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三十九章 草蛇灰線 伏脈千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八百三十九章草蛇灰線伏脈千里天光大盛,萬里無云。

  天穹之下,蘇奕頎長的身影四周,有源源不斷的雷劫光雨從四面八方涌來,映襯得其身影璀璨如幻。

  而他一身氣息,則早已突破靈相境壁障,邁入靈輪境之中,通體內外,皆在發生翻天覆地般的蛻變。

  一入靈輪,便等于踏入靈道路的盡頭。

  臻至此境,大道靈宮衍化為輪、大道靈相浮沉其中,這便是所謂的“大道靈輪”!

嘩啦嘩啦  如潮的雷劫光雨,不斷涌入蘇奕體內,也讓他一身的道行,變得愈發雄渾和強大。

  這種蛻變,讓蘇奕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和前幾次渡劫一樣,這一次他依舊是動用九獄劍的氣息,一舉將這一場注定有死無生的禁忌之劫破掉。

  這并非是借用外力破劫那般簡單。

  而是這般禁忌之劫,就是換做玄照境皇者來對抗,也注定是兇多吉少的下場。

  這等情況下,以九獄劍之力破劫,便成了唯一的生路!

  福禍相依,當渡劫成功之后,蘇奕能夠清楚感受到,踏入靈輪境的自己,獲得的好處也超乎想象。

  自己的神魂、軀體、修為、大道根基,皆實現了前所未有的蛻變和升華!

  “一劍……破了天劫?!”

  九幽冥鴉的血眸寫滿震驚。

  蘇奕非但沒死,還劍破禁忌大劫,破境而上,這讓它這種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生靈,都感到難以置信。

  “小烏鴉,你可終于顯現蹤跡了。”

  天穹下,蘇奕目光望向九幽冥鴉,眼神玩味。

  九幽冥鴉略一沉默,輕嘆道:“本座倒是沒想到,冥音亂心咒的力量,竟影響不到你這樣一個小東西的心境。更沒想到,似這般一場堪稱禁忌的大劫,都殺不了你……”

  它羽翼流轉著幽冷黑暗的光澤,神秘懾人,

  說著,九幽冥鴉掃了一眼遠處的婆娑,語氣冰冷道:“若本座猜測不錯,是崔家的族人讓你們來的吧?”

  蘇奕搖頭道:“錯了,是我想見一見你。”

  九幽冥鴉狐疑道:“為何要見本座?”

  他感覺這青袍少年身上,處處透著古怪。

  “世人皆稱你為不祥之鳥,代表著災厄和混亂,所以就想親眼看一看。”

  蘇奕說話時,已邁步虛空,飄然落到山崖之巔,“怎樣,要不要好好聊一聊?”

  他負手于背,儀態自若,那份從容的氣度,讓九幽冥鴉愈發感覺有些蹊蹺和不對勁。

  別說這世上的靈道修士,就是換做是那些皇者人物,誰見了它能不畏懼?

  可這青袍少年卻不一樣。

  他太淡定了。

  再加上遠處有婆娑這等萬道樹本源中誕生的性靈在,讓九幽冥鴉這等大兇存在,也收斂了一些氣焰。

  “聊什么?”

  九幽冥鴉問。

  “聊聊你的來歷和這次出現在此地的意圖。”

  蘇奕拿出酒壺飲了一口。

  “原來,你想打探本座的來歷。”

  九幽冥鴉忽地笑起來,聲音嘶啞,透著不屑,“小家伙,你覺得本座會告訴你嗎?”

  蘇奕笑了笑,道:“枉死城有禁地一百余處,其中最兇險的禁地,則僅僅只有九個,其中就包括‘災厄天嶺’、‘混亂大墟’,若我猜測不錯,你這小烏鴉,必是來自這兩處禁地之一。”

  九幽冥鴉血色瞳孔閃爍,道,“沒想到,你這樣的小東西,竟也知道枉死城的一些事情,可惜,你注定猜不著。”

  蘇奕哦了一聲,道:“那你可知道,枉死城‘血月神君’當初是如何死的?那只墮落于幽暗中的‘白骨皇’,是被何人所禁錮?還有那一株通天妖藤,又是如何霸占了那座‘小冥都’?”

  九幽冥鴉明顯吃了一驚,道:“你……你知道這些秘辛?”

  婆娑見此,心中不由感慨,她哪會不知道,當初玄鈞劍主游歷幽冥時,曾仗劍殺入過枉死城?

  若論對枉死城的了解,這世上怕是少有人能和玄鈞劍主媲美!

  并且,婆娑無比懷疑,蘇奕現在所拋出的那些秘辛,極可能就是他當初所為!

  “想知道答案?可以,說出你的來歷作為交換。”

  蘇奕開口。

  九幽冥鴉沉默片刻,忽地一聲冷哼,道:“你想多了,本座對這些事情一點興趣都沒有。”

  蘇奕笑了笑,意味深長道:“罷了,既然你現在不愿意聊,我也不勉強,不過,我相信你以后肯定會主動來見我。”

  說著他對婆娑道:“我們走吧。”

  聲音還在回蕩,他已大步朝紫羅城方向掠去。

  那叫一個瀟灑。

  婆娑伴隨其身邊,如瀑白發飄曳,綽約空靈。

  兩者漸行漸遠。

  九幽冥鴉都有些始料不及,沒想到蘇奕他們說走就走。

  “還真是狂妄,這分明是不把本座放在眼中啊……”

  九幽冥鴉那一對血色瞳孔閃動,還幾次生出動手殺人的念頭。

  可最終,還是忍住了。

  “回去告訴崔家族人,這一場即將在萬燈節上演的災劫,紫羅城和他們崔家,注定都將覆滅!”

