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四十三章 骷髏邪靈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夜色的房屋中,燈盞滅了,終究還能看到些許天光。

  可此時,隨著七月十五的夜色來臨,整個幽冥界六域十三界,皆陷入一種絕對的黑暗中。

  光明不存!

  這詭異的一幕,無疑太過瘆人。

  “點燈。”

  黑暗中,響起蘇奕淡然的聲音。

  緊跟著,崔長安發出大喝:“點燈!”

  聲傳天地。

  頓時,無數足有十丈大,形狀各異的大道天燈,在紫羅城上空亮起。

  光焰洶涌,驅散黑暗。

  直似一條浩蕩的火焰星河,橫亙紫羅城的天穹之下,光徹九霄,照亮全城。

  大道天燈,是由秘術煉制的法器,除了能驅散黑暗,還能滅殺災厄,焚化邪祟的妙用。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每逢萬燈節來臨,幽冥界天下各大勢力,皆會提前準備好足夠多的大道天燈,用來化解災厄。

  作為古族崔氏,自然不缺大道天燈。

  此時,無數燈火匯聚天穹之下,光焰萬丈,照射十方,瑰麗而壯觀。

  視野隨之恢復清晰。

  “這……”

  而當看清城外遠處的景象,崔長安不由倒吸涼氣,內心涌起抑制不住的寒意。

  遠處黑暗中,煞霧重重,血氣如潮,無數奇形怪狀的邪靈,化作浩浩蕩蕩的大軍,鋪天蓋地般朝紫羅城這邊涌來。

  太多了!

  密密麻麻,似無窮盡般,一眼望不到頭。

  仿佛城外的那片黑暗天地中,打開了通往詭異兇惡世界的大門,有源源不斷的邪靈趁機殺出!

  那些邪靈,有的化作成千上萬的兇禽,通體血煞繚繞,揮動翅膀時,灑下如雨般的腐蝕污濁光焰,地面的草木瞬間被腐化成灰燼,連大地都被腐蝕出一個個觸目驚心的窟窿,生機不存。

  有的邪靈似從地獄中闖出的神魔鬼怪,一個個彌漫著滔天的邪祟氣息,或奔騰在大地上,或呼嘯在虛空之中,或踩著浩浩蕩蕩的血色洪流而行……

  轟隆!轟隆!

  天地在顫抖,血煞氣息如風暴般,和無數的邪靈一起,從四面八方,朝著紫羅城瘋狂沖來。

  那等規模,堪比百萬大軍圍城!

  “這等恐怖的詭異力量,遠遠不是以往可比……”

  崔長安神色明滅不定。

  便是歷經世事浮沉,見慣血雨腥風,早已踏入皇境多年,可當看到這等恐怖無邊的一幕,依舊讓崔長安手腳一陣冰冷。

  無疑,九幽冥鴉的出現,讓今夜這一場彌天大禍,變得遠超以往的恐怖!

  “不必驚慌,這等詭異力量,皆是沉積在幽冥界本源中的邪祟之氣罷了。”

  蘇奕不慌不忙從藤椅中起身,負手于背,眺望遠方,從容自若,似天塌地陷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那崔長安深呼吸一口氣,原本壓抑緊張的心境,也一點點冷靜下來。

  直至那浩浩蕩蕩的邪靈大軍距離城門只有千丈之地時,蘇奕這才將奕陣棋盤拿出,手指在棋盤上一劃。

  紫羅城四周巍峨古老的墻體,忽地像從萬古的沉寂中蘇醒過來,泛起無數明亮的金光漣漪,晦澀玄奧的禁陣符文彼此融合,化作古老而神秘的禁陣波動,驟然釋放。

  金烏滅厄陣,在時隔千年后,再度顯露神威!

  轟——!

  從天穹俯瞰,偌大城池四周,在這一瞬暴沖出萬丈金色神輝,劃破黑暗長空,光耀山河。

  一座城,卻明亮得宛如白晝,煌煌無量。

  而那橫掃而出的金色神輝力量,則像席卷十方的風暴,充斥焚天滅地般的威能。

  在這等足以撼天動地的力量面前。

  那鋪天蓋地的血色煞氣,轟然消弭。

  那紫羅城外三千丈之地范圍內,所分布的無數如潮水般沖來的邪靈身影,都沒來得及反應,就被焚化一空!

  恐怖的余波肆虐,令天地都為之震顫。

  這一擊之下,所滅殺的邪靈數量,數以萬計!

  這就是金烏滅厄陣的威能。

  此陣由崔家世世代代的先人不斷祭煉和加持,在每隔千年就會爆發一次的萬燈節中,擊潰和鎮殺了不知多少詭異力量,庇護崔氏一族直至今日!

  只是,無論是蘇奕,還是崔長安,都談不上高興。

  邪靈太多了!

  才剛殺了一批,便再有一批如潮水般的邪靈從遠處黑暗般的天地中沖來,密密麻麻,漫無邊際。

  雖然,這些邪靈談不上厲害,充其量就是一些沒有神智的炮灰角色。

  可要知道,這樣的場景,會從今夜開始一直持續到凌晨!

  并且,隨著時間推移,會有更為恐怖的邪靈出現!

  這讓誰也不敢掉以輕心。

  轟隆!

