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四十六章 收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紫羅城東城門淪陷了!

    浩浩蕩蕩的邪靈大軍,正像潮水般涌入城內。

    遠處黑暗中,無聲無息地掠來一只尺許高的黑鴉,羽翼流淌著幽暗若夜般的光澤。

    它身影一晃,就出現在那座血山之巔,佇足在那一身黑袍的暗夜冥侍肩膀上。

    “古怪,崔家這就放棄抵抗了?老木頭,你覺得這紫羅城中,會否另有埋伏?”

    黑鴉血紅的瞳閃動。

    “明知必敗,誰會做無謂犧牲?”

    暗夜冥侍開口,聲音淡漠,毫無情緒波動。

    他渾身籠罩在黑袍中,只露出一對灰褐色的眼眸,渾身彌漫著一陣陣災厄混亂氣息。

    說話時,他袖袍一揮。

    轟!

    腳下那覆蓋著無數奇異道紋的血色大山,倏爾間縮小無數倍,最終化作一個通體血紅的道印,落入暗夜冥侍手中。

    “也罷,縱使有埋伏,憑崔家如今的手段,也斷不可能是我們的對手,去走一遭便是,這次若能取回藏在裁決司遺址的那件寶物……”

    九幽冥鴉說到這,頓時閉嘴。

    但它那血色瞳孔泛起一抹罕見的憧憬和激動。

    “走。”

    暗夜冥侍邁步虛空,朝城中掠去。

    后方,孽魔鬼僧、罪業魔童跟隨其后,那遠處黑暗中,還有浩浩蕩蕩的邪靈源源不斷沖出。

    他們的目標,是裁決司遺址!

    “紫羅城破了!”

    紫羅城正北方向,極遠處黑暗中,響起一道透著亢奮的聲音。

    在亙古至今的歲月中,有崔家坐鎮的紫羅城,歷經過不知多少次萬燈節之劫。

    可就在今夜,紫羅城被邪靈大軍攻破!

    “今夜那些邪靈大軍無疑太可怕,一個個極端危險的邪靈紛至沓來,這等力量,可遠不是以往可比。”

    “我都懷疑,哪怕崔龍象還活著,恐怕也擋不住這等攻伐。”

    有人輕語,透著冷意。

    “早在崔龍象遭難、九幽冥鴉重現世間之后,就已經注定,紫羅城必將遭受覆滅之災!”

    有人語氣森然。

    “各位,也時候去和崔家算一算賬了。”

    “走!”

    黑暗中,一道又一道身影掠出。

    有儒袍博帶,仙風道骨的老人。

    有背負劍匣,須發飄然的男子。

    有手拎花籃,發髻高挽的美婦。

    有……

    這些身影容貌不同,但每個身上皆彌漫著屬于皇者的氣息波動。

    他們分別來自古族曲氏、洪氏、澹臺氏和魔犼族,早在夜色來臨前,就已經藏匿在極遠處,靜靜等待。

    自然地,他們也目睹了那鋪天蓋地的邪靈大軍,是如何攻陷紫羅城東城門的。

    而此時,隨著紫羅城淪陷,這些來自各大勢力的皇者,皆毫不猶豫展開了行動。

    對他們而言,今夜,是顛覆古族崔氏的絕佳機會!

    紫羅城內。

    密密麻麻的邪靈大軍仿似潮水般,淹沒大街小巷,一路席卷,暢通無阻。

    不過,如今的紫羅城早已成了空城,邪靈大軍所過之地,并未出現戰斗廝殺的跡象。

    崔家。

    鱗次櫛比的宮殿樓宇,皆覆蓋在護族禁陣之中,在這黑暗夜色中,彌漫著古老神圣的氣息。

    “城破了!?”

    “該死!怎會這樣?”

    “族長之前說,讓我等鎮守宗族內,我等本以為族長穩操勝券,誰能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護族禁陣內,嘈雜的聲音此起彼伏。

    隨著東城門淪陷,崔家大人物們,皆無法淡定,一個個驚怒交加。

    正在掌控護族禁陣力量的薛畫寧眉頭皺起,斥責道:“慌什么,事情沒有你們想象的那般嚴重!”

    這位曾擔任孟婆殿渡河使的皇者,一番話,直接壓住大殿內嘈雜的聲浪,盡顯威嚴,

    眾人皆齊齊閉嘴,神色陰晴不定。

    透過護族禁陣,他們能夠清楚看到,鋪天蓋地的邪靈大軍從四面八方朝崔家沖來。

    血煞滔天,浩浩蕩蕩。

    僅僅那等景象,就讓人感到絕望。

    轟隆!

    隨著護族禁陣運轉,耀眼的銀色神輝擴散,成群沖來的邪靈一片片倒下,灰飛煙滅。

    可緊跟著,就有更多的邪靈沖來。

    其中,更不乏一些強大的邪靈,不斷出手,試圖破掉禁陣。

    這一幕幕,讓崔家那些大人物們,臉色顯得愈發難看,內心焦灼。

    卻見薛畫寧不慌不忙道:“現在,除了我們這些老家伙,宗族上下皆已經躲入金羅秘境內,哪怕最終發生最壞的結果,我們也可以借用萬道樹的力量,從紫羅城撤離。”

    有人神色黯然道:“撤離?紫羅城破滅了,我們崔家還能撤到哪里去?更何況,紫羅城若覆滅,咱們崔家祖祖輩輩打下的萬世基業,豈不是就此斷送了?”

