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四十五章 撤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擊,輕易抹殺冥獄魔女!!

  崔長安心中一顫。

  他早知道冥河龍君很強大,卻沒想到會搶到到這等地步。

  蘇奕卻并不奇怪。

  這老爬蟲是天生異種,由孽龍血魂所化,當初諸多頂級道統的大能者一起出手,才將老爬蟲鎮壓。

  崔龍象都曾直言,若非當初老爬蟲被鎮壓,完全有機會去沖擊皇極境!

  這樣一個恐怖生靈,哪怕被天鼎山鎮壓了九萬年,可那等兇威,也遠不是尋常的皇者可對抗。

  城外。

  儒袍男子、天璣妖皇、費崆峒也被驚到,一個個撤離,把戰場留給了枯瘦老人。

  古怪的是,孽魔鬼僧和罪業魔童似也察覺到枯瘦老人的厲害,皆停頓下來,遠遠退去。

  與此同時,遠處天搖地動,足有千丈高的黑獄邪王殺來了。

  轟!!!

  黑獄邪王手中戰矛揮動,簡單直接地朝枯瘦老人刺來,虛空炸開,出現一道狹長裂縫。

  枯瘦老人淡金色的瞳泛起一抹殺機。

  他驀地探手。

  一只覆蓋著血色鱗片的龍爪掠出,倏爾間化作百丈范圍,一掌之下,直接將刺來的戰矛震開。

  而后,枯瘦老人身影一閃,憑空消失不見。

  下一刻——

  那片天地驟然哀鳴,虛空塌陷。

  一條足有千丈長的血色蛟龍橫空而出,那龐大的軀體直似綿延的山嶺般,渾身覆蓋著血色鱗片。

  轟隆!

  血色蛟龍甫一出現,無匹的兇威壓迫得十方皆顫。

  而隨著它揮爪,僅僅一擊,就拍得黑獄邪王那高大如山岳的身影一個踉蹌,倒退數步。

  黑獄邪王冷哼一聲,揮動戰矛,沖殺上前,千丈高的身影前沖時,仿似一座煉獄橫移,帶起遮天蔽日的兇厲煞氣。

  血色蛟龍似被激怒,利爪橫空,與之激戰。

  轟隆!

  那片天地混亂,擴散的毀滅波動之盛,讓天璣妖皇和儒袍男子他們都驚出一身冷汗。

  那黑獄邪王強橫到堪比玄幽境中期的角色,且執掌一種和煉獄有關的本源力量,殺伐氣滔天。

  可更強的是冥河龍君所化的血色蛟龍,利爪每一次揮動,就如開天之刃,在黑獄邪王身上撕裂一道血淋淋的傷口。

  僅僅須臾間,黑獄邪王千丈高的身影,就千瘡百孔。

  最終,隨著血色蛟龍一聲長嘯,張口便將負傷累累的黑獄邪王吞掉。

  那等景象,看得崔長安都不由震顫,這老怪物簡直也太強了!

  血色蛟龍沒有戀戰,身影憑空消失。

  下一刻,枯瘦老人就出現在城墻上,張口一吐,一個血色光團浮現而出,光團內封印著的赫然是黑獄邪王。

  “大人請收好。”

  枯瘦老人將血色光團雙手呈上。

  之前蘇奕說過,要他鎮壓黑獄邪王,他自不會直接把黑獄邪王殺了。

  蘇奕抬手接過血色光團,一邊把玩,一邊說道:“那小烏鴉怕是已被激怒了。”

  聲音剛落下——

  極遠處的黑暗天地間,響起一道冰冷陰沉的聲音:

  “老孽龍,當年的你,何等桀驁,敢藐視諸天神佛,可如今的你,卻像沒有骨頭的爬蟲般,甘愿為崔家所用,可真是讓本座失望!”

  聲音響徹天地間。

  遠處,孽魔鬼僧、罪業魔童皆靜默立著,無數邪靈組成的大軍,一動不動。

  似乎,都在向這道聲音臣服!

  原本動蕩混亂的戰場,都在這一刻變得壓抑而死寂,唯有濃濃的黑暗和血煞霧靄,在山河間彌漫。

  枯瘦老人似乎有些疑惑,淡金色的眸望向遠處,道:“你是何方神圣,也敢詆毀老夫?”

  躺在藤椅中的蘇奕淡淡道:“你不認得九幽冥鴉?”

  九幽冥鴉!

  枯瘦老人眼眸驟然一縮,道:“原來是那只掌控著混亂和災厄之力的黑鴉……”

  聲音中,竟隱隱帶著一絲凝重之意。

  “你怕它?”

  蘇奕問。

  枯瘦老人低著頭,道:“在幽冥天下,沒有人不忌諱這等不祥之鳥。”

  這時候,遠處黑暗的天地猛地一顫。

  就見一座巨大巍峨的血色大山橫空掠出,所過之處,無數邪靈跪伏在地。

  孽魔鬼僧和罪業魔童皆躲避在一側,躬身見禮。

  血色大山有千丈高,其上覆蓋著繁密奇異的道紋,如瀑般的血光飄灑而落,彌散出滔天般的血煞罪愆氣息。

  那血色大山之巔,立著一個黑袍身影,周身縈繞著一縷縷幽暗如夜的神秘光澤,直似一尊傳說的冥神!

  這一瞬,天璣妖皇、儒袍男子、費崆峒這三位老妖怪,無不肌膚刺痛,心神顫栗,感受到撲面而來的致命威脅。

  好強!!

