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四十二章 萬燈節之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幾個熟人中,有赤袍羽冠、腳踏祥云的男子。

  有雙臂纏繞火龍,軀體丈許高的巨漢。

  有老態龍鐘,手握竹杖的禿頭白須老人。

  有彩衣負劍,發髻高挽的女子。

  正是前些天,曾氣勢洶洶兵臨城下,對崔家進行施壓的那些皇者!

  蘇奕隱約記得,那赤袍羽冠的男子,名叫曲伯厚。

  至于其他人,就不知道了。

  他也懶得知道。

  皇者又如何?

  摻合到今日之事中,也注定將是個死人。

  不過,這次前來的,不僅僅只有著四人,還有其他三人,皆有著皇境層次的威勢!

  七位皇者一起駕臨,那等力量,都足以在幽冥天下橫著走。

  便是擱在大荒九州之地,都是一股足以攪亂天下風云的恐怖力量!

  “崔長安,你可考慮清楚?”

  遠遠地,赤袍羽冠的曲伯厚淡漠開口,聲如驚雷,在這死寂般的灰暗天地間隆隆回蕩。

  崔長安冷冷道:“我早說了,我崔家縱使覆滅,也斷不會低頭!今日若爾等依舊為此而來,勸你們還是趁早死心!”

  “崔長安,我有一物,請你一觀,待你看過之后,相信自會改變一些想法。”

  手握竹杖的光頭白須老人微微一笑,袖袍揮動,一塊銅鑒浮空而起。

  銅鑒飄灑光雨,在虛空中構建出一幅畫面。

  畫面中,是一座陰暗逼仄的牢獄,牢獄內關押著上百人,男女老少皆有,渾身皆被粗大的鎖鏈禁錮,模樣凄慘。

  畫面中,還傳出一陣陣聲音:

  “你們洪家這是要徹底和我崔家開戰?”

  “可惡!!快放了我們!”

  “完了,洪家這些老東西既然敢這么做,肯定是因為咱們崔家發生了劇變……”

  嘈雜的聲音,透著憤怒、驚恐和彷徨。

  崔長安瞳孔收縮,神色變得陰沉無比。

  他自然明白,這是怎么回事。

  作為六道王域最頂尖的大勢力之一,崔家麾下的強者,遍布六道王域,不乏一些族人在幽冥天下各地游歷。

  在前一段時間,察覺到局勢不妙后,崔長安已經下令通知在外界的族人趕回宗族。

  但畢竟太過倉促,到如今,還有一部分族人未曾歸來。

  可崔長安卻沒想到,古族洪氏,竟然早已抓捕了他們崔家上百位族人!

  禿頭白須老者收起銅鑒,笑著開口道:“不妨告訴崔道友,這被扣押在我洪氏一族的崔家族人,僅僅只是一小部分,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崔家族人,被扣押在不同的地方。”

  頓了頓,他神色慈和道:“當然,崔道友大可放心,如今僅僅只是扣押,你們崔家那些族人,并無性命之憂。”

  崔長安神色陰沉,一字不語。

  但誰都看出,這位崔家的掌權者,已被激怒!

  “崔道友,現在你覺得,我們前些天提出的條件,是否能好好談一談了?”

  赤袍羽冠的曲伯厚淡淡開口。

  其他皇者的目光,皆如冷電般遙遙看向崔長安。

  可在此時,卻有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

  “那些崔家族人若死了,你們各自背后的宗族,都將為之陪葬。”

輕飄飄一句話,讓那些皇者皆皺眉,目光挪移,看向了佇足在崔長安  一側的青袍少年身上。

  “崔長安,你們家的小輩是否太放肆了?簡直是目無尊長,不知死活!”

  那丈許高的巨漢冷哼,聲音如炸雷般響徹天地。

  其他皇者,皆滿臉冷意。

  可出乎他們意料,就見崔長安眉梢間殺機一閃,沉聲道:“澹臺岳,就憑這句話,我必殺你!”

  字字鏗鏘,震懾人心。

  那些皇者皆愕然,似難以置信。

  而那被叫做澹臺岳的巨漢不禁咧嘴大笑起來,道:“崔家上下,都將在今夜覆滅,你崔長安卻還敢在此時威脅我,未免也太可笑!”

  聲音回蕩天地,透著濃濃的不屑和嘲諷。

  崔長安剛要說什么。

  就見蘇奕翻手取出天諭蓮燈,隨手在燈芯處一點。

  蓮燈光霞流轉中,掠出一道女子身影。

  女子肌膚勝雪,青絲如瀑,模樣看起來就和十五六歲的少女般,眉眼彎彎,容貌精致,楚楚動人。

  哪怕所穿的一襲紫色羽裳已經陳舊破損,依舊難掩她的美麗。

  正是天璣妖皇,一個被鎮壓在裁決司“天鼎山”下將近六萬年歲月的恐怖存在。

  當她出現,遠處的曲伯厚等人心中皆是一震,眼眸微凝,好恐怖的兇厲妖氣,這女人是誰?

  崔家何時出了這樣一位恐怖角色?

  “大人有何吩咐?”

  天璣妖皇低著螓首,朝蘇奕恭敬見禮。

  這一幕,看得城外七位皇者都差點懷疑自己聽錯了。

  一位氣息那般恐怖的存在,怎會向一個靈輪境少年俯首?

