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三十章 清影劍、承道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地灰暗,四野無聲。

  天鼎山前,五位皇者被禁錮在地,狼狽凄慘。

  不遠處,蘇奕坐在藤椅中,自顧自飲酒。

  當看到這一幕,崔長安心中不由感慨,果然不出所料,有蘇伯父在,縱使是叱咤風云的皇者,也終將淪為不堪一擊的魑魅魍魎。

  不過,當認出費長亭等三人的身份時,崔長安心中還是一驚,沒想到扎根在“神荼域”的魔犼族也摻合進來。

  崔長安朝蘇奕拱手見禮:“蘇……蘇公子,我來遲了一步,讓你受驚了。”

  “是他們受驚了。”

  蘇奕說著,從藤椅中長身而起,“我去天鼎山看一看,這些人就交由你來處置了。”

  說罷,他身影飄然而起,朝天鼎山頂部掠去。

  崔長安見此,目光看向那五位被鎮壓的皇者,尤其當看到崔衛仲時,眼神變得淡漠而冷酷。

  崔衛仲悚然一驚,顫聲道:“族長,我……”

  崔長安面無表情打斷道:“等回到宗族,我再審問你。”

  他屈指一彈,直接將崔衛仲打暈過去。

  而后,崔長安看向曲明威,語氣淡漠道:“曲明威,今日白天你還在我崔家做客,怎地現在就勾結他人,跑到我崔家看守的禁地中來了?”

  曲明威神色陰沉,冷然道:“廢話這么多做什么,我如今被困于此,要殺要剮,隨便你!”

  “想死?這可太便宜你了。”

  崔長安唇邊泛起一抹冷意,“這裁決司地下牢獄第三層,自亙古時期,就鎮壓著世間最邪惡兇狂之輩,他們之中,不乏一些老家伙求死,可卻偏偏死不了。”

  曲明威臉色難看道:“你這是何意?”

  崔長安慢條斯理道:“簡單來說,對待你這種混賬,生不如死才是最好的懲罰。待會,我會親手將你禁錮在一座‘混天鎮魔柱’上,也讓你嘗嘗,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番話,輕描淡寫。

  可曲明威卻嚇得亡魂大冒,徹底色變,驚怒大叫道:“崔長安,你就不怕我曲家的報復!?我告訴你,萬燈節來臨時,你們崔家注定將遭受滅族之威!”

  崔長安都懶得理會,屈指一彈。

  砰!!

  曲明威這位玄照境皇者眼睛一翻,直挺挺暈厥過去。

  將這一幕幕盡收眼底的費長亭,不禁冷冷道:“崔長安,你現在雖然占據上風,可有一個事實你卻無法否認,你父親崔龍象已經無法從苦海中回來,你們崔家也將遭受覆滅之危!”

  頓了頓,他繼續道:“可只要你現在放過我等,我保證,接下來千年之內,魔犼一脈斷不會再與你們崔家為敵。”

  “反之,今日你無論是殺了我等,還是將我等囚禁于此,等于是徹底和我魔犼一脈為敵,那樣的后果……想來也不是你所愿意見到的。”

  崔長安不禁笑起來,道:“都殺到我家地盤上了,還拿這些屁話來談條件,真當我崔長安這些年是吃素的?”

  他探出一只右手。

  一道雪亮刺目的三尺鋒刃在虛空中凝聚,一縷縷恐怖的殺伐氣息,也是隨之彌漫而開。

  裁決之刃!

  裁決司崔氏一族的鎮族傳承。

  在無盡歲月以來,崔家強者憑借這等傳承,裁決過當世不知多少兇惡大敵。

  就見崔長安掌指一點。

  裁決之刃憑空消失。

  噗!噗!

  一側那獸袍男子和黑袍女子脖頸間,齊齊出現一道血線,兩者眼珠猛地瞪得滾圓。

  而后,無聲無息地,兩位皇者的軀體,皆崩碎成細碎的灰燼飄灑一空。

  形神俱滅!

  這是裁決大道的力量,一旦被擊中,縱使強大如皇者,一身生機也會瞬間被剝奪,軀殼和神魂盡數化作灰燼。

  亙古時期,崔家主宰裁決司,憑借裁決之力,處死了不知多少罪愆滔天的囚徒,也讓天下修士皆膽寒不已。

  獸袍男子的死,讓費長亭目眥欲裂。

  他可沒想到,崔長安動起手時,毫無征兆,說殺就殺!

  也是此刻,崔長安充分展現出身為崔家族長的威勢,鐵血霸道,睥睨強勢。

  “這就是威脅的代價。”

  崔長安語氣溫和道,“我崔家祖祖輩輩執掌裁決司,見多了形形色色的階下囚,也殺過不知多少窮兇極惡之徒,若是懼怕威脅,當初又如何能夠成為裁決司的主宰?”

  費長亭面頰猙獰,聲音嘶啞道:“既如此,你為何不殺我?”

