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三十四章 婆娑乎人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女子白發如雪,眉心一抹嫣紅印記,身影縹緲虛幻,直似真正的仙子般,盡顯超然空靈的神韻。

  可聽到蘇奕這番話后,她卻有些不自在般。

  半響后,她抿著唇道:“蘇道友不擔心崔家上下和你拼命?”

  蘇奕笑道:“倘若你是被迫的,那他們崔家自然不允許,倘若你想走,崔家又怎可能留得住?”

  眼前這女子,是從萬道樹誕生出的本源性靈,早在亙古時期就已覺醒意識,這無盡歲月以來,一直在萬道樹中修行。

  偶爾也會行走于人間,游歷于世事浮沉中。

  但更多時候,是在萬道樹中潛修。

  崔家的祖祖輩輩,皆稱呼女子為“太素靈尊”。

  所謂太素,便是原始最初之意。

  女子伴隨萬道樹而生,恰如其稱號。

  不過,蘇奕更清楚,女子曾為自己娶了個獨屬于她自己的名字——

  婆娑。

  姽婳于幽靜,婆娑乎人間。

  生于幽靜如仙境般的萬道樹本源之地,徘徊浮沉于人間世事。

  盡顯其心境。

  女子眨巴著眼睛,道:“蘇道友也曾說過,不會強人所難,此話是否算數?”

  蘇奕道:“當然。”

  女子花瓣似的粉潤唇角泛起一抹弧度,道:“那我還得再考慮考慮,除非,你有朝一日愿意帶我去你那‘太玄洞天’看一看。”

  太玄洞天,便是蘇奕前世的修行之地,也代指他當年所開創的道統。

  蘇奕笑起來。

  當年他來到這金羅秘境見多婆娑的時候,就生出要把對方拐走,帶到自己太玄洞天修行的心思。

  畢竟,這可是萬道樹的本源性靈,天上地下獨一個,難得的是性情淡雅如蘭,神韻如仙,著實讓蘇奕欣賞。

  不過,蘇奕也不會勉強對方。

  他想了想說道:“等他日我重返大荒九州時,自會邀請你前往,到時候就看你答應與否了。”

  婆娑微微頷首,微笑道:“我覺得,崔龍象肯定不樂意,你最好能先過了他那一關。”

  提起崔龍象,蘇奕眉頭不由皺了皺,道:“那老狐貍前不久離開的時候,可曾告訴過你什么事情么?”

  婆娑想了想,道:“他只說,若蘇玄鈞來了,千萬別被他蠱惑了心神拐跑了,還說蘇玄鈞前世就欠了一屁股風流債,若我跟他走了,以后還不知會遭受多少女人的仇視……”

  蘇奕臉頰微微有些僵硬,苦笑道:“這老狐貍,完全是信口雌黃,前世的時候,我一心修道,何曾欠下風流債?”

  婆娑提醒道:“蘇道友,且不提其他,就說在這幽冥界,葉妤姑娘可一直在等你歸來。”

  蘇奕:“……”

  他揉了揉眉尖,輕嘆道:“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前世我一心修道,自難免會辜負一些女人。”

  說著,他搖頭道:“罷了,不提這些,我此次前來,需要在萬道樹前待一段時間,你不會介意吧?”

  婆娑笑道:“我便是介意,也斷不敢阻攔道友在此。”

  說著,她抬手一拂。

  空地上憑空多出一張案牘、一張蒲團、一張軟榻,案牘上還擺著酒壺、茶具、點心等等物品。

  “道友,酒壺內是我親手釀的酒,茶葉是崔龍象的一位族叔很久以前所留,據說是從火照神宮的禁地中采擷的‘火云針’,那些點心是用萬道樹的嫩芽制作……”

  婆娑聲音婉轉,徐徐介紹了一番,而后說道,“若道友還有其他吩咐,盡管告訴我便可。”

  蘇奕盤膝坐在蒲團上,道:“你若閑暇無事,幫我烹茶斟酒便可。”

  話語一點都不客氣。

  若讓崔家祖祖輩輩的先人知道,怕是棺材板都蓋不住了。

  畢竟,婆娑的存在,于他們崔家世世代代而言,儼然和庇護萬道樹的神靈也沒有區別。

  可蘇奕此刻,卻把婆娑當侍女使喚起來了!

  婆娑不禁莞爾,似一點都不意外,道:“道友雖然轉世重修,但性情還是一如當初。”

  說話時,她抬手拿出一張小板凳,坐在案牘一側,探出纖細如軟玉似的素手,為蘇奕斟了一杯酒,而后又打開裝著“火云針”的玉盒,開始烹茶……

  絲毫沒有介意這么做,會否顯得卑微。

  蘇奕也渾沒有客氣的樣子,先飲了一杯酒,嘗了一口點心,這才說道:“我打坐的時候,莫要打擾。”

  說著,已經悄然閉上眼眸,運轉修為。

  萬道樹搖晃,枝葉沙沙作響,垂落一縷縷大道光影,將蘇奕那峻拔的身影沐浴其中。

  婆娑烹茶之后,閑來無事,便坐在一側,手肘撐在桌上,手腕抵著下巴,歪著腦袋打量蘇奕。

  那清澈深邃的眸中,泛起一絲絲異彩。

  五百年前,蘇玄鈞離奇去世,當得知消息時,婆娑第一反應就是不可能。

  因為在她印象中,那位宛如神話般震爍諸天的劍修,不止是修為通天,舉世無雙,更強大的是他的心境和氣魄!

