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四十七章 當年傳奇今又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裁決司遺址前。

  一襲黑袍的暗夜冥侍忽地扭頭,灰褐色的眸涌動懾人的神芒,看向了崔家所在的方向。

  “為何今夜會有那么多皇者出現?”

  暗夜冥侍問。

  佇足在他肩膀上的九幽冥鴉發出一抹古怪的笑聲,道:“前些天,我曾和那些大勢力做了一筆交易。”

  “交易很簡單,今晚由我們來操縱邪靈力量攻陷紫羅城。”

  “而那些大勢力,則去對付崔家。由他們牽制崔家的力量,足夠為我們爭取更多的時間去收回這裁決司遺址中那件寶物!”

  它聲音中透著一絲得意的味道。

  “那些勢力,曾執掌地獄司、惡鬼司、畜生司,本應該為裁決司效命,卻不曾想,如今卻竟愿意和你進行交易,去對付曾執掌裁決司的崔家……這世道,果然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

  暗夜冥侍聲音低沉,透著一抹濃濃的諷刺。

  九幽冥鴉悠悠開口:“早在亙古時,陰曹地府就已覆滅,等我們取回那件寶物,以后我們就不必再藏匿在枉死城了!”

  轟——!

  極遠處崔家府邸所在的地方,傳出驚天動地的波動,神輝沖霄而起,禁制波動掀起毀滅般的力量洪流。

  暗夜冥侍和九幽冥鴉皆意識到,那些皇者已經開始對崔家動手!

  “我們也該抓緊時間了。”

  九幽冥鴉說道。

  暗夜冥侍掌心一翻,一尊血色道印出現,抬眼看向裁決司大殿那緊閉的大門,道:“最多半刻鐘,必可打破此地禁陣!”

  血色道印流淌猩紅的光雨,橫空而起。

  眼見暗夜冥侍正要出手,一縷奇異的劍鳴,忽地在紫羅城中響起。

  暗夜冥侍軀體一僵。

  九幽冥鴉霍然抬頭。

  跟隨在兩者身后的孽魔鬼僧、罪業魔童皆渾身一哆嗦。

  這一瞬,他們皆心生一股說不出的悸動。

  “原來是言芝他們。”

  費崆峒一眼認出,遠處憑虛而立的那些魔犼族皇者。

  尤其是為首那有著玄幽境初期修為的費言芝,乃是他的親侄女!

  “他們倒是沒有忘記我,還惦記著要幫我從裁決司牢獄中救出來……”

  費崆峒內心翻騰。

  旋即,他就暗自一嘆。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今夜費言芝他們哪怕聯合再多的皇者,也注定毫無勝算!

  因為……有那個人在!

  “蘇老怪分明是打算甕中捉鱉,我若是冒然提醒,只怕會驚動其他勢力的皇者,打草驚蛇的話,怕是非惹怒蘇老怪不可。”

  費崆峒暗道,“必須得想個辦法,讓言芝他們盡早從紫羅城撤離,否則……”

  他剛想到這。

  遠處那來自各大勢力的皇者已經動手,各自祭出寶物,催動道法,朝崔家護族禁陣殺去。

  “不好!”

  費崆峒臉色頓時變了。

  而后,一縷奇異的劍吟在此刻響起。

  “你們幾個,去鎮守在東城門處,接下來的時間里,若有人從東城門處逃走,我拿你們是問。”

  樓閣之上,蘇奕淡然開口。

  “是!”

  枯瘦老人、天璣妖皇、儒袍男子齊齊領命而去。

  “蘇伯父,我呢?”

  崔長安禁不住問。

  “等敵人潰敗時,你來掌控金烏滅厄陣,以及城外的獬豸、狴犴兩座石像力量。”

  蘇奕說著,將奕陣棋盤交給崔長安。

  而后,蘇奕抬眼看了看遠處正在攻打崔家的那些皇者,深邃的眸泛起一抹冷冽的光澤。

  天諭寶蓮浮現掌心。

  蘇奕掌指輕輕一點燈芯處。

  一口道劍,出現在蘇奕掌間。

  “清影劍!!”

  崔長安也不由浮現一抹驚艷之色。

  在蘇奕手中,道劍皎潔空靈,虛幻若光影,燦若天上明月。

  這就是清影劍,當初曾陪伴蘇奕征戰幽冥,亦曾屠戮不知多少大敵的首級!

  “老伙計,今夜就靠你來殺敵了。”

  蘇奕屈指一彈劍身,悠然開口。

  一縷縹緲奇異的劍吟,似沉寂萬古的淺淺吟唱,在這黑暗夜空之下的紫羅城中,倏爾響起。

  劍吟似激動、似歡呼、似雀躍,初開始微不可聞,漸漸地,則越來越大。

  到最后,劍吟響徹九天十地!

  整座紫羅城的上下,似一下子被照亮,無匹耀眼的清色光影,似九天月輝般,驅散灰暗。

  裁決司遺址附近,暗夜冥侍、九幽冥鴉等幾個恐怖存在,皆心中一顫一個個色變。

  這是出自何等神圣手中的劍吟?

  “清影劍!!”

