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二十七章 嗤之以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先祖?

  蘇奕不禁多看了那為首的灰袍男子一眼,隱約已猜出對方的來歷。

  “道友,咱們此次的目的,可不是救人的。”

  崔衛仲忍不住提醒。

  當聽到那灰袍男子的話,他被嚇了一跳,擔心灰袍男子今日為了救人,引起崔家注意,那可就不妙了。

  “我自然清楚。”

  灰袍男子冷冷瞥了崔衛仲一眼,“你且放心,我們今晚此來,只不過是在此布設一些手段,等萬燈節那天,自會派上大用場。”

  崔衛仲暗松一口氣,賠笑道:“如此最好。”

  他堂堂一位玄照境中期皇者,可當面對那灰袍男子的目光時,卻感到致命般的危險,心中都不禁一陣顫栗。

  “走。”

  灰袍男子率先朝遠處掠去。

  其他人緊隨其后。

  曲明威則一直看著蘇奕,似唯恐他趁人不備逃竄。

  蘇奕自然不可能逃。

  很快,當抵達那九十九座擎天而立的青銅巨柱附近時,忽地一道沙啞尖銳的聲音響起:

  “多少年了,終于有人來了!!”

  就見一座青銅巨柱上,一個渾身襤褸,骨瘦嶙峋的老者激動大叫,掙扎起來,囚禁在身上的一條條血色鎖鏈嘩嘩作響。

  可任憑他掙扎,也無濟于事。

  緊跟著,一陣嘈雜的聲音響起:

  “你們是誰?是來救我們的嗎?”

  有蒼老的聲音焦急詢問。

  “各位道友,還請幫本座等打破枷鎖,待本座脫困,定有厚報!”

  有亢奮的大叫慌忙求助。

  “裁決司崔家的人呢?都死絕沒有?”

  有怨毒仇恨的聲音厲聲大叫。

  就見那一座座青銅巨柱上,原本一動不動的十余道氣息恐怖的身影,此刻全都似蘇醒般,掙扎起來。

  這些囚徒都不知被鎮壓在此地多少歲月,模樣皆慘不忍睹,可渾身散發的兇厲氣息,卻依舊極為嚇人。

  “各位前輩稍安勿躁,且聽我一言。”

  就見灰袍男子沉聲開口,壓住在場所有聲音。

  那十多個囚徒皆將目光齊刷刷看了過來。

  “我等此來,目的就是要將此地封印打破,讓各位前輩擁有重見天日的機會!”

  灰袍男子開口。

  這些囚徒,早在很久以前就被鎮壓于此,一個個有著極為恐怖的來歷,稱呼一聲“前輩”,也并沒有什么。

  “太好了!”

  “哈哈哈,老子終于熬到頭了!待老子脫困,非殺光崔家所有人不可!”

  那些囚徒皆激動起來。

  被鎮壓無盡歲月,此地大多數囚徒早已承受不住歲月的侵蝕,生機流逝,徹底隕落。

  只有他們十多個熬到了現在,當得知能夠脫困,誰能不激動?

  “各位前輩莫要著急,再過一個月,就是千年一度的萬燈節,當那一天來臨時,便是各位前輩脫困之日。”

  灰袍男子沉聲道,“不過,在此之前,還請各位前輩能答應我一件事。”

  頓時,那些囚徒皆冷靜下來。

  “道友且說來聽聽。”

  有人問詢。

  灰袍男子道:“很簡單,在萬燈節來臨前,還望各位前輩莫要泄露我等今夜來過此地的消息,以免被崔家察覺到。”

  “此事好辦,只要能脫困,我等斷不會泄露今夜之事!”

  “不錯,不錯。”

  那些囚徒明顯松了口氣,紛紛答應下來。

  “這么多年過去,這些家伙早已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生機流逝嚴重,就是能脫困,一時半刻,又能派上什么用場?”

  蘇奕暗道。

  不過,他也清楚,若是讓這些家伙逃出生天,憑他們的手段,遲早能夠恢復往昔道行。

  若如此,這世間還不知會引發多少動蕩和血腥。

  須知,凡是被鎮壓在這裁決司地下牢獄第三層的角色,在很久以前可都是兇威赫赫的皇境存在,一個個罪愆滔天,窮兇惡極!

  接下來,灰袍男子不再耽擱,帶著眾人徑直朝更遠處掠去。

  掠過這片青銅巨柱,往前足足飛掠出百里之地后,遠遠地,一座黑色大山出現在天地間。

  此山像一把通天接地的巨鼎,其上垂落著如瀑似的血色鎖鏈,密密麻麻,完全將山體覆蓋。

  還未靠近,一股恐怖無邊的禁制波動力量就彌漫而開。

  那等氣息,讓得灰袍男子等人無不色變,紛紛止步。

  “這里,應該就是裁決司牢獄中最兇險的‘天鼎山’,傳聞在亙古時期,這里就鎮壓著數位極端邪惡的恐怖存在,最弱的都有著玄幽境層次的道行……”

  曲明威滿臉的驚疑和忌憚。

  “據我所知,當初隨著裁決司覆滅,在接下來的歲月中,天鼎山的本源力量逐漸流逝,遠不如前,到最后甚至好幾次差點讓被鎮壓在那大山之下的幾位恐怖存在脫困。”

  崔衛仲露出追憶之色,“大概是三萬年前的時候,玄鈞劍主游歷幽冥界,受到我族老祖崔龍象的邀請,他們兩位一起聯手,將天鼎山重新封印了一番,這才徹底壓制住那幾位恐怖存在。”

  玄鈞劍主!