  這般人物,便是離世,也不可能悄無聲息的離世。

  而今,再見到蘇奕時,對方的氣息、神韻、皮相皆呈現出十八歲少年獨有的朝氣,尤其是年齡,根本不是任何秘法可以掩飾。

  故而,婆娑終于敢相信,歷經數萬年歲月的探尋和求索,早在前世已佇足在皇道盡頭,凌駕于眾皇之上的玄鈞劍主,的確找到了輪回之秘,實現了轉世重修的目的!

  “十八歲的年齡,卻有著前世十萬八千年的閱歷和心境,被他坑殺的對手,定然都不敢相信吧……”

  想到這,婆娑唇角不由噙上一抹笑意。

  但旋即,一個疑惑涌上婆娑心頭,“玄鈞劍主是五百年前的時候‘離世’,若是轉世重修,理應已經有五百歲年齡,卻為何至今只有十八歲?”

  “難道說,他在轉世之前的數百年歲月中,是在輪回中渡過?”

  百思不得其解,婆娑便不再多想。

  她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若蘇奕有意掩飾身份,恐怕就是他前世最親近之人,也很難識破他的身份。

  畢竟,其年齡和其前世“逝去”的時間,相差太過懸殊。

  就像之前,早在蘇奕和老瞎子抵達萬道樹之前,婆娑就已經察覺到兩人的到來,可卻并未認出蘇奕身份。

  也是在蘇奕主動以神魂秘法溝通之后,婆娑才終于敢確信,眼前這青袍少年,便是轉世歸來的玄鈞劍主!

  “唔,這時候我若出手,當可輕松將他揍一頓吧?”

  婆娑腦海中冒出一個念頭。

  旋即,她笑著搖頭。

  這樣的舉動,不免顯得幼稚了些。

  婆娑忽地注意到,蘇奕身上的氣機,正在發生驚人的變化。

  有三道堪稱至高的大道氣息,在其身上沖出。

  一道如暮色昏暝時的光景,厚重而磅礴,透發出古老原始的氣息。

  一道則如縹緲青冥般廣袤,帶起晨曦般的耀眼光澤。

  一道如若域外星空,浩瀚深邃,大而無量。

  這三種大道氣息,分別是元始、太微、渾虛三種道意。

  可婆娑卻僅僅只認出元始道意,知道這是由五行、陰陽、風雷三種絕品道韻凝聚而成。

  至于其他兩種,她卻感到極為陌生,內心不由震驚。

  須知,她可是萬道樹的性靈,論及對大道力量的了解,世間大多皇者怕都得自嘆弗如。

  然而,以她的閱歷,卻無法辨認蘇奕身上所掌握的兩種大道奧義,這讓她如何不驚訝?

  不等婆娑看明白,一陣道音響徹天地,轟鳴如雷,萬道樹隨之劇烈搖晃,嘩嘩作響。

  婆娑霍然起身,星眸如幻,光彩流轉。

  便見蘇奕身上的三種大道奧義,竟是在此刻開始一點點融合,那一瞬,直似混沌炸開,大道光雨洶涌沸騰,迥然不同的大道力量交織時,迸發出一幕幕不可思議的異象。

  有黃昏如末日降臨,有青冥傾覆于晨曦之下,有無盡星河決堤而下,攪亂一方星域,也有五行衍化山河萬象、陰陽構建天經地緯、風雷一動,萬物萌生……

  那一幕幕異象,彼此在衍化中進行契合,讓得萬道樹的本源氣息都似乎被牽引,與蘇奕一身的道行實現一種奇妙的融合。

  幸虧之前婆娑出手,用大道力量將打坐中的老瞎子籠罩其中,否則,怕是非被這等動靜驚到不可。

  “他在這靈道之路上,所求索的究竟是何等大道,怎會如此恐怖……”

  婆娑玉容明滅,靈秀柔婉的眉梢眼角,已泛起一層震撼之色。

  這般大道,才剛剛融合,就迸發出曠世罕見的異象,甚至連萬道樹的本源力量,都被牽引!

  這讓她都無法想象,當徹底融合之后,蘇奕所掌握的那一種全新的大道奧義,又該擁有何等不可思議的奧義和威能!

  “這,或許就是他前世強大到足以稱尊諸天上下的時候,也求而不得的一種大道吧……”

  許久,婆娑心中喃喃。

  時光如梭,一天又一天過去。

  蘇奕身上那大道融合的跡象一直在進行。

  婆娑一直在默默靜觀,其原本震撼的心緒,已漸漸平復,但內心深處的好奇和期待,卻與日俱增。

  她迫切想知道,當蘇奕所掌握那三種大道奧義徹底融合,該會凝聚出怎樣一種大道。

ps:月初第一天,金魚稽首跟各位道友求一下免費的保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