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四十四章 老爬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城外,金烏雖被一矛轟殺,但畢竟是禁制所化。

  僅僅須臾,就被禁制力量重塑,再度朝骷髏邪靈撲殺過去。

  可那骷髏邪靈顯得極恐怖,手腕一抖,骨矛橫空,再度將金烏轟殺,迸濺起萬丈金色火浪。

  有骷髏邪靈帶頭,那浩浩蕩蕩的邪靈大軍,已沖破城外千丈范圍的防線,朝城門處沖來!

  轟隆!

  天地亂顫,惡煞洶涌。

  骷髏邪靈已擺脫金烏的糾纏,揮動手中骨矛,從高空中暴殺而來。

  這骷髏邪靈極端可怕,一對眼眶碧焰洶涌,周身泛起滔天邪祟黑光,兇威之盛,完全不弱于玄照境層次的存在。

  可就在此時,一道清朗聲音響起:

  “小小孽障,也敢撒潑,不自量力!”

  聲音響起時,一尊鮮紅如血的爐鼎橫空,倏爾變大,直似化作熔煉天地的大火爐,壓迫得虛空紊亂,天地震顫。

  仔細看,爐鼎四周,衍化出亙古魔域般的景象,無數古老偉岸的神魔虛影在其中浮沉。

  隨著爐鼎橫空,城外三千丈天地間的邪靈大軍,齊齊炸開,化作滾滾煙霧激蕩。

  而骷髏邪靈似察覺到危險,將骨矛橫空刺出。

  鐺!!!

  驚天動地的碰撞聲響徹。

  骷髏邪靈身影猛地一沉,但卻硬生生擋住了鎮壓而來的都天血爐。

  可就在此時,一個身著破舊儒袍的男子突兀地出現在骷髏邪靈身旁。

  “螳臂擋車!”

  儒袍男子一巴掌抽在骷髏邪靈腦后勺。

  骷髏邪靈一個踉蹌,連同手中的骨矛一起,被從天而降的都天血爐鎮壓收走。

  儒袍男子收起都天血爐,正欲離開。

  一條銀色鎖鏈忽地憑空出現,狠狠地鞭撻過來,砸得儒袍男子身影一個踉蹌,肩膀出現一道血淋淋的血痕。

  儒袍男子臉色驟變。

  就見不遠處,一個穿著殘碎血袍的女子不知何時出現,手握一條銀燦燦的白骨鎖鏈。

  那白骨鎖鏈,由一顆顆拳頭大小的骷髏頭組成,足有十多丈長,飄蕩在虛空中,灑下一縷縷陰邪冰冷的寒光。

  更詭異的是,女子面頰慘白,一對空洞的眼眶直似通往地獄的門戶,浮現出尸山血海般的煉獄景象。

  “冥獄魔女!”

  城墻之上,崔長安臉色一沉。

  四萬五千年前的萬燈節之夜,崔家在抵擋邪靈大軍的進攻中就曾有一個冥獄魔女出現,一舉殺死了他們崔家的三位玄照境皇者!

  而今,冥獄魔女這種極端可怕的邪靈,再度出現了!

  蘇奕也注點意了這冥獄魔女,眉頭微挑。

  這冥獄魔女身上,匯聚著無數古老怨靈的力量,磅礴厚重,甚至有諸多皇者的怨氣混雜在其中。

  “這鬼東西,一般的驅邪滅厄力量,還真抹殺不了。”

  蘇奕暗道。

  不等多想,儒袍男子和冥獄魔女廝殺在一起。

  一者催動都天血爐,一者揮動白骨鎖鏈,殺得那片天地轟鳴震顫,光霞激射,激烈無比。

  僅僅須臾,冥獄魔女便處于下風。

  崔長安暗暗點頭。

  他知道儒袍男子的來歷,名喚牧云起,早在四萬年前,便是邪魔一脈中兇名昭著的一位魔皇。

  他和天璣妖皇、費崆峒一樣,最巔峰的時候,皆有著玄幽境層次的道行!

  然而,還不等崔長安稍稍松口氣,場中再度有異變發生——

  一個身披血色袈裟,渾身彌漫黑氣的鬼僧掠出,腳下踩著由罪愆力量化作血色蓮臺,而在他手中,轉動著由頭骨打磨而成的一串念珠。

  另一側,一頭雙翼腐爛的巨大兇禽橫空,背上端坐著一個孩童,孩童面龐天真無邪,肌膚卻呈銀灰色,眼眸猩紅妖異。

  孽魔鬼僧!

  罪業魔童!

  崔長安臉色驟變。

  在萬燈節來臨時,分布在幽冥天下的詭異邪靈中,論危險程度,冥獄魔女、孽魔鬼僧、罪業魔童皆可排進前十!

  與之相比,之前那骷髏邪靈就遜色一籌。

  虛空中,孽魔鬼僧腳踏罪愆蓮臺,雙手合十,一串念珠橫空而起,蕩起一重重罪愆血光,殺向儒袍男子。

  “去!”

  羽翼腐爛的骨鳥背上,罪業魔童唇中發出一聲震天般的尖嘯。

  就見一座白骨大山從天而降,壓塌虛空,幻化出驚天動地的罪愆血光。

  正在和冥獄魔女廝殺的儒袍男子見此,也不由大驚,催動都天血爐進行閃避,不敢硬撼。

  對方這三頭邪靈,無不堪稱曠世大兇,若是巔峰時期,儒袍男子還敢去斗一斗。

  可被天鼎山鎮壓數萬年的他,道行早已磨損嚴重,哪敢去硬拼?

