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二十六章 牢獄秘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  古老的宮殿通體呈黑色,高有千丈,像一座巍峨的山峰般,極為恢弘。

  便是歷經漫長歲月更迭,宮殿依舊完好無損,和附近地帶那廢墟般的荒蕪景象形成鮮明對比。

  蘇奕負手于背,立在宮殿前。

  夜色如墨,此地兇煞之氣濃郁如黑色的霧靄,籠罩虛空之中,兇險滲人。

  很久以前,蘇奕曾和崔龍象一起進入過此地。

  只不過那時候,他是來幫忙的,為的是鎮壓裁決司牢獄最底部的那幾只最兇狂的邪惡生靈。

  很快,蘇奕掌心一翻,浮現出一個青銅盒。

  將青銅盒打開后,就見其中放著一柄梭形的青銅鑰匙,表面鐫刻著奇異扭曲的道紋圖案。

  蘇奕取出青銅鑰匙,邁步來到宮殿大門一側。

  這里屹立著一座巨大的獬豸銅像,栩栩如生,形象極為威猛懾人。

  隨著蘇奕將青銅鑰匙插入獬豸銅像底部的一個空隙中,一陣沉悶的轟鳴聲隨之響起。

  恍惚間給人一種感覺,仿佛這座巨大的獬豸銅像隨時會蘇醒過來。

  緊跟著,遠處那緊閉的宮殿大門上,縱橫交錯分布的一個個鉚釘忽地發光,似一顆顆被點亮的星辰般,飄灑出璀璨的光影。

  仔細看,這些鉚釘儼然構成一幅玄奧神秘的禁陣圖案。

  蘇奕見怪不怪,徑直走上前,來到那宮殿大門處,探手掐訣。

  嗤嗤嗤!

  一道道青色玄光似搖曳的蓮花般,飄落在宮殿大門的鉚釘上,頓時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

  那覆蓋大門上的禁陣,竟不斷蠕動,化作一個巨大的蓮形漩渦門戶。

  蘇奕暗暗點頭。

  此地的禁陣,還和當初一樣,不曾被人破壞。

  只是,就在他打算邁步進入那一道蓮形漩渦內時,似察覺到什么,霍然轉身。

  就見不遠處地方,一群身影憑空出現。

  當看到古族曲氏的黃袍老者曲明威、以及陪伴其身邊的崔氏三長老崔衛仲時,蘇奕眉頭微挑,不免有些意外。

  今夜在諸天當鋪時,他就見過崔衛仲的畫像,自然一眼就認出其身份。

  可蘇奕卻沒想到,對方這時候竟和曲明威一起出現了!

  不過,真正引起蘇奕注意的,則是那兩男一女。

  這三人的氣息,明顯大有古怪。

  “小友莫緊張,我等今夜,只是想進入這裁決司遺址看一看,只要你乖乖配合,斷不會傷害你性命。”

  曲明威笑呵呵開口,“可若你不配合的話,可就別怪我等不客氣了。”

  蘇奕道:“真的?”

  崔衛仲冷哼道:“滅殺你這等小角色,對我等而言易如反掌,何須用謊話來誆騙?”

  蘇奕想了想,道:“那我該如何配合?”

  那身影瘦高的灰袍男子忽地道:“和我們走一遭,等我們離開的時候,自然會放你離去。”

  蘇奕點頭道:“好。”

  曲明威不由意外,道:“今天在崔家北望閣的時候,你小子不是很囂張嗎,都敢去和澹臺池叫板,怎么沒了崔長安和薛畫寧當靠山之后,就慫的這么快?”

聲音中透著濃濃的譏  蘇奕隨口道:“此一時彼一時。”

  曲明威不屑一笑,都懶得去和這樣的小東西計較什么。

  “走吧。”

  灰袍男子明顯有些不耐了,當先邁步走進了那蓮形漩渦門戶內。

  其他人魚貫而入。

  眾人眼前一花,身影憑空出現在一座巨大的殿堂內。

  殿堂兩側墻壁上,鑲嵌著一盞盞長明燈,歷經無盡歲月之后,竟一直還亮著,灑下的斑駁光影,驅散了殿堂內的黑暗。

  眾人放眼四顧,就見此地空空蕩蕩,什么擺設也沒有,顯得格外空曠和冷寂。

  “不是說,這裁決司遺址,最初時候乃是一座名震天下的牢獄嗎?”

  曲明威有些疑惑。

  他們這些人,還都是第一次前來。

  “據我崔家先輩所言,裁決司真正的牢獄,就在這座宮殿下方,那是一個如若煉獄般的秘境,分作三層。”

  崔衛仲說道,“在亙古時,第一層牢獄關押的是重刑犯,罪不至死,但卻需要遭受諸般刑罰之苦。”

  “第二層關押的是死囚,每一個死囚皆會擇期宣判,在裁決司大殿前的獬豸銅像前處死。”

  “第三層關押的,則是罪愆滔天的邪惡之輩,要么是邪道路上的皇境巨梟,要么是窮兇惡極的邪祟惡靈,要么是為禍天下的妖魔之屬。”

  頓了頓,崔衛仲繼續道,“不過,早在很久以前,隨著裁決司解散,這座牢獄就已經名存實亡了。”

  聽到這,那瘦高的灰袍男子忽地開口道:“不,在那第三層中,還鎮壓著一些恐怖存在。”

  崔衛仲一怔,點頭道:“的確有這種傳聞,不過,在我崔家上下,知道這牢獄中真實情況的,只有寥寥幾人。”

  灰袍男子問道:“你可知道,牢獄的入口在何處?”