  九幽冥鴉那冰冷的聲音遠遠傳出去。

  很快,蘇奕那淡然的笑聲從遠處響起:

  “小烏鴉,到時候你若敢出現,我保證你飛不出我的手掌心,好自為之。”

  九幽冥鴉不禁冷笑,這是一個靈道修士能說的話?何其猖獗!

  但很快,它就沉默了。

  它雖不清楚蘇奕來歷,卻看得出,這青袍少年渾身透著一股邪乎勁,不止道行逆天,似乎還了解諸多和枉死城有關的秘密。

  就連崔家萬道樹本源靈體,都甘心陪伴其左右!

  這就太不可思議了。

  “此子……究竟是誰?崔家又何時出了這樣一個人物?”

  九幽冥鴉眸光明滅。

  最終,它血紅的瞳孔殺機一閃,“不管是誰,這一次,誰也休想阻止紫羅城和崔家的覆滅!”

  無聲無息地,九幽冥鴉的身影消失不見。

  返回紫羅城的路上。

  “之前,我還以為你會邀請我一起出手,去擒下那只九幽冥鴉,為何最后卻放棄了?”

  婆娑有些不解。

  “擒住也沒用,我之前觀察過,那不是它的本體。”

  蘇奕道。

  婆娑訝然道:“當真?”

  剛才,她竟是一點都沒察覺到!

  “自然是真的。”

  蘇奕說到這,忽地笑了笑,“不過,它肯定會再來找我。”

  “何以見得?”

  婆娑問道。

  “在枉死城那等禁忌之地,同樣分布著諸多堪稱恐怖的生靈,我之前說的那些秘辛中,無論是被殺死的血月神君、墮落于幽暗中的白骨皇,還是那一株霸占小冥都的通天妖藤,皆是枉死城中最兇狠的角色。”

  蘇奕道,“其中,血月神君來自枉死城九大禁地之一的‘災厄天嶺’,白骨皇和通天妖藤則來自‘混亂大墟’。”

  “當年,我闖蕩枉死城的時候,曾和這些恐怖生靈有過交集,其中血月神君,便是被我所殺,白骨皇則是被我禁錮于幽暗之中。”

  “至于那一株通天妖藤,也算它識趣,當初幫了我一個大忙,投桃報李,我在離開的時候,幫它占據了‘小冥都’。”

  “這些事情,在當時的幽冥界幾乎沒人知曉,但在枉死城內,則掀起了一場轟動,可同樣沒人知道,那些事情究竟是誰做的。”

  “換而言之,這些事情在枉死城,一直是個秘密。”

  “若九幽冥鴉聽說過這些事情,那它定然會想知道,當初做這些事情的究竟是誰。”

  “當然,僅憑這些,還無法讓九幽冥鴉乖乖來見。”

  蘇奕說到這,才揭曉真正的答案,“但,只要它有營救白骨皇的心思,就一定會來見我。”

  婆娑完全被勾起了好奇心,道:“這是為何?”

  蘇奕笑了笑,道:“九幽冥鴉身上那種詭異的災厄氣息,和白骨皇身上的氣息,源自一脈。剛才正是看出這一點,我才會提起混亂大墟、以及白骨皇被鎮壓一事。”

  婆娑這才終于明白過來,眼神古怪道:“我現在開始有些擔心一件事情了。”

  蘇奕一怔:“何事?”

  婆娑幽然輕嘆道:“擔心在我還沒有意識到的時候,就已經被你拐跑了。”

  蘇奕摸了摸鼻子,苦笑道:“這算是夸贊,還是挖苦?”

  婆娑眨了眨眼睛,笑吟吟道:“兼而有之。”

  想一想,蘇奕的謀劃著實太周密了,不顯山不露水,卻伏脈千里。

  前不久用天諭蓮燈擒下那幾個老妖怪時,明顯就已經想到讓自己來幫忙,迫使那些老妖怪為其所用。

  而在今日,他明面上是為了渡劫,邀請自己前來護法,實則,是要引出九幽冥鴉,拋出餌料,乖乖讓對方主動找上門來。

  這還不算完,就連以后九幽冥鴉會主動來找他,都被他安排好了!

  這讓婆娑都不禁懷疑,若蘇奕有心把自己拐跑,自己怕是都察覺不到……

  蘇奕也笑了,道:“你大可放心,對待你,我可不屑用這點微末小術。”

  交談時,遠遠地,兩人已看到紫羅城那恢弘古老的城池輪廓。

  “要不要去云香樓喝一杯?”

  蘇奕主動邀請道。

  他剛破境,心情愉悅,又難得空暇,自然想放松消遣一下。

  婆娑輕咬粉潤的唇,道:“我能拒絕么?”

  “當然……不行。”

ps:明天會補個5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