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二十五章 暗流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深夜。

  崔氏,一座被禁制力量覆蓋的閣樓中。

  聽完女兒崔璟琰今夜的所見所聞,崔長安神色陰晴不定。

  三長老竟是個叛徒!?

  不得不說,這個消息,讓崔長安完全始料不及。

  崔璟琰擔憂地看了父親一眼,勸慰道:“父親,您莫要生氣,蘇公子說,現在姑且就當什么也不清楚,以免打草驚蛇,順藤摸瓜才能一網打盡。”

  頓了頓,她繼續道:“更何況,冥雷鏡已經被蘇公子得到,哪怕是在萬燈節來臨時,也不會影響護族禁陣的威能。”

  崔長安一怔,不由多看了女兒一眼,旋即欣慰道:“你這丫頭,竟還學會安慰父親了,著實是長大了。”

  崔璟琰有些不好意思道:“這些都是蘇公子吩咐的,我……我只不過是轉述給父親罷了。”

  崔長安笑道:“你先回去歇息吧,這些事情我已知曉。”

  崔璟琰點了點頭,起身離開。

  只剩下崔長安一人時,他神色漸漸變得陰沉下來,眸光閃動,眉梢間泛起抑制不住的殺機。

  “那些混賬,真當父親無法活著回來了嗎?”

  大難臨頭各自飛。

  可崔家還遠沒有到山窮水盡的時候,距離萬燈節還有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崔家內卻有人按捺不住了!

  崔長安不怕外敵,但卻最忌諱內亂。

  他很清楚,有時候一方頂級勢力的覆滅,往往就是從自己內部開始。

  古來至今的歲月中,類似的例子數不勝數。

  最有名的便是五百年前發生在“太玄洞天”的那一場引發諸天震動的劇變。

  玄鈞劍主離奇去世,門下弟子各自為政,各方大敵聯袂而至,殺得太玄洞天血染青冥!

  最終,雖然由玄鈞劍主的小徒弟青棠女皇平定大亂,可歷經此戰,太玄洞天已是四分五裂,從大荒獨尊般的霸主地位跌入低谷。

  這一戰,核心就在玄鈞劍主麾下的勢力,出現了內斗,那些傳人各自為戰,發生嚴重內訌。

  若非如此,哪怕玄鈞劍主不在,那些外敵勢力怕也很難殺進太玄洞天。

  這一戰,也對諸天上下的格局產生極大的影響。

  以前歲月中,大荒九州諸天上下,皆以玄鈞劍主為尊,太玄洞天更被奉為諸天上下第一道統,無可撼動。

  可如今,這往昔榮光早已被風打雨吹去!

  前車之鑒,后車之轍。

  而今,世間開始流傳,崔家老古董崔龍象在苦海深處遭難,再無法回來。

  而類似曲氏、洪氏、澹臺氏這等古族,則開始蠢蠢欲動,極可能會在萬燈節來臨時興風作浪。

  到如今,連崔氏內部都出了叛徒,這讓身為崔氏族長的崔長安焉能不警惕?

  他可不想讓自亙古時期就延存至今的宗族,毀在自己手中!

  “三長老的“叛變”之舉,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絕對罪不容赦!”

  想到這,崔長安臉色忽地變了。

  就在崔璟琰返回之前,三長老曾前來拜訪,談起白天時候曲氏、洪氏、澹臺氏三大古族前來做客的事情。

  當時,崔長安并未隱瞞,把這三大古族的來意一一說出。

  當談到古族曲氏前來的目的,是想要進入裁決司遺址時,三長老第一時間認為,此事大有蹊蹺。

  而后,三長老主動請纓,想要去裁決司遺址走一遭,看一看是否有變故發生,以防萬一。

  不過,由于進入裁決司遺址的秘鑰,已經交給了蘇奕,崔長安委婉拒絕了三長老的提議,只告訴三長老,他已派人前往裁決司遺址內查探情況!

  而后,三長老就告辭離開了。

  可現在,已經得知三長老是叛徒的事情后,崔長安頓時意識到,三長老今夜前來拜訪自己的目的,不對勁!

  白天時候,曲氏才剛提議要去裁決司遺址走一遭,今晚那叛徒就趁機前來,要去裁決司遺址查探一下情況,這焉可能是巧合?”

  “難道說,是三長老和曲家早已聯合一起,意圖用這種方式,進入裁決司遺址?”

  崔長安臉色陰沉如水。

  他再坐不住了。

  因為三長老已經清楚,他已經派人前往裁決司遺址內查探情況。

  這等情況下,三長老極有可能采取行動,抓住這個機會進入裁決司遺址!

  但很快,崔長安就冷靜下來。

  “有蘇伯父在,倒是不用太擔心什么,三長老恐怕也根本想不到,今夜帶著秘鑰前往裁決司遺址的,是何等恐怖的一位存在……”

  崔長安唇邊泛起一抹冷意。

  “老陶。”

  崔長安忽地出聲。

  “主上有何吩咐?”