  他之前以神念查探大殿四周,卻并未發現入口。

  其他人也將目光看向崔衛仲。

  崔衛仲連忙搖頭道:“這是崔家的機密,只有族長和老祖宗才清楚。”

  灰袍男子皺了皺眉,對身旁的一男一女道:“用秘法查一查。”

  “是!”

  那一男一女領命,行動起來。

  男子身著獸袍,骨骼粗大,背負一桿丈二戰矛,威猛無匹。

  女子的身影嬌小玲瓏,一襲黑袍,長發束縛在腦后,臉龐上帶著一層黑色面紗,只露出一對冰冷犀利的眸子。

  兩者動用秘法,一一探尋這座空曠冷寂的大殿。

  蘇奕立在那,冷眼旁觀。

  半響后,獸皮男子和黑袍女子皆無功而返,沒有找到入口。

  為首的灰袍男子眉頭緊鎖。

  他忽地看向蘇奕,道:“崔長安讓你此來做什么?”

  蘇奕隨口道:“去第三層牢獄看一看。”

  眾人一怔。

  曲明威氣惱道:“好你個小兔崽子,明知道如何進入牢獄,卻不老實交代,著實欠收拾!”

  他揚起右手,就要抽蘇奕一個嘴巴,卻被崔衛仲第一時間攔住了。

  崔衛仲勸道:“道友,此子今夜可不能出事,我們還需要他回去跟崔長安交差呢!”

  曲明威神色一陣陰晴不定,眸光森然地瞪了蘇奕一眼,道:“還不趕緊帶路!?”

  在這些皇者眼中,蘇奕這樣的靈相境角色,無疑和螻蟻也沒區別,完全不夠看的,也自然根本不必在意。

  蘇奕笑了笑,指著腳下,“入口就在此地。”

  眾人一怔。

  就見蘇奕手中掐訣,虛空中頓時浮現出一朵光霞交織而成的蓮花,隨著花瓣一片片飄落在地,那平滑如鏡的黑色地面,頓時泛起一陣陣漣漪般的波動。

  這一幕,看得那些皇者都暗自驚異。

  須知,以他們的力量,之前竟完全沒有察覺到任何一絲反常,由此可見,這裁決司牢獄的封印力量是何等神妙。

  這次幸虧沒有直接殺死這名叫蘇奕的少年,否則,今夜的行動怕都得半途而廢。

  “族長不止把秘鑰交給你,竟然連進入此地牢獄的秘法都傳授給你這樣一個外人了!”

  崔衛仲又氣又怒,“這分明就是在破壞宗族規矩!”

  蘇奕差點忍不住笑出來,這崔家叛徒還配談宗族規矩?

  這時候,地面上光霞流轉,禁陣力量彌漫,涌現出一個巨大的漩渦入口。

  “走。”

  灰袍男子早已按捺不住,帶人掠入其中。

  蘇奕原本打算走在最后邊,卻被曲明威冷冷呵斥道:“愣著做什么,跟上!”

  無疑,他擔心蘇奕趁機逃走。

  蘇奕看了曲明威一眼,沒有說什么,走了進去。

  裁決司地下秘境的第一層和第二層,皆空空蕩蕩,只有數不盡的牢獄分布在其中,但都早已經廢棄。

  直至來到地下秘境第三層時,眾人呼吸一窒,皆露出驚色。

  這第三層就如一個獨立的世界,灰暗陰沉,空氣中彌漫著刺骨的冰冷兇厲氣息。

  佇足其中,就仿佛佇足在一片生機枯竭的荒原上。

  而讓眾人吃驚的是,極遠處的地方,屹立著一座座巨大的青銅柱,擎天而立,足有上百座之多。

  每一座青銅柱,皆有百丈高,其上覆蓋著一條條蟒龍似的血色鎖鏈。

  而其中一些青銅柱上,赫然囚禁著一道道氣息恐怖的身影!

  哪怕相隔極遠,眾人都能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兇厲氣息。

  曲明威這等皇者,都感到一陣心悸。

  天地灰暗,青銅柱擎天而立,血色鎖鏈捆縛著一道道氣息兇厲恐怖的身影。

  這等景象,擱在這裁決司地下秘境第三層,無疑顯得太瘆人了。

  蘇奕也在端詳,眼神泛起一絲飄忽之色。

  無盡歲月過去,這地方鎮壓的兇惡之徒,明顯已經死掉了許多,讓得那九十九座“混天鎮魔柱”也空出大半。

  只剩下的那十幾個兇惡之徒,雖然還沒有死透徹,但看起來,也根本沒有多少掙扎逃生的機會了。

  不過,這僅僅只是秘境第三層的外圍地帶,真正堪稱極端邪惡的囚徒,并非鎮壓在這里。

  這時候,那為首的灰袍男子忽地露出一絲激動之色,喃喃道:

  “我感受到了我族先祖的氣息!太好了,他老人家果然并沒有在這漫長歲月的鎮壓中逝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