  崔長安隨口道:“留著你,自然是有事情要問,你可以拒絕回答,但我相信,憑借我崔家的用刑之術,任憑你心境再堅韌,也承受不住那等折磨。除非你選擇自我了斷,不過,現在你已經被徹底禁錮,就是想自殺……都已經來不及了。”

  費長亭面色灰暗,似一下子失去了支撐般。

  崔長安聲音溫和勸慰道:“放心,只要你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我保證給你一個痛快。”

  “記得問一問,他此來要布置的傳送禁陣的事情。”

  遠處天鼎山之巔,傳來蘇奕的聲音。

  崔長安笑著答應。

  就在此時,費長亭猛地深呼吸一口氣,嘶聲道:“我可以回答你的問題,但在此之前,你能否告訴我,那小東西究竟是誰?!哪怕就是死,也總該讓我死一個瞑目!”

  聲音中,流露出滔天般的恨意。

  無疑,這位魔犼族的玄照境大圓滿存在,早把蘇奕恨到了骨子里。

  崔長安沉默片刻,道:“我說句心里話,放眼當今世上,也不是隨隨便便哪個皇者,都有機會敗在蘇公子手底下的。你現在就是死,也可含笑九泉。”

  “唔,我倒是忘了,‘冥都九泉’早已不存在了,總之,你……死得其所,死的榮幸,死的……值!”

  費長亭:“???”

  他瞪得眼眶都快裂開,分明以為崔長安是在故意詆毀和羞辱他。

  許久,他頹然搖頭道:“罷了,你有什么想問的,直接問便可。”

  崔長安笑道:“果然,我就知道凡是能夠證道成皇的角色,沒有一個不是聰明人。”

  天鼎山之巔。

  蘇奕沒有理會崔長安在問詢什么。

  他負手于背,從來到此地,目光就凝視在一座道壇上。

  道壇不大,僅僅九尺高,通體由秘制的玄鐵澆筑而成,泛著淡淡的銀灰色。

  道壇中央,則有一個凹槽。

  一把劍插入凹槽中,只露出一截劍柄。

  劍柄上,鑲嵌著一顆拇指大小的黑色玉石,頂端位置,以古老的道文鐫刻著兩個字——

  清影!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這是蘇奕前世在幽冥界行走時,所鑄的一口道劍,陪伴他征戰幽冥多年,斬過不知多少大敵首級,飽餐鮮血。

  當初臨離開幽冥時,才最終決定,將清影劍鎮守于此。

  此劍劍柄處的黑色玉石,名喚“承道石”,乃是一種蘊生于往生池中的曠世奇石,可承載修士的一身道果!

  換而言之,就是憑借此石,可容納修士的一部分道行力量!

  這和烙印在秘符中的意志力量不同,也和皇級人物煉制的秘寶不一樣,乃是真正的道行力量。

  無論誰動用,只需催動此寶,便可產生“神靈附體”般的妙用,施展出這一部分道行之力!

  就像承道石內的力量,屬于一位玄照境皇者所留,那么當催動此寶時,就如同化身這位玄照境皇者一般。

  似這等奇寶,價值之大,完全不可估量。

  當初,蘇奕找遍往生池,也僅僅只找到寥寥數塊,其中一塊,就曾被他把一部分道行烙印于其中,他鑲嵌在了清影劍上。

  當年蘇奕將清影劍鎮在此地時,崔龍象還曾笑著調侃道:“以后老子遇到化解不開的危險,一定得試試你所留的道行力量。”

  這當然是開玩笑。

  因為這塊承道石僅僅拇指大小,所能承載的道行力量有限,蘇奕留在其中的道行力量,完全不足他巔峰道行的一成。

  并且,這塊承道石一旦動用,最多也只能支撐十個彈指的時間,就會徹底粉碎消失。

  十個彈指,何其短暫。

  不過對蘇奕而言,十個彈指的時間,已經不少了,因為有時候,一個彈指的功夫,都能決定一場大戰的勝負!

  “數萬年過去,清影劍猶在,崔龍象這老狐貍卻生死不明,著實掃興。”

  蘇奕一聲輕嘆。

  他沒有去動清影劍。

  因為一旦拔出此劍,僅憑“周天誅邪陣”現在的力量,雖然依舊能鎮壓住天鼎山下那幾個老妖怪,但卻無法徹底鎮壓,會被那幾個恐怖角色趁機出手,興風作浪。

  就像之前,魔犼族費長亭口中那位“老祖”,在無盡歲月的鎮壓之下,都能硬生生將一道意志力量顯現出來!

  蘇奕不怕麻煩,但絕不會自找麻煩。

  沒有再耽擱,蘇奕袖袍一拂。

  道壇前的地面上,原本覆蓋著的一片密密麻麻的血色禁制神鏈,倏爾分散開,露出一個深不見底的洞口。

  “費長亭可還在?”

  洞口剛顯露出來,一道淡漠中透著一絲焦急的沙啞聲音,就從洞口深處傳出來。

  赫然正是那一位魔犼族的“老祖”。

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