  城墻之上,蘇奕兀自懶洋洋躺在藤椅中,手托天諭蓮燈,輕聲開口:“該你們兩個了。”

  頓時,光霞閃動中,天璣妖皇和費崆峒的身影憑空而出。

  “謹遵大人之命!”

  兩者先朝蘇奕恭敬行禮,而后才展開行動。

  天璣妖皇紫裳飄曳,如若一道閃電,徑直殺向冥獄魔女,“老窮酸,這滿身邪祟的小妮子交給我了。”

  聲音響起時,她素手一揚,萬千妖異的黑色鳶尾花飄落,朝冥獄魔女籠罩而去。

  “起!”

  費崆峒大吼一聲,猛地化作一頭千丈高的魔犼,直似一尊頂天立地的蠻神般,渾身垂落浩蕩如瀑的兇煞之氣。

  他揮動山嶺般的臂膀,一巴掌朝那坐在兇禽背上的罪業魔童狠狠拍去。

  儒袍男子見此,當即不再閃避,催動都天血爐,殺向孽魔鬼僧。

  轟隆!

  城外的天地,徹底陷入混亂動蕩中。

  三個被鎮壓在天鼎山下不知多少歲月的老怪物,和三個堪稱極端恐怖的詭異邪靈廝殺在一起,所掀起的力量波動之盛,令得天地翻覆,山河破碎。

  那浩浩蕩蕩的邪靈大軍,都停頓下腳步,佇足在極遠處,再不敢靠近上前。

  紫羅城其他方向,同樣有邪靈大軍圍城。

  但幾乎都是炮灰角色,還未靠近城墻千丈之地,就被金烏滅厄陣的力量轟殺。

  這讓蘇奕意識到,在暗中蟄伏的九幽冥鴉,無疑也清楚,要想破城,必須攻克東城門。

  故而,無論是冥獄魔女,還是孽魔鬼僧、罪業魔童,皆出現在了這東城門之外。

  時間點滴流逝。

  城外的戰況愈發激烈。

  蘇奕卻視若無睹,自顧自飲酒。

  距離凌晨僅剩下不到兩個時辰,久攻不下,九幽冥鴉注定會坐不住。

  果然不出蘇奕所料,僅僅片刻后——

  轟!轟!

  極遠處的黑暗中,大地震顫,一道如山岳般高大的黑影,邁步走來。

  每一步落下,大地塌陷,虛空紊亂,沉悶的轟鳴似雷霆般響徹在天地之間。

  “黑獄邪王!!”

  崔長安倒吸涼氣。

  極遠處黑暗中,是一道千丈高的黑色身影,渾身覆蓋在白骨堆積成的巨大盔甲下,其頭顱像房屋般大小,巨大的眼瞳呈灰白色,手握一桿血淋淋的白骨長矛。

  隨著邁步,這身影身上涌現出無數冤魂厲鬼,可卻無法從他身上掙扎出來。

  遠遠一望,那身影直似一座活著的煉獄,橫移在天地間!

  這就是黑獄邪王。

  一種堪比玄幽境的恐怖邪靈,比之孽魔鬼僧、冥獄魔女、罪業鬼童還要更強大一籌!

  而當看到這氣息恐怖的黑獄邪王,蘇奕不由精神一振,“這廝身上,竟有一種和煉獄有關的本源力量!”

  他一眼看出,黑獄邪王這種邪靈身上,有著一種如若煉獄般的本源力量,也正是這種力量,融合了無數冤魂厲鬼,成為了這黑獄邪王的道行!

  “老爬蟲,你去把那廝鎮壓了。”

  蘇奕當即吩咐道。

  “是!”

  一道骨瘦嶙峋的身影,從天諭蓮燈中走出。

  他貌不驚人,身上還有著許多陳年舊疾,可當他出現,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兇厲氣息,直沖天穹。

  正在廝殺戰斗的天璣妖皇、儒袍男子、費崆峒見此,皆不約而同地松了口氣。

  之前黑獄邪王出現時,也帶給他們極大壓力和威脅。

  不過現在,隨著那枯瘦老人出現,三人皆心中大定。

  在裁決司遺跡地下三層牢獄中,能讓那些這些老妖怪都感到畏懼的,只有一個。

  那就是冥河龍君!

  這老家伙被鎮壓足足九萬年,和他同輩的老妖怪,幾乎都已在鎮壓中死掉。

  可他至今猶保留著恐怖到無法揣度的道行!

  “這老東西好強的兇氣。”

  崔長安也不由凜然,肌膚生寒。

  作為崔氏族長,他當然清楚,裁決司遺址中,若要選一個最強大的“囚徒”,這枯瘦老人當之無愧!

  “你們三個都退下吧。”

  枯瘦老人憑空出現在城外,邁步朝遠處行去。

  他神色淡漠,一對淡金色的瞳,波瀾不驚,視那片天地的邪靈如無物。

  說話時,隨著他探手一抓。

  正在和天璣妖皇激戰的冥獄魔女,脖頸驀地被一只覆蓋著血色鱗片的龍爪攥住,帶到了枯瘦老人面前。

  冥獄魔女何等恐怖的邪靈?然而此時卻如小雞似的,被枯瘦老人攥在手中,無法掙扎。

  而后,枯瘦老人張口一吸。

  砰!!

  冥獄魔女軀體炸碎,化作無數古老怨魂碎片,盡數被枯瘦老人吸進了口中,消弭不見。

  枯瘦老人輕輕吧嗒了一下嘴巴,似是在品味。

ps:2連送上,5更完畢撒花  金魚自己算了算,目前還欠4個5更,以后會陸續補出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