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四十一章 缺失的秩序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八百四十一章缺失的秩序七月十一,清晨。

  在崔長安的陪同下,蘇奕繞著紫羅城四周城墻走了一圈。

  紫羅城作為從亙古延存至今的巨城,規模之大,超乎想象。

  崔長安和蘇奕一路疾步飛掠,偶爾會停頓交談,即便如此,當沿著城墻繞了一圈后,依舊耗費足足四個時辰。

  最終,兩者在東城門城墻之上佇足。

  七月十二,暮色十分。

  婆娑把天諭蓮燈交給了蘇奕。

  七月十三,夜晚。

  蘇奕從打坐中醒來,興之所至,寫了一幅字:

  喚起一天明月,照我滿懷冰雪,浩蕩百川流。

  七月十五中的時候,幽冥界沒有月亮,但天下各地,會有無數大道天燈點亮夜空,抵御黑暗,驅逐邪祟。

  倘若有明月當空,必當成為七月十五萬燈節中最亮的一盞燈。

  蘇奕這幅字,有感而發。

  七月十四。

  古老巨大的紫羅城,街巷冷清,空空如也。

  崔氏一族的強者,分別在東、南、西、北四座城門附近安營扎寨,壓抑的氛圍,如烏云般籠罩在紫羅城內外。

  每座城門附近,皆有皇者坐鎮。

  崔家內,氣氛也沉悶而凝重。

  無論老少,每個人眉梢間,皆有止不住的憂色。

  誰都清楚,當明天萬燈節來臨,一場無法預料的彌天災禍,就將降臨在紫羅城中。

  他們崔氏一族,也將面臨生死存亡的考驗!

  一座閣樓內。

  蘇奕悠閑坐在藤椅中,正在端詳一副奇特的棋盤。

  棋盤呈青銅色,呈渾圓形,其內的棋格則四四方方,就如一個外圓內方的巨大銅錢似的。

  這是奕陣棋盤。

  弈,對弈之意。

  陣,禁制之道。

  這一副奕陣棋盤,就是用分布在紫羅城四周城墻上的古老禁陣為棋局,在運轉禁陣時,只需御用此寶,便可像對弈般,落子殺敵。

  紫羅城四周城墻上覆蓋的古老禁陣,名喚“金烏滅厄陣”,足有百丈高的城墻墻磚,皆用秘制的“玄陽火金”神料澆筑而成,固若金湯。

  歷經崔家世世代代的加固和煉制,哪怕不動用禁陣力量,僅憑城墻自身,便可擋住靈道修士的攻伐!

  而當運轉“金烏滅厄陣”,就是皇者人物,都難以越雷池一步。

  不過,此陣最大的作用,是滅殺邪祟,驅除災厄!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千年一度的萬燈節來臨時,崔家就是憑借此陣,化解了一次次恐怖無邊的災厄力量沖擊。

  “也就是說,運轉此陣之后,只要守住東城門,紫羅城便可無憂?”

  蘇奕說道。

  “正是。”

  一側,崔長安點頭道,“紫羅城太大了,早在很久以前,我崔氏先祖就意識到,布設禁陣時,斷不能給敵人可趁之機。”

  “像這金烏滅厄陣,只要集中力量守住東城門,縱使皇者來了,也無法從其他地方殺進城中。”

  頓了頓,崔長安繼續道:“像我崔家如今駐守在其他城門附近的力量,倒并非是為了殺敵,

  僅僅是為了在萬燈節來臨時,一起出手維持禁陣的運轉罷了。”

  蘇奕手指摩挲著下巴,道:“可若東城門一旦淪陷,豈不是意味著,整座紫羅城,將無險可守?”

  崔長安道:“若真到了那時候,就只能帶著我崔氏族人,一起借萬道樹的力量撤離了。”

  蘇奕笑了笑,道:“可若我們故意放開東城門,請君入甕,又如何?”

  崔長安想了想,道:“那樣的話,城中或許會被破壞得滿目瘡痍,但……還不至于死多少人。”

  如今的紫羅城,都近乎成為空城,根本不必擔心會有多少無辜之輩遭殃。

  蘇奕做出決斷,道:“明天晚上,你和我一起鎮守東城門城墻之上,讓其他人統統留在宗族。”

  明晚,便是七月十五萬燈節來臨之時!

  崔長安眼皮一跳,道:“蘇伯父,這是否……有些冒失了?”

  蘇奕道:“聽我的。”

  這不是解釋,而是命令。

  崔長安點了點頭。

  蘇奕抬眼看了看崔長安,道:“天還塌不下來,壓力別太大。”

  崔長安怔了一下,心緒如潮翻涌,回想起少年時,蘇伯父曾經笑瞇瞇拍著自己肩膀,說:

  “少年人就當有一顆勇猛精進之心,不惹事,也不能怕事,以后你小子就是捅破天,只要做的事不孬,我幫你扛。”

  很隨意的一番話,或許蘇奕都已經忘了。

  可卻在崔長安心中,種下了一顆種子。

  穩了穩心神,崔長安笑說道:“有伯父在,天塌下來,我也不怕。”

  這段時間,他的確承受了無法想象的巨大壓力。

  紫羅城風雨飄搖,人去樓空。

  宗族內人心浮動,惶惶不安。

  諸多外敵虎視眈眈,秣兵歷馬。

  除此,崔龍象生死未卜、九幽冥鴉重現世間……各種禍事幾乎全都集中出現,將要在萬燈節來臨時一起爆發。

  可想而知,崔長安的壓力何等之大!

