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二十一章 客人各異 目的相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第八百二十一章客人各異目的相同都天血爐!

  蘇奕訝然道:“此寶怎會落入你們當鋪手中?”

  據他所知,都天血爐乃是大荒九州頂級魔道勢力“紅塵魔山”的一件重寶,兇威滔天,動輒可血洗山河,熔煉萬靈。

  憑借此寶,紅塵魔山煉掉了不知多少大帝的血魄和英魂,堪稱是大荒魔道一件兇名赫赫的魔兵。

  大荒“點金閣”曾對魔道寶物進行排名,認為都天血爐可列入玄階上品魔寶,但由于殺孽太重,易遭天譴,點金閣對此寶的評價并不怎么好。

  “這是我家主人帶回來的,說是和紅塵魔山的一個老魔頭打了一架,這件寶物是戰利品。”

  老朝奉如實稟報,“也是在這一戰中,這件寶物被我家主人打得殘損,器靈都渙散了,威能已不復巔峰時期,于是就被主人丟在了當鋪中。”

  “原來是那瘋女人……”

  蘇奕唇角不易察覺抽搐一下。

  他可太清楚這當鋪老板的秉性,一旦瘋起來,簡直是人擋殺人,佛擋殺佛,放眼諸天上下,都沒有她不敢惹的。

  老朝奉繼續道:“不過,此寶雖殘損,但用來破除邪祟,滅殺災厄,卻有著不可思議的妙用。畢竟,此寶本就是魔兵,屠戮和吞噬過不知多少大敵的鮮血和亡魂,若用來滅殺邪祟之物,再合適不過。”

  這就是所謂的以毒攻毒!

  蘇奕點了點頭,做出決斷,“天諭蓮燈和都天血爐這兩件寶物,我要了。”

  根本不經老朝奉同意,就見那秤砣猛地一晃。

  嗖!嗖!

  兩個密封起來的青銅盒出現在柜臺上。

  “蘇大人請收好!”

  秤砣恭敬說道。

  一側的算盤和銅鐘也連忙開口:“蘇大人請收好!”

  老朝奉面頰狠狠抽搐了一下,心都在滴血,這些敗家玩意,都還沒談價錢呢,怎么就把寶物獻出去了!?

  但旋即,這老家伙也露出熱忱的笑容,靦著臉說道:“這兩件寶物,就當是我們的心意,還請蘇大人笑納,相信主人得知此事,也很樂意我們這么做。”

  崔璟琰呆呆地看著這一幕。

  那兩件寶物,一件來自藏葉佛主,一件來自紅塵魔山,無不是足以讓皇者垂涎的珍稀寶貝,就……這么白送了!?

  崔璟琰禁不住揉了揉臉龐,差點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我可不想占你們當鋪的便宜,也不想欠你家主人的人情。”

  蘇奕說著,翻手取出一個玉盒,擱在柜臺上,“這其中是一枚先天道種,先抵押給你們,百年內,我會前來贖回。”

  先天道種!

  老朝奉倒吸涼氣,這等寶貝,擱在大荒九州都算得上是可遇不可求的天地瑰寶。

  先天道種,乃是先天神物的種子,誕生于世界本源,可遇不可求!

  所謂“先天神物”,就是由先天道種所衍化,擁有天生的大道本源和先天道韻,玄妙莫測。

  像大荒九州佛門圣地“小西天”內,所栽種的那一株“婆娑世界樹”,便是一個先天神物。

  此樹“滿枝皆道痕,一葉一菩提”,被譽為佛門第一神木,在“大荒神物榜”中,名列第七!

先天道種除了能生長出像“婆娑世界樹”這等神物,還  能衍化為先天神兵。

  在大荒九州最有名的,便是蘇奕前世的佩劍“三寸天心”。

  此劍,名列“大荒神物榜”第三!

  簡單而言,一顆先天道種的價值,絕對遠在天諭蓮燈、都天血爐之上!

  崔璟琰也不禁吃驚,萬沒想到,蘇奕身上除了蒼青之種之外,還有這等曠世奇珍。

  “蘇大人,此寶可太貴重了,我們……”

  老朝奉神色忸怩地要拒絕。

  蘇奕道:“我說了,百年內會來贖回,可不是要便宜你當鋪。”

  這顆先天道種,是他當初在大夏玉瓶州的青田左氏中得到,就像白撿了一樁天大的造化一樣,一直被他藏在身上。

  之所以拿出來抵押,原因很簡單,孕養先天道種,需要獨特的秘法、需要花費漫長的時間和心血,更需要耗費堪稱海量的天材地寶為養料!

  便是大荒九州那些古老道統,要孕養一枚先天道種,都需要籌備多年,提前準備。

  對現在的蘇奕而言,此寶短時間內也用不上,還不如抵押出去。

  老朝奉干笑一聲,道:“行,那我當鋪就暫時為蘇大人保管此物。”

  說著,小心翼翼收起了那個玉盒。

  蘇奕則拂袖收起了那兩個青銅盒。

  崔璟琰忽地問道:“蘇兄,這里是否就是那傳聞中的諸天當鋪?”