  這是何方神圣?

  城墻上,崔長安臉色也凝重到極致。

  崔家自亙古延存至今,歷經不知多少次萬燈節災禍,可還是頭一次見到,如此詭異恐怖的存在。

  腳踏血山,萬靈臣服!

  枯瘦老人淡金色的眸閃動,似也被驚到,“暗夜冥侍!?這等恐怖的邪靈,不是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滅絕了?”

  暗夜冥侍!

  崔長安心中狠狠抽搐了一下,終于想起來。

  在亙古的傳聞中,暗夜冥侍乃是“墮落冥王”的侍衛,每一個皆是死靈所化,執掌災厄、罪愆、混亂等等詭異力量,強大無邊。

  只是,這乃是亙古時的傳聞,哪怕流傳至今,也幾乎很少聽聞,有誰見過暗夜冥侍。

  可在今夜,卻有這樣一個恐怖生靈出現了!

  “這小烏鴉竟然還把暗夜冥侍從‘災厄天嶺’中帶了出來,它今夜攻打紫羅城,究竟是為了什么?”

  藤椅中,蘇奕撫摸著下巴,終于產生了一些興趣。

  他前世曾闖蕩過枉死城,也進入過被視作枉死城最兇惡的禁地之一的災厄天嶺,自然清楚,那其中蟄伏著數個從亙古是延存下來的“暗夜冥侍”。

  當初,他甚至想抓捕一個,好好研究一下。

  可惜,暗夜冥侍常年蟄伏,災厄天嶺也太過浩瀚,最終蘇奕也沒能如愿以償。

  而現在,九幽冥鴉帶著暗夜冥侍一起來了!

  “老孽龍,本座給你一個機會,現在就讓開,饒你不死,否則,別怪本座不客氣!”

  極遠處黑暗中,再度響起那冰冷陰沉的聲音。

  枯瘦老人神色淡漠,道:“九幽冥鴉,老夫也給你一個忠告,速速帶著這些邪靈離開,或許還能撿一條命,否則,任憑你有通天能耐,恐怕也得落一個身隕道消的下場。”

  他的確對九幽冥鴉充滿忌憚。

  可他更清楚,身旁那位兀自懶洋洋躺在藤椅中的青袍少年,有何等可怕。

  不用想他就知道,若自己敢生出其他心思,身旁這位曾稱尊諸天上下的恐怖存在,分分鐘能弄死自己!

  “身隕道消?哈哈哈,老孽龍啊老孽龍,你可著實讓本座失望!”

  遠處黑暗中,響起九幽冥鴉的大笑。

  緊跟著——

  血色大山橫移,托著那一道被稱作暗夜冥侍的黑色身影,朝城門這邊靠近過來。

  虛空哀鳴塌陷,天地震顫轟鳴。

  僅僅那等氣勢,便讓天璣妖皇等人感到壓抑。

  “你們都回來吧。”

  蘇奕那淡然的聲音響起。

  天璣妖皇等人如釋重負,第一時間從城外撤離。

  哪怕他們被天諭蓮燈的力量掌控,不得不聽從蘇奕的調遣,可也不想去和暗夜冥侍這等古老的大兇存在拼命。

  而此時,蘇奕終于從藤椅中起身。

  他看了看鎮守在城門兩側的狴犴、獬豸石像,又看了看逼近過來的暗夜冥侍,最終做出決斷:

  “撤。”

  收起藤椅,轉身就走。

  枯瘦老人和天璣妖皇等人皆愣住,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曾縱橫諸天,稱尊于世的玄鈞劍主,在這等時候,怎會不戰而退?!

  以往歲月中,又有誰聽說玄鈞劍主會畏戰不前?

  沒有!

  可此時,面對那暗夜冥侍的威脅時,玄鈞劍主卻退了……

  一股說不出是失望,還是惘然的情緒,涌上這些老怪物心頭。

  曾劍壓天下的玄鈞劍主!怎會……如此!?

  難道說,如今的他,真的已經弱到只有靈輪境修為了?再不是當初那個無敵于世的神話了?

  這一刻,若不是性命受制于天諭蓮燈,那些老怪物恐怕早已生出異心,忍不住去試一試蘇奕的底細了。

  “蘇伯父,這是不是顯得有些太倉促了?”

  崔長安也愣了一下。

  他自然清楚蘇奕想做什么,只是,都不去激烈抵抗一下,就立刻撤走,總感覺太草率了。

  “他們為的是攻城,如今,就讓他們有機會殺進來,他們怎可能忍得住?”

  蘇奕隨口道。

  交談時,兩人已漸行漸遠。

  枯瘦老人他們對視一眼,也跟了上去,聽到蘇奕和崔長安的對話后,他們隱約已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可究竟哪里不對勁,卻說不上來。

  轟隆!

  血色大山狠狠撞擊在城門上,掀起滔天般的力量波動,讓整座城猛地一震。

  沒有了蘇奕他們的抵擋,僅憑金烏滅厄陣的力量,注定不可能擋住邪靈大軍的攻伐。

  僅僅片刻,東城門被從外面破開。

  無數邪靈如潮水般殺了進來,鋪天蓋地,密密麻麻,宛如空城般的紫羅城,也一下子陷入混亂動蕩之中。

  只是,沒有人注意到,在城門被破開前,那鎮守在城門兩側的獬豸、狴犴兩座石像,無聲無息地消失不見。

  ps:感謝過客老哥又一次盟主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