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三十二章 收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血色神鏈打得紫裳女子嬌軀亂顫,痛苦嘶叫起來,那雪白的背上,都出現一道血淋淋的傷痕。

  “天璣,在蘇大人面前,還敢玩弄你那點魅惑手段,何異于找死?”

  與此同時,那洞口深處響起那生硬干癟的聲音。

  “真的是蘇……蘇大人?”

  紫裳女子眼眸瞪大,恍然之余,那眉梢眼角也是浮現一抹驚懼之色。

  “自己進去。”

  蘇奕一指天諭蓮燈。

  “是!”

  這一次,紫裳女子似徹底認栽般,低著螓首,渾身顫抖著爬起身,踉踉蹌蹌走進了天諭蓮燈,眨眼消失不見。

  “這……”

  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的費長亭滿臉難以置信,“蘇大人?難道真的是……”

  崔長安道:“我之前已告訴你,敗在蘇公子手底下,就是死,也可以死得其所,死的榮幸,死的值,現在,你明白了?”

  費長亭艱難地吞了吞吐沫,失魂落魄般頹然在地,喃喃道:“傳聞中,五百年前的時候,那位……不是已經逝去了嗎……怎會這樣……”

  天鼎山之巔。

  “老爬蟲,該你了。”

  蘇奕開口。

  “蘇大人就不擔心,老夫出去之后,發生一些意外?”

  洞口深處,那干癟生硬的聲音說道。

  “你可以試試,后果自負。”

  蘇奕淡然道。

  洞口深處一陣沉默。

  而后,天鼎山上的禁陣力量猛地劇烈震蕩起來,無數血色神鏈嘩嘩作響,地動山搖。

  崔長安心中凜然,眸子中神芒涌動,戒備起來。

  作為崔氏族長,他自然要比任何人都清楚,那被稱作“老爬蟲”是何等恐怖的一位存在,早在九萬年前,對方一身道行便臻至玄幽境大圓滿地步,兇威之盛,震爍寰宇!

  天鼎山在震動,覆蓋其上的周天誅邪陣都似乎有支撐不住的跡象。

  蘇奕皺了皺眉,抬手按在一側道壇中央的劍柄上。

  劍柄迸射出耀眼懾人的清色光焰,陣陣如潮般的劍吟轟然大作,響徹九天十地。

  清晰可見,一股沛然無匹的劍勢轟然擴散,融入周天誅邪陣的力量中,一舉將那一股異動的力量壓制住。

  與此同時,一聲悶哼從洞口深處傳出。

  “在這一場無形的爭鋒中,那老爬蟲怕是吃了暗虧!”

  崔長安眸光閃動。

  “蘇大人莫要誤會,我只不過是想試一試,蘇大人究竟是不是老夫認識的那個蘇大人。畢竟,如今的蘇大人和以前相比,修為可差太多了。”

  那干癟生硬的聲音響起。

  “既有冒犯之舉,是否當罰?”

  蘇奕淡淡說道。

  一陣沉默后,那干癟生硬的聲音傳出:“蘇大人,這么多年過去了,你都不愿稱我一聲‘道友’,直至如今,猶自視我如階下囚,著實讓我不甘……”

  聲音中,透著無盡的感慨。

  “我當初說過,你不配。”

  蘇奕哂笑。

  說話時,他右手按在劍柄上,隨著掌指發力。

  劍吟洶涌,劍勢沖霄,覆蓋天鼎山上下的周天誅邪陣,也隨之爆綻出恐怖的道光。

  洞口下方最深處,響起一陣令人驚心肉跳的激戰碰撞聲。

  片刻后,蘇奕收手。

  頓時,劍吟消散,天鼎山沉寂,洞口深處的劇烈動靜也隨之消失不見。

  “多謝蘇大人懲處!老夫……心服口服!”

  那沙啞生硬的聲音再次響起,只是比之剛才,卻透著一股虛弱的味道。

  無疑,之前蘇奕動手,讓這“老爬蟲”吃足了苦頭。

  這讓崔長安內心都一陣感慨。

  蘇伯父如今雖然只靈相境修為,可那等手段和力量,仍舊強大到足以令皇者膽寒!

  而這一次,無須蘇奕再出聲,一道骨瘦嶙峋的身影步履蹣跚地從洞口走了出來。

  這是一個須發潦草蓬亂,滿臉皺紋的老人,眼眸呈淡金色,身著殘破陳舊的道袍。

  一條條血色神鏈從其體內貫穿而過,捆縛在他通體內外每一處地方,行走時,神鏈嘩嘩作響,閃耀著驚人的禁制光澤。

  這老人看起來奄奄一息,可當他艱難邁步走出洞口,來到這天鼎山之巔,一股恐怖兇厲的煞氣隨之擴散而開,令得天地昏暗,山河皆顫。

  隱約可見,那兇厲的血色煞氣,在天穹下衍化成一條足有千丈長的血色蛟龍,軀體盤繞如山嶺,昂首望天!

  費長亭毛骨悚然,駭然失色。

  這是何等神圣,明明被禁錮和鎮壓,可那等兇威,卻怎還會如此恐怖滔天?