  蘇奕笑起來,“你現在才反應過來?笨。”

  崔璟琰卻一點不懊惱,反倒激動說道:“竟然是真的,這么說,我也可以在此典當東西,換取寶貝?”

  老朝奉捻須微笑道:“這是自然。”

  崔璟琰按捺住內心的興奮,道:“呃,容我想一想,我想要的寶貝可實在太多了……”

  蘇奕目光看向那個銅鐘,道:“此寶名喚叩心鐘,能夠從你的心神中,感應到最契合你心思的想法,你可以讓它幫你選擇。”

  話音剛落下,叩心鐘就傳出一道軟糯甜潤的聲音:“姑娘可愿意一試?”

  崔璟琰星眸亮晶晶的,連連點頭。

  就聽一聲悠揚的鐘聲響起,落入崔璟琰耳中,卻似投入心湖中的一塊石子,蕩起一圈漣漪。

  “怎么樣?”

  蘇奕、老朝奉他們目光都看向叩心種。

  叩心種卻沉默了。

  許久,它才說道:“蘇大人,這位姑娘的道行在靈道層次中,也算極為了得,只是……當鋪中適合這位姑娘的寶物,卻寥寥無幾……”

  聲音越說越小,有些不好意思。

  崔璟琰頓時有些尷尬,吶吶道:“那就算了。”

  蘇奕不禁笑起來,道:“我覺得,最適合你的只有一樣東西。”

  “什么東西?”

  崔璟琰問。

  “刻苦修煉。”蘇奕道,“你身為崔家大小姐,根本不缺任何寶物,也不缺任何傳承,唯獨欠缺的,就是努力修行。”

  崔璟琰怔了怔,撇嘴道:“我自然明白這些。”

  正自交談,叩心鐘忽地說道:“老朝奉,客人們來了。”

  老朝奉心中一凜,目光下意識看向蘇奕,道:“蘇大人,我們當鋪要開張了,您若不著急離開,不如幫我等把把關?”

這明顯是客套話,言外之意  就是,您若沒事,就可以離開了。

  可蘇奕卻點頭道:“也罷,我就多呆一會便是。”

  老朝奉笑容微僵,顯得有些勉強,道:“那可就再好不過了。”

  “行了,我和璟琰姑娘先藏起來,你們可以開始招待客人了。”

  蘇奕當即起身,帶著崔璟琰來到當鋪角落處的陰暗中。

  這里有神秘的禁制力量遮掩,無論是誰來了,也休想察覺到他和崔璟琰的存在。

  見此,老朝奉大步走出當鋪。

  很快,他就帶著一個客人走進來。

  這是一個頭戴斗笠的灰袍男子,剛一進來,就稽首見禮道:“我此來,想要從當鋪換寶物。”

  老朝奉立在柜臺后,笑容和煦道:“不知是哪種寶物?”

  斗笠男子道:“能夠鎮壓和控制邪靈的寶物,最好是皇級秘寶。”

  老朝奉一怔,想起了蘇奕之前交易的那兩件寶物,同樣能夠鎮壓和控制邪靈!

  是巧合嗎?

  思忖時,老朝奉搖頭道:“抱歉,似這等寶物,我當鋪已經沒有了。”

  “沒有了?”

  斗笠男子明顯愣了一下,似不相信般,“可我怎么聽說,很久以前,大荒小西天的藏葉佛主,曾將天諭蓮燈典當給你們了?”

  老朝奉眼眸微瞇,旋即笑道:“此寶已經被人換走。”

  “是誰換走的?”

  斗笠男子問。

  老朝奉笑而不語。

  斗笠男子明顯知道當鋪的規矩,歉然道:“抱歉,是我冒失了。”

  老朝奉問道:“客人可還有其他需要的?”

  斗笠男子道:“我知道,按照當鋪的規矩,既然來了,必須得進行一場交易才行,敢問道友,此地可有和防御、逃遁、提升戰力有關的寶物?”

  老朝奉笑著點頭:“有!”

  最終,斗笠男子用一件皇級寶物,換了一件用以防御的戰衣,便轉身而去。

  目睹這一切,崔璟琰禁不住傳音道:“蘇兄,我怎么感覺,這家伙此來的目的,和你一樣呢?”

  蘇奕眸光閃動,道:“這家伙雖遮掩了自身的容貌和氣息,但可以肯定,必是一位皇者無疑,他之所以要換天諭蓮燈,怕是和對付你們崔家有關。甚至,不排除此人是來自曲氏、洪氏、澹臺氏這等古族勢力。”

  崔璟琰頓時吃驚,難以置信道:“何以見得?”

  蘇奕隨口道:“直覺。”

  崔璟琰:“……”

  這時候,老朝奉又從外邊帶進一個客人。

  這是一個渾身籠罩在黑袍中的女子,只露出一對漂亮的丹鳳眼,眼神卻極為冰冷鋒利。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這黑袍女子和那斗笠男子的目的一樣,也是為購買控制和鎮壓邪靈的寶物而來。

  并且她點名要換取天諭蓮燈!

  這時候,就連老朝奉、叩心鐘、裁量稱、度星算盤都齊齊意識到了不對勁。

  今夜的客人,怎么和蘇大人一樣,都奔著同樣的寶物來了?

ps:第五更送上!感謝各位道友砸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