  無聲無息地,一個老仆憑空出現,躬身見禮。

  “你去查一查,三長老的子嗣和親屬如今都在哪里,記住,莫要驚動任何人。”

  崔長安吩咐道,“我現在要去裁決司遺址走一遭,在我回來的時候,你最好能把此事辦妥了。”

  “是!”

  老仆領命而去。

  夜色下。

  紫羅城東部裁決司遺址附近。

  一片廢墟般的建筑附近,荒草叢生,虛空中還繚繞著一絲絲淡淡的兇煞黑氣。

  “曲道友,今夜就是一個千載難逢的絕佳機會,用不了多久,崔長安所派遣的一個下人,就會前來這裁決司遺址。”

  夜色中,一個須發灰白,仙風道骨的中年男子微笑開口。

  此人,便是崔家三長老,崔衛仲!

  在崔衛仲身旁,還站著四個人。

  為首的,一襲黃袍,童顏鶴發,赫然是今日白天,曾在崔氏做客的古族曲氏的那位黃袍老者。

  在他身邊,立著兩男一女,身上氣息雖內斂到極致,可依舊給人以深不可測之感。

  黃袍老者笑說道:“今夜之事若成,崔老弟功不可沒!”

  崔衛仲眸光閃動,也笑起來,道:“我不圖什么功勞,只要道友別忘了答應我的那件事,足矣。”

  黃袍老者點頭道:“你放心,我曲明威所允諾的事情,斷不會食言!”

  崔衛仲目光一掃那兩男一女,忽地說道:“曲兄,你還沒有介紹這三位道友的身份呢。”

  黃袍老者曲明威眼神意味深長道:“這三位道友的身份,你還是莫要知道為好。”

  崔衛仲心中一凜,點了點頭。

  自始至終,那兩男一女立在那,對曲明威和崔衛仲的對話視若無睹。

  他們的目光,一直盯著遠處夜色中矗立著的一座古老宮殿。

  這座宮殿足有千丈高,恢弘無比,直似一座拔地而起的山嶺般,籠罩在如墨般的夜色中,顯得神秘無比。

  那便是裁決司遺址!

  在亙古時期,裁決司乃是幽冥天下最有名的一座牢獄,凡是被關押其中的角色,皆是當時堪稱大兇的恐怖存在。

  同時,裁決司也是陰曹地府懲治兇惡之輩的行刑之地,在這里,裁決了不知多少罪惡滔天之徒。

  其中,不乏皇者!

  不夸張的說,在亙古時期,裁決司無疑是天下邪惡之輩最忌憚的一個地方。

  可隨著無盡歲月過去,裁決司所在的這片地帶,也不免化作了一片廢棄之地。

  “有人來了。”

  忽地,曲明威出聲,“各位,莫要擅自行動,且看一看來者是誰。”

  眾人目光皆齊齊望向遠處。

  就見茫茫夜色中,一道頎長峻拔的身影走來,一襲青袍,雙手負背,行走于這荒無人煙的廢墟之地,卻似閑庭信步般從容。

  “怎會是那姓蘇的小子?”

  曲明威一眼就認出來,頓感意外。

  今日白天在崔家的北望閣內,蘇奕曾翻掌之間鎮壓澹臺柳,更以靈相境修為,硬撼了皇者澹臺池的一擊。

  這給曲明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三長老崔衛仲不禁一怔,“道友認得這小家伙?”

  曲明威訝然道:“此子名叫蘇奕,今日曾和薛畫寧一起出現在你們崔家的北望閣,據說是薛畫寧為其女兒挑選的婚配對象,你怎會不清楚?”

  崔衛仲皺眉道:“璟琰那丫頭今天才剛返回宗族,我倒是聽說,她帶了一個男子回來,或許……就是道友口中這名叫蘇奕的小家伙吧。”

  說到這,他不由疑惑,“奇怪,族長怎會派一個外人前來裁決司遺址?”

  曲明威眸光閃爍,“或許,崔長安那老狐貍已經察覺到什么,不想引起你們宗族其他人注意。當然,要想知道答案,待會將此子擒下,問一問便知曉。”

  崔衛仲眼皮狠狠一跳,搖頭道:“萬萬不可,若如此,咱們今夜的行動,必然讓族長察覺!那樣的話,可就前功盡棄了!”

  頓了頓,他繼續道:“并且,進入裁決司的秘鑰,需要獨門秘法催動,連我都不知道這門秘法的訣竅,若是傷到此子,咱們就是奪到秘鑰,也無法進入其中。”

  曲明威頓時皺眉。

  就在此時,那兩男一女中,一個身影瘦高,身著灰袍的男子忽地開口道:

  “等此子開啟進入裁決司的封印后,我們趁機潛入其中便可。”

  頓了頓,他繼續道:“若是萬一被此子察覺到,到時候,由我來出手,將此子腦海中這一段記憶抹除,如此一來,足可瞞天過海,崔長安也休想知道今夜發生的事情。”

  此話一出,眾人精神一振。

  而在極遠處,蘇奕那頎長的身影,已朝那一座恢弘巨大的宮殿靠近過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