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二十九章 力敗五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玄道如天,皇者如神。

  皇者之所以強大,就在于所掌握的力量、秘法、寶物,皆完全凌駕于當世修士之上,彈指間,便可焚山煮海,破碎虛空。

  故而,皇者才會被視作神一般的存在。

  嚴格而言,這次若換做是其他靈道修士掌控“周天誅邪陣”,恐怕也難以發揮此陣威能,更遑論去對付皇者。

  因為這就像孩童握著一柄絕世神劍,完全沒有章法可言。

  可對蘇奕而言,則完全不一樣。

  前世的他,獨尊大荒,橫壓諸天,一身斗戰經驗豐富無比,對皇境力量的了解,也遠非其他人可比。

  再加上,他曾重新祭煉“周天誅邪陣”,對此陣的奧秘和威能了如指掌,故而釋放出的威能,自然恐怖無邊。

  就見隨著蘇奕縱劍出行,漫天禁陣力量沸騰,化作無匹凌天而起的無匹劍氣,橫掃而開。

  率先殺來的費長亭,當先遭受沖擊,身影被狠狠劈飛出去,手中的六把天魔骨刀都差點被震飛。

  他臉色蒼白,滿臉驚怒。

  “殺!”

  一桿丈二長矛刺破長空而來,似碧焰長龍,焚天滅地。

  蘇奕手腕劍鋒一轉一砸,丈二戰矛劇顫,恐怖的禁制力量迸發之下,震得手握戰矛的獸袍男子當即咳血,身影暴退。

  而蘇奕看也不看,血色禁劍驀地發出一道尖嘯,擴散出一圈驚濤駭浪般的劍氣漣漪。

  劍氣漣漪所過之處,從其他方向殺來的曲明威等人,皆被震得倒退出去,一個個難受得差點吐血。

  蘇奕執掌的禁陣力量太強了,擁有莫可抵御般的威能,讓他們這些皇者甚至無法靠近,更遑論傷到蘇奕了。

  “各位,拖住他,時間越久,越對我們不利!”

  費長亭臉色鐵青,厲聲長嘯。

  無疑,這位魔犼族的皇者也意識到,硬拼的情況下,根本破不開蘇奕所動用的禁陣力量。

  “好!”

  其他人皆答應。

  從這一刻開始,他們身影閃爍,在虛空中游走穿梭,哪怕出手,也是隔空出擊,根本不和蘇奕硬拼。

  采取的,乃是迂回戰術,明顯要耗盡蘇奕的體力,讓其無力再借用禁陣力量。

  如此,勝局可定!

  “沒用的,何謂禁陣之妙?囊括八極,籠罩十方,凡力量所至,無物不可鎮,無人不可殺!”

  蘇奕悠然開口。

  那輕描淡寫的聲音還在回蕩,就見他手中的血色禁劍橫空一刺。

  一片密匝匝的劍氣光雨,從四面八方朝曲明威殺去。

  “不好!”

  曲明威臉色驟變,憑生逃無可逃,避無可避之感,這讓他亡魂大冒,毫不猶豫竭盡全力,施展壓箱底手段。

  “破!”

  曲明威大吼,身影四周,浮現出重重地獄虛影,遮天蔽日,無數鬼神游弋其中,兇煞氣息驚天。

  地獄鬼神術!

  古族曲氏的鎮族傳承,一經施展,仿似十八層地獄臨世,敵人一旦被困,就會被萬鬼附體,啃噬血肉神魂。

  可在那千百道從四面而來的禁制劍氣之下,這一門古老的傳承絕學,卻如泡沫般不堪,瞬息被鑿穿,千瘡百孔,轟然破碎。

  曲明威躲閃不及,直接被一片劍氣轟在身上,軀體殘破,鮮血迸濺,神魂都遭受到重創,差點一命嗚呼。

  幾乎同時,蘇奕的身影出現在其身邊,探手一抓,就把重傷垂死的曲明威拋到了遠處的天鼎山前,被一片禁陣力量狠狠鎮壓在地,再無法動彈分毫。

  一系列動作,看似緩慢,實則一氣呵成,幾乎發生在眨眼之間。

  連其他人都沒想到,曲明威會敗得如此快,想營救時已經來之不及。

  “該死!”

  “怎會這樣……”

  那些皇者皆震怒,無法淡定。

  從今夜見到蘇奕時,他們完全沒把蘇奕放在眼中,只當時一個螻蟻般的角色。

  若不是為了避免走漏風聲,他們早弄死蘇奕。

  可誰曾想,就是這個完全被他們忽略的小角色,卻在這天鼎山前,殺得他們潰不成軍!!

  “著!”

  還不等他們回神,蘇奕驀地劍鋒一轉,遙遙朝崔衛仲一刺。

  就見崔衛仲所佇足之地,天上地下、四面八方,皆暴涌出一道道禁制所化的劍氣,朝其斬去。

  崔衛仲發出一聲怪叫,渾身如燃燒般,催動獵魂之刃,爆綻出萬丈光焰,橫掃而開。

  可這終究是徒勞。

  剎那間而已,這位崔氏的三長老,一位玄照境中期的皇者,就被密集的劍氣重創,而后被蘇奕一把抓住,拋到了天鼎山前,活生生鎮壓禁錮。

  這一幕,就如一盆冷水,徹底澆滅費長亭等人的怒火,也讓他們徹底意識到不妙。

  “走!”

