:“閣下稍等。”

    崔家。

    北望閣。

    “天冥教的冉天風,帶著大荒玄鈞盟的強者前來拜訪?”

    崔長安一怔,眉頭頓時皺起,“他們可曾表明來意?”

    前來稟報消息的老仆搖頭道:“沒有。”

    崔長安略一沉吟,道:“你且在此候著。”

    說著,他長身而起,匆匆離開北望閣。

    “明天吧,到時候我贈你一塊秘符帶在身上。”

    閣樓中,蘇奕一手負背,一手拎著一把剪刀,正在修剪擺放在窗口處的一盆花葉繁茂的花卉。

    “也好。”

    老瞎子答應下來。

    他原本打算今日就離開紫羅城,啟程前往他們鬼燈挑石棺一脈的祖庭之地。

    不過,蘇奕的話,老瞎子自然不能不聽。

    “蘇大人,您接下來可有打算?”

    老瞎子問道。

    “還記得葉遜那小子么,過段時間去鬼方域走一遭,把他送回鬼蛇一族,順便……再收回一件寶物。”

    蘇奕一邊修剪花卉,一邊心不在焉道。

    當年,他在轉世之前,曾把前世最得意的佩劍“三寸天心”交給了小葉子保管。

    這次返回,自然得討回來。

    就在此時,崔長安匆匆而來,眼見老瞎子在,不禁有些遲疑。

    見此,老瞎子很識趣地告辭離開。

    “何事?”

    蘇奕問道。

    崔長安這才說道:“蘇公子,我之前接到消息,天冥教的冉天風帶著一些大荒玄鈞盟的強者前來拜訪。”

    玄鈞盟!

    蘇奕停下手中動作,眉頭微皺。

    所謂玄鈞盟,就是他前世的大徒弟毗摩,打著他蘇玄鈞的旗號,和大荒六大道門一起聯手建立的勢力。

    玄鈞盟開創的目的,就是要從奪回被小徒弟青棠霸占的“太玄洞天”,并對獨吞宗門全部寶物的青棠嚴懲不貸。

  看起來大義凜然,可在蘇奕看來,毗摩此舉,無非是拉幫結派,要和執掌    太玄洞天的青棠對抗罷了。

    “他們這是要來做什么?”

    蘇奕問道。

    “不清楚。”

    崔長安搖頭。

    蘇奕道:“對了,你剛才說,是天冥教的冉天風帶他們來的?”

    崔長安點頭:“正是。”

    “我大概明白了。”

    蘇奕眸光閃動,“他們此次應當是沖著老瞎子來的。”

    他還記得,當初在前來崔家的路途上,冉天風曾進行追擊,試圖抓捕身為鬼燈挑石棺一脈傳人的老瞎子。

    但最終敗在了自己手中。

    當時蘇奕就推測出,天冥教之所以盯上老瞎子,極可能在幫毗摩做事!

    而此時,冉天風再次出現時,還帶著一群來自大荒玄鈞盟的強者。

    這無疑進一步印證了蘇奕的推斷。

    那就是,這么多年過去了,毗摩并未放棄尋找鬼燈挑石棺一脈傳人的念頭。

    而毗摩這么做的最終目的,實則是為了打探他蘇玄鈞究竟是生是死。

    因為整個幽冥界都清楚,他前世和鬼燈挑石棺一脈的開派祖師抬棺老鬼的交情莫逆。

    而抬棺老鬼也被視作是了解“輪回之秘”的寥寥幾人之一!

    簡而言之,毗摩看似是在找鬼燈挑石棺一脈的人,實則最終目的,是要確認蘇奕的生死。

    正因如此,數百年前,老瞎子的師尊血棺之主五葬,慘遭毗摩的毒手。

    這讓蘇奕對待老瞎子時,也不免心生一絲愧疚,

    沒辦法,歸根到底鬼燈挑石棺一脈,是受了他蘇玄鈞的牽連。

    崔長安也意識到問題所在,沉吟道:“那伯父覺得,是否要見一見他們?”

    “見。”

    蘇奕道,“我和你一起。”

    崔長安登時有些擔憂,道:“伯父,可萬一您被那玄鈞盟的人認出……”

    蘇奕擺手道:“無須擔憂。”

    見此,崔長安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北望閣。

    崔長安端坐大殿中央主座,蘇奕則立在其旁邊。

    很快,冉天風帶著紫袍中年一行人抵達。

    “天冥教長老冉天風,見過崔族長。”

    冉天風率先上前見禮,神色間帶著敬色。

    以崔長安的身份,足可以和他們天冥教教主平起平坐,冉天風自然不敢怠慢。

    只是,當看到立在崔長安身邊的蘇奕時,冉天風一呆,神色有些不自在起來。

    他怎會忘了,當初敗在蘇奕劍下的那一幕幕?