  崔長安眸光閃動,也無法淡定。

  他曾聽父親崔龍象說過,這早在九萬年前就被鎮壓在此的老家伙,本體乃是一條誕生于罪愆冥河中的“孽龍之魂”,以吞噬罪愆之力修煉,性情暴戾乖張,嗜殺成性。

  九萬年前,這老家伙開創“血龍教”,自封“冥河龍君”,短短百年時間,就收攏天下邪修上萬人,讓血龍教一躍成為幽冥界第一流的邪魔勢力。

  在其后的千年時間,不知多少修行勢力被血龍教踏滅,更不知多少城池的生靈,被血龍教視作血食煉化,惹得天怒人怨,人神共憤。

  最終,在孟婆殿、黃泉宮、火照神殿、崔家等一眾頂級道統聯手下,一舉將血龍教踏滅。

  而開創血龍教的“冥河龍君”,也被活擒,鎮壓在這裁決司地下牢獄第三層,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只是,連崔長安都沒想到,九萬年歲月過去,這冥河龍君的兇威依舊如此可怖!

  骨瘦嶙峋的老人走出洞口后,那淡金色的瞳孔第一時間看向蘇奕,旋即似意識到什么,道:“蘇大人,莫非……你已探尋到輪回之秘?”

  蘇奕沒有理會,只抬手指了指天諭蓮燈。

  連一個字都沒說。

  老人神色明滅不定,他似乎看出,蘇奕已懶得和他多說一字,不由長嘆一聲,喃喃道:

  “能幫蘇大人的忙,是我夢寐以求的事情,若換做是崔龍象老兒……嘿……”

  他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下去,步履蹣跚地走進了天諭蓮燈內。

  蓮燈佛光洶涌,轉瞬就將老人的身影鎮壓其中。

  蘇奕抬手一點。

  天諭蓮燈倏爾變成拳頭大小,落入掌中。

  仔細看,蓮燈四周的花瓣上,分別映現出一道虛影。

  赫然正是老爬蟲冥河龍君、紫裳女子天璣妖皇、儒袍男子老窮酸、以及魔犼族老祖費崆峒。

  至此,蘇奕沒有再遲疑,抬手抓住道臺上的劍柄,朝外一拔。

  一道悠揚的劍吟響徹,天地猛地震顫,一片瑰麗如夢幻般的清色劍影騰空,光耀十方。

  這一瞬,這地下牢獄第三層世界似一下子被照亮,無匹耀眼的清色光影,似九天月輝般,驅散灰暗。

  百里之外,一座座混天鎮魔柱上,那被囚禁不知多少年的兇徒,一個個震駭失神。

  費長亭肌膚刺痛,瑟瑟發抖,癱瘓在那,只覺那天地間的劍光,直似來自仙人手中,光徹周虛,恐怖無邊。

  “原來,這就是清影劍的真面目啊……”

  崔長安也不由浮現一抹驚艷之色。

  在蘇奕手中,一柄道劍皎潔空靈,虛幻若光影,燦若天上明月,濛濛清光從劍身傾瀉,彌漫出的氣息,強大得令人心顫。

  這就是清影劍,當初曾陪伴蘇奕征戰幽冥,亦曾屠戮不知多少大敵的首級!

  時隔三萬年后,清影劍于此刻橫空出世!

  清影劍在顫抖,似在喜悅歡呼。

  蘇奕欣慰之余,內心不由一陣無奈。

  以他如今的道行,還遠不夠駕馭清影劍,也無法施展出此劍的真正威能。

  不過,用來鎮壓那幾個老妖怪,已經綽綽有余。

  因為此劍劍柄處有承道石,其中封印著他前世的一部分道行,若真動用,輕松可斬殺那幾個老妖怪!

  蘇奕屈指一彈。

  清影劍劍身泛起陣陣漣漪,倏爾間化作三寸大小,被蘇奕抬手鎮在了天諭蓮燈那形似無面佛陀的燈芯處。

  一眼看去,似佛陀捧道劍,獨坐蓮臺,頗為神異。

  蘇奕這才收起天諭蓮燈。

  今夜若僅僅只有天諭蓮燈,根本無法鎮壓那幾個老怪物。

  同樣,若沒有清影劍,蘇奕要想震懾住那幾個老怪物,也得費不知多少功夫。

  沒有再耽擱,蘇奕邁步從天鼎山走下。

  “我先走一步,記得莫要泄露今夜的事情。”

  蘇奕吩咐道。

  崔長安肅然領命:“蘇伯父放心!”

  蘇奕折身而去。

  目送蘇奕的身影消失不見,崔長安目光重新看向費長亭,神色淡漠道:“咱們繼續。”

  費長亭明顯已心死如灰,語氣苦澀道:“你說的不錯,如我輩這般人物,能夠敗在玄鈞劍主手底下,縱死也可無憾了……”

  蘇奕離開裁決司遺址時,已是深夜。

  今夜,他從諸天當鋪中得到了天諭蓮燈、都天血爐這兩件鎮殺邪祟之物的至寶。

  也是今夜,在裁決司遺址內,他將那四個老妖怪鎮壓于天諭蓮燈內,帶走了鎮守天鼎山三萬年之久的清影劍。

  “再加上崔家的萬道樹、紫羅城城門前的獬豸、狴犴兩座石像之力,當一個月后的萬燈節來臨時,當足可化解任何突發的災劫了……”

  蘇奕想到這,身心一陣輕松。

:抱歉諸君,白天有事耽擱了,今天的兩更一起送上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