  “蘇老怪終于要動手了……”

  正在朝東城門掠去的枯瘦老人、天璣妖皇和儒袍男子,皆齊齊頓足,扭頭望去,一個個眉梢間浮現驚悸之色。

  之前時候,他們也曾懷疑,如今的玄鈞劍主,會否還是當初那個劍壓諸天,橫絕一世的無敵存在。

  也曾疑惑,為何如今的玄鈞劍主,僅僅只有靈輪境修為。

  甚至,之前面對暗夜冥侍的時候,玄鈞劍主更是直接不戰而退。

  而此時,這些答案,應該就將揭曉!

  崔氏府邸內。

  遭受一眾皇者圍攻之下,崔家大人物們無不心急如焚。

  便是薛畫寧內心也不免緊張和忐忑。

  可當那一縷奇異的劍吟響起,當那如若虛幻月輝般照亮紫羅城夜空的劍光乍現。

  所有人心中一震,感受到一種說不出的壓抑和悸動。

  而在崔氏府邸外。

  當奇異的劍吟響起,那些正催動寶物和秘法出手的一眾皇者,軀體齊齊一僵,背脊直冒寒氣。

  “這是?”

  “快看!”

  “好不可思議的劍光……”

  這些皇者齊齊扭頭,就見天地間,縹緲虛幻的劍光,像朦朧的銀色月輝般,將整個紫羅城覆蓋。

  劍光所照之處,黑暗無所遁形。

  無數分布在大街小巷,如若潮水般的邪靈,皆成片成片地倒下,身影化作黑煙消失。

  就如被烈日融化的冰雪。

  而這,僅僅只是一柄道劍映現出的劍光之威!

  下意識地,那些皇者看向劍光發出的地方,隱約間看到一個身著青袍的峻拔身影。

  那似乎是個少年,手執道劍,周身被縹緲虛幻的空靈光霞沐浴,如仙如神。

  “這……”

  “那是何方神圣?”

  “小心!那家伙有古怪!”

  以曲長恨、洪知聞、澹臺夜、費言芝等四位玄幽境為首的一眾皇者,皆心中凜然,察覺到不對勁。

  而后,他們就看到,那少年般的峻拔身影,一身氣息驟然間發生變化,一下子變得偉岸無比。

  轟隆!

  天地皆顫,紫羅城內,無數建筑搖晃。

  以那道峻拔身影為中心,附近的虛空如遭受到恐怖的壓迫,轟然塌陷,掀起驚濤駭浪般的破碎漣漪,朝四面八方擴散出去。

  “果然是蘇老怪!!”

  枯瘦老人滿臉震撼,眉宇間甚至隱隱有些激動。

  多少年了,當年那個冠絕天下的劍道傳奇,于萬燈節之夜歸來!

  天璣妖皇、儒袍男子心神顫栗,神色變幻,有敬畏,有驚嘆,有震撼……

  只有他們這些老家伙,才最清楚當初的玄鈞劍主是何等睥睨,又是何等恐怖。

  “該死,那家伙究竟是誰?”

  裁決司遺址附近,九幽冥鴉發出尖叫,驚疑不定。

  “很強,強大到不可揣度的地步!”

  暗夜冥侍喃喃,淡漠的灰褐色瞳孔,罕見地泛起波動。

  而這一刻,無論是崔家薛畫寧等人,還是崔家外那些來自各大大勢力中的皇者,也都毛骨悚然,心生震撼。

  那等劍道氣息,直似要將天地撕裂,將諸世鎮壓!凌駕于諸天之上,睥睨于古今歲月之中!

  “蘇伯父……”

  距離最近的崔長安,激動欣喜,眼眶都有些泛紅。

  這位崔家族長,根本無法形容此刻的心情,就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時,看到了那位讓自己敬畏、崇慕的神話。

  而此時的蘇奕,深邃的眼神也不由一陣恍惚。

  隨著催動清影劍劍柄處的“承道石”力量,屬于他前世封印在其中的“道果”力量,于此刻涌入他的體內。

  那本就是他最熟悉的力量,是他前世的一部分道行!

  哪怕“承道石”所封印的的道行力量,完全不足他巔峰道行的一成,但要知道,他前世巔峰時,早已稱尊大荒,踏足皇道之路盡頭!

  不足一成的力量,也足以睥睨諸天皇者!

  哪怕,這塊承道石一旦動用,最多也只能支撐十個彈指的時間,就會徹底粉碎消失。

  十個彈指,何其短暫。

  但對蘇奕而言,十個彈指的時間,已經不少了。

  因為有時候,一個彈指的功夫,便可決定一場大戰的勝負!

  清影劍在激烈顫抖,似感受到蘇奕那一身的道行,如夢似幻般的清冽劍身,爆綻出如若大日般的光,照徹天地。

  那劍光,比之前強大了不知多少,似煌煌無量般,以紫羅城為中心的天地十方,暗夜退盡,恍如白晝!

  那散布在紫羅城每一個區域,每一個角落中的邪靈,皆發出凄厲的慘叫,灰飛煙滅。

  便是城外正在涌來的邪靈大軍,皆像被光明驅散的陰霾,剎那間蒸發一空。

  就連那高懸天穹之下的無數大道天燈,在這等劍光之下,都驟然變得暗淡如螢火!

  這一刻,蘇奕將壺中酒一飲而盡,低頭看著清影劍,輕語道:

  “今夜,當殺個痛快。”

  ps:下午要出去辦事,第二更爭取中午12點寫出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