  城外,血煞滾滾,遮蔽天地,邪靈大軍浩浩蕩蕩,嘶吼著,吶喊著,悍不畏死般沖來。

  紫羅城四周,金烏滅厄陣光焰沖霄,釋放出的力量毀天滅地,掃蕩十方。

  一群群邪靈大軍灰飛煙滅。

  緊接著,就又會出現……

  那無盡黑暗的夜色中,似藏著數之不盡的邪靈,殺之不完的詭異力量。

  并且,隨著時間推移,四面八方出現的邪靈也逐漸變得強大起來。

  原本,憑借金烏滅厄陣的力量,那邪靈大軍只要出現在城外三千丈范圍內,就會被輕易滅殺。

  可僅僅在半個時辰后,邪靈大軍就能沖到距城墻兩千丈之地。

  一個時辰后,邪靈大軍沖到了距城墻千丈之地!

  這一幕幕,看得崔長安都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壓力,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才一個時辰而已,可出現的邪靈大軍的實力,已遠超從前!

  和崔長安不同,蘇奕在這一個時辰中,又坐回了藤椅中,懶洋洋地拎著酒壺喝酒。

  這樣的大戰,看似兇險無比。

  可在他眼中,卻顯得極為枯燥和無趣。

  被動防守,有什么意思?

  對于劍修而言,進攻,才是最大的防守!

  也最痛快!

  不過,蘇奕再無聊,也只能耐著性子。

  今夜這場大戰,關乎崔家的生死存亡,不能由著他的性子來。

  眼見那邪靈大軍就將沖破城外千丈之地的防線時,蘇奕拿出奕陣棋盤,指尖再度一抹。

  棋盤上,縱橫交錯的棋格似被點亮。

  與此同時,紫羅城四周的城墻上,忽地產生一陣陣毀滅氣息驚人的神焰光霞。

  而后,東南西北四個方向上,皆有滔天的金色神焰掠出,分別化作金燦燦的兇禽虛影!

  兇禽軀體足有百丈長,羽翼張開時,大若垂天之云,渾身仿似神金澆筑,沐浴在無盡神焰之中。

  金烏!

  傳聞中執掌太陽神焰的真靈兇禽,被視作昊日后裔,羽翼隨意一揮,便可焚滅萬里山河,熔煉萬物為灰燼!

  不過,這四只金烏,并非真正的真靈兇禽,乃是由禁陣力量所衍化。

  即便如此,當四只金烏橫空出世,那等威勢,依舊恐怖之極。

  就見它們拍打著羽翼朝城外掠去,漫天神焰隨之像傾盆大雨般,覆蓋天地間,無數邪靈瞬間就被焚化一空,虛空都被燒得泛起耀眼的金色火光。

  并且,隨著金烏盤旋于城外,任憑那些邪靈源源不斷的沖來,皆被滾滾神焰轟殺一空,霸道無邊。

  “哼!”

  忽地,極遠處黑暗天地間,響起一道冰冷的冷哼,似沉悶的雷霆般,震得十方天地動蕩。

  懶洋洋躺在藤椅中的蘇奕唇邊泛起一抹笑意,那小烏鴉果然來了!

  轟!!

  那冷哼剛消失,就如潮水般的邪靈大軍中,忽地出現一個黑色骷髏身影,骨骼如黑玉般潔凈,一對眼眶,燃燒著詭異的碧焰。

  這骷髏邪靈手握一桿黑色骨矛,邁步虛空時,邪惡的兇厲氣息化作一幅幅森羅煉獄般的場景,攝魂奪魄。

  骷髏邪靈甫一出現,身影便化作一道黑色閃電,手握黑色骨矛,破空殺向一頭金烏。

  轟!!

  驚天動地的碰撞中,金烏那百丈長的軀體,竟是被那黑色骨矛一舉轟碎,化作漫天禁制光雨飄灑。

  附近虛空,都隨之轟然炸開,掀起一重重力量洪流,當撞擊在城墻上的時候,城墻上的禁陣力量都猛地一震。

  “堪比玄照境的邪靈!!”

  崔長安瞳孔收縮,心中震蕩。

  擱在以往的萬燈節上,似這等恐怖的邪靈,往往會在最后時刻才會出現。

  可這次,明顯不一樣了!

  “居然是無數罪愆惡業所凝的一道邪靈。”

  蘇奕訝然。

  罪愆業力,存在于罪愆冥河深處,乃是幽冥界最兇惡的邪惡力量之一。

  修士若沾染,瞬息就會被腐蝕道行,魂飛魄散!

  “這等力量可不能浪費。”

  蘇奕思忖時,已拿出天諭蓮燈。

  隨著蓮燈光霞流轉,一個身著殘破儒袍,容貌似青年,但眉梢間卻盡是滄桑之色的男子,憑空出現。

  正是被鎮壓在天鼎山下的那幾個老妖怪之一。

  “老窮酸,你拿著此寶,去收了那骷髏。”

  蘇奕說話時,抬手將一個拳頭大小的血色爐鼎拋了過去。

  都天血爐!

  一件蘇奕從諸天當鋪所得的魔道至寶。

  此爐出自大荒頂級魔道勢力“紅塵魔山”,兇威滔天,動輒可血洗山河,熔煉萬靈。

  以往歲月中,紅塵魔山憑借這件魔寶,熔煉了不知多少大敵的血魄英魂,兇名赫赫。

  “定不負大人所托!”

  儒袍男子整了整衣冠,這才雙手接過都天血爐,神色莊肅領命。

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