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二十八章 皇者如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當認出是蘇奕發笑,費長亭、曲明威、崔衛仲這些皇者臉色皆有些陰沉。

  “小家伙,你這是……何意?”

  費長亭面無表情道。

  一個靈相境小東西,卻敢在這等時候發出嗤笑,何其放肆?

  若不是今晚的行動不能暴露,他都懶得發問,直接一巴掌拍死這螻蟻般的東西了。

  蘇奕隨口道:“抱歉,我只是覺得很可笑,實在忍不住,所以就笑了。”

  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眾人:“……”

  費長亭眸子中殺機一閃。

  崔衛仲連忙道:“道友息怒,由我來教訓此子便可。”

  他唯恐費長亭動怒,殺了蘇奕,這樣的話,今夜的行動勢必會敗露。

  說話時,崔衛仲扭頭盯著蘇奕,一身氣息如山崩海嘯般洶涌,壓迫向蘇奕。

  “跪下!”

  聲如炸雷。

  那屬于玄照境中期皇者的恐怖威壓,足可讓任何靈道修士心神崩潰,被壓迫得跪倒在地。

  然而——

  蘇奕卻紋絲不動,神色自若,那恐怖的威壓直似清風拂面般,被悄然化解于無形。

  “這……”

  崔衛仲一呆,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費長亭等人也都露出意外之色。

  一個靈道修士,怎可能擋住皇者的威壓?

  “這小子很古怪,今日曾迎硬接了澹臺池的一掌而不曾負傷,僅憑威壓,可收拾不了他。”

  曲明威忽地說道。

  此話一出,眾人都不由動容。

  在靈道層次,能夠硬撼皇者一擊,簡直就是了不得的壯舉,放眼天下的靈道修士,都找不出幾個!

  “或許,也正因如此,才讓這小子被薛畫寧和崔長安青睞有加。”

  曲明威眼神森然道,“不過,天資和底蘊再逆天,在我等面前,也沒有資格撒野!”

  說話時,他驀地抬手,隔空按向蘇奕頭顱,“乖乖跪下吧!”

  虛空震顫。

  耀眼的銀光乍現,彌漫著屬于玄照境初期皇者的力量波動,輕易可壓塌山河。

  蘇奕抬手一點。

  一縷神秘恐怖的禁制力量涌現,勢如破竹般碾碎曲明威這一掌之力。

  而后余勢不減,狠狠轟在曲明威身上。

  砰!!

  曲明威猝不及防之下,身影直接倒飛出去,跌落在數丈之外,四肢啪地,摔了個狗吃屎的造型,狼狽之極。

  全場一驚,無不色變。

  一位玄照境初期皇者,卻直接被震飛了!?

  “自取其辱。”

  蘇奕微微搖頭。

  “此子能夠動用天鼎山上覆蓋的力量,必是崔家嫡系!”

  遠處天鼎山上空,身影虛幻模糊的偉岸身影猛地發出一道大喝,聲音透著驚怒和恨意。

  “原來如此。”

  眾人明白過來,一個個神色明滅不定,意識到之前小覷了眼前這螻蟻般的少年。

  蘇奕卻抬起目光,望向遠處那一道偉岸身影,淡然道:“你這孽障,著實有眼無珠,我怎可能是崔家之人?滾回去!”

  聲音還在回蕩,就見天鼎山上,千百條血色神鏈紛紛揚起,如若天神手中劈出的滅世神鞭般,狠狠打過去。

  砰!!

  那一道由意志力量所化的偉岸身影,直接四分五裂,潰散消弭。

  這一幕,驚得眾人心中一震,臉色再變。

  “找死!”

  費長亭厲聲大喝,揮手朝蘇奕拍去,掌指間烏光繚繞,彌漫著刺目的玄道法則力量。

  無疑,這個魔犼族的玄照境大圓滿存在,已凝練出玄道法則,一身道行恐怖之極。

  似這等一掌,換做是曲明威這等角色,都根本擋不住!

  蘇奕笑了笑,袖袍一振。

  轟隆!

  一片灰濛濛的禁陣力量波動橫空,似一口利劍般,輕而易舉破開這一擊。

  費長亭整個人更被震得踉蹌倒退,周身氣血翻騰,臉龐青白交加,又驚又怒。

  眾人又是一驚。

  這才注意到,蘇奕佇足之地,虛空中彌漫著一股無形的禁陣波動,晦澀神秘,和遠處天鼎山四周覆蓋的力量完美地契合在一起。

  無疑,在之前他們還沒有察覺到的時候,蘇奕這靈相境少年,已動用了秘法,悄無聲息地掌控了天鼎山上下覆蓋的禁陣之力!

  而曲明威、費長亭的遭遇,令得其他人皆意識到不妙,臉色也都一點點變得陰沉下來。

  “到了這里,你們于我眼中,也不過是螻蟻罷了。”

  蘇奕目光一掃眾人,微笑道,“并且,我可以保證,你們今天一個也逃不掉。”

  話音還在回蕩,他身影憑空而起,探手一招。

  天鼎山山,萬千血色神鏈顫抖,沖出驚天的禁制力量波動,在虛空中匯聚成一柄血色道劍,剎那間落入蘇奕掌中。

  道劍長三尺,完全由玄奧莫測的禁制力量凝結,血光涌動,光霞如瀑似的飄灑,映照得蘇奕周身之地,一片血紅之色。

  這也讓蘇奕那峻拔的身影,覆蓋上一層懾人的恐怖氣息。

  禁陣名喚“周天誅邪”,由亙古時期陰曹地府的一眾大能者一起布設,后經歷裁決司崔氏無數先賢加持。

  到如今,此陣之威,早已強大到無法想象的地步!