  費長亭面頰猙獰,轉身就逃。

  根本沒法硬拼,執掌天鼎山禁陣力量的蘇奕,儼然就如這片天地的主宰,無法撼動。

  這等情況下,縱使再憤怒,再不甘心,也無濟于事。

  反倒是若再不撤離,極可能會步入曲明威、崔衛仲的后塵!

  嗖!嗖!

  幾乎同時,獸袍男子和黑袍女子也扭頭就走,并且皆動用逃遁秘術,和瞬移都沒有區別。

  眨眼間而已,他們和費長亭的身影就消失不見。

  可蘇奕卻笑了笑,自語道:“原本想和你們玩玩,可你們卻這般不經打,著實無趣。”

  在這裁決司秘境第三層,完全被周天誅邪陣的力量覆蓋,就是玄幽境存在,也休想從此地逃走!

  為何在亙古時期,但凡被鎮壓在此的角色,沒有一個能逃出生天?

  原因就在此。

  就見蘇奕身影憑空,手中飛快掐訣。

嘩啦嘩啦  天鼎山劇震,無數血色鎖鏈發出陣陣潮水般的摩擦聲。

  據此百里之外的九十九座“混天鎮魔柱”,也隨之爆綻神輝,銅柱表面浮現出無數繁密的禁陣紋理。

  那被禁錮在銅柱上的十多個囚徒,一個個發出尖叫:

  “不好!一定是崔家的人來了!”

  “可惡!!”

  “這么說,剛才那些打算營救我們的道友,不幸暴露蹤跡了?”

  這些囚徒,無疑比任何人都清楚“周天誅邪陣”的恐怖之處,當此時察覺移動,一個個都變得惶恐不安。

  這一刻。

  整個第三層牢獄世界都猛地震動起來,一圈圈禁陣漣漪在天地間擴散,蔓延而開。

  所謂周天誅邪陣,其中的“周天”二字,就代指能夠鎮壓和禁錮整個第三層牢獄世界。

  只不過,費長亭他們明顯不清楚這其中的玄機,否則,怕是不會選擇逃遁了。

  “嗯?”

  費長亭等三人猛地頓足,臉色驟變。

  就見四面八方,一道道漣漪般的禁制波動不斷涌現,最終化作驚濤駭浪般的力量洪流,朝他們這邊奔涌而來。

  就連天上和地下,都有禁制力量迸發!

  “沖!”

  費長亭大喝。

  他催動道行,比之朝前沖去。

  獸袍男子和黑袍女子也意識到處境岌岌可危,哪敢怠慢,皆拼命似的瘋狂朝前殺去。

轟隆轟隆  一重重禁陣力量被破開,掀起耀眼的神輝光霞。

  可漸漸地,費長亭他們不由絕望了。

  那禁陣力量如若生生不息,此起彼伏地涌來,讓他們就像置身在汪洋大海上的孤身,遭受到驚濤巨浪的圍堵。

  “殺!”“殺!”“殺!”

  沒有人甘心束手就擒,費長亭他們殺紅了眼睛,幾乎將身上諸般寶物和秘術全部動用。

  可漸漸地,他們開始不斷被壓制、不斷負傷……

  最終,他們的身影皆被重重禁陣力量鎮壓,再無法動彈。

  “老子橫行世間一萬三千余載,不曾想,今日卻被一個靈相境小東西坑了!”

  費長亭發出悲憤大吼。

  獸袍男子和黑袍女子皆如喪考妣,面如土色。

  虛空一陣波動,蘇奕的身影憑空出現。

  他目光一掃三人,不禁笑起來,道:“真覺得自己敗的很冤?”

  費長亭眼睛充血,嘶聲道:“若非是那禁陣力量,你這般螻蟻,我隨手都能捏死!”

  “廢話。”

  蘇奕嗤笑道,“若我踏足皇境,滅殺爾等,也不過是彈指間的事情。勝王敗寇,得認。”

  說著,他袖袍一揮,帶著被禁錮的三人,憑空消失原地。

  很快,蘇奕的身影出現在天鼎山前,而后抬手將費長亭等三人丟到了地上。

  遠遠地,早已被鎮壓禁錮的曲明威和崔衛仲見此,皆徹底絕望,呆滯在那。

  誰能想象,他們足足五位皇者,今日卻栽在了一個靈相境少年手中?

  這若傳出去,非成為天大的笑柄不可!

  “放心吧,我和你們一樣,也不想讓今夜的消息傳出去,所以,暫時不會殺你們。”

  蘇奕抬手拿出一把藤椅,悠閑地躺坐在其中,拿出一壺酒,愜意地暢飲起來。

  如若階下囚般的費長亭等人見此,皆驚疑不定,不清楚蘇奕究竟想要做什么。

  時間點滴流逝。

  忽地,遠處虛空中傳來一道破空聲。

  聲音剛響起,一道氣息恐怖的頎長身影,已經憑空而至,出現在這天鼎山前。

  來人高冠古服,柳須飄然,一身威勢如淵如獄,眼眸顧盼時,神芒流轉,懾人之極。

  正是崔氏族長崔長安!

  見此,費長亭等人皆如遭雷擊,萬念俱焚。

  誰都清楚,這一次是真的在劫難逃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