    其他人也神色復雜。

    其實,他們誰都意識到,今晚所上演的詭異力量太過恐怖,在以往歲月的萬燈節之夜,也根本沒有發生過像今夜這般的災禍。

    若不是族長崔長安非要堅持戰斗,他們怕是早在前段時間就已經做出舉族撤離紫羅城的打算。

    而現在,最壞的局勢正在上演!

    薛畫寧似看出眾人心境沉重,說道:“諸位且放心,我之前說的僅僅只是最壞的結果,不出意外,那些邪靈力量注定要全軍覆沒。”

    眾人一怔,都暗自搖頭,明顯不相信。

    有人禁不住道:“別忘了,今晚的災禍,除了那些已經殺入城中的邪靈大軍之外,古族曲氏、洪氏那些大勢力的力量,可都還沒有出現!”

    一句話,讓眾人的心緒愈發低沉。

    薛畫寧眼神異樣,終究還是沒忍住,輕聲嘀咕了一句:“我倒是巴不得他們趕緊來……”

    眾人:“???”

    他們臉上盡是錯愕,這是什么意思?

    不等有人開口,薛畫寧已搶先說道:“各位,我薛畫寧敢保證,今夜的事情,斷不會像你們所想的那般糟糕,相反……”

    說到這,她抬眼望向護族禁陣外,“這一次,無論是那些邪靈,還是那些試圖趁火打劫的大勢力,注定將傷亡慘重!”

    淡然的話語,透著不容置疑的意味。

    眾人皆驚疑,無法想象薛畫寧是從哪里來的自信。

  “莫非族長另有后手    有人心中一動,忍不住道。

    其他人也紛紛看向薛畫寧。

    東城門是如何淪陷的,他們并不清楚。

    甚至都不清楚,如今的崔長安是死是活,這讓每個人的心都揪住,患得患失。

    可薛畫寧的反應,卻顯得太過淡定了。

    然而,還不等眾人問清楚,護族禁陣外,異變陡升——

    轟!

    伴隨著滔天的威勢,一群皇者直似神祇般,駕臨崔家府邸之外的虛空之中。

    這些皇者,足有十多人,模樣各異。

    或腳踏神虹,或手執道劍,或寶相莊嚴,或操縱雷霆,氣息一個比一個恐怖。

    僅僅立在那,身上散發出的恐怖威勢,就壓迫得四面八方的無數邪靈轟然潰散。

    尤其是為首的四人,赫然皆有著玄幽境層次的氣息!

    護族禁陣內,崔家大人物齊齊色變。

    便是信心十足的薛畫寧,見到這樣的陣容時,也不由暗自一驚,眉梢間浮現凝色。

    “崔長安已經輸了,奉勸你們崔家之人,早早放棄抵抗,否則,別怪我等不客氣。”

    一個紫袍白須男子開口,聲音隆隆,響徹夜空。

    他腳踏一個巨大的黃皮葫蘆,負手于背,偉岸如神。

    曲長恨。

    古族曲氏太上長老,玄幽境初期道行,已經很久不曾在世間行走的一位老古董級人物。

    但只要提起“靈葫靈皇”,天下必無人不知!

    “崔家覆滅在即,爾等若再負隅頑抗,可就有些不自量力了。”

    一個身影矮小的老者長嘆。

    他老態龍鐘,眼眸渾濁,手握蒲扇,貌不驚人。

    可當他出聲,一字字如若洪鐘大呂,轟隆隆響徹,震得崔家護族禁陣嗡嗡亂顫。

    洪知聞!

    古族洪氏的老怪物,玄幽境存在。

    “依我看,還是直接動手為好。”

    另一側,一個背負劍匣,柳須飄然的男子聲音溫醇開口,“我早已很想領教崔家的裁決法則。”

    澹臺夜!

    來自古族澹臺氏的一位玄幽境巨頭!

    “此言大善,事不宜遲,自當速戰速決。”

    一個手拎花籃,發髻高挽的美婦殺氣騰騰道。

    費言芝!

    魔犼族玄幽境老古董。

    他們言辭強勢,氣勢洶洶,一個個毫不掩飾殺意。

    這讓躲避在護族禁陣內的崔家族人,皆心中直冒寒氣。

    四位玄幽境,帶著其他一眾皇者駕臨,這等力量,任誰見到能不心驚肉跳?

    更遑論,在這城中還有數之不盡的邪靈肆虐!

    還有九幽冥鴉不曾顯露蹤跡!

    而見到這一幕,薛畫寧則輕聲道:“諸位,決定勝負的時候來臨了。”

    與此同時——

    遠處一座酒樓頂部,蘇奕拎起酒壺飲了一口,道:“費崆峒,你也看到了,你們魔犼族的人也來了,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讓他們現在離開,我既往不咎,否則,你就去親手殺了他們。”

    費崆峒臉色驟變,恭聲道:“是!”

    這個被鎮壓在天鼎山之下數萬年的老怪物,再也按捺不住,縱身而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