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四十章 玩一把大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紫羅城城門之上。

  “嗯?那姓蘇的小子又回來了。”

  藍袍老者詫異,有些意外。

  之前,他和白袍男子都以為,被崔璟琰所青睞的蘇奕是貪生怕死,提前從紫羅城逃走了。

  “還真回來了……”

  白袍男子也怔住。

  旋即,他就注意到,蘇奕身邊還有個女子,雖看不清容貌,可僅僅那般神韻和氣質,就令他倍感驚艷,眼神不由一陣恍惚。

  這是天上仙子下凡不成?

  白袍男子身為皇者,見過的絕代佳人不勝枚數,可還是頭一遭見到氣質如此驚艷的女人。

  白發如雪,縹緲若仙!

  “那女人又是誰?”

  藍袍老者也被驚艷到。

  只是,任憑他如何努力,也無法看清楚那女子的容貌。

  她氣質縹緲,儀容籠罩在淡淡的光霞中,如夢似幻。

  直至蘇奕和婆娑比肩走進城中,消失在遠處街巷上。

  白袍男子這才如夢初醒般,皺眉道:“沒看出來,這姓蘇的小子倒是艷福不淺,可他這么做,豈不是辜負了璟琰的心意?”

  藍袍老者神色復雜道:“拈花惹草是不對,可換做是你,面對這等仙子般的存在,又該如何抉擇?”

  白袍男子登時沉默不語。

  兩人雖是崔氏一族的皇者,可卻并未見過婆娑,自然不知道,他們此刻所議論的,便是被他們崔家世世代代尊奉為“太素靈尊”。

  “快看,那是誰?”

  忽地,藍袍老者臉色微變,望向遠處天邊。

  “皇者?”

  白袍男子眸子中神芒涌動,攝魂奪魄。

  而剛走進城門中的蘇奕和婆娑,也是在這一刻佇足,齊齊扭頭看了過去。

  就見極遠處天邊,一道又一道氣息恐怖的身影朝紫羅城這邊呼嘯而來。

  僅僅幾個呼吸,就已來到距離紫羅城城門數百丈外的地方,一一憑虛而立。

  分別是一個赤袍羽冠,腳踏祥云的中年男子。

  一個雙臂纏繞火龍,軀體足有丈許高,肌膚古銅色,直似蠻神般的巨漢。

  一個老態龍鐘,手握竹杖,禿頭白須的老人。

  一個身著彩衣,發髻高挽,模樣明艷的負劍女子。

  四個人,模樣不同,但身上的氣息,皆驚天動地,盡顯屬于皇者的恐怖威勢。

  轟隆!

  隨著他們出現,那片天地震顫,虛空翻騰,山河萬物,皆簌簌發抖,似是在向他們臣服。

  城門附近,駐守著的崔家修士隊伍,無不色變,警惕戒備起來。

  而城墻之上,白袍男子和藍袍老者,則眉頭緊鎖。

  他們認出了這四位不速之客,分別來自古族曲氏、洪氏、澹臺氏和神荼域的魔犼族!

  “四位道友,你們這是要來紫羅城做什么?”

  藍袍男子沉聲開口,聲音遠遠傳出去。

  “自然不是來做客的。”

  為首的,是那赤袍羽冠,腳踏祥云的男子。

  他眼瞳如電,神色淡漠,名喚曲伯厚,是一位來自古族曲氏的玄照境老怪物。

  說話時,曲伯厚目光一掃遠處紫羅城,身影猛地一展,舌綻春雷:

  “崔長安聽著,今日若不釋放我族長老曲明威,后果自負!”

  聲如滾滾炸雷,在巨大的紫羅城上空隆隆擴散而開,頓時引起城中許多嘩然聲。

  須知,最近這段時間,紫羅城中的生靈,早已撤離了七成左右,讓得這座古老巨城變得冷清蕭瑟。

  而此時,隨著這一道聲音響起,城中僅剩下的那些生靈,皆徹底意識到不妙。

  古族曲氏,這是在向崔家宣戰?!

  城墻之上,白袍男子和藍袍老者臉色皆陰沉下來。

  城門內,蘇奕眉頭微挑,大概猜出,這來自不同勢力的四個皇者,是對崔家施壓來了。

  施壓,自然是為了談條件。

  也不排除和崔家宣戰的可能。

  “道友,我要暫時回避一下。”

  婆娑輕聲傳音。

  很久以前她就立誓,不插手崔家的一切事宜。

  蘇奕想了想,道:“我和你一起。”

  婆娑一怔,道:“你不是說,要幫崔家化解災禍么?”

  蘇奕隨口道:“這一戰,注定打不起來,沒看到那些家伙連城門都不敢進?我可沒閑心在這里看熱鬧。”

  說著,就已邁步朝城內行去。

  婆娑看了看城外的景象,又回味了一下蘇奕的話,不由抿嘴笑起來,跟了上去。

  在兩人進入城中不久,以崔家族長崔長安為首的崔家大人物們,皆出現在了城門附近。

  讓蘇奕無語的是,當抵達云香樓打算吃酒時,這座名揚六道王域的酒樓,竟然不開張了!