  不等他們想明白,就見蘇奕一手托著天諭蓮燈,隨口道:“你去殺了那巨漢,我允許你奪其精血,噬其神魂。”

  天璣妖皇美眸發亮,瞳孔深處泛起抑制不住的嗜血光澤,亢奮得聲音都微微有些顫抖,道:“謹遵大人之令!”

  遠處眾皇臉色皆微微一變。

  曲伯厚厲聲道:“崔長安,真要徹底撕破臉不成?你可清楚,一旦這時候動手,事情可就再沒有回旋余地,而你們崔家……”

  聲音戛然而止。

  因為一抹妖光乍現,憑空出現在距他們不遠處的虛空中,而后顯化成天璣妖皇的身影。

  “七個皇者,卻沒有一個突破玄幽境的,著實讓人失望。”

  天璣妖皇輕聲一嘆。

  她黛眉彎彎,肌膚勝雪,楚楚動人,輕移蓮步時,身影四周,涌現出一朵朵妖異的黑色鳶尾花,花瓣之中,則氤氳著濃郁的黑色妖光。

  在她所過之地,虛空嗤嗤作響,似被腐蝕般,變得千瘡百孔。

  如霧般的妖異黑霧,隨之彌漫天地間。

  那一幕幕,觸目驚心。

  “玄幽境!?”

  “好恐怖的焚滅妖光,她……她究竟是何方神圣?”

  “快走!”

  曲伯厚等人齊齊色變,第一時間挪移虛空,轉身就走。

  他們是奉命來談條件的,可不是來拼命的。

  天地一顫。

  就見天璣妖皇腳下一踏,綽約的身影憑空消失。

  下一刻,便鬼魅般出現在那名叫澹臺岳的巨漢身后,探出纖細如玉似的右手。

  五指如利刃,纏繞著妖異的黑色光澤,狠狠刺出。

澹臺岳似察覺到  危險,丈許高的軀體猛地爆綻刺目的金光,化作一重重由玄道法則凝結的防御光罩。

  與此同時,他右臂猛地變得粗大一圈,帶起耀眼般的金芒,正要擰腰轉身,一拳砸出。

  砰!砰!砰!

  密集的爆鳴聲響徹,在她纖秀白皙的五指面前,那一重重金色防御光罩如紙糊般炸開。

  五指如利劍,鑿開澹臺岳背脊血肉,插入其心臟之地。

  澹臺岳軀體猛地僵硬,神色間浮現痛苦之色,那正要打出的一拳,都隨之渙散。

  血水迸濺。

  一顆血淋淋的心臟被掏了出來,落在天璣妖皇那雪白軟玉似的右手中,隨著掌指間黑光流轉,這顆蘊積著澎湃精血力量的心臟瞬息干癟化作灰燼飛灑。

  “你……你是……”

  澹臺岳似終于意識到天璣妖皇的身份,猛地瞪大眼睛。

  可化還沒說完,隨著天璣妖皇微微一笑,一片黑色鳶尾花化作漫天火焰,將澹臺岳燒得灰飛煙滅。

  滅殺這樣一位玄照境中期的皇者后,天璣妖皇看了看早已逃得快沒影的其他皇者,轉身朝城墻之上的蘇奕恭聲問道:

  “大人,是否要追殺其他人?”

  她雖低著螓首,可崔長安卻能感受到,這被鎮壓了六萬年之久的女人,分明很渴望繼續去殺敵!

  蘇奕瞥了天璣妖皇一眼,道:“以你如今的道行,最多只能和玄幽境初期的角色打個平手,真追上去,若碰到類似的角色,信不信死的會是你?”

  天璣妖皇嬌軀微僵,登時默然。

  被鎮壓在裁決司天鼎山之下的這六萬年中,她一身的道行早已磨損嚴重,遠不如巔峰時的一成。

  “回來吧,今晚有你出戰的時候。”

  蘇奕開口。

  “是!”

  天璣妖皇領命,身影化作一道血光,掠入天諭蓮燈內。

  這一幕,看得崔長安大為驚嘆,道:“蘇伯父,此寶可著實了得。”

  蘇奕沒有解釋。

  天諭蓮燈雖厲害,但若不是婆娑出手,也休想讓那幾個老妖怪低頭。

  蘇奕拿出藤椅,徑自躺在其中,眼眸望著那鉛灰色的陰暗天穹,輕聲說道:

  “經此一事,等于和那些仇敵勢力徹底決裂,你們崔家被抓捕的族人,極可能會有性命之危。”

  頓了頓,他繼續道,“不過,你不必擔心,只要我們贏了今日之戰,你們崔家被抓走的族人,必可性命無憂。”

  崔長安點了點頭,他自然明白這個道理。

  接下來,蘇奕閉上眼睛,在藤椅中假寐,儀態愜意閑適。

  崔長安則很負手于背,靜默佇足。

  偶爾,會抬眼看看天色。

  隨著時間點滴流逝,天穹越來越深沉,厚重的鉛云鋪滿高空之上,壓得讓人直喘不過氣。

  忽地——

  天色一下子墜入黑暗中,山河萬象仿佛一下子被夜色吞沒,整個世界,都似一下子陷入永夜中。

  再看不到一絲光明。

  那一瞬,幽冥天下所有人皆有一種眼睛瞎掉的錯覺,如墜入無邊黑暗,再看不到任何景象。

  萬燈節之夜,終于來臨!

ps:今天5更,先送上3連更,晚上7點左右,會再來個2連有免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