  就連這幽冥天下,都不知有多少眼睛,等著看自亙古延存至今的崔家,會落一個怎樣的下場。

  崔家以前也曾經歷過不知多少腥風血雨,但像這次所面臨的險境,還是頭一遭遇到。

  崔長安捫心自問,這次若不是有蘇奕在,他可能早已帶著族人借助萬道樹的力量,從紫羅城撤離了。

  七月十五,中元節。

  也是千年一度的萬燈節來臨的日子。

  這一天,即便是白晝,天穹也呈現出一種壓抑人心的鉛灰色,幽冥天下六域十三界,一下子變得冷清下來。

  鬼節不出門。

  這是整個幽冥天下的共識。

  因為這一天,幽冥天下的本源力量會被詭異的力量遮蔽,天下各地,將會涌現出諸般詭異不詳的事物!

  尤其是像枉死城、王生池、裁決司遺址、罪愆血河、苦海這些大兇之地,更會出現許多極端可怕的詭異生靈!

  這一天,分布在天下間的修行勢力,無論是頂級道統,還是那些偏居一隅的三教九流之屬,皆嚴陣以待,做足準備。

當夜晚來臨,整個幽冥天下,都將被詭異和兇惡覆蓋  這一天,崔家上下,氣氛壓抑到極致。

  每個人,皆心事重重。

  不過對蘇奕而言,這一天和以往并沒有多少區別。

  起床、洗漱、修煉、吃飯……

  仿似根本不清楚,今天將要上演的那一場彌天災禍,對整個崔家而言,意味著什么。

  “等萬燈節結束,你就可以啟程離開了,不過,臨走前記得跟我說一聲,我好為你送行。”

  樓閣中,蘇奕換了一身嶄新的青袍,以木簪將黑色長發盤成道髻,看著對面鏡子中映現的模樣,他滿意地點了點頭。

  “好。”

  老瞎子點頭答應。

  早在抵達當初崔家時,他就說過,打算前往宗門故地看一看。

  猶豫了一下,老瞎子低聲道:“蘇大人,我鬼燈挑石棺一脈,也精通驅邪滅厄之術,縱使我道行低淺了一些,可收拾那些詭異邪靈,也不在話下……”

  不等說完,蘇奕轉過身,叮囑道:“這件事,根本無須你來幫忙,你就留在崔家等著就好。”

  說罷,他邁步朝外行去。

  樓格外,崔長安早已恭候多時,兩人匯合后,徑自離開了崔家。

  天穹灰暗,覆蓋著一層陰沉厚重的云。

  紫羅城一條空空蕩蕩的街巷上,只有蘇奕和崔長安兩人的身影,朝著東城門行去。

  “混沌初開,清濁相分,清氣升而化天穹,濁氣沉而凝大地,按照周天大道的運轉軌跡來看,七月十五,便是天地間濁氣最重的時候。”

  蘇奕負手于背,抬眼看著天穹,“只不過,這幽冥天下和其他世界位面不同,此地早在亙古時期,本就是‘陰間’,那無盡漫長的歲月更迭中,葬滅了不知多少仙魔神佛,陰氣、怨氣、兇氣、煞氣、邪氣……諸般兇惡力量,累積于這片天下的本源之中。”

  “故而,直至如今,這天下各地,依舊充斥著數不盡的禁地,依舊有數不盡的邪祟力量不斷涌現。”

  “歸根到底,是幽冥界的本源力量出問題了。”

  說到這,蘇奕不由輕聲一嘆。

  這原本只是有感而發的閑談,卻讓崔長安吃了一驚,動容道:“蘇伯父,幽冥本源出了什么問題?”

  蘇奕想了想,道:“若我推斷不錯,幽冥界的天道中,缺失了一種秩序。”

  “什么秩序?”

  “輪回。”

  聽到這個答案,崔長安徹底被驚到,心緒翻騰。

  還不等他想明白,已經抵達東城門前。

  蘇奕憑空邁步,身影當即出現在巍峨高聳的城墻上。

  從這里望去,遠處天地,灰暗陰沉,茫茫山河皆籠罩在其中,仿似沒有了光彩,只剩下死寂的灰色。

  壓抑人心。

  蘇奕從城墻上俯瞰,看到了那分別鎮守在城門兩側的獬豸石像和狴犴石像。

  與此同時,極遠處天邊,忽地出現一道道刺眼奪目的遁光,由遠及近,很快就來到距城門數百丈外的虛空中,顯化出一道道威勢滔天的身影。

  崔長安皺眉,喃喃道:“如今還是白天,暗夜還未降臨,那些家伙就這般迫不及待?”

  蘇奕抬眼望去,頓時看到了幾個熟悉的身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