    蘇奕則老神在在,對冉天風視若無睹。

    中央主座上,崔長安微微頷首,道:“冉道友,這些便是來自大荒玄鈞盟的道友?”

    儀態威嚴,并沒有起身相迎的打算。

    “正是!”

    冉天風點頭,正要介紹紫袍中年等人的身份。

    就見紫袍中年發出一聲爽朗笑聲,稽首見禮道:“在下陶千秋,見過崔族長。”

    他儀態自若,揮灑自如,渾不見任何拘謹之意。

    崔長安神色平淡道:“閣下和玄鈞盟盟主毗摩是什么關系?”

    這時候,冉天風低聲道:“崔族長,陶道友乃是毗摩大人門下第七傳人,如今是玄鈞盟三十六位執事之一,在大荒九州有‘云天劍皇’的尊號。”

  紫    袍中年唇角翹起一抹弧度,淡淡道:“冉道友過譽了,陶某只不過是師尊身邊一個打雜的角色罷了,不值一提。”

    話雖這般說,神色間卻泛起一抹矜持和驕傲。

    崔長安哦了一聲,心中暗道,若按輩分,你小子也不過是蘇伯父的徒孫罷了,還不見得會得到蘇伯父的認可,驕傲個屁啊!

    他不著痕跡地瞥了身旁的蘇奕一眼,卻見后者神色平淡,一副視若無睹的姿態。

    無疑,蘇奕根本就沒把這什么陶千秋放在眼中。

    “這些道友呢?”

    崔長安目光看向紫袍中年陶千秋身旁那些人。

    冉天風連忙道:“這些是大荒‘神岳劍庭’的道友。”

    他正欲一一介紹,崔長安打斷道:“我知道神岳劍庭,乃是大荒六大道門之一,各位隨便坐吧。”

    這種冷淡的態度,讓那些神岳劍庭的強者皆皺了皺眉,心中有些不快。

    但最終都忍住了。

    這里是崔家,是亙古時延存至今的古族!

    “坐就不必了,我等此來,是有事情想和崔族長相商,解決了事情,我等就會離去。”

    陶千秋笑著開口。

    崔長安點了點頭,道:“說來聽聽。”

    陶千秋微微一笑,道:“前不久,我在幽冥界游歷時,得到來自天冥教的消息,說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人,如今就在崔家。崔族長想來也清楚,當年我師尊曾進入幽冥,為的就是尋找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人。”

    頓了頓,他繼續道:“而今,好不容易有了消息,陶某希望,崔族長能將此人交給我,由我帶回大荒九州,面見師尊。”

    崔長安眼眸閃動,心中暗道,蘇伯父所說不錯,這些家伙果然是為了老瞎子而來!

    他不假思索道:“此人的確曾在我崔氏盤桓過一段時間,但早在數天前,就已經離開。”

    “離開了?”

    陶千秋一怔,眉頭微微皺起,沉吟道,“崔族長,據我所知,我派祖師玄鈞劍主大人,和您父親乃是至交好友,如今,這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人,對我師尊大有用處,還請您能行個方便。”

    蘇奕眼神變得有些微妙。

    這混賬東西,也不知何時拜在毗摩門下,竟趁此機會,用自己的名義向崔家施壓,膽子倒是不小!

    崔長安更是差點忍不住笑出來。

    只不過在嘴上,他一聲冷哼,身上彌漫出一股迫人的威嚴氣息,沉聲道:“你這是在懷疑我崔某人在撒謊?”

    大殿氣氛頓時壓抑起來。

    陶千秋卻好像一點不懼,顯得底氣十足,笑說道:“崔族長莫生氣,陶某并沒有冒犯之意,只不過是想請您念在我派祖師的面子上,為我等指點一條明路,比如……那鬼燈挑石棺一脈的傳人,如今去了何地?”

    崔長安上下打量了陶千秋一番,終究還是沒忍住嗤地一聲笑出來,笑得前俯后仰,眼淚都差點流出來。

    一個毗摩的徒弟,卻當著自己和蘇伯父的面,耀武揚威,裝腔作勢,怎么看怎么顯得滑稽可笑。

    他又怎能知道,在自己和蘇伯父眼中,這門行徑,和跳梁小丑也沒區別?

    眾人皆錯愕,不清楚崔長安何故發笑,一副樂不可支的模樣。

    陶千秋眉頭則一點點皺起來,心中慍怒,在他崔長安眼中,自己剛才所說的話就那般可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