  三萬年前時,蘇奕曾和崔龍象一起重新祭煉天鼎山禁陣,又怎會不懂得運轉此陣的訣竅?

  “一起動手,破掉他和天鼎山禁制力量的聯系!”

  費長亭冷冷出聲。

  “好!”

  其他人皆點頭。

  “起!”

  費長亭身影猛地一展,魔焰沖霄,化作三頭六臂之狀,每只手中,皆抓著一柄白骨戰刀,橫空朝蘇奕殺去。

  三頭六臂!

  天魔骨刀!

  這位玄照境大圓滿層次的魔道皇者,甫一出手,就動用真正絕學,那等兇威,撼天動地。

  轟隆!

  隨著他身影掠空,六把天魔骨刀飛旋,密密麻麻的刀氣如鋪天蓋地般涌現,將虛空撕裂出無數裂痕。

  而與此同時,其他人也動手了。

  曲明威袖袍鼓蕩,浮現出一口血色缽盂,缽盂騰空時,涌現萬千雪白骷髏,張牙舞爪,嘶吼震天,直似一座森羅地獄出現。

  萬鬼缽盂!

  崔衛仲猛地發出一聲大吼,掌中操縱一柄雪白如尺的短刃,他凌空踏步,身上道光如潮,照亮乾坤。

  裂魂之刃!

  身著獸袍的高大男子,探手拔出背后的丈二戰矛,踏步聲如驚雷炸響,帶著無匹兇威,橫空殺去。

  那丈二戰矛,表面爆綻出滔天的綠霞神焰,似能焚燒天穹。

  碧焰神矛!

  而那身著黑袍,帶著黑色面紗的女子,則手握一條青色長鞭,隨著長鞭打出,直似一條粗大炫亮的青色閃電撕裂長穹,霸道凌厲,毀滅氣息驚人。

  青電碎魂鞭!

  值得一提的是,獸袍男子和黑袍女子出手時,皆展露出玄照境后期的可怕道行,遠不是曲明威、崔衛仲可比。

  足足五位皇者一起出手,那等神威,是何等恐怖?

  就見——

  這片天地震顫,神輝暴涌,寶光肆虐,化作浩浩蕩蕩的毀滅洪流,一起朝蘇奕沖去。

  皇者一怒,天崩地陷,流血漂櫓。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凡是皇者之戰,所在之地,必會化作滿目瘡痍的焦土,皇者之下的生靈,若遭受到波及,根本沒有活著的可能!

  因為僅僅是那等氣息,都能在剎那間讓皇者之下的角色灰飛煙滅!

  面對這等攻伐,蘇奕卻搖了搖頭。

  誠然,他所擁有的道行,在這等攻伐之下完全不夠看,但別忘了,他此刻所掌握的,乃是“周天誅邪陣”的力量!

  這座古老禁陣,從亙古時期開始,就一直鎮壓著那些極端恐怖的邪靈,直至如今,無人可逃竄。

  可想而知,此陣之力何等恐怖。

  不夸張的說,換做是玄幽境皇者來了,也逃不掉被鎮壓的命運!

  這等情況下,蘇奕又何懼這五個皇者的聯手攻擊?

  “破!”

  就見蘇奕衣袍獵獵,不閃不避,迎沖而上,手中血色禁劍猛地揚起,怒斬而下。

  一片滾滾禁陣力量化作一掛無匹劍氣,似九天銀河決堤,傾瀉人間。

  轟隆!

  天地亂顫,虛空崩壞。

  就見這一片劍氣斬下時,直似斬在一片火山上,迸濺出滔天的道光,毀滅般的力量洪流,隨之轟然潰散。

  肉眼可見,那六把天魔骨刀、萬鬼缽盂、裂魂之刃、碧焰神矛、青電碎魂鞭皆被震開,產生震耳欲聾的哀鳴。

  五位皇者的身影齊齊被震得踉蹌倒退,聯手之勢,被硬生生沖散!

  一劍,破五位皇者聯手一擊!

  那霸道的一幕,也是讓得五位皇者皆色變不已,這天鼎山的禁陣力量,遠遠超出他們的預估,也顯得太恐怖。

  “本座就不信,一個靈相境角色,在御用這等禁陣力量時,能撐到什么時候!”

  費長亭話語森然。

  說話時,他再次出擊,揮動六把天魔骨刀,施展出一門殺伐氣驚世的刀道絕學。

  其他皇者自不會怠慢,一個個殺機洶涌,威勢恐怖,再次圍攻而上。

  每個人,皆動用自身最強大的傳承力量,根本沒有任何保留。

  “人多又如何?皇者又怎樣?終究是以卵擊石罷了。”

  蘇奕一聲哂笑,縱劍上前,峻拔的身影映照在血色禁劍的光影中,平添一份詭異神秘的氣息。

  如仙臨塵,如魔出行!

:出門辦事,今天兩章一起更了牢記本書地址:劍道第一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