  聽到這個名字,在場眾人眼皮皆跳了跳。

  就見崔衛仲繼續說道:“而在當時,玄鈞劍主更是曾將一件曠世重寶鎮壓于天鼎山之巔。”

  聽到這,眾人下意識抬眼看向天鼎山頂部。

  只是,由于相隔極為遙遠,再加上有禁陣力量阻隔,他們也僅僅只能模糊地看到,那天鼎山頂部,似乎立著一座道壇。

  蘇奕也在打量天鼎山,神色微微有些恍惚。

  當初,他和崔龍象抵達此地時,正是他前世在道途上最巔峰輝煌的時候,一身皇極境大圓滿道行,稱尊諸天上下!

  那時候,他還曾問詢崔龍象,為何不徹底將此地的大兇之輩滅殺了,如此,也省得再讓崔家一代代看守此地。

  崔龍象卻說,生不如死,才是對那些罪愆滔天之輩最大的懲罰。

  這是亙古時期,身為裁決司之主的崔家先祖做出的宣判,自當由崔家一代代執行下去。

  便在此時,為首的灰袍男子渾身忽地釋放出驚天的血煞氣息,肅然出聲道:

  “魔犼族第九代后裔費長亭,前來拜見老祖!”

  一字字,似沉悶的炸雷般,響徹這片天地。

  “魔犼族的玄照境大圓滿強者!”

  崔衛仲倒吸涼氣,這才意識到,那為首的灰袍男子的來歷和修為。

  魔犼族,一個盤踞在“神荼域”的古老族群,據傳此族的始祖,是一尊真正的先天神魔!

  神荼域是幽冥界六域十三界之一,也是魔道勢力分布之地。

  魔犼族,則是神荼域最頂級的魔道勢力之一,同樣也是整個幽冥界的五大魔道勢力之一!

  曲明威、獸袍男子和黑袍女子三人,皆神色如常。

  無疑,他們早知道灰袍男子費長亭的身份。

  “果然是魔犼一脈。”

  蘇奕暗道,同樣并不感到奇怪。

  轟隆!

  隨著費長亭的聲音擴散,遠處的天鼎山忽地劇烈震動起來,覆蓋山上的無數血色鎖鏈隨之瘋狂翻騰起來,嘩嘩作響。

  而后,一道烏光硬生生從那密集的鎖鏈捆縛之下掙扎出來,在虛空中顯化成一道虛幻般的偉岸身影。

  這明顯是一尊意志法相,且極為模糊。

  但能夠從那天鼎山的鎮壓之下顯露出這樣一尊法相,可想而知其本尊是何等恐怖的一位存在。

  這偉岸身影憑虛而立,雖看不清容貌,但那等桀驁張揚的兇厲氣息,卻極為懾人。

  這一瞬,除了蘇奕之外,其他人皆心驚肉跳,軀體發僵。

  “你是來救本座的?”

  偉岸身影開口,聲音干澀低沉。

  他說話時,還承受著天鼎山禁制力量的鎮壓,一條條血色神鏈如鞭子般狠狠地抽在身上,打得他渾身亂顫,烏光洶涌。

  可他卻不閃不避,視若無睹。

  “回稟老祖,晚輩的確是為此事而來,不過……卻要等到一個月之后。”

  費長亭恭敬開口,“到那時,隨著萬燈節來臨,崔家將陷入一場前所未有的內憂外患中,而老祖自可趁此時機脫困!”

  “為何不是現在?”

  偉岸身影問道,他語氣毫無情緒波動,淡漠冷酷。

  “這……按照宗族的計劃,是要等到……”

  費長亭正要解釋。

  偉岸身影打斷道:“我且問你,現在是否能破開天鼎山禁陣?”

  費長亭深呼吸一口氣,低聲道:“回稟老祖,以我等的力量和身上所攜帶的秘寶,還……無法辦到這一步。”

  說到這,他連忙道:“不過,我們卻有把握在此布設一門傳送禁陣,等萬燈節的時候,匯聚各方勢力的強者,借助傳送禁陣的力量,一舉殺入此地,幫老祖脫困!”

  那一道偉岸身影道:“一個月嗎……也好,本座就再等一等。”

  聲音中,罕見地透出一絲期待和激動。

  灰袍男子登時如釋重負般,道:“老祖,宗族已經為迎接您歸來的這一天籌謀許久,自信這次不止可以幫您脫困,還能夠滅了崔家,為您報仇雪恨!”

  聲音斬釘截鐵。

  可就在此時,一道嗤笑聲忽地響起。

  聲音不大,但在這壓抑沉悶的天地間,卻顯得格外突兀。

  所有目光,都齊刷刷看向同一個人。

  那是個青袍少年,悠然負手而立,唇泛一抹譏誚笑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