  無奈之下,他只能和婆娑一起返回崔家。

  金羅洞天。

  蘇奕盤膝坐在萬道樹下打坐。

  他今日剛渡劫成功,邁入靈輪境中,現在要做的,便是鞏固道行。

  至于婆娑,早已返回萬道樹中。

  時間點滴流逝。

  直至深夜,蘇奕從打坐中醒來時,就見崔長安不知何時已經抵達,正立在不遠處。

  眼見蘇奕睜開眼眸,崔長安笑著恭賀道:“恭喜蘇伯父于今日證道靈輪境!”

  蘇奕拿出藤椅,懶洋洋躺在了其中,拎出一壺酒,一邊暢飲,一邊說道:“行了,我知道你此來可不僅僅只是為了祝賀我破境。說說吧,今日和那些勢力談的如何?”

  崔長安臉上的笑容淡去,眉梢浮現一抹冷意,道:“那些混賬根所提的條件,一個比一個苛刻,完全是把我崔家當做肥羊來宰割了,若真答應他們,哪怕能渡過萬燈節當天的難關,可我崔家千古基業,遲早要玩完!”

  聲音難掩憤慨。

  蘇奕笑起來,道:“很正常,依我看,無論你是否答應那些條件,他們也斷不會就此罷手。畢竟,這次連九幽冥鴉也出現了,這在那些古族看來,你們崔家……敗局已定。”

  崔長安點了點頭。

  他自然清楚,如今崔家的處境何等嚴峻和兇險。

  “對了,蘇伯父今日可曾見到九幽冥鴉?”

  崔長安問。

  “見到了。”

  蘇奕點了點頭,“我大概已猜出它來自何地,掌控的是何等大道力量,若在萬燈節時,它趁機興風作浪,的確會讓紫羅城陷入一場極大的危機之中。”

  崔長安臉色微變,道:“蘇伯父可有應對之法?”

  話一出口,他才意識到不妥,解釋道:“我不是懷疑伯父您的能力,而是……”

  他這樣一位執掌崔氏權柄的皇者人物,此刻卻一副說錯話的緊張模樣,讓蘇奕看得一陣好笑。

  他擺手道:“行了,我豈會在意這些?有我在,那九幽冥鴉還掀不起多大風浪。”

  平淡隨意的話語,透著絕對的自負和睥睨。

  崔長安心中大定,道:“蘇伯父,當萬燈節來臨時,我們崔家又該如何配合您?”

  蘇奕想了想,道:“如今這紫羅城中,還分布在多少居民?”

  “不足三成。”

  崔長安說到這,不由一聲長嘆,“我懷疑,經歷今日的事情后,城中僅剩下的那些人們,必然會走得越來越多。當萬燈節來臨時,偌大紫羅城,怕是非化作一座空城不可。”

  在往昔,紫羅城乃是六道王域首屈一指的巨城,繁華鼎盛,吸引八方修士紛至沓來,這也給紫羅城帶來了源源不斷的生機。

  身為紫羅城主宰,崔家也從中受益極大,能夠從各種生意中獲得海量的財富和修行資源。

  可最近這段時間,隨著大量居民撤離,紫羅城已冷清到慘不忍睹的地步。

  崔長安無法去阻止。

  畢竟,對城中居民而言,現在離開的話,以后還有活著回來的機會。

  現在若不走,萬一紫羅城覆滅,那他們也注定將隨之陪葬。

  “空城最好。”

  蘇奕眸光深邃,“到時候,那些外敵敢趁機來犯,自不能讓他們有逃掉的可能。”

  說到這,他目光看向崔長安,道:“要玩,就玩一把大的,來一個甕中捉鱉,殺他個片甲不留!”

  崔長安心中一震,被蘇奕那大膽的提議驚到。

  可越想越讓他感到振奮,渾身血液都似沸騰般。

  這段時間,崔家內憂外患,風雨飄搖,早讓崔長安憋了一肚子沉郁憤懣之氣。

  而若能在萬燈節時,將那些外敵一鍋端了,那自然再好不過!

  并且,此戰之后,崔家大可以挾此戰之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去找那些古族勢力狠狠宰一刀!

  但很快,崔長安就冷靜下來。

  他很清楚,蘇奕的提議雖好,可同樣需要冒著極大的風險,一旦發生差池,紫羅城會淪陷不說,他們崔家也必將遭受不可預測的嚴重打擊!

  思忖許久,崔長安深呼吸一口氣,硬著頭皮問道:“蘇伯父,恕我唐突,我想問一句,您對此戰,有多少勝算?”

  蘇奕隨口道:“世上從無萬全之策,我只能保證,不會讓你們崔家遭受覆滅之危,你若認為我的提議太過冒險,我自不會強求。”

  崔長安神色一陣陰晴不定。

  半響后,他猛地一咬牙,做出決斷,道:“我聽伯父的,就這么干了!”

  蘇奕拿起酒葫蘆,笑著飲了一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